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起

滿天的銀杏飄蕩,有沒有讓妳想起什麼?

白色情人節。(版本二)


漸漸回暖的天氣明媚,空氣似乎飄起淡淡花香。

三月十四日。
這一天,又是一個特殊的日子。

之前情人節,白起給了妳很棒的回憶。
這一次的邀約,妳苦惱回送白起什麼東西。
最後決定就送巧克力,這個最傳統也最安全。
妳拿起錢包,準備去賣場購買材料,這時候,電話響起。
妳接通了電話,對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
「是我。」
「在忙嗎?」
妳決定隱瞞送禮物的事情。
妳告訴白起,妳正準備跟朋友出去吃飯。

「嗯?」電話那頭的白起,遲疑了一下。
「穿這樣出門?」

妳微微一愣,就聽見白起輕笑起來。
「開窗。」
「我在外面。」

妳一回頭,就看見白起拿著電話,坐在陽台圍欄上。
原來,白起早就看見妳拿起錢包準備出門的樣子。
妳窘迫的開窗,問白起怎麼一大早跑來。

「我以為。」白起脫下外套,看著妳,話語稍稍停頓,才接著說。
「今天很重要。」

被白起這麼一提,妳一時間忘記了今天是三月十四日,所以掩藏不住一臉莫名。
「傻瓜。」白起拿著一只白色紙袋,放進妳手裡。
「白色情人節快樂。」

妳收下禮物,好奇裡面是什麼東西。
但是礙於禮貌,又不好當著白起的面拆開。
能讓白起一大早就特地送來的禮物,感覺很重要。

妳收下禮物,好奇裡面是什麼東西。
但是礙於禮貌,又不好當著白起的面拆開。
能讓白起一大早就特地送來的禮物,感覺很重要。

妳告訴白起,妳很好奇裡面裝了什麼東西。
白起沒想到妳會這麼在乎一個禮物,表情有些錯愕。
妳似乎看見白起的耳朵微紅。
這讓妳更加好奇起來,接著追問白起能不能告訴妳答案。
「咳。」
「……妳覺得是什麼?」

今天才剛開始,妳想找白起一起做的事情有很多,不想浪費時間在猜禮物上。
妳直接告訴白起,說自己不想猜禮物,央求白起直接告訴妳答案。

「小懶蟲。」白起無奈笑著。
「幾句話的事情都懶得猜猜看。」
「想知道,直接打開來看就是了。」

妳打開紙袋,裡面是一個白色的鐵盒子。
從側面看不出來是什麼,一拿出紙袋才發現,是一隻白鴿造型的鐵盒。
但因為邊口被膠帶黏著,妳仍然沒看見裡面是什麼東西。

鐵盒子裝的東西實在太廣泛了。
妳一時間捉摸不透白起這份禮物到底是什麼。
「打開來看看。」
在白起的示意下,妳決定不顧禮貌問題,將膠帶拆除、打開鐵盒。
裡面有三樣東西。

一條銀杏手鍊。
一塊長相特別的物體。
一封摺好的信。

妳本來想抽出信閱讀,卻被白起一掌壓回鐵盒子裡。
妳疑惑地抬頭,就看見白起整個耳朵都紅了。
忽然自己也開始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呃……這個……先別看。」
白起眼神有點飄,幾乎是慌張地拿起銀杏手鍊,幫妳把手腕上舊的那個換下。
銀杏手鍊跟之前白起送給妳的那個很雷同,卻又更多了幾分精緻。
點綴在銀杏葉旁的珠子閃閃發光,妳從透明的外觀看見裡面有金銀的點點交錯。
向陽可見閃爍。
就像白天也能看見星星。

妳心想不會吧?又是學長自己做的?
也是這麼問的。

白起抓抓脖子,側開視線。
「……裡面有裝追蹤器,當然是我自己做的,一般飾品店可沒有這種服務。」
妳聽見這些,又低頭重新看了看手腕上俏麗的手鍊。
忽然可以想像出,白起仔細製作的模樣。

眼神專注無比,手裡拿著少女風格的可愛珠子。
妳忽然想笑。

「……」白起似乎也猜到妳發笑的原因,微微無奈地嘆氣,然後伸手把妳隨便綁起的頭髮揉得亂亂的。
「換件衣服、整理一下,我在樓下等妳。」
妳被這臨時的邀請弄得糊塗,以為白起是專程來送禮物的,卻不想還有其他安排。
妳問白起是不是安排了今天休息?
「嗯。」他站在陽台上,穿上外套,整個人被白日初陽打上一圈光芒。
「特地排了假。」被著身,妳看不見白起的表情,卻清楚聽見他說。
「以後每一個節日,我都不想錯過。」

妳視線追著白起的身影從陽台跳下。
維持著這個姿勢,妳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也許白起這樣輕鬆飛來飛去的模樣妳始終不習慣吧。

