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四十三章:坦白。


  自立冬那日地動後,窮極山時不時便會傳有巨響,地面也會隨之震動,就好像有巨獸不斷撞擊阻礙,一下一下;隨著日子越久,震盪的次數越多、延續時間越長。

  再不見修者前來,甚至能察覺一些實力不濟的散修離去。

 

  這樣的日子最開始還會讓人不安,久了漸漸地就習以為常,見小鎮家家戶戶新年時掛上的紅帖慢慢取下,小孩們新衣也穿舊幾分,南宮律照例巡視一番陣法藏物,歸宅後看著滿桌豐盛,算算時節,才恍然自己將弱冠。

 

  吳添福已在年前被駱商接走,宅院裡只剩他、胞弟和娘親,頗有人散緣盡之感。

  忙忙碌碌都快忘了生辰,一歸宅便見藍美人與小孩兒一臉神神秘秘,滿桌的餐點都是歡喜意喻,被催促坐在主位時,他還沒回過味兒,現在看著藍雪晴拿出的新衣與小孩慎重塞進懷裡的玉盒,才猛然感受到胸口脹滿的溫暖。

  前世立春沒多久,藍雪晴便因病而亡,他忙著奔喪,根本沒心思過生日,之後一心修途,更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幾百年歲月過去,他都忘了這一天會有人在意。

  一開口,滿是沙啞:「謝謝娘,謝謝阿乾。」他任由藍雪晴替他披上新衣、仔細地將小孩送的玉盒捧在懷裡,像個護食的幼獸,猛然讓人覺得脆弱。

  「這法衣上有些護身陣法是阿乾給我的靈感。」藍雪晴在陣法施為上更得心應手,小孩幾句巧思讓本就於陣法頗有天賦的藍美人更進一步,完全創新雖無可能,但精簡加疊輕鬆無比。

  「娘還是思想受侷限,以往法衣僅想著抵禦傷害,但阿乾說了柔以剋剛,娘便在此稍作修正。」她說陣法不再硬碰硬,而是更動成讓傷害偏斜逸散,或許無法讓人完全抵禦攻擊,但耐用程度上升、毀壞機率下降,也算是一大革新。

  「阿乾是個有想法的,衣袍上也疊加了歛息陣法。」歛息陣法改編自歛息訣,這是很早之前與南宮律一起修改出來的陣法,不過小阿乾很有想法,他說人總有靈力枯竭的時候,法衣上若有歛息功能,活命的機率便也增加幾分。

  藍雪晴將一切功勞推在小孩身上,雖然知道自家兒子心思不純,但能多刷刷好感也是好事。

 

  老母親的一顆慈愛心,深藏功與名。

 

  「我什麼都做不好。」阿乾乾笑著,放在膝蓋上的手指交錯纏繞,不安地糾結一塊:「我也就動動嘴皮,是二娘幫忙做的小玩意兒。」

  他鼓勵南宮律打開玉盒,裡面是類似錄影機的功能,還有幾格納物空間,看上去實用程度並不高。

  前世閱讀時,總能感受到作者描述的南宮律特別念舊,很多舊物在初期出現後,中途總會時不時出現一會兒,他便想著做一個音樂盒之類的收納盒,讓人可以存放些不慎重要的小東西。

  做的時候興致昂然,送的時候才想起,未來主角會認識鍊器大家、與之稱兄道弟,對方隨手就能煉製一個極大範圍的乾坤袋,甚至後期還鍊製出兩個自成一界的須彌戒,這禮物送出去,看著就越發寒酸。

  似乎對小孩內心糾結心有靈犀,南宮律打開後看見裡面投影出藍雪晴與小孩燦爛的笑顏;影像裡,藍雪晴說著「兒子生日快樂」、小孩則是腆著笑容,手握拳頭,唯雙手拇指高高翹起,說著「哥哥最棒最厲害,以後全靠你啦」的浮誇讚美。

  收納空間雖然不大,但巧思與心意卻是真實,他闔上蓋子,雙眼濕潤,啞著聲音問:「有名字嗎?」

  「啊?」小孩被這認真神情問得一愣,隨即會意過來,思忖著裡面僅有他與藍雪晴的身影,一個是他娘、一個是他弟,雖然沒有那偏心的老爸,但他們三人親密為家:「家影盒?」

  「家……」南宮律似乎想到什麼,在嘴裡反覆咀嚼這個家字,最後唇勾滿足眷戀:「嗯,家影盒。」

 

  他心思胞弟不察,一個家字便能滿足他許多遐想,竊喜、感動、滿足,此時此刻南宮律才發覺自己果然是個普通人,前生漫漫修途,七情六慾遺忘一大半,現在倒是因為孩子,一個一個又拿回來了。

