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四十四章:商量。


   南宮律幾經思量後,決定前往鹿林洲相連的偏遠小洲尋一處隱蔽供藍雪晴藏身。

  一是鹿林洲四季溫和,即便冬天也甚少落雪,藍雪晴過慣了養身日子,一年四季都能賞花也更加符合她喜好。

  且之後要尋鹿林城主也有順途,屆時許些好處拜託吳先看照也無不可,雖然吳先與娘親的修為相近,但遠水救不了近火,在大世界滅門的隱患尚未解除前,他也不想藍雪晴的行蹤過度曝光,有一個能掌握鹿林洲的人照應著,他也安心。

  藍雪晴也認為這選擇安排甚好,沒任何怨言地與倆孩子一道出發。

 

  遠離南宮府所在的福瀛洲,橫跨鹿林大洲,銜接碧青洲之間有一繁榮城鎮,離城遠處有座孤山,被附近居民稱為神泣。

  神泣山四周圍有密林、內有毒沼,終年瘴氣環繞,卻也是奇花異草的溫床,只是相對地野獸帶著劇毒,毒蟲也神出鬼沒,即便是狩獵經驗豐富的獵人,也常常不注意下就中毒身亡,導致四處皆有白骨,襯得是陰氣十足。

 

  在商城留宿期間,南宮律曾深入探查過,密林瘴氣雖濃厚,但路邊卻也生長著避瘴的藥草,人煙稀少不代表毫無人氣,幾番查找也讓他找到隱密步道,那是人為開拓卻甚少使用的安全道路,道路兩旁種滿一種驅獸驅蟲的植物,任由其生長下,掩蓋了腳下的路,也與四周景色融在一塊,若不是他神識強大,怕是野會忽略了腳底下的路。

  順路而行,通有村落,依山立名。

  村落遠離塵囂、不太與外接觸,但風氣單純、自給自足,或許是村裡一段時間會派人外出蒐集資訊、以物易物,村里人並不排外。

  村落依著神泣山的陡峭山壁,頗有種避世意味。

  在南宮律表明來意後,深為村長的老者接過他帶來的許多雜物後,達成協議,將村外圍一處草不生、獸不近的枯地劃給對方,表示只要南宮律不鬧事,這塊地便可永遠使用。

 

  南宮律協調完便回商城,與自家娘親和胞弟說明裝況後,採買了大批雜物。

  動手做不是不可以,但太費事,反正他有各種材料可以製成近似於寶囊的收納法器,一點一點塞進去不怕麻煩。

  採買結束,他們連夜動身,並不停留;畢竟眼多嘴雜,他們大量採買必定引人注意,夜長夢多的道理他們不會不明白。

 

  神泣村人口不多、性子單純,每個人多少都拿過南宮律好處,眼看著兩大一小深夜進村,當是幾人遇到難處,不得不避世遮掩,或多或少都願意給個方便。

  如隔日南宮律需要人手幫忙平地,青壯都願意花點時間搭手幫忙。

  更有眼見南宮律一人入林,回來便有滿車木材搭宅,嘖嘖稱奇;但在村長示意下,沒有人會開口追問。

  誰沒有一點秘密?誰又願意自己的秘密總被人惦記?

  他們是純樸,但不是蠢婦蠢夫,皆有默契地閉口不談。

 

  村子周圍種有一種白色羊角狀的花朵,夜晚會散發淡香,村長說是能驅獸,因為沒有附庸風雅的想法,村裡人很直接地就稱之驅獸花。

  村長指著旁邊未開花的藤蔓說,每年春冬是驅獸花盛開季,夏秋毒蟲多,周遭的驅蟲花便會盛開。

 

  南宮律便聽建議,進秘林中連根採摘了幾株,埋在枯地周圍,底下不忘放著靈石供養,想來過不久便能連遍生長。

  圍欄高度勘勘及胸,小小一圈方便拓一個前院,西北角落引有活水小池塘,養些雞鴨空間足夠。小木屋一室一廳,廳外拉了條走廊通往灶房,而室裡小門則有浴間,格局小歸小,但居藍雪晴一人足夠。

 

  除卻房內,南宮律與藍美人更改造床板,將其掀起可見一層格子屜,每一個格子都能放下一個寶囊,障眼陣法刻畫其上,看上去就像是普通厚實的木板床,無甚特別。

 

  屋裡屋外都擺上陣法、掛上法器畫軸,嚴然是當初窮極山外準備的那套法陣縮小版。

  準備好一切,屋外驅獸花已經開始凋零、不再新生怒放,反之卻是藤蔓間慢慢佈滿紅點,驅蟲花的花苞將要盛開。

  一個月下來的準備終於結束。

 

