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二十九)


來人穿著反褶的白襯衫和淡藍牛仔褲

但手上的疤痕看得出他經歷很多。

他的臉是個笑了就很可愛

兇就霸氣十足的臉。

 

我依然坐在位置上說:「翔哥,你來幹嘛?」。

黃天翔直接走進我們的教室

用手擋住也想一起進來的人。

他從手上拿出了五杯早餐店的奶茶。

 

他說:「我聽說有個臭小鬼,因為沒有奶茶在鬧脾氣,所以我就送來啦!」。

外面以及班上的人全部聽到傻眼。

這個老大也太鬧事了吧

竟然因為一個小鬼鬧脾氣就這樣殺來了。

阿邦在教室外頭

我立刻對他大喊:「阿邦,是不是你說的!!」。

阿邦說:「我只打給了浩哥,誰知道來的是翔哥啊!」。

我吼著:「被你害死了!」。

翔哥笑說:「你那麼有義氣,誰會想害你呀,乖」他摸摸我的頭。

翔哥拿起吸管插入一杯奶茶中遞給我喝。

他笑說:「翔哥親送奶茶,不喝不給面子,還外加覺得你孬種不敢喝」。

這種軟硬兼施的要求,我當然就喝了啊。

我又問:「你怎麼可以進來啊?」。

他笑笑說:「合作社老闆娘」。

我笑著回答說:「我要好好跟我下個學校的合作社老闆娘打好關系,這樣要有什麼老大就有什麼老大」。

翔哥笑得可樂的。

 

 

我問:「你知道他的事嗎?」。

翔哥搖搖頭,說:「我只知道我們都沒能留住他」。

我說:「你遺憾嗎?」。

翔哥說:「早就忘了,只是他讓我發現了一件事」。

我問:「什麼事呀?」。

翔哥靠近我的耳朵說:「阿浩很喜歡我」。

我吃驚的說:「真的假的啊!?」。

翔哥摀住我的嘴,點點頭。

我說:「那你不能跟我搶」。

翔哥說:「那我偏要跟你搶呢」。

我賊賊的笑說:「那你會難過,因為你搶輸我」。

翔哥彈我的耳朵說:「小滑頭」。

他也拿起一杯奶茶來喝,他說:「難怪你死要這家奶茶了,跟別人的不一樣還順口好喝」。

我說:「嘿嘿~我很識貨好嗎~」。

他說:「還有三杯,看你怎麼處理了,我要走了,進到學校這種鬼地方就超難受的」。

他往門口走了幾步後,回頭說:「剛剛的秘密不許說!」。

我笑笑點了點頭。

 

 

他走掉後,全班的人圍了上來。

小欣問:「他是誰啊?」。

小孟說:「他笑起來好好看唷!」。

小雷,大嗨說:「你讓老大幫你送飲料ㄝ!」。

我說:「我不知道他會來,好啦,散開~」。

我心情很好的喝著我的飲料,終於喝到我的奶茶了。

 

 

阿邦在教室外,我看到他

他笑笑的用唇語『你喝到了,那我走嘍~』比了個走掉的手勢

我笑笑的點點頭。

小孟傳了張紙條過來『你怎麼那麼風頭啊』。

我傳『哪有啊~』。

小孟『哪沒有啊!一個吵著要寵你一個吵著要教你,還有一個從校外跑進校內還是一個老大,你真的是過了風雲的一天了』。

我傳『苦的地方,沒人看到Q_Q』。

小孟『哪苦了啊!飲料別人買,吵架他們吵,你就只是一旁一直說要奶茶』。

 

 

我看到就突然想起

對!就是奶茶。

我就狠狠的瞪著旁邊的人。

那個人似乎感覺到我銳利以及全身充滿的殺氣。

他說:「對不起」。

我邪笑說:「對不起有用嗎?」。

他嘆口氣說:「沒用」。

他看我邪笑又再度嘆口氣說:「說吧~你想幹嘛」。

我笑笑說:「我想要為生活增添樂趣」。

他皺眉說:「什麼樂趣呀」。

我說:「現在我做主,你現在每節都要去合作社一趟,在那大喊老公我錯了」。

他驚訝說:「哪來的老公啦!」。

我笑了笑說:「整你,當然沒那麼簡單」。

我用奇異筆在兩張白紙上寫著『我是罪人』一個貼胸一個貼後背。

我說:「你現在可以出發了~」。

他苦著臉說:「一定要嗎~?」。

我說:「你不是很兇,要教我?那現在換我教你啊~」。

小孟聽到搖搖頭說:「自作孽不可活呀~」。

他默默的就自己走去合作社了。

我在四樓看著他

一直都沒聽到他大喊老公我錯了。

 

一直到上課鐘聲響起

他才快速喊著老公我錯了。

這個偷雞的人!

