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四十章:命運。


  同樣的步驟、熟悉的工序,阿乾重新躺回床上後,滿是感慨地看著被包成粽子的兩條腿。

  身旁吳添福忙進忙出,倒是習以為常地幫他取來讀物、糖罐、靈茶靈果亦是不能少。

  就只差捧著夜壺在旁待命了。

 

  就很尷尬。

 

  「咳、阿福,你有事可以先忙,我有需要會喊人。」

  「大少爺交代了,現在所有事情都交給駱商去辦,我就負責照顧好主子,不得有一絲怠慢。」神色認真而專注,還帶著神秘氛圍的口吻偷偷報告異常:「大少爺說,最近外頭都是修者,怕是會有變故,讓我們沒事別出門。」

  這一說,阿乾才恍然想起,窮極山獸潮幾乎就在近期,他這雙腿也不知能否在獸潮發生前好起來。

  故事本文獸潮發生的狀況,獸踏斷骨、流離失所只能吃草肯樹皮,熬著日子等南宮律找到他……這幾日被嬌養著,早習慣養尊處優的舒服日子,光想像那些可能,南宮乾就覺得害怕。

  「啊、那個,阿福啊……」他狠狠揪緊吳添福袖子,可憐兮兮地抽著鼻子:「那你還是隨時跟著我好了。」只差沒明說,希望對方能拿條繩子把自己背在身上。

  他還是要點臉的。

 

  「主子放心,二夫人在小宅四周都埋下陣法,就算有不懷好意的人靠近,沒有令牌,也找不到我們這處小宅。」說完獻寶似地拿出一塊拇指大的小玉牌。

  玉牌上刻南宮二字,字下方有一血珠,紅如鮮血,偶有靈光閃過;那模樣讓南宮乾腦袋一閃靈光,就很像故事本文裡,大世界門派在使用的門派玉牌。

  血珠非珠,確實是鮮血,玉牌雕刻好陣法後,點下心頭血開光,便是認明身份的玉牌,即使被別人奪走,也無法使用。

  大世界裡門派林立,多有串門子什麼的交際應酬,因此幾乎人手多枚,概因材料與手法都是非常簡單的法器,就是乘載這些認明身份陣法的核心玉,需要的品階極高、特別貴重,非千年靈玉不可用,且人數越多,需要的用量就越大。

  藍雪晴手中肯定不會有千年靈玉,就是指甲蓋大小,抱個幾年病都好了,還需要水靈花救命嗎?

  想當然肯定是南宮律最近得手的寶貝。

 

  這手筆也太大!

  不是、等等,這玩意兒怎麼現在就出現了?

  

  南宮乾想不明白南宮律怎能這麼奢侈,為了保護家人算是傾家蕩產,不能怪原作裡南宮遲對他恨鐵不成鋼,又極恨他這個受益非淺的小兒子,一時間當真想剖開主角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然而這些疑惑他卻只能爛在肚子。

 

  一來是跟吳添福叨唸,他或許不能理解,還無端惹來別人疑惑;別忘了他只是個十二歲、小世界長大的孩子,又怎會知道大世界那些瑣碎?

  二來是整個宅子除了他之外,竟是每個人都異常忙碌;南宮律與藍雪晴只剩三餐會露臉,連吃食都只能由吳添福來掌廚,駱商更是直接消失不見,每每向他人問起行蹤,都言詞閃爍、得不到正確答案。

  他是心底默默地有不好猜測,畢竟故事本文有描述,在獸潮來前,駱商失蹤、吳添福橫死,這才有了後面無人照應的磨難。

  可故事到完結,都沒有交代駱商到底去了哪裡,在面對CP粉的質問時,作者只說了你猜兩個字。

  他摀著臉越想越氣,心頭有些發緊,以前讀書時覺得作者的俏皮話很有趣,當身在書中,就很想把作者抓出來打。

  究竟是猜什麼鬼唷!

