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北漂維特

Pure perseverance.

北大喪文化:1%的廢物宣言


 
 
 

「我每天都在擔心找不到工作」

 

每一年能錄取到最多高考狀元的,是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因為北大光華能帶給你最好的前途和最好的錢途。
有位清華畢業的學長在講到高校求職輔導時說:

「全國高校(大學)的求職輔導都包括在內,

除了北大光華,別的都是垃圾」

 
 
但就是這裡的學生卻每天都在擔心自己找不到工作。
一位正在北大光華念大二的學弟小木說,
 
當然不是真的找不到工作,
可你的高考成績都已經是全國前百分之一了!
一旦你的工作掉出了這百分之一,那你的人生就是在退步的。
這是我們焦慮的地方。
 
這話聽起來多少有些「何不食肉糜」的意味。
畢竟他們已經擁有了比當下大多數年輕人都高得多的起點,
卻還在說著這種話,讓人聽了就有些本能的氣憤和反感。
 
但事實卻又不僅如此。
 
 

大神(溫拿)到底在哪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喪」成了北大裡最常出現在年輕人口中的關鍵詞。
 
每個人都說自己身邊全是大神(溫拿),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廢物(魯蛇),
 
可你要問真正的大神在哪裡,他們也說不出來。
 
 
我曾經抓著小木問,他們口中大神到底在哪裡。
他指著空氣裏虛空的某處,玩笑地說:「大概在那裡吧。」
 
 
而說到北大里的喪,他講道:
 
那是因為大家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
也真的不知道身邊人到底都是多厲害的人。
 
小木大一時就已經在中關村一家創業公司裡實習了,
當時寢室已經有一個室友在實習,
正好遇到一個學姐轉發招聘信息,他就趕緊投了。
 
面試那天他穿著一身剛買的西裝走進了那家互聯網公司,
站在一幫T恤、牛仔褲中間,那氣氛別提多詭異了
 
然後,他就開始每周至少兩天的實習生活。
當然,不再穿正裝了。
 
那段日子他常常是上午過來實習,下午三點有課就又要趕回學校。
常常早晨匆忙地從學校趕過來,下午又得頂著大太陽趕回學校。
有朋友問他這麼拼是為了什麼,因為身邊人都比他更拼。
 
 
而他在這裡並不只是為了工作經驗,
更是為了讓自己時刻保持一個緊迫的狀態。
 
所在的實習公司因其業務原因,
能夠常常接觸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諮詢(顧問公司)和金融行業的資深員工。
 
在採訪這些前輩的過程中,
他發現課本學習與職場實操中間果然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
 
帶他的直屬領導是個畢業兩年多的年輕人,
在得知他以後有志於金融和諮詢行業後,
 領導(主管)就有意識地幫他爭取到更多接觸其核心業務的機會。
至於PPT之類的技能,領導也都毫不吝嗇地傾囊相授。
 
不為別的,就因為他聰明,還努力
 
 
每次當小木從海淀黃莊(北大最近的地鐵站)騎單車回學校時,
面對洶湧而來的下班人流,他心裡的焦慮都會有那麼一會兒稍微松馳了一下。
 
 
現在正讀大二的小木已經在招商證券實習了兩個月,
他的大部分同學都準備畢業後讀研或者出國。
像他這樣打算本科畢業就直接工作的並不多。
 
而實際上,在實習路上辛苦奔波的他,也才剛滿十九歲而已。
公司同一組的前輩總是對他頭腦的清醒感到驚奇。
 
我十九歲的時候根本還什麼都不懂,可你卻已經……
這個句式是他最常聽到的句式。
 
 
但這完全沒辦法緩解他的喪和焦慮,
畢竟身邊甚至已經有同學在創業並拿到了投資。
 
你可以選擇倒退,你可以在任何時刻選擇倒退,
可誰甘心倒退,已經在前百分之一,誰甘心掉出去。

這就是一個圈套,一個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圈套,跳不出去的。

 
 
 

