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一章:人中龍鳳。


  前幾日大雪紛紛,似乎是老天要把所有生氣掩蓋在白茫之下,而後幾天白雪化,一些枝椏開始冒出艷花;院落被南宮律設下重重陣法,因此花香不易散去,一早便飄延整個院落,寒冬硬是襯托出幾絲醉人春感。
  庭院大門兩旁種植大樹,樹名醉芳木,春夏綠葉如松,秋時呈紅,冬時落盡唯枝椏端上點點褐色花苞,待冬雪落畢將迎來盛開,花開如裙,雪白而墜鵝黃蕊心,芬芳十里,帶有紓展緊繃情緒的醉意,因此得名醉芳木。
  本來這花香並不重,多半用來製作薰料,有鎮定安撫寧心的作用,然南宮乾頭一次看見這等奇花又不知其效,傻傻地靠近聞香,又不自覺陶醉地多吸幾口芬芳,竟產生酒醉感,惹出許多笑話不提,經藍雪晴解釋才知曉他是被花醺醉,直羞得想挖洞埋了自己。
  自此,他果斷離醉芳木三丈遠,任他人如何鼓吹、或拿餐籃誘惑都不肯靠近。
  
  這日,南宮乾早早便洗漱乾淨,認認真真地將體內靈氣運轉幾個周天,卻總有頹敗感讓他無法靜下心來,遂決定到院中練練身法,順便將自己發想延伸的幾式練習熟稔。
  南宮乾立於院中,在一片殘雪泥濘中顯得孤單,他沉下心回憶六訣迷蹤的口訣,開始施展身法。
  小身板舞動如豹,在泥地上東南西北印著腳印,孩子身形游移快如鷹翔,每一跳如若林中巧猴難以猜測下一步落點,步伐看似隨意無章,卻能從中看見許多精巧之處,若非持之以恆的訓練,勢必不得如此境界。
  裂風順著小腿兒橫掃而過,觸之鐵球開始擺動,小身影便好似黏上的銹苔,隨著鐵球到處晃盪。
  小臉粉雕玉琢滿是專注,眼神猶如夜色中燦爛閃爍的星子熠熠生輝,樸素衣衫隨其身形擺盪兒飄動,被穿出一股仙風道骨的味道。

  六訣迷蹤來自南宮律融會貫通諸多身法而創,其特殊性讓主角後期雖不能打遍天下無敵手,至少在危難時能達到自保;故事本文中南宮乾因為不肯吃苦,所以遲遲不肯修練這套身法,在探索各個秘境與上古洞府時老是害得團隊成員身上掛彩,若不是有南宮律這個人見人愛的哥哥躺在前頭,怕是早被人亂棍打死。
  而今換成他這個假南宮乾,自然是沒那厚臉皮死賴著別人替自己出頭,何況身為男人自有一股武俠心,渴望自己能有一天單手便能折敵大軍,最後瀟灑一揮衣袖、英雄無須留名--如此夢想總是在心底悄悄冒頭,讓他習武修真的意念更加強烈。

  六訣迷蹤分六個階段,幾個月過去,駱商已然習會所有,只差融會貫通所有階段後練成本能,吳添福亦是在身法上造詣頗高,或許是腦子夠靈活,一下子就在身法上超前駱商許多,早已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在嘗試衍生新步法,唯他還在黏之階段遲遲無法貫通。
  黏字訣,有點類似阿乾前世所見以力借力的太極身法,遇推則退、遇退則近,簡單而言就是求變身橡皮筋、口香糖,死黏著不放就對了。
  即使南宮乾心思靈巧可以理解,但在南宮律的對招中總是無法順利施展,有時候一個連續步伐下來,他心底總有毛毛然地尷尬感氾濫,而面對武陣中隨意擺盪的鐵球,黏字訣倒是施展得順心如意。
  幾次練習下來南宮乾有些失落,對人與鐵球差異這麼大,也不知是哪裡出了問題。

  南宮律踏出房門,看見得便是孩子一臉苦惱陷入沉思,嚴然一副多愁善感的大人表情,不免又心疼又好笑; 自從上回意外,孩子幾日勤勉都不見倦怠,本該是好動無憂的年齡,瞧在他人眼裡生生逼出濃濃穩重。
  「怎擺著一副苦大深仇。」他道。
  南宮乾搖搖頭,他深知當局者迷的道理,南宮律眼界比他高,修為比他好,自然而然就誠實坦言,覺得自己身法練習膠著起來,不知錯在何處,亦不知該如何是好。
  卻低頭沉思時,錯過了南宮律臉上一陣窘迫心虛。

