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宗宗大學

喜歡關注科學、哲學、社會、政治、教育,未來想當一位抱著理想的科學家,期許社會能夠進步。

社群意識與倫理:成為故事的考古學家 |洪世謙


一、簡介

▎學校:國立中山大學
▎課程:社群意識與倫理
▎教授:洪世謙
▎系所:博雅向度二<哲學與道德思維>
▎學分:3學分
106-2課程大綱
▎宗宗的成績:A+

 

二、評分

▎期中報告:30%
▎期末報告:40%
▎小組報告:20%
▎課堂參與:10%
▎抄襲一律0分:00%


期中報告:2000字以上,選三個老師上過的哲學概念去述說日常生活的體驗與感受。小組報告:5-7人一組,自己先找隊友,沒有隊友者最後助教會再分組。其內容為講述自己所生活的地方(ex. 中山、哈瑪星、鹽埕)故事,5-7分鐘/人,每人都要上台報告。期末報告:2500自以上,用自己的話語將自己組別的小組報告寫成自己的觀點。

課堂參與則是上課討論,每節課的後半段,老師會帶頭討論。老師不會點名,但會當人。基本上只要有達到以上的門檻,老師都不太會當人。期中考週與期末考週不上課,報告則是每個考試周的周日前寄給助教。

 

三、老師評價

洪世謙是哲學所的教授,所以講話非常頭頭是道,想要反駁他的論點,需要有一定的想法。不過通常不會想反駁,反而是默默接受,因為實在太有道理了。周圍散發出「哥講的就是真理」的光芒,當然他本身很謙虛,沒有這麼驕傲。

他會很認真看待所有上台的報告,從頭到尾聽完學生的報告。還有我覺得某些人的報告可怕的很,他卻能吐出幾句看似不錯的評語,所以對學生有很大的尊重。他幾乎對每組都會有些評語與發問,如果報告者沒有回答到重點,他會用聚焦的方式再問一次,問兩三次後,他就會停止同樣的問題。

喜歡將事情交代清楚,所以很不喜歡原定的事情突然改變,或是他明明講過卻沒有再聽。從上課到下課,他能夠很流暢地帶完他的主題。同樣的概念,會用不同的方式去述說,以增進概念的了解。所以如果能聽得出來他要說什麼重點時,你可能會覺得他很囉唆。

因為是博雅課,所以他上課不會像哲學所的課,上好上滿。在期中考後一週會播放影片,也會拿兩週的課程,邀請講師來演講。

 

四、課程分析


大綱:空間與世界、大地與世界、物的雙重性、觀看部屬、異序、異敘與異續、社群與身份認同、社群與集體記憶、主體的介入、聆聽與轉譯、文化工業省思。

 

(一)在考古前的前奏曲

洪世謙是哲學所的教授,因此這門課也是哲學課,不過是比較通識的哲學課。這門課的主軸是社群,社群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人與物之間的關係,因此會聚焦在居民與土地的關係。

你可能會問,身為一個外地陌生人,與這塊土地聯繫薄弱的人,怎麼能夠談社群呢?然而,這們課就是要教你如何談社群?人話的意思就是教你如何說自己與這塊土地的故事。

一開始要挑戰說自己與陌生環境的故事,其實不是這麼得心應手。因此,課程一開始會先從空間開始展開這段說故事的旅程,先認識空間。所謂的認識空間,除了物理上的質量、大小、材質外,更多的是曾在這個空間所留下來的情感與記憶,使得認識有更豐富更獨特的可能。

認識完巨大的空間,就要回來聚焦到較小的物品身上。對於物品的認識,也跟空間一樣,我們不能只看到物品有什麼功能,而是我們跟這物品的回憶,簡而言之就是要將我們的情感寄託於物之中。然而,這種情感的投射,是多元的是特殊的。每個人對於物品的詮釋也就會有所不同,這個不同就是價值的所在。

了解完物品,再來就是談觀看方式。知道看物品時,要將情感投射出去的,還是不夠的。我們對於物品的觀看視角也要有所改變,這裡的觀看視角除了空間上的移動,思想上的改變也是一種視角的轉變。

學會觀看物品後,再來就是要書寫。在文字上的策略也是跟觀看物品一樣,對於同一個字詞必須要有多重的解釋,與玩轉文字的聲音,甚至給予文字不斷賦予新的意義。

 

(二)走進考古現場

具備觀看與書寫的方式,最後就是要走入社群之中。在社群當中,有所謂正統的官史,也就是大敘事;也有所謂的稗官野史,酸民稱之為都市傳說的部落敘事。大敘事早已被奉為聖旨在膜拜,然而我們都知道大敘事早已不能統一詮釋所有事件。因此,我們要發掘更多的部落敘事,去補充這個還沒說完故事的大敘事。

