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十七章:玄玉鍛體。


  天空降下小雨,將外頭池水攪亂一波波漣漪,水珠打在樹梢、順著秋黃滑落,在屋簷上打擊一曲清雅,隨著屋內茶香裊裊,繪一幅美好時光。
  屋內擺放雅致,一美人半依竹椅,手持書冊聲聲輕慢,美人聲嬌多軟,嗓音入耳如天籟,語氣頓挫合宜,言詞間把人吸引。
  美人身後有孩童,正取一把白牙梳子將如瀑的墨絲整理順暢。
  「天外有奇石,迫降於山頂,撼動大陸支離破碎。」書冊外標上古誌,是一本遊人雜記,作者不知是誰,但寫得天馬行空,很得孩子喜愛,因此美人時常拿出來唸給他聽。
  「娘,您說這石頭是得多大?」孩子用上好綢緞將烏絲打成麻花,軟軟地盤於肩頭;前世總看新聞天外流星,也從未聽說出現能把地球鑿穿的隕石,書裡所寫太過誇大,因此他就當童話故事來聽。
  美人回頭,以書冊輕敲南宮乾小腦袋,如水柔嫩的唇瓣微微揚起:「是二娘。」
  「……二娘。」抿抿唇,南宮乾低著腦袋,怯怯改口。
  「乖孩子。」美人便是藍雪晴,她伸手摸摸麻花辮,覺得綁法新奇,對孩子的巧手特別欣喜。
  前世獨立自主,雙親忙碌事業,對於母親二字感到淡薄,幼時學語,王夢嬌不讓他喚上一聲娘親,芳姨疼愛有加卻仍以僕下自居,因此南宮乾對於母子情極度嚮往。
  自來到窮極山下與藍雪晴一居而處,仿南宮律一聲娘親;南宮律有錯愕,卻接受得極快,笑著掐他軟嫩臉頰也不糾正,反倒是藍雪晴拒絕。
  當下還以為藍雪晴後娘心態,實是憂心他年紀尚小,怕叫慣了年歲會忘記自己親娘是誰,倔著脾氣要他改口稱呼二娘,牛不過藍美人固執,南宮乾只得聽話地改口,然而私下與南宮律相處卻不改,此刻天南地北叫得順口,才惹人糾正。

  由於迎娶那日藍雪晴頭蓋紅料,日後南宮乾又刻意避開主角,逢年過節更與他不相干,又因藍雪晴個性溫婉喜靜,沒特別要事斷不會踏出房門,更多的時候願意用來看書、繪圖、繡繡花,兩人就這麼多年從未見過。
  還是幾個月前離開南宮府後,兩人居於一屋下,才正式碰面。
  從未在故事本文中被詳細描述的主角之母,頭一次見到時,南宮乾驚為天人;藍雪晴實在太過漂亮美麗,舉手投足間,都有一股子渾然天成的柔弱感,細長的桃花眼比南宮律還要招人,櫻桃小嘴飽滿厚實,瞧著像老嘟著撒嬌,因皮膚雪白水嫩,兩暈紅得明顯,無時無刻不在散發柔弱如水般的風情。
  她面容精緻,歲月幾乎沒在她臉上刻劃痕跡,與南宮律站一起說是母子,更像姐弟,若再過幾年,主角容貌張開,怕是要被誤認兄妹也不無可能。
  模樣如此容易招人覬覦,怕也是藍雪晴不愛出門的原因之一。
  即便她滿腹詩書、才華洋溢,個性溫柔寡淡,也被過於傾城的容貌遮掩光彩。

  滿意孩子反省模樣,藍雪晴這才解惑:「或許大得足以蔽日,這只是雜述,做不得真。」揪起髮絲繞指把玩,舉手投足顯出一股慵懶之意,瞧上一眼都有些醉人。
  她一把抱住南宮乾,將孩子抱在懷中揉捏,一會兒戳酒窩,一會兒揉亂頭髮,一會兒又會掐著小鼻子,銀鈴般的笑聲從小嘴流瀉而出,這習慣根本就南宮律翻版。
  對於藍雪晴施行的暴行,南宮乾曾經幾次抗議都惹來一雙桃花眼瑩瑩帶淚,可憐得讓他無法拒絕,最後在眼淚攻勢下妥協。
  被一個美人抱著戲弄,可是難得的福利,想想也別有風趣……
  這麼安慰自己的南宮乾眼神死透。
  身為內在實齡是個大叔的孩子,被美人抱在懷中還無所覺,簡直是一種心理傷害;瞧他軟軟腰身被人掐著掐著,下身都毫無反應,實在是有辱男性自尊。