  還好孩子並未察覺他私心。

  前陣子壓不住貪念,對孩子舉動過於親暱已讓人生疑,至此之後南宮律都非常克制,時常叮囑自己非必要不做過多舉止。
  黏字一訣,講求亦步亦趨、進退緊逼,因此對招時能讓他與孩子緊黏一塊而不顯突兀,故在對招時留些心眼加大難度,不輕易讓孩子通過測驗;美其名為了孩子好,所以要求高些,實際如何就不足外人道矣。
  南宮律眼神低垂、喉間莫名搔癢,輕咳一聲:「人有思緒,會變招、會思考,而鐵球無心,兩者難度自然無法相提並論。」他就事論事,卻無端地掌心搔癢出汗,狀不經意地將掌心收到身後,藏在袖中搓揉。

  南宮乾頓時恍然大悟,水靈大眼頓時充滿濃厚渴望:「那,我們來對招?」他覺得今天自己施展身法很順暢,只差臨門一腳就要融會貫通,說不得早上對完招,下午就能通過南宮律訂下的標準。
  南宮乾並不傻,相反還挺會抓問題重點,對於這種透過基礎變化萬千的身法,運用起來舉一反三、特別靈活。
  他又怎知自己早已遠遠超過駱商與吳添福水平,卻是南宮律存有私心,故意提高標準不放過,至使他總以為自己還落人一大截進度。

  南宮律這次心虛起,怕孩子生疑,再不敢私著心打壓;兩人對招又花去許多時候,在孩子滿身大汗中結束。
  聽見南宮律認可自己,南宮乾當下緊繃身心瞬間放鬆,然遭南宮律一頓碎唸,說院落是安全,自可隨他安然,然若在外,爭鬥中切不可輕易鬆懈,許多修者,往往都在這放鬆一刻失去生命。
  「修者爭天爭地爭命運,一旦鬆懈就是死路一條。」雖是如此慎重其事,然他真心祈禱孩子面對危險的這日不會到來;有他在前方挺擋,願孩子一生永無憂慮。
  「我明白。」先前紫面便是南宮乾心態鬆懈才有後續這些麻煩,拖人後腿感覺真得很差,他不想再重蹈覆轍。

  見孩子認真點頭,而後又將心神沉思起剛才對練,小傢伙陷入一人世界,再不理會一旁的高挑身影;南宮律摸摸鼻子,一臉無奈。
  以往認定是自己能力不足,才會造成前世種種生離死別,以至於重生後致力於修練,忘卻關照人情世故,以至於外人總認為他一心只有修練、不食人間煙火;當那夜與藍雪晴長談,許多執念已然放下,整個人心境上輕鬆開闊,對於鬆弛有度又有更新體悟。
  當想今日特殊,想拉孩子去外頭逛逛,卻見孩子對修道顯露欲罷不能之態,比當年的自己更勝幾分,想說的話哽在喉間吐不出來,著實要憋出內傷,可見孩子對於修練如此枯燥乏味之事,能有如此堅持實屬難得,便捨不得打斷孩子興致。
  真正是體會起胞弟當年被人漠視的感受。
  酸苦、空虛,還很無聊。
  而駱商與吳添福兩人因鬧衝突,還有待時間緩和,南宮律決定暫且放任兩人。
  默默望向窮極山頭,沉下心思運轉法訣,將體內靈氣更加凝實,很快便也沉浸修練之中,就當以這方式陪伴孩子,讓人不顯孤單。

  庭院中,大小身影皆靜立陽下,冬日艷陽至午都不顯灼熱,反在寒涼中添上暖意。
  小孩兒足踩步伐,由踏字訣連貫各字訣,每每從生澀練至順暢,額上汗水與髮飛揚,滴落泥中印一點濕潮,隨著每跨一步、每落一滴汗水,似乎都能感受到蓬勃生機都從中散發,青色衣袍因汗水黏著身板,不覺煩悶反有暢快源源不絕,直到最後雖是練到全身痠染,卻體會到從未有過的通體舒暢,舒服得幾乎讓南宮乾呻吟出聲。
  沉浸於修練的孩子沒注意身旁多了道影子,當回過神來便見南宮律矗立不移,襯著艷陽白花融雪渾然天成,猶如一幅完美的畫。
  以往南宮律眉眼帶笑,卻無端讓人感受一絲壓抑,似乎有許多話說不出口、有許多事來不及做,然而今日所見,俊朗面龐寧靜莊嚴,桃花眼微微閉上,整個人沒有柔風暖意,卻看上去舒服自在,讓人不由自主在意起來,甚至產生待在他身邊很安心、很輕鬆的錯覺。
  南宮乾對自己腦袋裡忽然冒出頭的想法發愣。
  此時眼前有種少女漫畫主角出場,特寫加濾鏡有些更過分還會自帶花朵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用力甩甩頭、拍拍臉頰,用疼痛與暈眩阻止自己脫韁野馬般的思緒。
  娘的唷!差點被自己給繞進去。
  以正確眼光去評論,應該要說此時的南宮律更像是--一尊佛像。
  還是很靈驗的那種。