反正合作社的人一定聽得很清楚

一想到這我笑得超級high

全校第一名在合作社外說老公我錯了

百年難得一見呀~。

 

我們班的人對我說:「小焰,你讓他紅了真的紅了」。

我爽在心裡的笑著

我舉起我的小說看著看著,卻一直在傻笑。

有個人很莫落的從外面回來。

他一直用受打擊的表情看著我。

我一直笑著說:「有什麼要求可以跟小哥哥,我說說,或許可以幫幫你」。

他很認真的表情說:「下節課可以別再去了,好嗎?」。

我皺著眉頭說:「可是全校都知道我被送奶茶,卻不知道你對不起我呀!」。

我用超無辜的神情看向他。

我發現他臉上的表情呈死灰樣。

我笑了笑說:「好啦,那你要陪我吃超辣涼麵」。

他思考了一下說:「好~但你不怕我又辣到嗎~?」。

我笑笑說:「還有三杯呀~不怕不怕」。

他說:「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那麼惡魔呀」。

我說:「現在知道也不遲呀」我笑得可開心了。

 

中午的時刻來的特別的慢。

但小智無奈的說:「怎麼那麼快就中午了啊」。

我笑笑的拍拍他的肩說:「受刑的時刻到了,別掙扎了~」。

我用力的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

他想賴著不走,我從背後推著他往合作社走。

這段路走起來還真費力。

 

我想著不行,讓你這樣拖下去午休時間都過了。

我說:「男人啊!要好好認罪呀~」。

小智嘆口氣說:「好吧好吧」他就自己走了起來。

我笑了笑,果然我的話成功了。。

我是個樂在其中的執法者。

他是個面如死灰的受刑者。

班上的人跟著我們,看著我搞什麼鬼。

 

我到了合作社,阿邦剛好在櫃台。

他看著我開心的喊著:「小焰」。

用不滿的臉色瞥了一下小智說:「你來幹嘛」。

小智反用不屑的眼神看著阿邦說:「你家開的啊,不然我來關你屁事!」。

我就讓他們吵。

我去找老闆娘,我問:「那個老娘的地獄涼麵,有嗎?」。

全部在合作社聽到的人傻眼一秒後,。

他們開始七嘴八舌了起來。

「有白痴想吃那個涼麵!?」。

「我的天啊,我們班上次被辣到的人,現在都不敢來合作社了」。

「那個涼麵根本是黑暗料理界的食物啊!」。

我聽到這些聲音很開心~。

老闆娘更開心:「原來老娘我的涼麵還有人敢吃呀」。

我笑笑說:「要兩份」。

老闆娘吃驚說:「你要吃兩份!?」。

 我說:「當然不是呀,我還要老闆娘特製荷包蛋」。

老闆娘說:「小焰,你真的很懂ㄝ~」。

老闆娘就去廚房忙了。

我看著還在跟阿邦吵的小智。

我大聲說:「小智呀~你再吵下去,辣度就加量!」。

小智聽到立刻閉上嘴。

阿邦聽到後竊笑,喊著:「小焰還是你疼我」。

我喊著:「等下你也吃好了~」。

阿邦說:「別別別,我一聞到就死在那了」。

我笑了笑。

我指指阿邦叫他來我身邊,我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些事。

他點點頭說:「好」。

 

老闆娘給我兩份涼麵,我從冰箱拿了兩瓶牛奶給阿邦結帳。

阿邦說:「五杯奶茶還不夠,還要牛奶!?」。

我說:「別問,你太笨不懂」。

阿邦說:「總共九十元」。

我遞一百給阿邦。

阿邦說:「我哪裡又太笨了啊」阿邦找給我一個二十塊的銅板。

我就拿了起來給他看說:「這樣還不笨嗎?」。

阿邦就怒吼那些小弟說:「怎麼沒把錢分好~」。

我揮揮他的視線說:「是你收錢,沒看好吧!」。

阿邦就說:「好啦~你快回去吃飯」。

我就提著老娘的地獄涼麵看一下小智說:「走嘍~」。

 