  「二娘,別掐了,癢。」身為正人君子,每每在懷受欺負,南宮乾都不好閃躲,若一個不小心撞上了那對柔軟,真是罪過罪過;於是乎,他只能僵著扭捏,幾度想逃卻沒法逃開,多半是被折騰到南宮律出現才會被放開。
  「你這孩子怎都不長骨頭,淨長肉。」掐在手裡如饅頭,熱呼呼軟綿綿,讓人愛不釋手。
  南宮乾慘遭魔手,嗷嗷直怪叫,當是他內心哭倒一片長城,巴不得南宮律趕緊出現救他於水火;雖說近日見著南宮律,就是無止盡地修練再修練,生活枯燥乏味又辛苦,像個苦行僧一樣難受,但遠比不了此時美人懷裡的煎熬。
  說時遲哪時快,剛喚幾聲不要,南宮律就出現在外,身形依舊,卻如佔據整扇門扉,面上掛著高雅笑容,並未讓人察覺方才迅如風雷的速度:「娘,莫要戲弄阿乾了,他怕癢。」將胞弟搶下,柔軟入懷,霎時雙臂微微緊縮,給人一種佔有宣示的錯覺。
  南宮乾扒著那身衣料,沒察覺緊一瞬的臂彎,腳丫子踩在南宮律雪白靴子上抬頭挺胸,測著自己幾月下來長高幾許,是他正長身高,遺憾南宮律亦是未停,兩人身板始終差一大段。
  察覺胞弟行徑,桃花眼眼弧微彎帶滿歡愉,唇間卻未顯露分毫,只是將一包藥材交給藍雪晴,藍美人一門心思霎時專注藥包上,就不再想著要折騰孩子,細長柳眉糾成團,雪白小臉一副苦悶樣:「又吃藥?」不顯齡的嫩臉瞧上去像在同兄弟撒嬌。
  看美人一臉厭惡也有別種風情、南宮乾論自己心中感同身受的陰影面積。
  被逼著吃藥啊……場景如此熟悉。

  看自家兒子絲毫不肯妥協,藍美人眼角帶淚,使喚孩子替她倒水,掐著鼻子把藥吞。
  將一包糖漬梅子塞進母親手中,南宮律不容質疑地將孩子帶走,而南宮乾還沒來得及慶幸逃脫藍美人毒手,就開始擔憂起眼前所見。
  這小變態娘的放了一堆矮木樁是想幹什麼唷!

  裝不見胞弟對著木樁睜目結舌,他讓釘好木樁的吳添福與駱商來到身邊,三人排站,聽他教授簡單身法。
  「無論武技還是心法,修練起來必要多日精進融會,方能指使如臂,今授身法六訣迷蹤,於戰中可助之得勝、於敗中能保性命無憂。」南宮律簡言說明六個身法要領,此法是他於前世習得諸多身法後,截長補短自創而來;起初學程辛苦枯乏,但若每一步習得精進大成,自能應用更多身法,更因其建構基礎之上,看透他人身法會更加容易,當然這又是另外一種境界才能辦到。

  離開南宮府四月有餘,皆是在穩固三人心法與武技上費心,三個月前藍雪晴發病,隨著幾日調養穩定,南宮律終於能好好傳授幾人身法,就算真有什麼突發狀況,打不過至少逃得了。
  「六訣迷蹤分為:踏、滑、走、掃、跳、黏,六個部分。」南宮律躍上小木樁,先擺出完美馬步,再後站挺時抬起單腳,又以腳尖支撐全身,接著踏下另一個木樁時,竟讓人產生木樁下沉的錯覺--不,確實是下沉了一吋,看得南宮乾讚嘆如神,。
  學了這腿上功夫,敵人就像被馬踢一樣疼吧?
  媽媽,自從我修真以後,遇見壞人都可以把對方踢成一顆天上星星。