「我不敢停下來」

 
我們每個人都曾經遇到過的那種同學,
整天說自己沒好好聽課、沒好好復習,結果一考試就是第一名。
 
我們也都常常吐槽這種同學虛偽且做作,
覺得他們明明背地裡在拼命努力,卻又說自己沒有努力。
直到近些年,我們發現身邊這種人越來越多。
 
 
就像北大裡那些說身邊都是大神、自己簡直是個廢物的同學一樣,
我們越來越羞於表達自己的野心和慾望。
 
而這種無法克制的焦灼在離開校園後,也並沒有得到絲毫緩解。
 
師姐Mary已經從清華經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畢業兩年,
畢業後她就進了藍湖資本,搬家去了上海。
 
自從去了上海,她每天的日常就只剩下了滿世界飛。
 
今天在成都,明天在倫敦,
大多數時候都在住最好的酒店(hotel),打開窗戶就能看到很美的風景。
 
可幾乎根本沒時間去看。
 
 
Mary所住酒店窗外
偶爾回一趟北京,就跟我感嘆一聲,北京的空氣依然這麼糟糕。
 
每次她背著包走進那些創業公司去談融資的時候,
都會被前台(櫃檯)直接默認為是來面試的,在得知她真正的身份後,
都會難以忍住自己心中的驚嘆。
 
 
因為相對於那些雷厲風行的前輩,她真的是太年輕了。
 
與她的同齡人相比,她已經走得很快很遠,
可心中的焦慮與不安從沒有一刻減少過。
 
有一次她在摩洛哥發了個小視頻(影片)給我說,
 
你看眼前這片沙漠,漂亮吧!
可我待著一星期,愣是沒抽出時間來好好去走一走。
 
 
Mary發在朋友圈(微信的動態PO文)的摩洛哥沙漠
 
她不敢停下來,休假稍微長一點,
都會擔心自己是不是落下了資訊,錯失了機會。
 
自嘲其實是在給自己減壓,
是在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事實是相反的。
 
 
而Mary的生活只是那些焦灼中奮鬥的年輕人們的一個縮影。
 
焦灼從未消散,甚至日益濃重。
 
 
說到底,是因為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實在是太想要贏一回了,
因為太想要贏,反而不敢與人說自己想要贏了。
 
怕萬一失敗了被打臉,怕沒做成被嘲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已經來到一個不僅不敢表達自己的野心、還會嘲笑他人野心的年代了。
 
每個人都活得緊張兮兮,每個人生怕自己生活跌落下去,
乃至崩潰,每個人都對自己的人生噤若寒蟬。
 
就像那些念著最好的學校,卻說自己一事無成的年輕人們。
 
就像那些在職場上一步都不敢停的年輕人們。
 
 
 
喪,都是不喪
 
 
我們這代人正好出生在壓力最大的年代。
一出生就面臨計劃生育而來的獨生子女生活,
沒有夥伴的同時,還集中了全家人所有的愛和壓力。
長大了,就要面對大學擴招,本科生、碩士生數量急劇增加。
終於畢業了,又要面對經濟下滑、工作難找。
與此同時,又要面對物價飛漲、房價暴漲。
 
 
所以,我們常常說自己要自由、要快樂,
不在乎房子、不在乎還沒發生的未來。
 
其實我們哪裡是不在乎,我們是太在乎了。
 
那些頂著大太陽打不到車(叫不到taxi)的時刻,
那些擠在地鐵上幾乎雙腳離地的時刻,
那些從一間出租屋搬向另一間出租屋的時刻。
 
那些所有想哭時,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還能行的時刻。
 
全都是我們的「太在乎了」。
 
 
那些喪,其實全部都是偽裝起來的熊熊鬥志。
 
 
那些喪,其實全部都是不喪。
 
 
我們只是想要在這段短短一生中,真正為自己的存在爭得一席之地。
 
-----

 鍾子偉:「在學的年輕人有兩個相對的極端,一個極端是,有些年輕人真的沒有緊張感,而另外一個極端卻是,有些人總是想要贏,總是害怕落後,他們從進大學的第一天就開始擔心實習的事情,而或許是因為媒體和全球化的壓力,我感覺這種學生開始越來越偏執,強加更多的壓力在自己身上,最終忘了身為一個年輕人,最重要的目標應該是:找到你是誰,找到自信,讓你可以逐漸忽略其他盲從人們追逐的事物。」