 

  然而無論南宮乾怎麼吐槽、內心千百轉,日子終究是平順而過。

  眼見遠山綠蔭變色,庭院樹梢也開始枯黃,彷彿歲月靜好。

  唯有南宮乾腳上的傷遲遲不見好轉;傷處到了某種程度後,再沒癒合跡象,不至於持續流血、也不再累積汙穢於體內,但就是無法久站、無法行走。

  腳底新生肌膚用吹彈可破形容,物理上的那種;粉膚實在敏感,鞋底納的厚棉墊都能讓他不舒服一整天,且又極度脆弱,一旦久站就會龜裂滲血,任憑南宮律用了多好的生肌靈材敷、擦、吃,都不見好轉。

 

  日子熬到近中秋。

  窮極山,天光現。

  當晚,南宮乾,卒。

 

  「呸呸胚!主子沒事怎麼咒自己死!」吳添福推著輪椅一臉晦氣,聽南宮乾自嘲很生氣,還拿驅蟲藥粉充當驅邪粉,灑滿孩子的輪椅,這才將人扶上椅子。

  「我就想這天現異彩、怕是要亂,我這雙腿還不見好轉,可怎麼辦……」他是真煩惱;他自認能吃苦,這垃圾體質已經讓他幾度絕望,這一雙腳的傷勢加重這壓抑感。

  不怕遭遇困難,就怕遇到困難連反抗的力氣與機會都不曾有過。

 

  「您莫要擔心,瞧。」他將輪椅右邊把手暗格抽出,裡面放著幾塊靈石,再將左邊把手一處暗格打開,他道:「大少爺未雨綢繆,說是如果走散了,主子把靈石放進這個格子裡,可以暫時形成一個小結界保護您,大少爺說這些靈石能撐三天,三天內必定尋到您、護您周全。」三天聽上去極短暫,但以一個修者而言,在小世界足有餘裕。

  看見這機關,南宮乾頓時放下心來;就讓他跟輪椅合而為一吧!這樣就不怕跟人走散還跟輪椅走散了。

  想想還是找條繩子把自己固定在椅子上算了。

 

  心一旦落定,注意力不免移到暗格機關,手指來回撫觸暗格處,若不是吳添福操作,怕是沒人察覺這裡有個案格,嚴絲合縫的假象足以欺人,南宮乾忍不住嘆一句巧奪天工。

 

  「主子整日悶在房裡也不好,這幾日天氣不錯,出門賞賞景總是好的。」吳添福將羊毛毯子蓋在孩子腿上,仔細將可能灌風的縫隙都壓住,已入秋,雖不見冷,但風夾濕寒,他可不想孩子沒走出傷來卻被風吹出病來。

  「放心,傷口不見好轉,不代表我身體依然差。」放血過後,他自覺身體輕盈不少,南宮律也說他身體比尋常孩子要健康許多,就是斂靈環鐲還不能拿下、腳底不可行走這兩點稍嫌麻煩,其餘無礙。

  可他到底忘了自己外表不過一十二歲,在人眼中離成年尚餘幾年,這一番話聽進別人耳裡,那是多惹人憐愛。

  吳添福哽噎不住、眼眶泛紅:「主子總是如此逞強,還能不能讓人放心了?」他曾擁有家,可天災人禍下早已沒了家人,入府為奴時他早就有決斷,更別說小孩兒沒其他富貴人家的高高在上,明明自己也不好過,卻總是比其他人貼心,不把他當下人,倒教他又體會一次擁有家人之感,對這樣的孩子真心以待都嫌不夠。

 

  南宮乾內心有些莫名,不懂吳添福怎地得出這種結論,只能露出最顯輕鬆的笑容讓人放心:「不管如何,你照常就好,叮囑太多你是心安,可我彆扭難受反倒難以快活。」轉念一想他又怕自己說得太重,手指敲敲輪椅,嶄露鬼靈精怪的笑意:「你說這椅子能不能用個機關,好讓我可以輪椅跑得比人腿快?」

  吳添福頓時被拉去注意力,腦袋想想、語塞一瞬:「主子你就不怕這主意被二夫人聽到,被敲腦袋?」

  「我就想想,沒其他意思。」不過若真能實現,他在獸潮時的遭遇可能會好過些,走無可走,他還不能跑了?

