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九章:夢。


  又是霧氣朦朧的山巔,雪白身影立於山頂。

  阿乾順著山道小石階一步一步向上爬,爬到最後終於站在身影身後。

  那人墨髮長及地面,卻不染一絲塵埃,雪白的衣袍與光潔的腳,亦是不沾半點煙火。

  「你是誰?」他問。

  男子只是微微側首,但那長髮飄揚,連側面都叫人看不清晰:「你是誰?」

  「我叫阿乾。」他老實回答;並未使用南宮乾的名諱,他認為兩者不同,本能地想分別開來。

  「阿乾。」男人輕笑一聲:「好巧。」巧在哪裡,他並未說明,只是指著崖下深海,望著那波滔洶湧的岩岸再問:「你怎麼看?」

  阿乾忍不住上前兩步,想看清男子看見的風景,他順著細長嫩白的手指朝下俯瞰,內心忽然湧上一股孤寂感。

  「你怎麼看?」他又問。

  「只有水,跟岩石。」

  「是啊……只有水跟岩石。」語氣盡是感慨與憂愁。

  阿乾不懂男子為何用這樣的心情呢喃,他放遠目光,發現除了他們所站之處,入目盡是海洋。

  那份孤寂感,更重了。

  阿乾忍不住低語:「如果不這麼多水就好了。」海雖壯麗,怎麼能沒有花草樹木的陪襯?光有海,好寂寞。

  「是啊,不這麼多水就好了。」似乎只是在重複,但又似乎是兩人想法一致,話畢那順,眼前的海洋竟發出轟隆聲響,有大浪起、有海水沸騰,最終在遙遠的海平面上,浮出一座大陸。

  「咳咳!」還不待阿乾驚嘆這生成陸地的壯觀景色,身旁男子劇烈的咳嗽聲驚得他回首。

  血沫從男子潔白的指間沾染上衣袍,金色的袖紋華光閃爍,竟是從男子的袖上跳躍而出,化成光球朝遠處的路地急奔而去。

  「你的袖子!你的血!」阿乾伸手去勾,卻攔不住任何光芒;它們就像逃家的孩子,一個一個迫不及待地探索新世界,如此義無反顧。

  「這樣挺熱鬧。」男子輕抹唇邊血珠,遙遙彈向遠方,盡也化作光芒朝大陸山巔奔去;而他再收回首,衣袍與唇邊,再無半點腥紅。

  阿乾想看清對方的臉,卻是視線再無法往上。

 

  「你究竟是誰?」阿乾追問。

  「你究竟是誰?」男子也問。

 

  兩人同時提問,同時陷入沉默之中。

 

  有光衝破厚厚的雲層,打在遠方大陸上的山巔,轟隆隆地,山崩落石,卻有一塊頑石佇立不移。

  山下的生靈再怎麼躁動、山中的生靈碰撞戲鬧,都不能撼動山石屹立。

  忽地,男子究竟是誰這個問題不再吸引阿乾,那塊山石不斷吸引阿乾的目光,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不滿、一股焦躁、一股渴望它改變的衝動。

  諸多複雜的情緒繚繞心頭,讓他忍不住吐槽:「臭頑石。」說完他自己也嚇一跳;怎麼跟一塊石頭計較?

  「嗯,臭頑石。」男子重複著,發出愉快的輕笑。

  他揮袖,大陸上的日月星辰迅速流動,彷彿兩人所站與那塊大陸是不同的時間流逝;光禿禿的陸地漸漸長出脆嫩、竄起巨木、花開、花落、春去、春來,一年四季眨眼間就上輪了好幾遍。

 

  陸地上一切變化得不再是最初的模樣,期間甚至有地石龜裂又碰撞一塊的板塊運動,但那山頂上的頑石仍然不肯動搖。

  果真是一顆頑石。

 

  時間依然飛逝,天空開始落雷,每一次落雷都伴隨一聲獸吼、一聲長嘯,盤天而起的剪影或是獸、或是人、或是各種各樣的生物;阿乾隱約察覺到眼前正上演著什麼,但他不捨得移開目光去詢問男子,也隱約感覺到,即便他問出口,也得不到回應。

  最終一道閃雷劈在山頂的石頭上,那頑固不曾動搖的石頭,終於因此碎裂。

  塵霧瀰漫在山頂上,阿乾揚長脖子想看清霧中畫面,可雪白衣袖卻在此時選擇擋住他視線。

  「阿乾。」男子低語,語氣溫和而柔情似水,充滿包容卻也充滿悲憐。

  「阿乾。」他又喊一次,冰涼的指尖撫上阿乾眉眼,細細地刻畫著,就像在記憶最珍貴的寶貝,一點一滴都要仔細感受。

  「阿乾。」最後那手指滑過阿乾手腕,來到他中指指尖上:「放下了,就解脫了。」

  阿乾還沒來得及回話,畫面就如散沙一般潰散、飄遠,在漆黑不見五指的地方,他感到茫然,只覺得有股風輕輕地推著他往前走。

  走著走著,他看見光,他忍不住加快步伐、衝向光源。

 

  再睜眼,已是他熟悉的屋樑床沿,與搗藥身影。

 

