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四十二章:立冬之危。


  告別朱劍卿至今已過多時,這陣子南宮律仍時不時前往鎮中觀察往來人潮,不見凌霄劍派幾人,也不見其餘大門派的弟子,想來再不會有更多人來,他便轉而專心備存物資與檢查藍雪晴設下的陣法。

  修者越多,陣法存在越難以遮掩,好在藍雪晴修為精進、遮掩上加了歛息訣做參考而改善許多,目前尚未被修者察覺。

  事少,與小孩相處增多,近日卻被小孩時不時的奇想逗樂。

 

  諸如將馬車或推車的重量刻畫能讓物體輕盈的陣法已減輕負重,或有在家中刻畫納光的陣法,以在夜晚中施放,改善燭火油燈昏暗。

  他總笑孩子哪來這麼多想法,隨後便耐心勸導孩子不要敗家。

  前世阿乾被他嬌養,奢侈是一定的,但還沒有現在這麼多想法,說不準是好壞,但總讓人會心一笑倒是真切。

  「傻阿乾,你說的這些,都要耗費靈氣,不是大手大腳地以靈石做基礎,就是要設一個聚靈陣法吸納靈氣。」手指輕捏小巧鼻尖,好氣又好笑。

  「小世界靈氣稀缺,再讓你這麼用,那不得百年難出一修者?再者,若是家常便物就刻陣法,你也得審視刻畫陣法的載具是否能承受。」拿出南宮家特有的玉牌放在孩子手心,耐心的解釋玉牌運作方式,順便也教育一旁的吳添福有個概念。

  他是身帶小世界,這些靈物不愁,但該有的觀念還是要灌輸兩人知曉,免得與他人交流時鬧出笑話。

  南宮乾這才回過味兒,認真點頭認同;何不食肉糜的故事,哪裡都有,他這是不小心把自己的思緒繞進了死循環了。

  把靈氣當成電力,認為創新理所當然,卻忘了前世時不時有電力不足的新聞報導。

  「是我太想當然了。」乖巧認錯的孩子得人疼,軟萌可愛又乖巧的小娃娃更得人疼,好孩子今天也不自覺地讓哥哥心跳加速。

 

  手臂有幾次忍不住差點將孩子抱進懷裡,南宮律面容有些緊繃,強擺著溫和笑容與胞弟講解一些陣法可改善精進的部份。

 

  從識別靈文開始,阿乾就展現無與倫比的天賦,到後來的陣法概念,雖然了解片面,但在執行上確是搞懂一個就能放手施為,且失敗率極低,再至今從概念根本去創新、修改、精進;前世藍雪晴去得早,他身邊也沒人善於此道,阿乾又總黏著他、學著他,好端端錯過一個陣法大家的培養。

  好在,好在這輩子意外發掘阿乾這特別,南宮律每每回憶就忍不住慶幸、也替孩子感到高興。

  也得說,因為孩子無法修行,體內靈氣無法留存,每次畫陣擺陣都得靠他輸送靈力,就瞞著孩子不懂,他也不知該如何解釋,這樣的行為代表孩子全心全意的信賴,在大世界中……只有難得兩情相悅的道侶,才會這麼施為。

  每次孩子嘗試擺陣,他總忍不住內心小小竊喜,渴望這樣的日子可以永不終止。

 

  內心祥和時,命運似乎總不願意讓他安於現狀,遠處乎有轟隆巨響、地面隨之顫抖,就似神話中的地牛翻身,隱隱可聞如獸咆一般的低吟響徹天際,憑端給人一種壓抑危機感。

  兄弟二人遂停下動作,雙雙擰著眉凝望窮極山,再爾後相視無言;南宮律表情不便,但似有所悟,南宮乾則面容哀愁,似有擔憂。

 

  南宮律是因為前世所遇與今生所覺,自然明白一系列異狀來源窮極山處,那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又什麼依據,第一時間察覺這異相與窮極山掛勾?

  尋常人一時間可不會做聯想,就算聯想,也多會心緒高昂、面露喜色,斷不會有如此情緒。

  回想那次於馬車上傷了自己的孩子,如此陌生又熟悉的感受,難道受「那個人」影響?

