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受害者的位子,我們會是下一個劊子手嗎?


輔心性侵案件的受害者巫同學道歉了。

 

為了這一起不再單純的性侵案件道歉,她用道歉來概括承擔了事件所挑起罵聲和支持。

我第一時間看到的反應和很多人一樣,心想:「這社會已經病入膏肓了,竟然讓受害者道歉」

全世界最不需要道歉的人卻道歉了,但那些欠他道歉的人呢?性侵當事人王同學呢?以不對等權力施壓的夏院長呢?

 

「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8樓幹些什麼,

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

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這是夏林清院長試圖以酒後的情慾流動,作為合意性交的合理推斷,

於是「情慾流動」成為性交的政治正確說詞,

因為有了「情慾流動」所以巫同學不應該被害得理所當然,所以巫同學應該要感到羞愧。

但因情慾流動可能觸發生理本能反應,所以就可以捨棄自主意願了嗎?

可是夏教授啊,身為一個(女)人,你我都知道情慾流動的經驗與感受,

但是即便生理機制再怎麼被挑起,也都應該和意願切割開來啊。

即便當下情慾流動了,但她也不愧於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於是我開始義憤填膺地想為巫同學伸張我自以為的正義,

無論是一起在臉書上的活動同仇氣慨,或是灌爆夏林清的臉書,盡我所能地按了dislike,作為無形的抗爭。

 

但,然後呢?立場一定就非黑即白、人一定就非善即惡嗎?

 

當我越想深入了解這案件,試圖不要偏食只聽取單方面的說詞,

越是覺得我們外人阿,永遠無法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又或很難定義誰才是全然的受害與加害,

每個人在陳述時都已經是經過自己消化再產出的過程了,無論是本能地不願提起或刻意捏造,

我們只能拼拼湊湊的堆疊出自己的想像。

但事情越演越烈,已經越背離最開始參與行動的起心動念,

有的網友在夏林清的臉書留言說:「因為情慾流動,那大家來上你的女兒囉。

我真的能理解網友們群起憤慨的情緒,也能理解仇恨語言往往是用來抵抗最直接的方式。

但,原本我們站在受害者的位子上是為了支持巫同學一起抵抗整個生病的體制與結構;

但,我們現在卻成為劊子手加諸在所有和受害者相對立場的人事物身上,

無論對於輔大、心理系、加害者、受害者,這樣全然的以二分法來界定,是不是只會扁平化事件的可能。

 

 「看官們,若有選擇你會當受害者或劊子手?」—蘇打綠〈他舉起右手點名〉

 

(這是我爬梳了很多評論和聲明,一直不斷反覆思考和提醒自己的一句話。)

既然心疼巫同學他受害者的立場,那麼我們在其他層面還要繼續當拿刀的劊子手嗎?

我還是想繼續相信這個世界是需要溫柔對待的!

 

 

 

 


本文章發表於:時事

加入124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