  「哥?」

  搗藥動作一滯,回頭動作迅速得讓阿乾以為,南宮律會扭傷脖子。

  「醒了就好。」青年連忙替孩子塞幾顆軟枕在背後,又殷勤地端來茶水讓人潤喉。

  「……還有點暈。」稍微感受自己的四肢,阿乾懷疑自己怕不是睡過去一個春秋。

  「昏睡了幾天,是會暈些,不要緊。」說完將桌上紅果切下一片、遞到對方嘴邊:「先吃一片果腹,我去傳粥。」

 

  紅果氣味甜而不膩,帶有淡淡花香,入口汁水濃如蜜,說不上是什麼品種,卻能讓人一嚐就知珍貴,大概律又是個靈果。

  一口果肉含在嘴裡反覆咀嚼品味,滿齒香甜還越咬越回甘,小臉隨之可見地紅潤起來,眨眼間氣色就已染著健康。

  南宮乾就不懂,這些天材地寶怎麼在男主角手裡像自家菜園種的一般,隨手就能輕易取得。

  他想問,但不敢,就怕問了心疼;畢竟故事本文描述南宮律很寵寵弟弟,寵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也因此最終結局一解開,一堆粉絲憤怒得無以復加,都說南宮乾不識好歹……

  忽然想到自己現在就是這個未來眾人嫌棄的南宮乾,他用力眨眨眼,試圖轉移注意力,順便說服自己趕快遺忘故事劇情;這身份現在屬於自己,未來若真要變成大反派,他也不想下場依然是神魂破滅。

 

  「我睡了多久?」

  「三天。」

  正疑惑自己睡了三天怎麼吃一片靈果就不覺得飢餓,肚子卻很識時務地咕嚕鳴叫起來,鬧得他一臉窘迫、惹得南宮律緊繃幾天的面容也隨之鬆懈,他笑道:「怕你醒來餓著,母親這幾天親自顧著熬粥,馬上就能吃到,再等一會兒。」

 

  藍美人手藝極佳,這些日子早已把孩子胃口養刁,一聽是她親自操刀,光想像過去的美味就讓孩子嘴角泛光、口水都來不及吞嚥。

  貪吃鬼。

  他在心理揶揄自己,表面上還要裝得淡然。

  「這一趟遠行都沒有拿什麼東西回來,總讓二娘看顧我,有些不好意思。」禮尚往來的道理他還懂,藍雪晴畢竟不是他親媽,再怎麼親密都還隔著一層關係,總被呵護對一個三十歲的大叔來說也有些難為情。

  「過兩天能去市集逛逛嗎?想買點小禮物謝謝二娘。」

  「傻阿乾,不必這麼多禮,母親不會計較這些細節,只要你健健康康,大家就很高興。」提起這話題,南宮律頓時面有難色:「阿乾,你自己是否有感覺,身體遠比前些時候還遭?」

  「……我有猜測。」前世畢竟也是健健康康的模樣,即便塞進這個小病鬼身體裡長到十二歲,健康與否他還能分得出,至少碧青洲做馬車那一段路程,就絕不單純。

  「哥哥有幫你探靈,發現你體內沉痾又累積雙腳,而且比先前還嚴重……」青年沉思一會兒,選擇最溫和的方式說明:「先前你是先天體弱,但最近你身體會自主吸納天地靈氣,但靈氣會外洩,徒留汙濁於體內。」

  一聽說明,阿乾一臉不可思議。

  這是不是在說,他身體本來只是髒兮兮的石頭,現在則是變成了能過濾水源的麥飯石?

  這一猜測讓他有點崩潰,臉色迅速地黯淡下來。

 

  「放心,我已經準備好應對。」頓時將這幾日煉製的環鐲扣在孩子手腳上。

  「哥哥不懂煉器,只能粗糙地煉製一些低階法寶,母親有幫忙在環鐲上繪製陣法,以隔絕周遭靈氣。」讓孩子的身體不再自主循環周遭靈氣,也就不會將周遭汙濁帶入體內。

  「這罐養靈丹你放身上當糖吃,哥哥已經減輕藥量、增加一些靈花蜜代替,整顆丹藥都沒有丹毒,之後日子,就用這些丹藥養身體。」南宮律拿出小玉盒,盒子裡擺滿了斂靈玉雕琢的玉瓶,差別在封口處的紙張色彩不一,瓶身倒是配合封口貼上同色紙張,寫著各種口味,簡直奢侈。

  「另外,這幾天先不外出。」南宮律並不打算把外頭修者漸多的事情告知胞弟;徒增煩惱之外,並無太大幫助,還不如讓孩子專心調養身體。

  「為了之後能順利通過登天道,可能要辛苦阿乾……」他面有為難,一邊斟酌孩子的表情,一邊語氣輕柔,彷彿說出來的話語越輕,對方之後承受的痛苦就能越輕一般:「再忍受一次放血之苦。」他道。

  而後在對方視死如歸的眼神裡,將所有心疼與安慰吞進肚子裡。

 

  當事人都能咬牙點頭,他又何必多做無意義地安撫,不過是想讓自己好過些,對阿乾並沒有幫助。

  他有些欣慰,但更加心疼;如此懂事,他過去竟是不敢相信、前世亦是不曾察覺。

 

本文章發表於:閒聊

加入25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