 

  兩人相視瞬間,南宮乾內心便大喊糟糕;那地動讓他來不及收斂表情情緒,表情全被對方收進眼底,眼見對方眼底疑惑深重,他大腦頓時停擺,一下子想起的竟是前些日子的平穩快樂,霎時喉間乾苦,發不出半點聲音。

  過去感情不深,尚且能塘塞一二,多日相處,那是連說謊都對不住良心。

  原來自己早對南宮律放下防備而不自知。

  他想。

 

  小孩歛下神色、低垂目光,緩緩地從對方掌中抽回小手,雖是無言,卻也擺出任之聽之的態度。

  乖極了。

 

  南宮律眼光閃爍,喉結上下滾動,內心不安陌生而恐慌著;他胸有煩悶,天生帶笑的唇彎緊緊抿成一直線,幾次深呼吸他都問不出滿腦子疑惑。

  他忽然察覺,自己是不敢問有,但更多的是直覺,總覺得問出口後,會有什麼超出掌控的事情發生,且再無法挽回。

  他閉上眼,盡一切辦法讓自己冷靜;他不斷告訴自己,曾發下誓言不再對孩子抱有懷疑,且護孩子一輩子,蒼天可鑑,那便……繼續相信。

  「我不過問你任何事情,當你想說,我便隨時傾聽,我信你。」聲音是沉悶且沙啞的,能聽出南宮律此時有多糾結。

  南宮乾聞言怔愣,猛抬頭盯著對方一瞬不瞬。

  青年眼中深沉,眉目間全是壓抑與躁鬱,誰都能看見他此時的不妥,但仍選擇了相信自己。

  這次,南宮乾不再閃避對方的視線,慎重開口:「我不是--」話頭方啟,腦袋裡便傳來劇痛,彷彿有人拿著刀子,從頭頂直剖而下,渾身跟著撕裂般疼動,讓他捨去形象地癱軟在輪椅裡扭動掙扎,就連頭頂上木小妖不斷替他安穩心神都沒有用。

 

  有人喚著他的名字,明明只在身旁,卻彷彿來自遠方,每一下呼喚都能讓體內劇痛平緩。

 

  「阿乾、阿乾……」孩子疼到臉色瞬間蒼白,光潔的額頭立時佈滿冷汗,極致的疼痛能讓人癱軟成泥、抽搐不止、發不出聲音,就像現在的孩子一樣。

  南宮律感同身受般,緊緊抱著孩子顫慄的身軀,因對方而紅了眼角、酸了鼻頭,卻鎮定地一聲一聲安撫著:「不說了……阿乾,疼就別說了……」

 

  一聲聲呼喚撫平疼痛,南宮乾回過神來,渾身已被汗水浸溼,腳底嫩肌更是開始隱隱作痛。

  「……腳……」發音輕弱、氣若游絲。

  南宮律趕忙查看,發現孩子在抽搐掙扎中,一雙布鞋早已染紅,他趕忙抱起孩子、替他清洗、打理傷處。

  一直到孩子重歸乾爽,他雙手仍舊顫抖不止,嚇出來的。

 

  「怎麼好端端人痛成這樣?」由於自家兒子把床邊霸佔個滿,藍美人只能坐在桌旁遙望,看孩子在兄長哺餵下一口一口乖順地喝下藥湯、面容漸漸有了血色,這才放下心,倒茶淺飲。

  小孩兒看著南宮律,目露詢問與遲疑。

  那模樣更乖了。

 

  「說著心裡話。」南宮律目光往屋頂上吊了一瞬,又回到孩子身上專注餵藥:「或許是上頭不讓。」他並沒有證據,只是猜測,但八九不離十,藍雪晴亦品過味兒。

  「跟你一樣?」她打著啞謎。

  南宮律微微愣神,回憶種種往事,最後幾近嘆息般:「應該不一樣。」

  阿乾一臉疑惑,盯著眼前母子兩,想透過觀察,企圖領悟這對話隱藏著什麼資訊。

  小孩表情生動、古靈精怪,南宮律頓時一樂,打算開口滿足對方好奇心:「娘也知道,本來你生日那天就想同你明講,只是多有打斷,我本是--」本以為終於能與孩子明說,卻是剛說到重點,屋外便傳來吳添福慌張的呼喊。

  便是又一次被打斷了話語。

 

