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人各有痣

人各有痣,人各有志

走出去吧!我的新加坡飯店實習經驗 / 短眉毛小姐


擁抱機會,找尋自我:活在台灣,我們容易因為習慣而忽略台灣的好,在心裡留下的僅是『鬼島印象』。然而,哪個國家和社會是完美的?我們何妨不試著同時去擁抱台灣的好與壞,用截然不同的視角去愛這塊土地呢?

走進魚尾獅國度,所見絕美華麗的城市夜景(圖片來源

初生之犢不畏虎

讀餐旅相關科系,注重實作課程,因此在大學時期,學校活動從不間斷,整個學期下來十幾個活動,有的活動從籌備到結束甚至會到一、二個月以上。而最大也是時間最長的課程活動,非大三的校外實習莫屬,從學校踏入職場,提早當個社會新鮮人。最初的目標是進入王品集團,志願也是早早就填完等待消息,沒想到後來卻被通知當年度沒有釋出名額,而能挑選的僅剩輪過所有人後的職缺,當然心目中的其餘排名早已滿額,在失落之際,正好系上請來了代辦與我們說明新加坡飯店職缺,我的實習生涯又有了一線生機。

座談結束後,同學間大致分成三種聲音:

一、當作是一場演講,聽聽就過、毫不在意

二、完全沒考慮,打定主意要在國內實習

三、蠢蠢欲動,對國外工作懷抱興趣。

而我的心態便是第三類人,因為科系創立才四年,這樣的國外實習也是我們這一屆才試辦,雖然擔憂異國生活的挑戰,卻又捨不得放下這個能在國外玩樂體驗、還能兼修實習學分的好機會,我完全認為這是可遇不可求的,畢竟在這之前,我不曾出過國,更沒想過在國外工作這件事,要是能踏上這樣的旅途,肯定很新鮮。

但隨之的矛盾,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去。在決定之前不斷遊說要好的同學,面對未知世界人總容易變得膽小狹隘,在國外生活有熟悉的人相互照應,想要找夥伴是人之常情,我認為並不是一件多麽丟臉的事,想出國的衝動看似很有勇氣,可內心劇場也沒少過糾結,陌生異國、語言溝通問題、生活習慣適應、工作可能遇到的難關等等,擔憂所有的可能性,然而過多的顧慮反而會阻礙行動,與其想太多而什麼都不做,不如先做了再說,於是我打包奮不顧身的瘋狂和初步規劃的理智腦袋,決定成就這趟出走。

流淌汗水的成長

走上僅一人半寬的陡峭樓梯到二樓,稍顯簡陋、處處是歲月痕跡的宿舍、三人一室的房間,個人空間的限縮,確實在在提醒自己已遠離了台灣這塊舒適圈,住宿環境不比以往。起初的不習慣,至後來覺得別人都能這樣過,憑什麼我需要去抱怨或心理不平衡?便足以釋懷,這也讓我在出社會之後,對於任何租屋型態的接受度和容忍度都相對提高。

新加坡的地狹人稠,地鐵是便捷也是依賴,密集的交通網絡遍佈整個國家,大多數的地點都能以地鐵到達,且許多出口直接連接到室內,甚至連太陽都不會曬到。譬如我前往公司的路線,是位於 City Hall 地鐵站的 Fairmont Singapore,只有從家裡走到地鐵的五分鐘會見到外頭陽光,到站後就是連接百貨公司到員工出入口。而一到用餐時間,幾乎不可能見到餐廳或小吃店門可羅雀的場景,有的只有排隊和等待,我所在的餐飲部門,早餐提供酒店房客 Buffet,午、晚餐則提供單點的義式餐廳,相較於同樣隸屬酒店的其他餐廳而言,是較為「平價」的(酒店畢竟還是高消費)。可想而知,出勤時間的繁忙程度非同小可,再加上五星連鎖飯店制度和訓練的完整度高,這半年來頻繁地在職訓練,奠定畢業之後,投入餐飲職場時的上手度和適應力。

富含溫度的體悟

使我印象深刻的是,離開台灣的時間是年初,我們來異地生活就注定要錯過家鄉的農曆年,不能與家人團聚,為此,公司特地邀請了華人地區的員工圍爐,一起度過了一個新馬風格的春節:傳統的「撈魚生」年菜,紅蘿蔔絲、薑絲、生菜絲等菜類,再放入不同調味料、生魚片,同時說些應景的吉祥話,最後同桌共食者會人手一雙筷子,以邊攪拌邊撈的方式混合食材,就是所謂的「撈」魚生,而且撈越高代表今年運氣會越好、賺越多錢。最後桌上一定是杯盤狼藉,但映襯著嘈雜熱鬧,餐桌的紛亂反而更為應景,讓我的這個年過得既特別又不孤單。

