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三十二)


我回到班上,下午的第一節課開始了。

男生們問:「ㄟㄟ星期三的活動是你舉辦的嗎?」。

我疑惑說:「我不是科會的人,所以不會是我辦的」。

阿嘎說:「可惜了~我想你幫我安排個可愛的小學妹的說」。

我笑說:「你們想太多了吧,一定是跟直系啊」。

會長突然出現跟我說:「也有可能會是喜歡的學妹唷!」。

我訝異說:「有唷!?」。

會長說:「我們有猜猜直系,還有交換直系的活動」。

我疑惑的說:「什麼交換直系呀?」。

會長賊笑說:「你以為只有你們肖想學妹啊,我們這些女生也肖想學弟呀」。

我一個明白的笑容。

我說:「還有要多透露一點的嗎?」。

會長想了想說:「看在你是好兄弟份上告訴你,你那個小直系呀,一堆人虎視耽耽,所以在交換直系的活動上大獲好評,不然呀直系號碼對下來,不是男對男就是女對女,會搞瘋大家的。」。

我點點頭。

她又說:「學弟妹也虎視耽耽唷~」。

我拿起會計課本看著,說:「我沒什麼在意,我只想知道我可以第一嗎?」。

她瞥了我一眼說:「第一是我~」。

我說:「什麼時候舉行」。

阿嘎說:「不是就跟你說後天星期三了嗎,你跳針唷」。

又有人說:「小焰~主任找你辦公室」。

一堆人笑說:「又要見木板臉了」。

我苦笑著說:「罪孽啊~」。

 

 

我進到辦公室,主任給我一疊筆記。

她說:「這是...那個技師說給你的...還有...技師只有一、三、五會來,所以其他時間..你和學長要自己整修電腦教室...」。

我說:「主任,你還要準備購置單,因為有些內部是組件壞掉無法修理」。

她說:「好...購置單我會...」。

我笑說:「謝謝,我知道妳會準備」。

她又說了一句:「活動組找你過去」。

這句話我倒是聽得開心,說:「謝謝主任,掰掰」。

我跑去活動組組長那去。

他跟我說:「十二月十日是運動會的日子,社團裡的人都要安排工作,記得名單」。

我說:「好,我再傳給你」。

組長跟我說:「最近你幫我看看電腦是不是有病毒有些東西常常不見」。

我點點頭說:「好的,還好我把其他資料放在D槽了」。

組長也笑說:「對啊,不然也被刪掉了」。

 

副社長小風從門口走進來,說:「組長我把東西,先印好給你了」。

我疑惑:「什麼東西?」。

小風得意的說著:「你搞不定的東西」。

小風把東西給組長後,組長凝神看了資料幾眼,但搖搖頭把資料放下。

組長對小風說:「以後你要整理資料時,跟你們社長討論一下,你的資料是去年的不能用」。

小風凝冰在那的臉,我沒放在眼裡。

我拿了一個隨身碟給她說:「你想幫忙話,就把隨身碟裡器材單的器材準備好」。

小風點點頭說:「知道了~」。

 

小風原本是前任社長看好接位的人物。

只是偏偏前任社長校慶突然生病。

把一切的事情交給小風。

小風又突然把一些資料弄不見了。

著急的時候。

組長隨口問我怎麼辦。

我就把我想過的計畫和資料給組長看。

組長看了甚是滿意。

小風就在這件事上栽一個跟頭。

而我卻意外跟機動組裁判組人員很好。

畢竟他們喜歡的工作有跟我說過是哪幾項。

我盡量把他們放在喜歡的位置上算是討討順水人情。

到社團最後一次的聚會改選社長的時候,我被社員推崇一舉拿下社長。

前任社長也微笑的說:「那次真的幫了很大的忙,小風也很大意,不過一個社長一個副社長也沒什麼都是為社團盡力,加油~有事可以找我」。

 

我點點頭,接下社長位置。

只是社長交接後

常有些資料意外消失

又或者是小風常對我的編排有些意見。

她們科的人當然挺她,也會跟我抱怨對她們不平的事情。

我都會解說我的安排以及用意,令她們滿意後再做動作。

當有意見分歧的時候,我用表決的方式。

東華的人總是特別多,我總是很慶幸商科的我

能交結這個工科頭頭真的是個不小的幫助。。

所以當我有好處時我都不會忘記分給東華

算是要維持一段平等關系吧。

 

被交待完事情後,我就走回我們科裡。

看到曉越鐵無邪笑容掛在臉上等著我。

他對我說:「你跑去哪!?我在找你ㄝ~」。

我問:「怎麼了嗎?」。

他給我一張單子。

他說:「我已經統計完了」。

我點點頭,說:「好~你可以走了」。

他笑笑說:「就這樣啊?」。

我抬頭眨眨眼,就伸出手說:「月炎焰~叫我小焰」。

他快速握起我的手說:「曉越鐵,叫我小鐵,比你高比你帥比你幽默…」。

我立刻打斷他的話說:「但比我小…」語畢,我贏了。

就往教室裡走去。

他在我背後說:「你也太可愛了吧~」。

我回他:「你在嘲諷我~快滾,胖胖矮矮都會被說可愛的」。

他錯愕的說:「學長我沒有這個意思啦」。

我回眸笑笑說:「我知道啦~快去交你們新同學吧~」。

他說:「那再見嘍~」。

 