 
近期筆者也深陷在找工作的焦慮之中,
一切還算好...但還要更好
畢竟都離開台灣了,離開台北,離開好多朋友與美食T___T
也許你可以說「喪文化」是一種病態的渲染
回北京後聽聞了一些事
或在通勤求生存的奮鬥過程中
難免會感到很茫然自卑
那些我在台灣很引以為傲的東西
在這裡可能毫無用武之地
上一屆北大光華台大經濟系畢業的學長
拿到了很不錯的Offer,光起薪就將近是台灣MA的3倍
其實我們都是知道彼此的底氣在哪
在重圍之中要怎麼保有本心
在顛沛之中讓自己獨特的價值被挖掘
剛好系上每一屆都有一個台大人
維繫校譽與傳承精神、勇於當責
是我這一年要誠實面對的課題
 
歡迎與我討論、分享看法

北漂維特

北京大學 Master of Finance

追蹤 374 鼓勵作者

Pure perseverance.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9 則回應

匿名

2017-11-01 #1

鼓勵了作者

0

雪兒

2017-11-01 #2

天啊⋯真的是汗顏⋯

0

Sega

2017-11-01 #3

看完整個有莫名的緊張感

0

周瑩

2017-11-01 #4

有點好奇,這些人追求的完美人生是什麼啊?當到顧問公司或是金融業的Partner ? 因為文章中我看到的,就是要「贏」,但「贏」基本上是相對的,也就是不停的比較,那這些人,不考慮其他人,他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啊?

1

北漂維特

2017-11-01 #5

回應#4

深夜剛改完投資評估報告,上來回一下

基於我與中國同儕的相處經驗

這些人之所以會這麼想要贏、競爭意識強烈,大概有以下原因

1. 生存壓力大於生活:
他們再怎麼擺爛也不會擁有台灣人的生活品質,所以生存就是用Tittle和金錢作為量化指標。我們的退路是回台灣,享受小確幸、安居樂業(並沒有不好);但他們沒有退路,如果非北京、上海人,沒有房,頂著高學歷回老家...根本也找不到相應合適的工作,在中國一線城市的資源,與其他城市相比是非常懸殊的。

2. 教育背景使然:
從來沒有機會慢下來,一胎化下的能力競爭,父母不會讓他們有心神去想"不切實際"的事情。於是不安與焦慮更容易在毫無方向時,逼迫你去比較、去競賽,並獲得勝利。又或者都習慣了這樣優秀的經歷,何不再繼續追逐下一個社會崇拜的標籤呢?

3. 想通了,但需要財富自由:
資本主義下,就算難得明白自己的夢想是什麼,也很難放手去追,又或者你的小眾品味在商業社會下就是一種奢侈,在大城市生活成本很高,於是將夢想滯後,追求功名利祿為手段。而在手段上仍舊會不自覺地,回歸競逐模式之中。

4

輔大 顆顆

2017-11-01 #6

樓主太猛了!該振作一點了我

0

匿名

2017-11-01 #7

鼓勵了作者

0

發霉的青春

2017-11-01 #8

哈哈,真的,一二線城市資源差很多,沿海的二線又比內陸的二線再好上很多~

btw,之前香港辦了一個tier 1投行的networking session,還有人從冰島飛過去參加XDD

1

無中線

2017-11-01 #9

請問樓主怎麼看,有北大生申請共產黨證這件事呀?

0

匿名

2017-11-01 #10

鼓勵了作者

0

北漂維特

2017-11-02 #11

#9

王裕慶學長有跟我辯論過228事件XDDDD

主要是因為他老婆是中國人,也想在中國定居成為合法公民吧

他的政治理念是他的自由,十九大以後很多台生表態也不是突然而已

本來就有親中愛中的光譜存在,只是在憲政體制下台灣的法律義務與責任要勇於承擔

立場我覺得不是問題,重點是不該兩邊都拿好處,最後回頭貶低自己的故鄉

3

匿名

2017-11-03 #12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7-11-10 #13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7-11-19 #14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2-19 #15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2-25 #16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2-25 #17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2-26 #18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14 #19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