直到懷裡的手機開始震動,妳才回過神來。
簡訊是白起寄來的。

「還看?」
「快去換衣服。」
「帶妳去一個地方。」

妳慌忙中回覆訊息,告訴白起自己現在就去。
一直到出門,都忘了看鐵盒子裡面的其他東西,包括剛才那封信。

妳問白起要去哪裡。
「先去看場電影,再去一間餐廳吃晚餐。」
電影?
餐廳?
妳一臉疑惑。
「嗯。」白起將電影票跟餐券拿給妳,妳發現無論是電影還是餐廳,都是最近熱門話題的名單。
電影一票難求,餐廳的規矩,麻煩程度甚至快要跟souvenir媲美。

妳告訴白起,這電影票非常不好買,這間餐廳也很不好訂,謝謝他花了這麼大力氣,自己有點過意不去。
「沒事,不用跟我道謝,我想這麼做。」白起停頓了一下才又開口:「況且,電影票跟餐券而已,我有得是辦法。」
明明很想感謝白起,可是腦袋裡面忍不住胡思亂想。
妳被自己腦袋裡的想法嚇壞了,乾脆向白起坦承。
妳告訴白起,最近大概是八點檔看太多,腦海裡跑過對方穿著警服,公器私用的模樣。
語氣歉意滿滿。
「……哧。」白起發出一陣悶笑,笑得妳想挖洞把自己埋進去。
「傻瓜,想哪裡去了?」手指在妳的安全帽上叩叩兩聲。
「我有線民在電影院跟餐廳工作,員工有優先購買的權益,要弄到票並不難,訂位也一樣。」
原來是這樣。
妳坐在後座,為自己太過奔騰的思緒感到窘迫。

白起不在意妳的想法,有解釋就不存在誤解。
「看電影、吃晚餐,沒異議了?」
妳擺出一臉乖巧,告訴白起自己絕對支持對方的安排。
但內心還是有那麼點意外跟疑惑,所以妳告訴白起,妳還有一個問題想問。
「嗯?還有什麼問題?妳說。」
妳說,妳記得白起不太在意這些瑣碎才對,怎麼今天會臨時想到要選這麼熱門的電影跟餐廳?
白起一陣沉默,難得說話吞吐:「韓野告訴我的。」
妳一時間無言,不知道該揍韓野,還是該感謝韓野。

小黑在路上穩穩地前進。
不像第一次見面時的狂飆,這一次白起沒有在車陣裡穿梭。
妳們先去吃了頓早餐才前往新光百貨。

距離電影開演還有一段時間,妳決定拉著白起到其他樓層逛逛。
妳拉著白起到女仕館,在女裝部走走逛逛,看到喜歡的顏色貨款式,妳都會拿起來比一比,讓白起給妳意見。
一直逛到走道尾端,白起忽然停下腳步。
妳有些疑惑,轉頭看著白起。
「那個……前面我似乎不方便過去。」
妳不明所以,一抬頭就看見大大的拱門,寫著內衣精品館。
大腦裡面好像轟地爆炸,燒得妳臉頰紅通通的。

妳紅著臉把白起往回拉,一手摀著臉不敢讓旁邊偷笑的櫃姐看見自己的表情。
一路上嘴裡不斷道歉,試圖解釋自己真的不是故意。
「沒事。」白起悶悶笑著,任由妳拉著往傢飾館跑。
妳窘著臉扯開話題,為了平復尷尬情緒,妳想拉著白起,說還是去逛傢飾館吧。
白起只是嗯了一聲,接著便任由妳帶路朝傢飾館前進。
在妳沒看到的角度,白起眼裡全是笑意與溫暖,靜靜凝視著妳慌亂的背影。

在經過玩具館時,妳被一隻大兔子寶寶吸引目光。
妳像個天真的孩子抓起等身大的玩偶。
忽然對著白起大喊一聲看拳,抓著兔子寶寶兩隻手朝白起身上招呼。
白起敏捷閃過妳的攻擊,並且抓住了妳的手腕,用力一拉,將妳連兔子玩偶一起抱進懷裡。
「襲警?」白起挑眉笑了笑,看妳似乎很喜歡那隻兔子,抓著妳跟大兔子玩偶到櫃檯結帳。

妳被迫收下了等身大的兔寶寶,兔寶寶表情很傻,白起說:「很像妳。」
甚至不准妳拒絕,說是跟上次遊樂園的熊作伴也好。
臉有點燙,妳忽然不敢直視白起,只好認命地收下這隻快要比妳高的兔寶寶玩偶。

假裝不在意地拉著白起又往傢飾館跑。
妳扯開話題,告訴白起過年時弄壞了相框,決定買新的。
還告訴對方,自己有選擇困難,讓白起直接替妳選一個。
「這個如何?」白起手中拿著動物造型的相框。
那是一隻熊與一隻兔子,中間捧著一束花的相框給妳。

妳想到之前玩具館的事情,還有之前去遊樂園的回憶也泛起。
妳笑了笑,告訴白起妳很喜歡,接過手便迫不及待地拿著去結帳。
妳沒看到,在妳轉身的同時,白起也拿起了一模一樣的相框。

走出傢飾館,妳發現白起也拎著傢飾館結帳的紙袋,一臉好奇問對方買了什麼。
「咳、沒什麼,也是一個相框。」
妳點點頭,完全沒察覺對方的不自在,笑著說真是剛好,彼此都缺相框。
白起沒有接話,只是朝著妳漾開笑容。

