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五章:遊鹿林洲。


  綠林蔭蔭飛鳥鳴,春風帶上十里香,陽光落地如燦星,馬車轆轆道上行。
  駱商與吳添福兩人坐在車前駕馬,偶爾交頭低語,還時不時往廂內望,裡頭漫溢凝重氛圍,兩人不由自主禁聲,一路除卻道上鳥鳴樹搖外,沒人開口說話。

  廂內,兩大一小。
  藍美人捧冊猶自讀覽,一臉愜意,對於身旁低迷氣氛充耳不聞、視之不見。
  南宮律神色難堪,滿腔歉疚無奈無從發洩,一雙桃花眼盯著對面靠著自家娘親打瞌睡的孩子不放。
  瞧那小腦瓜子隨馬車顛簸一點一點,眉間因不適而微微皺起不滿,偶爾撐開朦朧雙眼看他一眼,還不待他解釋回應,哼聲換個姿勢又繼續瞌睡,壓根不給他開口機會。
  無數次開口、無數次壓回,南宮律覺得自己好了心魔又要被這股憋屈搞得內傷,何奈母親胞弟同一陣線,兩人對他幾次輕咳或是淺言狀做無聞,這法子比發火更讓他難受得坐立不安,桃花眼裡從愧疚變成煩悶最後盡化滿滿委屈,終是跟著賭起氣來,閉目養神是也。

  正當藍美人翻書而過,感受周身一陣清風掃蕩,秀眉微挑,知道是自家兒子裝作閉目養神,實則用神識在觀察孩子。
  想律兒一路內心煎熬,也該是受到懲戒效果,到底是心頭肉,還是捨不得兩孩子這麼僵持,藍美人狀不經意輕搖搖孩子,指尖空描幾個字與阿乾問答。
  她寫:「還生氣?」
  南宮乾想了想,欲搖頭,卻又怕南宮律發現,刻意將書冊提起,自覺讓人瞧不見的角度,跟著藍美人空描:「不是生氣。」他並不生氣,是難過,難過自己妄言、難過對方隱瞞。
  說好的家人與信賴,都在這次風浪裡翻船。

  其實南宮乾也明白,這樣對於修者窺視是防不勝防,畢竟還有神識這一能耐,只是這樣憋悶氣氛確實也令他不好受。
  從未想把場面鬧得這般僵持,就是彼此面子薄都扯不下臉好好道歉。
  身為前世有所作為又善於應酬的大人,南宮乾覺得自己有必要服軟,畢竟太過跟主角計較,未來走向真的就很難不重蹈覆轍了;於他而言,十八、九歲的南宮律,確實還是個孩子。
  他告訴藍雪晴,自己清楚,修練出岔子這種事,他知道了一點忙也幫不上,搞不好還會添亂,被蒙在鼓裡他沒有怨任何人。
  只想自己更加努力,總有一天能幫上忙。

  兩人默認下,南宮律知道孩子鬧彆扭的主因,一顆心頓時軟下,早先不滿還是氣悶消失無蹤,只剩下滿滿的心疼與自責;本以為孩子年幼,這種事情多說於他無益,然而還是忘了孩子今生擁有早熟思維,太過看輕對方,只會適得其反。
  這段日子的相處,孩子的穩重與思慮,他又怎會不知;到底是自己在乎孩子過了頭。
  桃花眼倏地睜開,與那水靈大眼對上,南宮律心口忽地揪緊;陷入反省之中,早已收回神識,並未察覺孩子也在偷偷觀察自己,霎那對上的視線讓兩人為之一愣。
  
  見南宮律面龐不再緊繃,著頓時有些入迷,也不知是因其瀟灑身姿,還是那能迷惑人心的儒雅面容。
  對上視線瞬間,他下意識低頭,莫名地有些惶恐,耳根還有些發燙,就像是做錯事被抓包那樣窘迫。
  藍美人秀手托起孩子下巴,硬是打斷這份尷尬,把南宮乾小臉扭向自己:「同是一張臉,瞧二娘的不好嗎?」語氣嬌嗔,沒來由讓南宮乾渾身犯疙瘩。
  娘的唷!被美人另類爭寵,那滋味微妙得讓他覺得其中飽含別種深意,一陣冷顫止也止不住。
  眨眨眼,默默垂下視線,又執筆開始描繪方才學得的基礎文字。