  想著想著,南宮乾不自覺為自己腦補的畫面場景感到無言。

  下盤的定性便是最基本的耐力訓練,這在前世許多國術中亦是最主要的訓練之一,南宮乾覺得合理,然而眼看是一回事兒、知道是一回事兒、親身經歷就不是這麼開心的一回事兒了。
  只見三人被要求金雞獨立,腳板上掛著空桶,桶子看上去像是金屬,卻特別輕盈,每過一會兒南宮律便會在其中添加一種石頭,看著似鐵,卻不知一顆拇指大小,就能勘比一顆保齡球的重量。
  駱商那變態還好說,早先就已鍛鍊許久,方開始就被扔了十幾顆也不為所動,直到第二十顆扔進桶子裡,臉上才泛起強撐的紅光。
  吳添福是四顆,果真是比不了前者。
  而南宮乾則是一臉蛋定地看著自己腳上桶子,裡頭擺著拳頭大小、路邊地上就能敲下來的石頭--三顆;此時內心哭倒一片長城。
  知道自己廢,卻不想廢成這樣。
  這身體娘的也太爛得超出常理!
  南宮乾悲憤莫名。

  他也不想這樣!
  但誰讓那拇指大小的石頭扔進他桶裡,他腿就脫臼了!
  在南宮律一臉莫可奈何的寵溺笑容下,被迫脫去鞋襪、喬回正位、敷上藥材後,在南宮律輕快語氣下,被迫換一隻腳扛桶子,而裡面就換成了普通石頭。
  大掌揉上腦袋,笑著開導胞弟:「阿乾底子本就薄,不要氣餒。」順道將染上汗水的髮絲勾回耳後,絲毫不見方才面對吳添福與駱商的冷板模樣。
  一旁二人繼續扛著桶,目不斜視;差別待遇是正常,誰讓他倆是下人,內心必須一片平靜。
  即使駱商有點朝練功狂魔之路一去不復返的跡象,此時也不過內心小小羨慕罷了。
  能被大少爺指點是多好的機緣!
  若南宮乾知道駱商此時心聲,怕是會吐血三升。
  「記得莫忘默唸心法、調整氣息。」早早針對三人各自屬性傳授心法,讓他們學習溝通天地靈氣,在這樣一個訓練身法的環境下運轉,是有事半功倍的法子,當然這樣消耗心力累得也會較尋常修練快上許多。
  這也是南宮律多年修行得出理論;當人時常壓榨,自身極限便會跟著加大。
  巧而不如勤勉,再傻的人憑藉毅力,亦能追趕被稱為天才的那些人。

  不知扛了多久,天上小雨漸收,駱商雖是渾身濕透、面色脹紅,身形依然穩如泰山;吳添福臉色有些脫力泛白,但身形基本上只有少少顫抖,顯示他還能再撐一炷香。
  唯有南宮乾不知休息第幾輪後,重新扛起桶子;此時若是擰擰他衣衫,那汗水怕是也能積成一桶。
  他除了一心扛桶子之外,壓根就沒多餘心力運轉心法,若不是身旁有南宮律以靈氣誘導他體內靈氣運轉,此時早已就疲憊得不知東南西北,甚至躺在床上昏睡三天三日也不為過。
  看看駱商與吳添福,南宮乾再一次唾棄自己的無能。
  正因南宮律渡進一絲靈力在孩子體內遊走誘導,更能對孩子此時心境低落感同身受;遊走靈氣那一瞬的趨緩與滯澀可逃不過敏銳感受,然而這次他卻不打算出言安慰胞弟。
  一昧的維護,有時慣出毛病,阿乾勢必也受不了打擊、走不了長遠,適時磨礪為必要。

  南宮律那方如此用心良苦,何奈南宮乾就是個心冷的粗神經笨蛋,未曾對南宮律過多關懷有過遲疑,此時自然也不會發現對方千百心思,自顧自地安慰自己、給自己加油打氣。
  想起故事本文駱商開啟鳳凰血脈也是經歷生死一瞬,南宮律雖有主角光環也少不了各種危險誣陷纏身,就連原本那個南宮乾,即使有哥哥疼寵,依然在求道之路吃了不少苦,怎能奢望換成他這個芯子就能有不同待遇?
  可不能忘記當時浸泡藥草煉體時有多辛苦。
  回味當下難熬,南宮乾忍不住打個寒顫,重新調整心態後,再一次打起精神鍛鍊自己。
  看著胞弟這樣認真,南宮律唇角上揚,滿心喜悅更添幾絲開闊;那表示胞弟還能在修道一途走得長遠,他無須擔憂未來孤獨。
  蒼天可鑒他多少日子擔憂胞弟熬不過這道崁,若無法熬過修道伴隨的辛苦與挫折,他勢必得再看著阿乾生命流逝,前世心痛如刀剜,已不想再次體會,他不敢想像今生若要迎來相同場面,會讓他疼得如何瘋魔。
  任誰都想與心愛之人長久,尤其南宮律明白自己這種固執而堅定的個性。