  「大少爺!大少爺!」吳添福慌慌張張地拿來一張皮紙,上面空白一片,但時不時閃過紅色靈光,那氣息吳添福感到熟悉又陌生。

  南宮律剛接過便感受到上頭的鳳凰氣息:「哪來的?」

  「從南面飛來一隻巨鳥丟下來的。」那鳥速度飛快,他只能看清一個輪廓,再眨眼已消失不見。

  「大少爺,我感覺這東西有點熟,但又覺得哪兒奇怪……」吳添福欲言又止,雙手掐著衣襬蹂躪。

  「鳳凰族來信。」再一聯想駱商幾日失蹤,他或許知道對方下落。

  「啊?是駱商那個木頭嗎?」

  「你們在說什麼?」小小一個孩子伸長脖子,想看清南宮律手裡書信,再一思忖這幾日不對勁的地方,神色緊張:「駱商怎麼了?」他就想說為何幾日不見駱商,吳添福擺著開朗,實際上總有時候恍神,問了就是沒事,也連帶吊著他幾日心緒不寧。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什麼?」聲音輕輕地,但滿含壓抑與憤怒。

  吳添福想解釋,看見大少爺搖頭示意,便緊閉嘴巴、告退離去。

  南宮律微微嘆氣,內心思考著該怎麼安撫胞弟,一邊解釋:「駱商前些時候失蹤了。」

  他說駱商從孩子過完生日後沒多久便失去蹤跡,任憑他與藍雪晴使用尋蹤陣都找不到人影,他又解釋吳添福與駱商有神魂聯繫,吳添福沒感覺到危險便代表對方沒有危險,然而遲遲未歸終究是有苦衷還是其他原因,他們也猜不透,只能等待。

  恰逢小孩傷勢不見好轉,未免孩子多擔心,便有默契地隱瞞下來。

 

  南宮乾原本正氣頭上,但聽著聽著哪兒覺得不太對勁,到最後一臉麻木,再三斟酌後才開口詢問:「為什麼阿福與駱商會有神魂契約?」他可記得作者說過,這是大世界修者結為道侶時,誓言生死同穴才有的東西。

  「他倆是道侶。」

  「啊。」南宮乾覺得胸口有點悶,覺得自己再不知情的時候,被人塞了一口狗糧;他不是沒察覺兩人之間那點曖昧,他只是意外兩人感情之深,居然已經上升到這種程度。

 

  孩子幾經轉變的表情沒逃過眼,大手稍稍用力地揉著那軟軟墨絲:「信上帶有鳳凰氣息,但不是駱商的,所以吳添福才覺得熟悉又陌生。」這鳳凰,竟是前世那位萍水相逢、順口授受鳳凰傳承的那一位。

  「那上頭寫了什麼?」

  「屬於駱商與吳添福的造化。」皮紙是上好的凶獸皮,一封書信就用上凶獸皮帶表對方很重視駱商;南宮律照唸信上所言,表示對方是鳳凰族年長者,駱商在他眼裡就跟個嬰兒一樣,小世界不利於駱商修行,所以要將人接往大世界,因為鳳凰專情,早早就締結靈魂契約的吳添福也會被接往大世界。

  阿乾嘖嘖稱奇,回想到故事本文提到駱商失蹤一事,馬上理解釋懷:「都是緣份,讓阿福不要擔心我,就跟著去吧。」他擺擺手,打算把事情扔給兄長處裡,自己扭扭身子躺進被窩。

  事情太多,疼到虛脫後說開了一些事情,一天下來他早疲憊不堪,此時倦意濃濃,雖然還是睜著眼,但腦袋裡一直在恍神。

  仔細替孩子壓好被角,南宮律與藍雪晴吹息燈火、離開房間,將清靜留給對方,轉頭便向吳添福說明一切。

 

  黑暗中,被窩裡,阿乾微微嘆氣。

  才喝下一大碗湯藥,阿乾總覺得整個人都泛著苦味。

  人不寧、家不全、言不盡,立冬不得安穩,怕是之後的日子要開始動蕩。

 

  月娘隱雲後,蒼鴞且泣,風盪窗前瓷鈴響,一聲悠揚、一聲清脆,陷入夢中的孩子,眉宇不安。

  夢外是一天的遭亂,夢裡,是復又一次的茫然無措。

 

  同樣的山、同樣的人、同樣的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更加身臨其境。

  前幾次作夢,阿乾覺得自己是局外人,可這一次,他時不時產生自己身入其中的錯覺。

 

  空靈之聲無處不在,不再質問、不再質疑,只不斷迴盪著那麼一句:「帶我走。」

 

  清晨夢醒,那耳邊尚餘聲迴盪。

  阿乾有一瞬間迷茫;究竟是此夢中人不斷尋他,還是他便是此夢中人?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