  南宮律的笑聲細微,卻神奇地在車廂內徘徊;整早僵持最終落幕,就連車外的吳添福與駱商都感受到。
  氛圍終於開始充斥出遊該有的輕鬆愜意。

  鹿林洲山明水秀、地廣物豐,從兩洲交匯的橋樑過界後,就能感受到景色極劇變化。
  在前生,這是不曾有過的體悟。
  地球圍繞太陽旋轉、春夏秋冬千古不變,雖說之後有聖嬰氣象干擾,也不會跨個橋就有如此劇烈變化,唯有南宮律所說的靈氣散佈可以解釋。
  上一秒視線唯有黃沙漫漫,下一秒便翠嫩鮮芽遍地腳下,南宮乾甚至忍不住把頭伸出車廂外,一下看著身後風沙飄揚、一下看著身前獸奔鳥飛。
  「真神奇。」忍不住讚嘆。
  「小世界僅有三大洲靈氣還算充裕,恆古修真世家基本都定居於三大洲內,我亦有猜測,三大洲主城掌權者,皆是修真者。」這些其實是前世所得資訊,但南宮律為了讓胞弟漸漸熟悉修真之事,從傳言流語中擷取可用信息,再化作淺顯易懂的言語解釋。
  有某某城主不眠傳說、亦有性格變化之言、或有白髮幼顏等等,不一而足。
  南宮乾很久沒聽對方侃侃而談,雖是些瑣碎,但也聽得津津有味。

  「所以,鹿林金城的城主,只可能是修真者了。」聽完鹿林洲主城城主的各種傳聞後,南宮乾思索著自己所知,也透過南宮律與藍雪晴多日的知識灌輸,結出這樣論點。
  「嗯。」
  「那我們其實不是來出遊的,是來找他老人家的囉?哥哥有什麼事想拜託他嗎?」
  「嗯?」南宮律有些愕然,他確實有一味藥材要與鹿林洲金城城主做交換:「怎麼這麼問?」事實上,其手中藥材之難得,更是他前世花費無數年歲,等到南宮乾逝去後,才得到消息,但那時於他而言,已無大用,只是重來一回,為了胞弟,這次他必定要換得此藥。
  這事只可能他心知肚明;想帶阿乾來此看看美景,更多是想換得此藥。

  南宮乾想到便問,沒來得及深想自己不過年歲十一,怎可能思緒如此清晰,尷尬地吐吐舌頭,一時語塞:「我就隨口問問。」
  南宮律看著胞弟有些閃躲的眼神,內心有股躁動,卻並沒有猜忌;想自己已然決定不再隱瞞胞弟太多事情,眼見孩子早熟、心思縝密,是時候一點一滴地將所有傾吐。
  他不希望這樣的隱瞞,總有一天會為他兩關係劃上裂縫。
  微微一笑,南宮律坦言:「嗯,城主手上有一味藥材,對阿乾煉體有幫助。」
  「這味藥材很是珍稀。」大掌覆上孩子腦袋,南宮律忽然發覺不過是尷尬一上午,他就貪戀起掌心柔軟髮絲的觸覺。

  又是一個故事本文未曾提及的細節。
  南宮乾最近幾日漸漸不再那麼驚訝於陌生訊息,對於自己存在於此方世界的感觸越發認真、融入;或許方才與南宮律鬧僵後也有關係,南宮乾心防有一瞬間鬆懈,看著對方只為自己這皮囊煉體、千里迢迢往此處趕,內心說不出的感動溫暖。
  即便明白對方關懷的不是他這個靈魂,卻讓他漸漸貪戀起來。
  腦海中閃過抗拒與不安,但不過眨眼又消逝,速度太快,讓南宮乾來不及抓握。

  「什麼藥材?這麼珍稀?」南宮乾好奇心起,深知南宮律應該已經探索過不少遠古遺跡或是傳承,身上祕寶無數,然而此時卻說有味藥材需與他人交涉,這對南宮乾來說還挺稀奇。
  光前些時候幫他煉體時的藥材,就不是幾天能累積的財富,更別說稀有到讓藍雪晴能恢復幾成修為的珍稀藥材,南宮律有求於人這倒是第一次聽聞,實在讓他意外。
  車廂雖寬廣,卻容不得他行走,只能醜巴巴地爬到南宮律身旁,準備再等對方繼續訴諸悠遠。
  每一味藥材在南宮律口中都會擁有一個故事,南宮乾這些日子以來已經習慣對方講古,不等南宮律開口,已自動自發準備當個優秀聽眾。