  修行的日子乏味而辛苦,卻漸漸地有了成效,多日堅持下,駱商已能投入四十枚黑石,吳添福十五枚,南宮乾則可喜可賀地可以撐起五枚。
  很好,有進步。
  南宮乾憋著臉看著桶裡拇指大小的黑石,滿臉小幸福。
  除卻穩扎穩打地鍛鍊力氣之外,三人也將六訣迷蹤基礎吸收完畢,就剩日後的勤勉與心智上體悟。

  南宮律曾言,黑石名為玄玉,此種大小為百斤重,在三十三重天裡是尋常可見的造物礦玉,若是不能提起十枚,怕是到了大世界裡,連住家門都打不開。
  早在三人踏入修者之途時,南宮律不時會提起大世界繁華如何驚異,起初南宮乾常有不解,不知為何南宮律說得煞有介事,彷彿親眼所見,然而南宮律三言兩語解釋下,發現那些都不是故事本文中曾出現的場景,有些更是混雜了書櫃上一些遠古異誌,真假摻雜下,南宮乾愣是沒發現這位名義上的哥哥也是重生而來。
  更別提他人畫起大餅的未來吸引他無比嚮往,在修道上更添加幾分衝勁,對於那些細碎更沒心思計較。

  南宮律對此表示開心;胞弟若能一輩子傻傻得能有多好。
  然而大世界修者無情,總該是時候要教導他們一些危機,這才有了除卻身法外,更進一步的隱匿之法。

  「歛息訣顧名思意即是收斂自身氣息,三十三重天各有善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能無時無刻保護你們,或能永遠站立於你們身前,因此自保之法自是絕對首要。」
  三人點頭稱是,便開始學習南宮律所授的歛息訣,幾人對於身邊明明有人卻貌似蒙上一股迷霧,猶如幻象那般不真切。
  「好厲害!」三人大感訝異,卻是心境轉變下歛息訣破去隱匿功效,幾人存在感又變得強烈起來。
  「歛息訣尚有另一種妙用。」南宮律倒唸起口訣,整個人氣質發生變化,本有高高在上的壓迫感,卻漸漸收斂起來,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吳添福與駱商第一時間感受到,轉頭望向南宮乾。
  即便在書中看過也從未親身體悟,此時被當成比較,南宮乾臉上一陣紅一陣青:「我怎麼了!誰讓你倆盯著我看的!轉回去!」大聲嚷嚷,頗有種惱羞成怒。

  對於孩子這番模樣,幾人無聲笑了。

  南宮律讓兩人繼續歛息,自己則轉身攬住孩子,搓搓腦袋語氣輕柔滿含安慰:「沒事,阿乾是阿乾,不必拿別人同自己比較。」胞弟可登何等高度,自有他心知肚明;他從乾坤世界取出前些時候煉製好的簡易法器,一人一個交代手中:「此為護心鏡,放身上可保一時安寧。」南宮律說護心鏡能護化體境初階的全力一擊,再高便要連人一起粉身碎骨,三人一處可抵抗圓滿期全力一擊,務必要善於保管,不可輕易離身。
  「可是,會有這麼厲害的人嗎?」南宮乾拿著貌似八卦的小鏡子,於陽下照看似有七彩光芒閃過,照不出人卻能照出周遭景物,很是神奇;他較在乎南宮律的慎重其事,對於此舉百思不得其解;故事本文曾提及幾人出遊窮極山許久,待歸返南宮府後不久便爆發獸潮,若當時那個南宮乾身懷護心鏡,又有煉體初階的本事,遭遇獸潮下場肯定不會這般悽慘,是為何會發生後續?
  南宮乾卻是不知,命運雖依然按照故事本文在流逝,卻在未提及的細微之處產生改變。
  前世南宮乾又怎有南宮律攜乾坤世界重生而來?
  又如何有眾多天材地寶煉體成功?
  南宮律境界早已超出前世、駱商亦是早已覺醒血脈、吳添福更因此結下仙緣,全部變化,不為人知矣,也唯有南宮乾漸漸融入此方世界,甚少想起故事本文,再加上近日一心專注修途、對於細節沒能深思,才會忽略這些。

  命運與前世重疊,卻因人事物變化而產生不同影響。
  此時南宮乾不知、南宮律未曾深思,也只有未來某天,兩人眼界開闊,才想起這一切因果牽扯,於他們二人究竟如何重要。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7-16 22:57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16 23:09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