我和小智兩個人看著涼麵。

我笑笑的說:「我示範一遍」我捲了一團麵吃了下去。

那種辣真的很麻,一陣子後勁很強,一下子身體就熱了起來。

小智手抖著說:「真的要這樣吃嗎」。

我點點頭,他吃了一口一直咳一直咳吐著舌頭說:「好辣唷!」。

他要喝奶茶,我說:「不行不行,先喝牛奶」。

他喝著喝著一下子就喝完了,他說:「還辣ㄝ~」。

阿邦拿著霜淇淋,對我大喊:「小焰」。

我對小智說:「救命恩人來了,快去」。

小智去拿跟阿邦拿霜淇淋,很快就吃了一口。

小智喊著:「得救了~」。

阿邦說:「你吃了啊!?」。

小智點點頭,然後又吃了一口冰。

阿邦樂得說:「超辣的是不是!」。

小智點點頭,然後指著我用啞著的聲音說:「可是他都不怕的說」。

我吃得可開心了,還配著我愛的奶茶。

阿邦說:「敢點那個的人不多,所以他會點我覺得意外」。

小智翻了翻白眼說:「他是惡魔,想毒我啊!」。

小智突然疑惑一下:「你為什麼會拿冰來呀?」。

阿邦說:「小焰叫我拿來的啊~」。

小智苦笑說:「他還知道我會辣到受不了~」。

阿邦認真看著我嘴上勾起一抹笑,說:「他就是為別人想,不知道從哪學來的」。

小智同意阿邦的話,一起望向我微笑。

我還是開心吃著我的地獄涼麵,感覺到他們的目光。

我說:「你們兩個好適合站在一起唷」。

一個幼稚鬧事一個理智鬧事加起來叫做整天鬧事。

他們相互瞥了一眼,一同說:「誰跟他合適!」。

小孟笑著來跟我說:「那你跟誰合適呀~?」。

我停了停一下就說:「哥哥」。

突然就不餓了,也不想吃了。

我就只是喝著奶茶,想著『哥哥我合適你嗎?』。

我看著我的小說,也一直想著合適這個問題。

但我好像一點也不了解這個哥哥的一切。

因為都是他給我一切,美好的一切。

我這樣思索著到放學。

 

小智問:「你怎麼了中午過後就那麼安靜」。

我說:「我在想一些事」。

小智點點頭說:「那我們走吧」。

他背起了他的書包。

我也背起了我的書包。

我們一起步出校門口。

 

「小焰!」浩哥在門口這樣喊著。

我問:「什麼事呀?」。

浩哥看了一下小智說:「今天把小焰借我」。

小智撇下一句:「你還真是紅呀~」就大步的走掉了。

我倒是對他有點抱歉,連兩天都這樣子。

我看了一下浩哥說:「走吧」。

浩哥的身形很高挑,梳高的飛機頭,使他的五官更顯英挺。

手臂上的線條可以看得出來訓練過的痕跡。

應該是為了想保護的人,所練的。

他說:「聽說你今天鬧脾氣了?」。

我無奈說:「是啊~但勞師動眾讓翔哥來也太誇張了吧」。

浩哥笑了笑,說:「我只叫他請個小弟替你送去」。

我疑惑:「那他怎麼來了啊!?」。

浩哥聳聳肩,說:「他應該是太久沒走進校園,突發奇想的過去吧~」。

我苦笑:「我希望他沒有那麼多的突發奇想」。

浩哥笑笑說:「他幫你送也是應該的啊,你哥哥知道了也一定這樣寵你的」。

我點了點頭說:「的確有可能他會做的事,只是換了別人頗不真實的,而且還是個曾經喜歡他的人」。

浩哥說:「曾經!?」。

我說:「對啊~曾經」。

浩哥說:「為什麼,難道他現在不喜歡了嗎」。

我點點頭。

浩哥說:「果然只是一頭熱」。

我沒有想接話,只想問:「你覺得我跟哥哥合適嗎」。

浩哥說:「以世界上的觀點來說,一點也不適合」。

我嘆了口氣說:「我也知道」。

浩哥說:「但對我們這些朋友來說是最適合的」。

我一點愧疚,我哭了起來。

浩哥無奈說:「說適合還不行呀」。

我說:「我根本不了解他啊~」。

浩哥說:「但你很確定你喜歡他」。

我點點頭,繼續掉著淚。

浩哥說:「你讓他驕傲就是這一點」。

浩哥很柔和的語氣說:「小焰,當一個人很落魄的時候,那個牽著他站起來的人,他一定記著一輩子,不管他的未來多麽風光,但總記得這個人,而你哥哥就只記得你,最重要的是你還不離不棄」。

我說:「我當然不離不棄啊,不是約定好了嗎」。

浩哥摸摸我的頭說:「約定常被時間摧毀,所以一輩子的諾言都有可能在某一天變成了謊言」。

我擦了擦淚說:「又講大人的話」。

浩哥抬頭思索:「我講得很深奧嗎?」。

我說:「所以不理解也行?」。

浩哥笑了笑說:「也不是這麼說,但目前撐住你的信念,不就是你喜歡他嗎,那他總該有吸引你的地方吧」。

我微微笑了起來:「他很香只有他特有的香味,我對這個味道很著迷,他對我很輕柔,我累了背起我,我迷路了牽起我,我鬧脾氣的安撫我,我受委屈了,他對著我說只要受了什麼委屈都存起來找他討」。

浩哥說:「傻孩子,只要記得這些就好」。

我說:「好~」。

 

我們也就這樣走著走著到家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04-06 21:13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