  南宮律自然也察覺孩子這無自覺的舉動,深刻明白孩子對自己的親近並非虛假。
  重生時選擇錯誤方式疏離孩子,此時能修補之間關係真正讓他心暖。
  他告訴南宮乾,城主手中順靈草雖是珍稀,卻又不算太過珍貴,因此就算走漏風聲,城主也不會有任何危險。
  其手中順靈草之所以珍稀,原因為年份破百年,甚是少見,不太珍貴卻是因此藥材在大世界實則遍地可循,只需五年即可入藥,甚少有年份破百;其藥性就算年份破百,也無太大變化,境界再上去的修者使用之丹藥,已有其他藥草取代,因此也是處在極其尷尬的地位。

  前世阿乾境界受肉體侷限,他為尋得百年順靈草和緩手中一劑煉體藥液,但始終找不到,直到阿乾死去多年後,他回小世界追憶,意外發現城主手中有這一味藥材。
  當時曾笑蒼天與他玩笑,現在看來,算是恩澤。
  柳暗花明又一村,確實是所有機遇都有用上的一日。
  誰曾想,他能重來一回。

  思及此,南宮律對著阿乾的視線越發柔軟,笑容中透出一股安逸,不知不覺把氛圍沁得寧和。
  說著各種傳言古曰,聲線逐漸放緩放軟,南宮乾便順著這種安撫感到睡意。
  「怎麼了?」南宮律一直將神識壟罩南宮乾,自然察覺對方狀況,但仍然不由自主問出。
  「有點睏……」
  「那睡吧。」將孩子往懷裡輕攬,動作如此自然。
  「嗯。」順勢倒進對方懷中,南宮乾大腦停擺,並不能會意現在姿態如此曖昧。
  枕著對方的大腿、闔上眼簾,平穩的呼吸漸漸圍繞。

  藍雪晴早已放下書冊,瞪著桃花眼饒有興致。
  唇間微動,看似說話,實則以靈氣包裹聲音,傳達南宮律耳邊。
  這是修真者最常見的一種密音之法,只有極有默契之人、對靈氣掌控極為細緻,才有辦法操使的一種法術。
  因為帶來的聲音外面裹著靈氣,耳朵是人體極為脆弱的地方,若是任由他人傳來密音,只怕還來不及反應就會被炸聾了。
  只有對藍雪晴無條件信賴、也習慣了藍雪晴的靈力波動,南宮律才能允許這種事情。

  「十一歲還太小,不過娘覺得好。」藍雪晴嘟著紅唇,笑容純美和善,說出來的話卻有點驚人。
  「……娘。」南宮律眉間微皺,神情有些無奈;為老不遵,說的就是他娘。
  「阿乾很好。」
  「我一直都知道。」
  「可別跟過去犯一樣的錯。」
  「……不會。」南宮律垂下視線,手指輕輕滑過孩子水嫩臉頰,眼光柔柔波光,看得藍雪晴都感到自己會融化;這眼神她自己也清楚,南宮律眼睛像極了自己,曾幾何時,她也有過這種眼神,對著銅鏡、看向南宮遲。
  但一切,都是過往,再找不回頭了。

  慶幸的是,自個兒子對孩子很認真。
  「娘。」
  「嗯?」
  「過去我沉迷修練,忘了阿乾只是孩子,需要人陪伴,這一次,還有您在,我不會重蹈覆轍。」
  「終於知道,這一次,你還有個娘。」
  沉默瀰漫,之後兩人相視而笑。
  若阿乾聽見這些片段,應該能推測出兩人默契間不同尋常,但他此時仍在夢中沉浮,眷戀著那份安寧不肯醒來。

  早在許多個夜晚之前,南宮律已向藍雪晴坦白重生一世,他相信這些事情說出來,藍雪晴可能不會理解,但能明白;打小記憶,這個母親就非常信賴自己,南宮律知道,這就是藍雪晴表達母愛的方式。
  所以他寧願賭一次,也不想瞞著藍雪晴。
  他將前世知道的所有告訴藍雪晴,睿智如母,藍雪晴也以旁人角度分析了許多細節。
  從中他得知了太多之前忽略的信息,推斷出了隱密。

  眼神望向車廂外的景色。
  明明是燦爛春意,卻讓他不自覺有種迫切與焦慮。

  那個也許已經不是他父親的人。
  究竟是誰?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12-19 18:51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