2016年末報告盃 - 後現代東亞: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之下的移工與公民


 

後現代東亞: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之下的移工與公民

本篇參考新聞:

1.       【巷仔口社會學】低工資與台灣人才流失的困境

2.       【報導者】第一廣場,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

3.       【天下雜誌】【投書】王慶寧:褪色的美國夢──移民是種創傷

4.       【天下雜誌】【投書】林素芳:問題不在民粹,而是政府過度討好財團

5.       【端傳媒】奧巴馬告別演講:走出同温層,親身參與守護民主

  對於大多數生活在後現代東亞,忙碌於維持生活的中產階級來說,二戰有如八百年前的事情。現在是新自由主義和全球化的時代。當我們審視媒體與我們的日常用詞,就會發現新自由主義的「市場」、「競爭」、「合作」等用詞是如何瀰漫在我們的生命中,氾濫到如空氣般令我們無從察覺。而對我這種中產階級家庭出生、成長,並且面臨未來就業選擇的大學生來說,衡量世界的方法也越來越偏向使用「薪水」和「經濟競爭力」這類的量尺上。這一定程度地讓我們走入企業羅織的規則和陷阱之中。

  曾嬿芬所寫〈低工資與台灣人才流失的困境〉一文,非常明確地點出了台灣年輕人面臨的就業市場推力。當讀大學變成一種不划算的投資,台灣年輕人勢必會為了提高自己的投資報酬率,出走到能夠付高薪水的國家。正如為文最後寫道「壓低工資,犧牲多數人的利益,結果是重創愛拼才會贏的動力、並造成大量人力流失的局面。」對我們這些有選擇的人來說,出走似乎是一種展現、實現自我價值的積極作為。「美國夢」和「中國夢」被抹上「正面力量」色彩,象徵任何人來到那裡,不管其原先出身的社會階級、種族膚色,只要透過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均能過上更好、更富足、更圓滿的生活。

  但是出走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拾獲尊嚴的方法嗎?對於走出自己國家、走進臺灣的移工來說,到海外工作這件事可能又與我們想像的完全不同。〈第一廣場,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一文,描述為了奉獻給家庭而來到臺灣的移工,因為語言和文化的隔閡、社會上的不瞭解和歧視、工廠中不人性化的對待,而喪失了尊嚴的景況:「新來的移工卻因為聽不懂中文,也不習慣噪音巨大的生產線,甚至不願意開口說話,他們靜默如雕像、將身體封閉成地窖。」他們原本所擁有的身分認同,在製造業把他們變成「生產要素」的過程中狠狠被剝奪。在把人變成機器一部份投入生產後,個人所背負的文化、國籍、歷史通通都不重要。前文指出台灣的老闆只想要人力、不想要人才,所以逃出臺灣的台灣大學生去尋找自己的「才」和尊嚴;而遞補他們位置的東南亞移工,原本可能抱持著和台灣大學生相同「尋找生命尊嚴、更高自我價值」的想法,但卻來到一個更加喪失尊嚴的工作環境。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世界各地一直在邁向「現代化」的道路。這條路帶著我們走過了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世界大戰還有冷戰,如今走向了一個全球化的社會。而後現代主義作為現代化的一種反思與傳承,提供了我們不一樣的思考方向。究竟長長的現代化的過程中,誰受利最多?或許人民終於可以透過工業革命和啟蒙運動等現代化發展,掙脫政府和宗教等中古強權的限制,從無產、中產一路爬到的大企業家。可是現在,新的階級已經形成,新的剝削也層出不窮。〈褪色的美國夢──移民是種創傷〉一文,指出許多亞裔移民者把收入看作第一優先,卻忽略了去到另一個國家要面對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創傷,以及這些創傷對於生活品質造成的成本。〈問題不在民粹,而是政府過度討好財團〉更深刻地指出,在這個以經濟掛帥的世界中,不只是台灣政府、學界太過偏袒財團,美國亦然。文中以蘋果公司的庫克為例,指出美國的企業雖然叱吒全球,但是卻不肯向美國政府繳稅。政府對於企業束手無策,就拿美國的公民開刀。在美國也有失業率高、人才外流到中國及澳洲等情況,政府發現這個問題後,規定「在美國境外工作的美國人,除了得繳交工作所在國的稅外,還得向美國政府繳稅,變成雙重經濟負擔,以致於近年來,放棄美國籍的美國公民人數屢創新高。」這顯示了,在這個經濟發展掛帥、企業追求利潤、政府被貨幣吸引的世代裡面,特定國籍並不能保證你受到時代的眷顧,誰都可能在這個資本階級中,變成弱勢的一方。

  世界各地的公民都在吶喊著「政府失能」。而政府到底失能在哪裡?以前,國家、政府給我們的是保衛國民不受到外國勢力侵擾、不使人民失去居家安全。現在,國家和政府維持的這個沒有大規模戰爭的「和平」盛世,給了誰最大的好處?坐擁世界99%收入的企業家是最享受的那一個。而世界不和平的那些地方,比如說敘利亞,又何嘗不是經濟凋敝、族群之間收入差距過大所引爆的。而墨西哥的黑道幫派、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背後又有多少軍火商和毒品商在大賺戰爭財?在這個經濟搶走價值解釋權的世界裡,國家和政府的腳色應該轉換成保護人民在資本階級嚴明、貧富差距擴大的情況中,不受到剝削、不使人民失去居住等基本權利。

  如今,企業整合他們的資產、錢代替選票,並團結起來一同維護他們的自身利益之時,人民也要團結起來,爭取人口總數99%的人的權益。在這個經濟發展、新自由主義變成主流論述的時代,「理性地個體」把我們打成一盤散沙。人們很容易把自己的弱勢情境歸因為自己的競爭能力不足。弱勢的人中,有些人選擇力爭上游,比如說台灣早期的創業家郭台銘這一類人;但有更多的人覺得自己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面是孤單的,所以過著自己馬馬虎虎的小日子,或者乾脆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針對後面這一群人,想要反抗這種無力感,首先還是必須了解到自己的生活必須由自己來改變。這聽起來好像是新自由主義的那一套說詞,非也。縱使行動的主體還是個人,歸因的方式不同會造成不一樣的解讀,也會造成不一樣的行動。把自己的收穫全盤歸因為自我努力成果的人,不會懂得感恩,也不會去思考或改變現存體制。反之,將自己所有的東西歸因於環境所然,並懂得扛起責任、懂得感恩的人,會把自己的感知和同理心放到更大的一群人之中。他們會試著看透政府和財團所作所為究竟使誰受益、使誰受害。有這樣的透視能力,再加上他們想要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的念頭與行動,才能帶領這個世界的改變。

  〈奧巴馬告別演講:走出同温層,親身參與守護民主〉中寫道:「一旦我們把民主視為理所當然,它就會受到威脅。」民主是我們對抗威權的利器。當威權從政府蔓延到企業,現代公民和啟蒙時代公民的對抗對象就不完全相同了。既然擁有武器,就要有拾起武器的能力;唯有為自己的權利奮鬥,才能夠過著更好的生活。


本文章發表於:校園

加入94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