妳不知為什麼,忽然覺得這樣溫柔眼神的笑容讓妳無比害羞。
妳紅著臉轉身,假裝匆忙,嘴裡嚷嚷著電影要開演了,讓白起動作快點。
白起也由著妳把這個氛圍輕輕帶過。

電影院內,影片精彩。
看到激動處,妳轉頭想跟白起分享剛才的驚喜發現。
卻發現白起撐著臉頰,一下一下點著頭,睡著了。

妳悄悄將先前白起蓋在妳腿上的外套披回白起身上,忽然看電影的心思都沒有了。
好像白起打瞌睡的模樣,比電影內容還要精采。
上一次也睡著。
這一次也睡著。
妳不免思考起來,白起是不是真的累壞了?

等到電影結束,妳打算把白起叫醒,發現他頭上有一撮呆毛翹起。
本來心生歹念想偷拍一張,最後笑了笑,打算先把白起搖醒。
卻忽然有人傳訊息給妳,妳打開手機,原來是悅悅看到了妳跟白起在新光百貨,對妳發出曖昧的圖示。
妳無奈地關上手機畫面,發現白起早就醒了過來,恰巧撞進妳的視線,和妳手上的手機。
妳有些尷尬,不知為何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孩子,縮縮肩頭,把手機屏幕關起。
「……」白起看著妳沉默一會兒,最後不發一語地起身披上外套。
妳抓不準白起的反應,怯怯地解釋自己沒拍照,剛才只是在跟悅悅聊天。
慌亂中左腳踩到了右腳,在妳以為要跌倒的瞬間,一陣暖風吹過,妳反而倒進白起懷裡。
「傻瓜,別這麼冒冒失失,我沒有不相信妳。」
妳捧著臉頰不敢看白起,卻清楚聽見對方的悶笑聲,感覺更無地自容了。

一直到了餐廳,妳都不敢正視白起。
直到服務生送來了菜單到妳面前,仍然沒反應,白起才開口打破這個尷尬。
「再不點菜,就要被趕出去了。」
妳為自己的失常感到窘迫,點了幾道服務生推薦的菜色,就把自己給埋進水杯裡面。
白起的笑聲再次傳來。
「妳怎麼了?」

妳告訴白起,其實妳因為之前的事情好尷尬,心情一直調整不回來。
白起聽完只是沉默一會,然後盯著妳不移開目光。
妳不知道白起打算說什麼,心裡很忐忑。
沒想到卻等到白起的一陣悶笑:「傻瓜,妳不需要在意其他事情。」
妳看見對方眼裡的溫柔跟寵溺,耳根子似乎又燙了起來。
白起伸手,越過桌子,用力揉揉妳的腦袋。
「做妳自己,像平常那樣就好。」
妳點點頭腦袋無法思考,似乎嗯了一聲作為回應,被白起揉過的腦袋,不知道什麼原因有些熱燙的錯覺。

用餐期間,白起比往常還要多話。
妳知道白起在刻意提起話題,讓妳忘記剛才的尷尬。
妳們聊了很多很多回憶,一直到回家,妳們的話題還在繼續。

在家樓下,妳看著白起。
時間似乎停頓一瞬。
妳不由自主喊了聲白起。
「嗯?」
妳喃喃說謝謝。
「傻瓜。」白起輕笑起來,又一次揉亂了妳的頭髮,將妳抱在懷中:「對我,不必這麼客氣。」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
「很晚了,快回去吧。」
妳點點頭,走上樓,似乎這一刻的分別變得好難熬、好漫長。
妳回到家裡,迫不及待走到陽台,手機馬上就傳來震動,收到了白起的簡訊。

「別熬夜,早點休息。」一如往常那樣的叮嚀。
「我走了。」
妳看著手機螢幕,感受到身邊有暖暖的風掃過。
妳視線往下,看見白起騎著小黑遠離。

妳小聲地呢喃,襯著微風裡,說學長晚安,說自己今天真的很開心。
妳知道,這陣微風會把這些話,帶去給白起。

妳轉身回到房間,忽然想起桌上那個白鴿造型的鐵盒。
妳拿起那封信,看起內容,裡面是白起的字跡,有點凌亂,可以感受寫信人當下焦慮的心情。
妳忍不住笑了出來。

「手鍊有最新的追蹤器,帶著別拿下,我比較安心。
那個黑色物體……是巧克力。
我試著學電視裡跟書上教的,但作法好像還是不太對。
咳、妳就……如果咬不動,扔了沒關係。
特意寫信是,韓野給的建議。
韓野那小子告訴我,說這天送禮,必定要附上一封信。

其實以前沒過這些節日,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對。
只想著帶妳出去逛逛走走,渡過一天。
今年我知道,以後都會記住。
下次,妳想去哪裡,可以告訴我。
我都陪妳去。

白色情人節快樂。

白起。」


本文章發表於:心情

加入209

白起

警察特戰訓練學校

追蹤 96 鼓勵作者

滿天的銀杏飄蕩,有沒有讓妳想起什麼?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