 

我們學校放學有一段時間是搭車時間

大既有半小時都在等大家上車。

我都衝很快,只是有跟著我的腳步聲。

我想應該也有人一起想要快點跑到車上然後再下課跟朋友聊天。

那個人很快就追上我了。

他說:「學長~你跑那麼快幹嘛~」。

我笑笑說:「我平常都這麼快呀。

他抓著我不讓我跑。

我也不跑了,慢慢走。

他說:「現在我不想你跑那麼累,所以陪我用走的吧」。

我想一下,說:「好啊~我也只是要有人陪我渡過無聊的時間」。

我們邊聊邊走到我們專車放好書包後。

科會長也來跟我們聊天。

科會長對小鐵說:「這麼快就跟直系打好關系啦~」。

小鐵從背後抱住我說:「他人超好~」。

科會長疑惑說:「我還真不知道他哪兒好了!」。

我笑了笑跟小鐵說:「就說她嫉妒我了吧~」。

小鐵說:「真的ㄝ」。

科會長瞥了他一眼,他縮在我背後。

我指著遠方走來身邊還有一些男生的林心,說:「妳直系也來啦,是個小正妹ㄝ」。

科會長對她揮了揮手,林心就走了過來。

林心說:「嗨直系學姐,嗨學長,嗨同學」。

我笑了笑,小鐵回她:「嗨,妳還真的少男殺手ㄝ」。

林心羞著笑笑說:「還好啦,學姐我可以多了解一下學長嗎?」。

科會長意味深遠的笑說:「請~」。

我指著這兩個女生說:「你們有陰謀我看出來嘍」。

林心說:「學姐沒跟你說唷?」。

我說:「是提了一些些,但沒有細說」。

小鐵說:「我也要聽」。

科會長就說:「好啦好啦~交換的那個活動都有公佈所以大家都知道,只是直系不能亂配,所以裡面有互相了解的活動,只要成功選中,直系就會換人」。

小鐵抱著我更緊一點,叫說:「蛤!我不想換直系!」。

科會長傻了一秒後說:「你不想要個正妹直系學姐?」。

小鐵想了想,傻笑說:「想啊~」。

我心想『應該都會想要吧』。

小鐵又說:「但我更想要這個直系」直接讓我倒在他懷裡。

換我疑惑了:「為什麼呀?」。

小鐵說:「因為你跟我同鄉,還讓我驕傲,重要的是我怕沒得吃」。

我聽到後立馬想掙脫揍他一拳。

小鐵大笑說:「開玩笑的啦~好學長,我是真的想當你直系啦」。

會長說:「那就要偷吃步好好了解嘍」。

小鐵立刻摀住我的嘴巴,指著林心說:「別想了解他」。

然後在我耳邊說:「就讓學弟我好好了解你吧」。

他身上有股味道進我的鼻子裡,我知道這是小鐵的味道。

他把我轉過身面向他,他說:「你搭什麼車」。

我笑說:「你剛剛不是才過去看過嗎~重十呀」。

他就說:「我的是重六,那你愛喝什麼?」。

我說:「冰淇淋奶茶」。

他說:「我的是梅子綠,你最強的科目是什麼」。

我說:「是會計」。

他說:「我的是英文」。

問了一堆問題後,我們有差不多的熟悉後,我說:「這麼想我當你的直系呀」。

他點點頭說:「是」。

我說:「我會盡力,只是可能是我更厲害一點」。

他說:「可是你剛剛都沒問問題,我以為你不想ㄝ」。

我說:「我的觀察力很好的」。

他不相信的說:「最好~我就活動那天等著看」。

我點點頭笑說:「那我回車上了,掰~」。

他說:「要說再見啦!」。

我笑了笑。

我坐車回到橋下的停車點。

但我下車後四處張望。

我同車隔壁班的好朋友,小雨問:「小焰你在看什麼呀?」。

我說了聲:「沒事~」怎麼哥哥沒出現!?。

小雨問:「你今天跟我一起走嗎?」。

我搖搖頭,說:「我在外面待一下下」。

小雨說:「那我走嘍~」。

我說:「好喔~」。

 

 

我慢慢的走,邊四處張望。

我抱著很多期望在走這條路。

畢竟他有可能突然出現,給我一個意外之喜。

但我希望他別玩了。

可以直接給我擁抱。

 

我剛好走到我和他初次見面的國小。

我喊著:「如果你在附近的話別玩了,快出來陪我走」。

咳、咳。

我聽到一轉身,眼神從喜轉悲。

翔哥笑說:「這樣的表情不對呀~」。

我嘆口氣說:「不然要什麼表情」。

翔哥說:「當然是笑笑的啊~」。

我眼裡閃過一絲感傷問:「浩哥嘞?」。

翔哥嘆口氣說:「他總是覺得對不起你」。

我深深吸了口氣說:「其實他也是害怕啦,你幫我告訴他別那麼過不去,我還活得好好的」。

翔哥眼神也莫落,慢慢提起:「半年前我們為了你打了一架」。

 