  抿抿唇,幾人重新找回餐桌上的熱鬧。

  代表長壽的麵線、象徵高進的甜糕、意喻富貴有餘的蒸魚、吉祥如意、團圓快樂;修為達至化體中階時,他對食物的慾望已經淡薄,除非必要所需,平日也甚少攝取,如今每一道菜嚐起來都鮮嫩可口,讓人欲罷不能。

  或許食材講究是其一,但或許,更多是因人而香。

  每一口飯菜下肚,眼眶就微微燥熱,每一眼所見小孩的表情,都能深深刻進心底。

 

  心悸間恍惚著,他忽然有種感覺,總覺得曾經錯過的、丟失的、終於再次尋得。

  有那麼一瞬,他渴望著孩子快快長大,並不滿足現狀的兄友弟恭,那渴望真切深遂地幾乎讓他心魔起,氣息霎時震盪,但他馬上便將之壓下,理智地提醒自己,躁進是大忌,那過程迅速得連藍雪晴都未能察覺。

  重呼一口氣息,南宮律有了其他打算。

  在他心裡,南宮乾這麼好,有些事情不想再瞞著孩子,天機不可洩漏,那他便以暗示讓孩子想通;胞弟心思敏銳,不會察覺不到。

  說著他伸出手,讓木小妖到他掌中,在孩子好奇目光中,將木小妖收入小世界裡。

  外頭天氣明明晴朗、萬里無雲,卻無端打起悶雷,轟轟聲近得像是在屋頂上奔騰。

  木小妖再次出現在掌心,身上已沾滿小世界的濃郁靈氣,細長枝條劇烈擺動,心神相通的南宮乾接受到木小妖的不滿,頓時感到新奇,腦海有靈光閃過。

  可下一秒,南宮律卻猛咳一聲,緊接著臉色蒼白幾分,就連空氣裡都帶了一點腥甜味。

  他喉結滾動,將那一口血生生吞下,調息漸緩,外頭雷霆也隨之散去。

  桌上熱鬧氛圍盡散,凝滯著一股詭異沉默。

 

  藍雪晴放下碗筷,眼觀鼻鼻觀心,她也明瞭自家兒子有些事情竟是不能向孩子坦白,憑她修為,終究是參悟不透,只能沉默。

  小孩沒讓人失望,靈動的雙眼轉轉回定後,盯著南宮律一瞬不瞬;木小妖身上的靈氣、能收納有生命的靈物,那樣境界的收納空間便是須彌才有,南宮律的奇遇要從大世界開始,小世界多是磨難,最好的也不過就如水靈花、滴靈晶那等天材地寶,再多卻是小世界無以支撐。

  那麼,為何南宮律會身懷須彌?

  兩人之間有一層不可言說的障礙,但皆是有所默契,他努力回憶之前痛如靈魂破裂般的割裂感,嘗試迴避一些資訊開口:「須彌戒?」

  南宮律默默喝湯,不想開口便沖人一臉血腥,聞言搖頭,指畫圓圈。

  「……小世界?」他有些不可置信,但對方卻點頭,神色間半點不見玩笑。

 

  那麼問題來了。

  故事本文裡不曾提到南宮律擁有小世界,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昔有真人生而知之。」南宮律忽然開口,說了一段似鄉野軼聞的傳說。

  故事裡的主角生而知之,修途坦蕩無礙,每次秘境開啟他都如未卜先知般在附近等候,入秘境彷彿自家後院輕鬆愜意。

  故事不長,一下子便說完,那一雙桃花眼盯得孩子起雞皮疙瘩:「那年你出生,我第一次見你,就感親和,想護你一生。」他眨眨眼,笑容有些苦澀,說的內容卻與南宮乾實際體驗南轅北轍。

  語氣間加重了第一次三個字。

  南宮乾並不傻,看了這麼多小說故事,也有所聯想。

 

  對方是在暗示自己,他是重生者。

  那麼,那些資訊、那些用之不盡的靈物,來源都有得解釋。

  一想通關鍵,驚得他小手差點捏不住筷子。

 

  故事……故事不是這樣寫的啊?難道他其實穿的書不是他以為的那本?