最後,故事講完了,也隨著我們的報告又被埋沒了。我們生活中的故事從來就都不缺,缺的是發掘者與傳承者。這門課就是在培養大家成為故事的挖掘者,每個人都可以是考古學家。然而,出土的文物無法備妥善的保存時,最終又回沉睡回土中。

 

(三)出土的文物們

因此,在課程的尾端,老師會提到文化工業。這些紛紛出土的文物,有商業價值的文物就被資本主義包裝成精美的商品,以獲取利益;沒有商業價值的文物,就被埋葬在象徵文化棺材的博物館中,繼續獲取利益。

物品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人對於物有了情感,而文化也是。當文化中沒有人的活動時,文化與人的聯繫被打斷時,文化就已經死亡了,就已經沒有價值了。弔詭的是文化工業卻被人們認為是文化唯一的傳承者,事實上過度的文化工業,是文化上的希特勒,是殺死其他文化的兇手。

可是,我們不得不承認文化工業對於某些文化的傳承是有益處,它也是最有效率的保存方式。可是我們該想想的是,除了文化工業外,還有什麼方式能保有文化與居民的互動?有什麼方式能消解文化與經濟的對立?

---

大家好~我是筆者宗宗,接下來我會陸陸續續將我在大學時期的所見所聞寫成文章,並收錄於我自己的部落格(宗宗大學)。想看更多文章者,歡迎來我的部落格或粉專觀看,喜歡我的文章者歡迎按讚、追蹤、留言與分享,讓我知道 :)。
https://www.facebook.com/ttuniversity2
https://ttuniversity.blogspot.com
---

相關文章

  1. 社群意識與倫理:成為故事的考古學家 |洪世謙
  2. 鹽埕) 走!沒有駁二的埕今回憶
  3. 鹽埕的故事:以高雄港站為出發點課程

 

參考資料

  1. 洪世謙。2017。106-2 社群意識與倫理 課程大綱。國立中山大學 [Accessed Jul 2018]
  2. 哲學研究所。2018。師資介紹。國立中山大學 [Accessed Jul 2018]
  3. 國立中山大學。2018。社群意識及倫理。Dcard  [Accessed Jul 2018]

本文章發表於:課程

加入64

宗宗大學

國立中山大學 生物科學系

追蹤 384 鼓勵作者

喜歡關注科學、哲學、社會、政治、教育,未來想當一位抱著理想的科學家,期許社會能夠進步。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6 則回應

哇哈哈哈哈

2018-08-03 17:18 #1

你這一系列的紀錄好酷!

1

宗宗大學

2018-08-03 17:25 #2

#1

謝謝(ㆁᴗㆁ✿)

實驗室系列文已經完結了,這篇是課程系列:),接下來會陸陸續續發課程系列。

不過我的課程,比較侷限於我所修的課就是了。

 

 

1

匿名

2018-08-03 17:40 #3

當初怎麼會想這樣記錄課程呀?

真的超有毅力,有被鼓舞到,似乎該來紀錄一下~

1

匿名

2018-08-03 20:13 #4

鼓勵了作者

1

宗宗大學

2018-08-04 00:11 #5

#3 這個咩www

其實寫課程系列文章是我近期才開始的工作,原本我創立部落格(宗宗大學)一開始只是想解放D槽中的報告,覺得那些報告都是用肝換來的,如果最換只有換來成績,我覺得太可惜了,所以應該要分享給大家。近期想說報告有點雜,所以想用課程評價來串連報告。

(大學生的報告,有些其實很猛的,不要小看自己)

我的終極目標是回顧整個大學時期我所經歷的事件,每個年級我都有要克服的課題,如:大一迎新、大二友情、大三社團/實驗室、……等等。這些事件,不去整理、回顧與分析,最後留下的只是模糊的回憶。

簡言之,我就是在寫半自傳的文章,就是在寫我自己的故事。一來告訴大家我的故事,二來練習寫文章與觀察,最後我不想要在留白了。

或許有些人會問,你寫的文章會有人要看嗎?我認為不管多少人看到,只要有人看,就達到我的目標了。最重要的是,當寫完文章的瞬間,我早就獲得無形的價值了。

 

#4 謝謝:)

1

GG

2018-08-04 12:44 #6

留言也很有意義!!推原PO的精神!我也很同意,大學期間的報告,其實很多都資訊很豐富,很直得分享,不然就只有課堂中分享,很浪費

1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