  幾人看著村內人手粽子、門掛驅蟲草,這才恍然想起,竟是在這準備了月餘,進入五月光景。

  這世界也有端午,只是名字叫做趕瘟節,說的是從這天開始瘟神將四處遊蕩,這時候大家都會用一種驅蟲花,磨成粉與糯米拌在一塊兒,再用有蟲功效的草葉包妥、隨身攜帶。

  外出用香味驅趕毒蟲,餓了能果腹,必要時敷在傷口能緩解毒素擴散,也算是凡人的智慧了。

 

  幾人接受村長招待,又拖幾日辦一場入宅宴後,兄弟倆人便正式拜別藍雪晴,動身前往鹿林城。

 

  南宮律擔心之前的大肆採買,不過月餘該是還讓人注意著,便不打算直接進入商城,單手抱著孩子跨步走向更遠的另一座小鎮。

 

  來到小鎮,南宮律照例四處打聽,不曾想竟是窮極山的傳言已經擴至此,兩人草草用過午餐便顧馬車前往鹿林城,與吳先碰面。

  這次南宮律沒有避著小孩,而是將小孩直接帶進城主府內。

 

  大廳上以備好美食佳釀,兄弟二人被恭敬地請上位,方入座,吳先便至,沒讓兩人等候,充分表達他對來者的重視。

  「南宮小友。」

  「吳城主。」兩人客套一番便切入主題。

  「登天道將開啟。」吳先將一枚玉令放在桌上,玉令上刻有登天道三字,此時登字隱隱散發華光,天字上頭一橫也隱隱閃爍著。

  吳先稍作解釋,他說待上面字樣完全發光後,一個月內皆可持令開啟登天道的傳送陣法。

  雖然陣法開啟後只能維持一個時辰,但這一段時間足夠等齊所有人

  「城主推估還要多久能達成開啟條件?」南宮律並不拖大,不明白的事情不會隨意推敲,即便先前讓人高看自己,依然態度端正、虛心請教。

  吳先一邊思忖一邊順鬚,憑過往記憶沉吟:「往年皆是過年後,今年倒是提前,看樣子約莫年底三字便會充滿光華。」是不是大世界那處陣法出了差錯,這裡才有這點變動,這些事情還得再委託南宮律看照。

  說著他老人家也有些不好意思;一邊拜託他照看女兒,一邊又拜託他查訪陣法一事,委實太多,他都覺得臉熱。

 

  「是該仔細,畢竟登天道是此方小世界修真世家為數不多的穩定道路。」南宮律表示不礙事。

  「只是在下尚有雜事纏身,姑且要保證第二方案。」原先本想他若臨時差錯、趕不及護送吳玥欣一事,倒還有駱商可以幫忙保駕護航,現在駱商與吳添福跟著鳳凰族離去,那他勢必得尋別種備案,以備不時之需。

  「小友是指……?」

  「此次登天道的名單中,有人品、天賦入得了您眼的人選嗎?」

  「我?」吳先有些意外。

  「在下信賴城主的經驗與眼光。」他解釋自己要指點吳先看得上眼的世家子弟,詳談間也表明修鍊資源他皆能提供,不勞吳先支援,只是解釋:「若我真正遇事無法兌現與您的承諾,至少還有備選。」南宮律慎重其事,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執著。

  冥冥中似乎有個念頭盤旋不去,總讓他感覺此事必定不順。

 

  吳先頓了頓,還以為對方會自己挑選,但轉念一想便參透對方用意;也不過是賣他的面子,子弟受高人栽培指點的機會難得,這些世家知道前因後果自然會感念他的好,畢竟留在小世界的是他,這是少年在幫他進一步穩固威信。

 

  想明白後,吳先也不跟南宮律矯情,點名兩個世家弟子後,提出一些那兩人的生平與事蹟,都是人品極佳、行風端正的少年人,且經得起查證之人。

  南宮律點頭表示認可:「煩請城主傳信告知這兩人,前往福瀛洲窮極山尋我,此山向北百里處有小鎮嵐楓,鎮首有酒宿可居。」他拿出兩塊刻有南宮二字的玉牌交給吳先,再道:「持此玉牌後讓他們滴上心頭血開光,屆時他們入鎮裡,我便能感知。」

  吳先也是曾在大世界生活過的人,自然知道這玉牌是何等奢侈的東西,面容上難掩震撼,更加不敢輕視對方,眼神裡甚至更熱切幾分,再三保證使命必達。

  「不知城主可知窮極山異相的傳聞?」

  「略有耳聞。」

  「還請城主除這兩位世家子弟外,別再派人前往。」

  「小友可是有其他想法?」

  「是。」

  「洗耳恭聽。」

 

  南宮律開始他的表演,將窮極山上封印與獸潮稍作連結,他不明言,但吳先多聰明,幾乎一點就透。

  一旁南宮乾全程當自己是個擺飾,除了最開始吳先招呼他享用美食之後,兩大人交談的內容全是重要大事,他一個小孩兒插不上嘴,只好認認真真品嚐起每一道佳餚的好壞。

  耳朵聽著,大腦可沒停擺,他很清楚南宮律三言兩語間便把吳先勸服順從,更是能聽出吳先對南宮律的敬重,那語氣更像是……看不透南宮律,因此把對方當作同輩之人。

  忍不住內心笑笑,不知道這位城主的女兒該怎麼稱呼主角?是喊叔叔還是哥哥呢?