「你們經過這份工作的訓練,就沒有什麼餐飲工作是你們沒辦法做了。」這是我們義大利籍的餐廳經理對我們幾個實習生說的話。說白點,這份工作的確是能把你操得「忙」、「盲」、「茫」,一個餐期來了將近破百的人數、超過則是常態,你甚至沒時間感到累,直到結束後,你才會意識到痠疼的腳底和緊繃身體所伴隨的疲倦。而面對必須以英文溝通的職場,對我而言實屬不易,書到用時方恨少的臨場感真實體現:不需要時,你從不覺得自己匱乏,而一旦成為生活之必須,你便察覺自身的不足。有因為聽不懂而客人瞋怒的時刻,但也遇過和藹和我聊天的澳洲媽媽、還有帶著歉意的笑容對我說:「英文都不是我們的母語,或許我講也有你聽不懂的時候。」的義大利籍客人,我們卻這樣對話了將近十分鐘。語言這關所得來的種種,適應期肯定會有的,可原來以外語表達並沒有這麼困難。

那不是勇氣,是一種習慣成自然。

和城市樣貌交織的心態

難以忘懷踏出樟宜機場的剎那,迎面而來屬於熱帶氣候的風,即便在一月份,依然如此地有溫度;駐足魚尾獅公園,身旁的酒吧流連,隔著新加坡河欣賞金沙酒店和絢爛奪目的水舞秀,那是一種不能言語、用文字表達都略顯浮誇的悸動,「幸好有來到這裡,才沒有錯過這樣的風景。」儘管在這裡不可避免有流淚的時刻,我都會想起那晚的夜景,成了我所追求和提醒自己的初衷,直到現在依舊有打算再回到新加坡再次感受那樣的景致。

我很慶幸這個年代、這個世代,有「打工度假」的選擇,作為一種人生的嘗試。實習的半年是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距離,然相對於旅遊的幾天行程,時間又是這麼地充裕,可以算是類打工度假的一種形式。後來的我開始喜歡在另一個國度的久留,當你踏入這裡的生活,活著時帶點這座城市的影子,看見了是非好壞,便能理解自己是不是打從心底愛這座城市,而非全憑走馬看花的想像。

對「台灣」的印象再造

每當聽到有人說台灣多差多鬼島,正因為生活在這裡,看盡了此地的黑、也為這些不公吃過苦頭,但為此以偏概全反而是本末倒置,對一個地方的好惡因人而異,如人飲水,真正的接受,是貼近現實接觸之後還能包容。因為出生在台灣,熟知的一切都使人安心和習慣,從來不需要去思考適不適應的問題;還擁有時,總容易忽略感受,來到海外才換個眼光重新看待自己的國家,以往所有理所當然的存在:夜市及便宜的路邊小吃、四處林立的超商、不需要依賴交通大眾工具、隨時能開車或騎車的便利、能感受到冬天的月份、朋友和家人……,,在離開之後,都會開始回頭想念。深藏在檯面下的暗潮洶湧,沒看見不代表不存在,別的國家也會有社會、犯罪、政治問題、甚至疾病與戰爭,我們都不能否認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難關要走,也不需偏執地認為自身國家毫無可取之處,身為台灣人,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缺乏的是一種認同。


圖片來源

酸澀與回甘的最後

所有的難題關關過,真正踏出去之後,便能多一些義無反顧;「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只是心靈雞湯的遺毒,記得一切的好與壞,才能真正長成你所認定的價值,這段經歷使我能坦然自己所擁有的何其多,而缺乏的又有多少。對我而言,河岸的絢麗夜景象徵著這段旅程的美好,囊括了所有的笑和歡樂;同時,也必須承受著白天陽光的炙熱和鹹鹹汗水,一如曾經的挫折和淌過的淚,終會在旭日中蒸發、夜色裡閃耀。

關於短眉毛小姐:畢業於私立義守大學餐旅管理學系,在大三下學習前往新加坡,進行為期半年的飯店實習,隸屬義大利餐廳外場,學習星級飯店服務模式。畢業後曾在法式餐廳任職、酒商公司旗下門市銷售洋酒、葡萄酒、品酒會服務等。目前正在北海道打工度假中。

 

- - - - - - - - - - - -  活動快報

人各有痣公益講座,免費報名中

【實踐痣向,FUN膽尋夢】講座資訊
◆ 講座時間:7/28 (六)10:30 - 13:00
◆ 講座地點:917 Space (地址:臺北市大安區安居街 8  19  B1
◆ 報名費:講座為公益計畫,不需任何報名費(免費)
◆ 名額限量趕快報名哦:https://goo.gl/forms/gtnRZ0x99nh9DbIp1


人各有痣

追蹤 97 鼓勵作者

人各有痣,人各有志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7-10 22:27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13 20:19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