  

  「阿乾?」看著小孩忽然散發脆弱無比的氣息,南宮律有些擔憂。

  「啊……我知道了。」小臉麻木,南宮乾擺手表是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而南宮律因為點透了這點秘密,感覺心境特別輕鬆,愛憐地輕撫孩子軟嫩臉頰,替藍雪晴收拾桌面,留給孩子一些空間沉思。

  既然說開了,那養孩子就不必三緘其口,也不用絞盡腦汁想什麼理由藉口來塘塞孩子;心情大好下,南宮律開始盤算小世界還有什麼東西對孩子有益。

  不能用在改善體質,做些法器給孩子護身倒是可以。

  以前藏著不敢用的東西,現在一個一個被他掏出來用,若是有其他修者看見,必定要扼腕大罵一句拜家子。

 

  之後的日子他不再關注往來修者,每日只花費幾刻時間觀察窮極山傳來的異相,三餐時間就是跟娘親胞弟相處,其餘時間就是著手打造新的輪椅。

  只見他翻出堅硬靈木,情願耗費更多時間,也要將各部零件仔細打磨成期望的樣子,完成後便於每個零件刻劃上歛息陣法,組裝後又重新刻劃一些防禦性質的陣法,期間甚至慎重地與藍雪晴商量、修改,一次次確認疊加的陣法能穩定運轉才放心。

  輪椅材質本是小世界的硬木,無法承載太多靈力,導致陣法功效被限制在三天,現在這台算是進階升級版,使用小世界浸染靈氣的硬木讓乘載能力增加,陣法功效便也大大提升變成三個月。

  雖然一個人在原地等上三個月怕是要變白骨,但他有無數靈草靈果啊!

 

  南宮律不懂煉丹,胡亂揉捏成糖果封進玉瓶裡,加減還是能果腹。

  只見青年一臉欣喜地搓著糖丸子,分門別類地小心收進玉瓶中,再將之納入新加的暗格裡,整個人散發一種歡快氣息,讓藍雪晴每每經過都忍不住露出嫌棄表情。

 

  凡人二十歲都扛一個家、生幾個娃了,這麼大一個人,還像個孩子,她兒子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藍美人嫌棄,但收禮的那個人倒是滿腔感動。

  看著新搭輪椅,再聽南宮律一通講解,阿乾差點不顧形象地抱著對方大腿,真心實意地喊上一聲大哥。

  他磨著掌心挪到新椅上,新奇地東摸摸西摸摸,時不時把各個暗格打開關上又打開關上,極像拿到新玩具的孩童,看哪兒都覺得稀罕;等回過神來才察覺對方慈愛目光,頓時紅透面頰,幾乎有腦門冒煙的錯覺。

  「咳、那什麼,謝謝……」咬咬牙那未盡話語,喜歡兩個字終究沒辦法乾脆出口。

  「你喜歡比什麼都重要。」南宮律蹲下身子,仰視胞弟,一雙桃花眼晶亮如星,閃得人不敢直視。

  看著孩子幾次凝望又迴避,唇角弧度更加深幾分喜悅,他說:「哥哥不懂卜算,只知獸潮將至,危機時能保阿乾安穩,就是我最在乎的事。」言下之意就是他之付出皆心甘情願,希望小孩不要太放在心上,免得日後積累壓力。

  小孩輕輕嗯聲表示理解,興奮過後便擺正一副冷靜模樣,只是一張臉仍紅著,表達當事人內心依然激昂。

 

  紅透的小孩安安靜靜地杵在那兒,怎麼說都讓人手心癢癢。

  想揉。

 

  未免自己念頭太過散發,南宮律趕忙轉移話題:「之後這裡不安全,我們先把娘親送走,然後動身前往鹿林洲。」送回南宮府是不可能的,過去那些戴著面具的組織成員,不知是否會對娘親造成威脅,南宮律打算選一處偏遠安頓藍美人,再去兌現與吳先的承諾。

  這些都曾提過,南宮乾亦是清楚,聞言乖乖巧巧地挪去衣櫃旁整理包袱。

  前輩子都能獨自打理好自己,這輩子十幾年來嬌生慣養,自從駱商與吳添福離開後,這些小事都靠他自己處理,剛開始還有生疏,但也不過數日便找回初衷、得心應手。

  期間不忘回到床頭翻找,把南宮律給他當糖吃的東西仔細收拾、放進隨身寶囊裡,像個守財奴一樣仔細摸索每一個角落,深怕人去樓空被人闖空門,便宜了那些犯罪者。

 

  南宮律失笑搖頭,也回房整理包袱。

  接下來日子極度忙碌,他總要事先規劃。

  又一個夜晚來臨,院中落下的最後一場雪漸漸化開,蒼白沾染著泥濘,就像附骨之毒,漸漸將其染黑。

  想起那彷彿消失的面具組織,眉頭乎跳不安,總有一種暗處凝力準備一擊中的的感覺揮之不去。

  他將這想法與藍雪晴說,只見對方陷入沉思,最終也只能搖頭:「敵不動我不動,暫且只能做好防範。」

  兩人在無言中相繼嘆息,滿懷不安與惆悵。

  在敵暗我明的當下,也只能如此消極應對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