 

  貴圈真亂。

 

  商討熱烈直至天晚,兄弟倆甚至在城主府內過一夜才動身回宅。

  期間他不是沒問過南宮律,為什麼明知獸潮將至,還堅持要歸返?

  南宮律只是笑著安撫小孩,語氣裡全是惆悵:「以前想幫,自顧不暇,這次,希望能有所為。」不想獸潮再讓生靈塗炭,所以他才這麼努力壓陣起陣,不想這麼多時日的努力出差錯,自然是就近維護最心安。

  「只是苦了你要我四處奔波。」揉揉小孩軟嫩髮絲,青年眼底有些歉意。

  南宮乾搖頭,回想起當初自己為何對主角如此欣喜。

  許多故事裡,多數修者往往草菅人命,就說見過的面具男與綠袍少年便是如此,他們往往覺得凡人不過螻蟻,卻勘不破這些因果輪迴往往會讓他們進階困難。

  凡人順命而為,修者逆天而行,沒有誰比誰更貴重,都是自己選擇的道路,而跟主角交好的這一掛修者,幾乎沒有貴賤之分,靠能力說話,也尊重因果復始的輪迴,都是好人。

 

  一切安排塵埃落定,兄弟倆回家等候後續。

 

  只是他們這邊坐著馬車、伴著豔陽,緩緩前行,處處透著愜意時,遠在另一處的南宮府密室卻一點也不安穩。

  密室裡血腥瀰漫,一眾帶著紅面具的人跪在屍體間,垂首賠罪。

  「自從奪魂命牌盡碎後,關於那兩人的消息便再沒更新。」漆黑之中有王座,王座上的人影語氣陰冷,鬆鬆擺放在兩側上的雙手沾滿鮮血,隱約可見指尖漆黑、如獸銳爪。

 

  男人口中奪魂,便是當初嵐楓小鎮外遇道的紫面男子,因善於神魂攝取一道,便擁有奪魂一稱謂,而真實名稱,當他們加入這個組織時,皆捨去遺忘。

  幾名跪在血泊間的面具人默不作聲,此時一但發言,下一刻還有沒有命都不清楚,不見身邊那些被爆腦袋的成員屍體,全是搶快回應的下場。

  「連打探消息的本事都沒有,要你們何用?」男人微微傾身向前,臉上面具竟是一片漆黑,語氣間的殺意一點也無法掩蓋。

  不遠處的暗門被人打開,南宮遲緩緩走進,恭敬地拱手行禮:「尊上。」

  「再沒帶來消息,我連你一起殺。」被稱為尊上的男人一雙眼閃過腥紅,接著連眼白都染上漆黑,喉間發出詭異哮喘聲,或有男聲、或有女聲,痛苦不堪,不似人間有。

 

  南宮遲面容多有憔悴,眼神透著涼意:「鹿林洲來報,曾見那兄弟採買,該是打算在附近定居。」說著探子傳來的回報,黑面男子眼中喜意綻放,雙手忍不住猛力抓握,生生把扶手捏成碎屑:「好、好、好!」他暢快大笑,雙眼瞇成殘忍的弧度;這麼久遍尋不著,終於被他抓到小尾巴了,那抓到人的日子還會遠嗎?

  「血冰。」男人唇角掛笑貌有歡喜,彷彿感覺不到疼痛緩緩挑出刺入掌心的木屑。

  在身後如深淵般的漆黑中,緩緩走出一名女子,跪在黑面膝前:「在。」朱唇輕啟間,盡是煙冷,霎時地面的鮮血都凍成冰雙。

  男人伸指勾起對方下巴,端詳著對方臉上紫色描金的面具,那面具後頭有一雙風情萬種的媚眼,他唇啟吐息,一抹黑霧彷彿有了生命般,從他體內竄進女人口鼻之中。

  女人脖子上頓時青筋浮現,冷汗瞬間打溼了衣袍與鬢角,可她眼裡的欣喜卻是藏也藏不住。

  疼痛過後,血冰停止顫慄,恭恭敬敬地跪拜眼前男子。

  「屬下必完成尊上命令。」而後起身跟著南宮遲一起離去。

 

  男人挑著指尖殘留的血肉,滿懷期待地沉回王座之中、閉目養神。

  而膝前原本還活著的幾名綠面,在密室門關上那瞬,如冰雪崩碎,盡是早已神魂具滅。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