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雪怪

Destiny is for losers.It's just a stupid excuse to wait for things to happen instead of making them happen.

幸福是創作的墳墓


小學時候的我,作文超爛,很容易就會被老師說

:「作文裡怎麼都沒有起承轉合,你要想起好的事情,沒有聽真實的事情」

不管老師怎麼講,下一次寫作我還是很真實的寫出來

 

有一次,在家長會的時候,被老師點名說念自己寫的作文給大家聽

那次的作文標題是「我的爸爸」,我並不是在充滿歡樂、溫馨的家庭長大

所以裡面我很老實的說了我爸偏心,拿水管打我等等,因為不懂的修飾

聽起來的感覺很像在看一齣搞笑劇,全班大笑,我媽從後門偷偷地溜走

回到家我被媽媽臭罵一頓

 

國中升高中的那個暑假,我腳踏車出了一場車禍,很嚴重的車禍

耳朵的一半爛掉了,要撐著枴杖走路,膝蓋幾乎不能彎,頭縫了5針

看得到的不是擦傷就是瘀青,整整一個半不能打球的夏天

 

不能運動,也不能出遠門,只能在附近晃,當時沒有智慧型手機,我還能做什麼?

一個半月我去圖書館借了50本書國內外小說

我開始學寫故事,揣摩作家的寫法,用故事來鋪成

才突然發現,小學寫的作文誠實沒有不對,只是太少轉折

直通通的在敘述一件事,就在那段時間,產生我的寫作興趣

寫作風格也全都變了,以前在無名也寫過許多文章

 

高中後我參加了校內比賽,校外也參加

有一次校慶,學校在徵文,這次的主題不是文章,是新詩

我去圖書館借了新詩規則,寫法,有哪些作家

其實校內競賽根本不需要這麼認真,因為沒人會報名

果然如我所料,我就拿了獎金,那首詩,被刊登在校刊

也被貼在川堂一個月,還上台領獎

 

 

高二的生活我都是這樣過的,不是校刊,就是川堂、升旗領獎

這故事告訴我們,做一個競爭力最少的,這樣你的才華就會被看到

 

國文老師有一天把我找去教師辦公室,問我對「寫詞」有沒有興趣

我說寫什麼詞,老師解釋後,原來是在講每首歌上面的詞

他說他看到我的才華,現在有個比賽,如果比賽你拿到獎,就可以藉此出道

反正功課也不好,沒辦法考上好大學,那就當方文山吧

 

我的家人跟正常家庭中的父母一樣,覺得我每一次都在做不誤正業的事

但,那又怎樣呢?我還是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情

 

寫詞比賽是在半年後,所以國文老師給我特訓

那段時間,國文老師出了一樣功課給我,每週交出50首詞

大家應該都知道,寫歌很自由,沒有字數,沒有長短

只管你寫的詞有沒有感情,有沒有代表自己的特色

 

有沒有一種詞,你沒聽到歌聲就能看到詞中的滂薄

這是我當時的創作理念

 

這樣持續了一個月後,有天晚上我發現這樣不行

我一定會沒辦法勝出,學校能得明是因為大家都不感興趣

但比賽是跟一群社會人士一起競爭,如果詞風都一樣那我就不會被看上

 

最後我送去比賽的詞,是一首關於悲傷黑暗的詞

我的人生本來就一點都不幸福,所以這樣的詞處處都是題材

 

一定會有人覺得,前面不是說要競爭力少的嗎?

為什麼我最後選擇這麼一般般的題材呢?

 

因為我的目的是要被「看上」,不是寫的「優美」

什麼樣的詞會被看上?就是需求量大的

 

我的寫作風格一直都讓人很看不懂,有種霧裡看花

不懂什麼意思,但它就是很美,我們班導每次改我的週記都很痛苦

有一週的評語是「你寫簡單點,老師會很輕鬆,這篇老師看了三次,請你記住班導是教數學的」

 

如果寫詞還是寫這種,那一定沒人看得懂,更不用說會被選上

所以我從「非主流」到「主流」,加上一些自己的故事,這詞完成了

(很抱歉,我也很想要貼給大家看,但比賽的詞我看在老家)

 

我這麼菜,當然最後沒拿到名次,也沒什麼好難過的

神奇的事卻在我身上降臨了,有位作詞家跟國文老師聯絡

 

先說一下,為什麼是聯絡國文老師?

因為我的家人不知道我做了這件事,他們也不想知道,只要我把書唸好

我又未滿18歲,最後聯絡人掛上了國文老師

 

下課的時候被找去辦公室,國文老師說比賽的詞有人要買

我說真的假的!也太興奮了吧!他說作詞家說看我們要開多少價錢

國文老師終究只是一個普通高中的國文老師,並非音樂圈的人

所以就跟我說不然我們就出優勝的價錢(也就是第四名),記得沒錯是1500元

我的零用錢是100元,早餐媽媽只給我10元買水煎包,過年也沒紅包

1500元好多喔!!我可以吃很多個便當(中午常吃不飽),當然賣啊!!

那位作詞家姓「阿」,當時跟他見面時只覺得「誒~你長這樣喔!」

我是個愛聽音樂的小孩,能見到還是很開心的說「我很常聽你寫的歌」

他隨意聊了幾句,問起我怎麼能寫出這種詞,我也跟他分享靈感來自於哪

他對我說:「如果你要走這行,就要去多體驗人生,記住那些悲傷」

 

大學後的我,沒再寫詞,我寫了劇本,拍了自己寫的影片

有一天,我去聽了小胖老師的演講,其中一段很難忘

主持人問了小胖老師:「你當年可以寫征服,為什麼現在寫不出來了」

小胖老師傻笑的說:「幸福是創作的墳墓」全場笑了

征服是他那年傷得很深,當時他有了老婆,有了小孩是幸福的

再也寫不出那種悲痛欲絕的詞,他歌一樣繼續寫,也幾乎沒被收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388

雪怪

中國科技大學 財政稅務系

追蹤 1100 鼓勵作者

Destiny is for losers.It's just a stupid excuse to wait for things to happen instead of making them happen.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4 則回應

匿名

2018-07-29 00:50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29 00:50 #2

鼓勵了作者

0

喝了咖啡的貓

2018-07-29 02:11 #3

好有同感。

但我認為創作的最佳狀態是生活有點難過,還過得去,不能把生活本身推翻

但又不能過得太順遂,否則會忘記停下腳步,紀錄、咀嚼自己的生活。

4

Kat

2018-07-29 03:22 #4

這種寫法本身就是一種創作了吧!喜歡這種溫暖文字,希望你可以繼續寫,原波如果在學很會寫作,你應該很多女生會喜歡,我就很想收到男友寫一封文筆很好的情書

1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