我靜靜回想半年前發生的事。

 

 

那是在放寒假前的一個禮拜。

 

我如同以往的正要跑去找阿律打籃球。

在前往籃球場的路上。

看到翔哥在一個階梯上坐著,似乎是在等我。

他一看到我,用我從沒看過嚴肅的臉說:「我有事找你」。

他拉著我的手往他的機車去。

他丟了一頂安全帽給我說:「戴上」。

我不明究理就戴上,上了他的車。

他飆得很快,不要命的飆。

我到了他們常聚集的卡拉OK店門口。

直到翔哥把安全帽脫掉,摔到一旁。

我才聞到他身上的酒味,以及他臉上的一抹紅。

我驚呼:「你喝酒唷?」。

他說:「你該知道的不是這個」。

他推著我進去那間店裡。

裡面有個還在醉的浩哥。

翔哥進去把浩哥拉了起來說:「他人現在就在你面前,你說呀!」。

翔哥用力的把自己摔進沙發裡,一把拿起啤酒罐。

一陣沉默不語。

 

浩哥迷茫的眼看到我後,變成愧疚的眼神

然後一撇頭不看著我。

他的行為讓我一瞬間沒了底。

我立刻把他的臉轉正看向我,我緊張問:「是關他的事對不對!」。

我的手在他的臉旁抖了起來,我很害怕是一件壞事。

浩哥愧疚的眼神裡慢慢滲出一滴滴淚水,哽咽混著啞嗓說:「小焰…對不起…」。

我抓著他的肩緊張說:「他沒事吧!他怎麼了嗎!你說啊!你說啊!」。

浩哥更用力的哭著說:「你們兩個都有事!你打我吧,我很爛,真的很爛」。

我被他急哭了,問:「到底什麼事啦!」。

浩哥抓回一些自己

他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小焰,其實你哥哥也不想離開你的而且他可以不離開你的,但因為我他離開了」。

我聽到這句話心都涼了。

我語氣奇異冰冷說:「因為你?」。

浩哥淡淡說:「因為我喜歡翔哥,喜歡的程度已不是我可以自拔的程度,那時候你哥哥從天而降,讓我永遠在翔哥身邊的事有了點變化,我不知道黃天翔他會那麼的喜歡你哥哥,喜歡到想要跟他在一起,我受不了了,於是乎我從你哥哥那下了手」。

我冷冷的問著:「怎麼下手?」。

浩哥說:「我拿你脅迫他,我跟他說我可以保你在大學之前都平平安安的,只要他不出現在翔哥找得到的地方」。

我用最火的眼神看著浩哥。

浩哥繼續說:「我還跟他說如果你選擇不的話,小焰的生死我就幫你定了」。

我聽完了,心底“匡啷”一聲。

 

 

我瘋了,我對他用力的大吼咆哮,也對著黃天翔大吼一聲。

我拿了他們桌上的兩瓶酒,往外面瘋狂的跑。

我哭著吼著:「哥哥!」。

穿過大街。

「哥哥!」。

越過小巷。

「哥哥!」。

越過堤防。

「哥哥!」。

直到河邊。

「哥哥!哥哥!哥哥!」用力的嘶吼。

我真是無語問蒼天。

 

我拿起我手邊的酒,大口大口的灌進口裡。

『好苦!』但心裡的痛,哪是這點苦能掩蓋過去的。

我一乾而盡後,把酒瓶立刻丟了出去。

乒!四處飛散的碎片,讓我看了抒緩許多。

我拿著另一瓶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走著走著走到家門口。

我很模糊的走著。

有個白目的色狼拉著我。

我用力的往他臉上貓了一拳。

他倒地後,用力的踹了他幾腳。

我對他說:「老子今天不爽,別來惹我」。

 

我到了車道口看到了黃天翔。

他對我說:「小焰,對不起」。

我吼著:「夠了!你們一人一句對不起,誰能把他找回來?」。

我停了十秒後,說:「你喜歡浩哥嗎?」。

他點頭。

我淡笑說:「在哥哥離開之後?」。

他又點頭。

我很冷靜很想要一切都好,我對翔哥說:「那你好好愛他,別讓這種事隔閡你們」。

翔哥說:「那你呢?」。

我微笑說:「我可以很好,我只是再等他而已」。

翔哥突然眼眶一紅,抱緊我,說:「傻小子,你怎麼都不恨啊」。

我搖搖頭,說:「他要我等他,我相信他的決定,而且他沒教過我怎麼去恨別人」。

我拍拍翔哥的背說:「好啦~回去吧」。

他輕撫我的頭說:「我這不是心疼你嗎?」。

我說:「不心疼,沒事,只是等,你可別死太早,這樣我沒人保護」。

他破涕為笑捏捏我的鼻子說:「還逗我呢~」。

我笑笑說:「再見了」。

我轉過身回家去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4-09 10:16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4-12 11:05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