  「不過,你想啊……如果遇到危險,我還能跑得比所有人都快,那不是省許多事?」他手指在空中描繪,企圖從腦海中翻找前些時候在鹿林洲學會的陣法中,是否有能讓人或物加速的結構。

  藍雪晴讚他極有天賦,雖沒本事修改現有陣法,但延伸與創新尚有兩個大家可以幫忙,何樂不為。

 

  吳添福聽著孩子叨唸,好奇心也被高高吊起,頓時一起陷入話題,開始提出見解:「既然有可攜帶的防禦陣法,是不是這些機關加上陣法後,也能有別種功效?」他思忖著拿出大少爺給的置物寶囊端詳:「若是陣法刻物可行,是不是在拖車上刻上輕盈的陣法,在採買的時候,我就輕鬆許多了。」把修真的東西放在日常生活上,吳添福還是很務實的。

  南宮乾聞言一愣,隨即哈哈大笑:「搞不好在大哥說的大世界中,舉目便是如此。」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現今社會的便利,便是從省事出發,這世界或許生活還算接近古代,但既然擁有修真一途,必定能改善許多細節,只是這世界的人往往被觀念侷限,也或許該說,被作者的思維定性了。

 

  他忽然靈光一閃、豁然開朗。

  既然身在書中,不能改變劇情,那從細節讓自己活得快樂輕鬆又有何妨?

  只是現下尚不能提出太創新的念頭,還是得循序漸進,不然一個小孩哪來這麼多想法?這與天馬行空可不一樣。

 

  主僕二人又接連討論跟食衣住行相關的創意,卻也時不時互相吐槽,鬥嘴鬥得快活,兩人也從賞景變成趴在石桌上振筆疾書。

  討論太過專注,不見窮極山那處天邊色芒閃爍,周遭小鎮居民看得是驚心動魄,以為是仙人下凡,而靠近的修者則心有懸念,怕不是異寶現世,紛紛加快步伐,急著搶先一步。

 

  南宮律幾日在鎮中不動聲色觀察著,默默推敲這些人裡究竟是什麼身份。

 

  小世界靈氣稀薄,也就使天材地寶難以取得,鎮中可見幾乎都是散修與一些門派的外門子弟,兩者資源相差不遠,為了能尋得機緣,自然是對這類異相抱持期望。

  偶有精銳弟子前來,也不過是恰巧路過,或是來這裡看一個稀奇;秘境或許機緣大,但相對也危機四伏,不少人安於現狀,若不是窮途末路,甚少會用命去拚搏一絲希望。

  往來修者不知凡幾,看來看去修為也就那樣,那日遇到的綠袍老者只是一個特例。

 

  幾日觀察並未看見綠袍老者的其他同門,前世雖有經歷,可到底還是太過年輕與波折,實際早已忘了細節,近幾日他才有時間慢慢回憶種種。

  以為綠袍老者來自大世界某門派,可想著又有所衝突,畢竟前世直到前往大世界,亦無同門前來尋仇,他從未遮掩自己殺死綠袍老者一事,甚至入門後與其他弟子交談間,或有透露資訊。

 

  手指輕敲桌面,思緒忍不住飄向過往。

  許多細節早在歲月流逝中漸漸淡忘,他忽然想起,前世獸潮來臨前,有些細節並未被放在心上,現在一一回憶卻處處透著古怪。

  某些天生強大的妖族總遠避塵世,即便是他活了這麼久,遇到的也料料無幾。

  與鳳凰族那位相遇、從而得到傳承祕法,也不過是對方仗著傳承祕法沒有血脈無法施展、即便有,也會九死一生,因此無所謂地當成聊天資本;事實上在之後的歲月中,他確實再沒碰過第二位鳳凰族人。

  當年獸潮後找回阿乾,他身邊並無駱商與吳添福,怕是跟娘親一樣凶多吉少。

  之後在大世界中,某次危機遇到一位修者出手相助,那修者處處透著熟悉感,阿乾當時也無時無刻不在注意對方,可斗篷面罩包得嚴實,究竟是不是熟人已難追究,只是離開秘境之後日子,也再不見對方。

  當時以為是火屬修者,現在想來那些功法氣息卻與駱商極為相似。

  前世今生心態不同尚且有所變化,光說一個藍雪晴病癒就有千萬因果變化,或許前世駱商之後有自己的機緣,但這世卻被他干涉,不知是好是壞。

  「是福是禍,都得承擔。」飲茶入喉,餘光卻見熟悉,目光掃過,南宮律有些怔然。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