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複製的不是財富,而是那些無可言喻的價值觀


齋主在身上的標籤也越來越多了,每次總是會有一些想談的東西,特別是一些不好言說或是根本說不出的形容,我們所能掌握的知識真的太少太少,有很多比知識更有用的東西卻是無法言喻的,但由於視野的差異我們都覺得那些有形之物才是真正的資本,卻是錯中之錯,許許多多的階級複製其實真正有價值的不是房子、車子或是金錢,而是那些在無形當中所感受到的氛圍。

 

跟那些真正的有錢人相比,我家真是一個窮到翻天的家庭,有幸的事情是我父親是一個靠著知識起家的人,比起他的財富,我認為那些知識和智慧才是我此生最大的資本。這幾年總是會回想那些小時的生活,當時我不覺得怎樣的細節卻在人生往後的日子裡面不斷不斷的影響著我。對於那時小小的我來說,我的眼前就是世界,我無法知道甚麼叫做台灣也無法知道甚麼叫做世界,我最早的國際觀是從車子廠牌中學會的,而那時也不過是四五歲而已,我父親是個節省又低調的人,我從我印象中的第一台車學會了甚麼叫做瑞典車,這台VOLVO整體給我的感受非常的堅硬,那時我完全沒有辦法推動那扇有如巨石般的門,後來有一次我曾看到有一台機車撞上了跟我家同款的車子,我發現幾乎毫髮無傷,那是我對VOLVO的第一個印象,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中國品牌,但我還是無法改變太多對這個品牌的看法。父親有他的朋友,朋友們所開的車子也各有不同,從平價的豐田到高級跑車都有,這些車子的隨著他們製造國家的不同,車門的重量都有所不同,裡面給人的氛圍也大相逕庭,後來我知道這世界上有德國、日本還有美國等等的國家。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問我爸說要有多少錢才養得起一台一百萬的車子,或者說身分襯得起一台一百萬的車子,我爸那時告訴我要有一千萬才能真正負擔得起一台一百萬的車子,現在長大以後或許這數字我早已經自己做了調整,但那個比例是我在待人處事上面的標準,包含今天做任何消費行為的時候我都會想到這個價值觀,那怕在經濟學上我知道要想辦法發揮最大效益,但這些從車子而來的國際觀或是價值觀卻在往後的日子當中給了我許多的思想基礎。

 

我的下一個記憶就是我小時候被規定每天只能用一個小時的電視,我被訓練成要成為一個誠實的人,那時的我真的很是遵守這些約定,理性上來說我知道電視看多對我來的眼睛不是甚麼好事,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一天能多看半小時的電視是個很奢侈的事情,但我從來就遵守我與父親的約定,甚至我會自己計時等到時間到了我會自己關掉電視來遵守我的諾言,這是個影響我一生的哲學,我因此學會了守信的重要。另一方面家庭總是有時候會跟別的朋友相約,我總是看到我的父母提早五到十分鐘到場,而有些家庭的人就是會姍姍來遲,或是視自己的承諾於無物,我還記得在那些聚會之後我總是會在回程的車上詢問我的父親為什麼會有朋友遲到,父母親回答甚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知道的事情或許是因為有些人不覺得自己的信用是很重要的事物,不管結果如何,除了我父親教導我的事物之外,我也確實從他身上的作為學到了一些做人處事的道理,雖然這些道理讓我在往後的人生當中吃了許許多多的虧,但這些窺讓我知道我應該要在甚麼時候堅持我的想法,而甚麼時候則盡量的選擇性忽略,這其實某方面來說構築了我對於陌生人第一印象中的一部分。

 

餐桌是我說過許多次的生命經驗,不過這次不談餐間禮貌或是一些餐桌上的社交基本,談一下買單這件事情,當聚會有點大又沒有太大的時候,就會出現各個家庭爭奪買單的事件,這也是每次我都絕對不願意錯過的景象,我總是可以看到我媽媽跟幾個阿姨在櫃檯爭奪誰要付錢,這是個難看的場面,但我記得我小時候總是會觀察那幾個特別想要付錢的人,到底是想要付錢? 還是想要擁有優越感? 又有甚麼場子不會有人搶著付錢? 怎麼的場合大家會搶著要付錢? 被請完客以後所欠下的人情又要怎樣償還,那些無形的價值總是有來有往,我就在這樣的聚會當中慢慢了解到底甚麼時候要請女人吃飯? 到底甚麼時候的聚會我不應該主動去買單,在那些場合當中又應該要扮演怎樣的角色? 都是從小時候的飯局聚會當中在無形中學習的。

 

說到底這幾年回想一些小時候的事情,讓我知道原來我的生命中的許許多多價值觀是來自於從小的生活,包含今天所談的金錢觀、信用和聚會潛規則等等都是,除此之外更是從小培養的觀察,包含整個場域當中的權力主導者是誰,有些場合看起來是個大家自由平等的地方,但某些人講話就是特別有份量,原因又是甚麼? 教我觀察這些事情的卻是我媽,我媽從小會在某些場合把我拉到一邊去,囑咐我特別注意一些人,同時我們總是會在回程的車上討論剛剛的場合所有發生的事情,做一些事後的叮嚀和檢討。

 

 

當我長大以後,我發現自己的許多價值觀與常人不同,或許就來自於我從小就這樣被教導成長,我總是可以遇見許多不知金錢價值而選擇亂揮霍的人,也會見到許許多多視承諾於無物的人,當然更多的就在約會聚會當中不知道自己處於甚麼樣地位的人更是多。我才理解到原來所謂的階級複製並不是指實質資本上的傳承,而是那些根本難以言喻的無形經驗的長期累積,二十年下來就是巨大又無法逆轉的差距,而這些差距就會在社會競爭上形成落差,進而推演出下一次的階級複製,那怕在那個價值觀移轉的當下,我其實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但有一天我可能會像正在寫這篇文章的我一樣,發現這是一件無比可怕的事情。

 

-------

作者:子迂的蠹酸齋

二十一世紀的腐儒 寫出一些屬於這時代的酸臭言論 腐儒腐儒,其實不過就是浪漫的知識份子 以子迂為名,實為引誡自己不可迂腐 但其實哪個人又能脫離腐臭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http://21furu.blogspot.com/2016/10/blog-post_10.html


本文章發表於:時事

加入106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