  前世為了銷售量,跟曼曼女王去有名的財神廟拜拜,裡面莊嚴大氣,一尊佛像兩人高,金描墨瞳飄檀香,暮鼓晨鐘,偶爾還有朗朗佛音繞樑,整顆心不自覺都沉澱下來,心靈空前寧靜舒服,交談自然而然放輕,深怕高一個音量就要打破這份寧靜莊嚴。
  就跟此時的南宮律一樣感覺。
  很理所當然地告訴自己,肯定就是這樣不會錯,果然是安逸慣了,曼曼女王荼毒的症候群開始氾濫。
  就像曼曼女王曾對他吐槽道:「戀愛耽美諸如此類話題,當你與人認真討論這些的時候,已經表示自己跌進深坑出不去了,正確置身事外的方式,就是不言不語不加入討論。」
  當時他還洋洋灑灑一大篇,義正嚴詞地跟曼曼女王解釋自己非常直,結果曼曼女王這句話一出口,就讓他晴天霹靂,深深痛恨自己的自作聰明、作繭自縛。
  太久沒曼曼女王三不五時在旁荼毒,一時間渾身不對勁,習慣太可怕。

  搓搓手臂將泛起的疙瘩壓下,南宮乾緩緩退開,發現南宮律依然是那副閉眼冥想的姿態,讓他想起故事本文曾提到"真我境"這一個特殊詞彙。
  真我境指的是一種反思自己行為、充實自己修為,非天時地利人和不可求得的一種機緣。
  每進入真我境之人都會獲得無數好處,許多人意識歸返後提升一個大境界有不是沒有過,而故事本文裡,作者唯一給南宮律開的外掛,就是每當他與人交戰後,總是比其他人更容易進入真我境,讓他反省不足、完善自身,好面對接下來劇情鋪陳會出現的危難。
  畢竟他沉迷於修練,本身思緒又靈敏,天有時、地常利、人易和,變成常客非常合理。

  而進入真我境之人都有一個特點,身上會散發一種大智若愚的莊嚴氛圍,此時只要靠近,也能提升進入真我境的機率。
  南宮乾本要離開,想到這點便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方才有個步訣始終無法連貫起來,若能體會一把真我境,或許他能在身法上有大進境。
  舔舔唇,他又悄悄挪近,讓自己距離對方一個拳頭遠,然後沉下心神感受那無法形容的深邃氛圍,不過幾個呼吸間,便也順利地進入真我境中。

  當藍雪晴踏出房門,看見得便是一大一小,並肩立於陽下,那畫面如春林百花開,美好得不可思議。
  寧靜無聲,卻勝過千言萬語。

  藍美人挑挑眉,眼神詭光蕩漾。
  照律兒所言,兩人並無血脈牽連,若真是有情有意,湊一對未必不可。
  反正,大世界男子同修為道侶,只是稀少,不是不可。
  「不愧是我兒,人中龍鳳就是與常人不同。」輕咬艷唇,藍美人開始盤算起自己乾坤袋中還剩下什麼珍稀寶貝。
  南宮乾是少見心思柔軟又良善的人,在受夠了鉤心鬥角這種生活後,純白如紙的心緒自然深得藍美人心,因此壓根就沒有反對意圖。
  修者本就難孕,且在漫漫歲月中,師徒之名有時遠比血脈重要,因此有無後代也無須考量,這麼多苦命人,隨手撿個回家養養不就得了?
  最主要是孩子們過得開心。
  藍美人身影纖細,卻心寬得很,思想深遠的她,竟是掠過前情,開始盤算未來日子。
  若南宮乾會讀心術,此時怕是又要在內心哭倒一片長城。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392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07-28 21:33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