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異地生活——我的台北夢】


序言。

 

在指考的100個志願裡,台中的大學是我最後的最後幾個志願,那時的我好想飛離台中,因為我有一個台北夢,一個絢爛的台北夢。

 

那時的我,醉心於這個繁華的不夜城,

現在的我,想念著那個我曾奮力想飛離的台中。

 

好想問當時的我,如果早就知道在台北的路會走的如此跌跌撞撞,我還會不會有個台北夢?

 

據說,所有的資源都在台北;據說,台北很競爭而高手雲集;據說,台北被稱為天龍國,只有念大學時才住得起天龍國;據說,台北是個適合拓展自己視野的城市。

 

國中的我希望自己大學可以去台北念書,而想要可以跟上台北競爭的步伐,我覺得高中應該要離開舊台中縣去台中市區念書,可是迫於家裡的經濟壓力,媽媽希望我可以高分低就念地區高中就好,因為我可以用高額獎學金支付學費。

 

但我真的好想去台中市區看看,因為對我而言,那是我前進台北的跳板,我知道因為城鄉的差距可能我會很辛苦,可是我在市區受到的衝擊一定比直接去台北小很多。

 

所以我就自己一個人背著學貸跑到台中市區念四省中,開始了我的北漂之路。

 

剛到台中念書時,我的成績都是倒數的,即便我在海線國中裡的成績不差,透過慢慢的努力,我的成績慢慢進步到足以考上社會組的前三志願。

 

我還記得我拉著行李來到台北時的怦然,原來,這個就是我嚮往多年的城市,一個繁華的不夜城…….

 

在台北兩年,我已漸漸習慣這個城市的紋理,慢慢融入到這個城市裡,成為半個「台北人」,但我從未忘記過,我剛來台北時所受到的衝擊,我曾對這個我嚮往多年的城市感到失望,也曾經不解過為何我曾經如此嚮往,故提筆寫下我這兩年在台北的所思所想。

 

  1. 台北,居大不易:當你的台北夢,成為家中不可承受之重

有別於一般大一新鮮人夜衝、夜遊的精采夜生活,我的大一在生活裡掙扎,因為家中能給我的生活費不多,但台北的物價卻高得嚇人,穿梭在台北的巷弄裡,幾乎找不到除了自助餐以外可以一餐50塊以內的餐廳,可是家中給我的生活費只夠我一餐吃50塊以內的東西,也不允許我有哪天突然想吃點特別的,更不容許我生病看醫生,所以我開始學著煮飯,因為自己煮飯份量比較多而且花費可以控制在一餐50塊內。

 

我永遠記得,當我真的受不了這種看菜單價錢吃飯的日子鼓起勇氣跟媽媽說我生活費真的不夠用時,媽媽無奈地說她也無法給我更多的沮喪神情。錢,成為我們之間最大的爭執,那是我第一次明白:爸媽不是不愛我,可是愛無法承受現實的重

 

我猜,這是我在大一時覺得跟這個城市格格不入的原因吧,我煩惱的是我下一餐的著落,同學煩惱的是晚上要去哪裡玩

 

  1. 當樓長,讓我在這個城市裡有個家;

      負學貸,是我對我自己的投資;

      念法律,是希望可以翻轉社會階級,並利用所學幫助他人。

 

當吃飯都成為生活裡困難的大事時,台北的房租更是貴得讓人咋舌,所以我選擇擔任宿舍幹部,以求能繼續住在宿舍裡;有別於高中時認為學貸是生命裡很難承受的重量,因為還沒出社會就負債,我覺得大學學貸是對自己負責的表現,畢竟,沒有人該為我的夢想付出這麼多,而且這也算是一種對自己的投資;大一時,我幾乎每天都在圖書館念書,直到聽到閉館樂,大二,我以在校成績內轉至法律系就讀。

 

每次假日經過學校正在蓋體育館的工地,發現裡面仍然有工人在工作時,我總會想到我爸,我猜,我爸現在也是在台中的工地裡辛勤地工作著,只是為了支持著我的台北夢。

 

有時候,我會有點厭世,我不懂為什麼我付出這麼多努力還不見得能夠與其他同學挾持著複製社會階級而來的文化資本有同樣的高度,但在台北掙扎兩年以後,我想,我是自信的。

 

我在系上的成績是我自己在圖書館裡聽著閉館樂努力來的;我在台北能有著遮風避雨的家,是我自己當宿舍幹部努力來的;我的學費是我自己用學貸、打工、獎學金努力來的。

 

我生活裡的安全感,是我給我自己的。

 

  1. 你可以不用很會念書,但你一定要學會看懂台北的人情世故

 

「你可以不用很會念書,但你一定要學會看懂台北的人情世故」

這是我要來台北念書以前,我爸爸在車站告訴我的。

 

但我猜,他忘記告訴我又或者不忍心告訴我的是:

要學會看懂台北的人情世故,要透過很多次的跌倒受傷才會看懂的

 

也許是因為我有一顆善感的心,所以我看見這個城市的人們,在人與人之間,充斥著各種利益交換,這讓我懷疑著,在這個城市裡的人們,是否也擁有著真心?還是付出真心的人才是傻子?

 

有時候,我會覺得,女生化的不是妝,是一張適合在這個城市裡行走的世故面具

 

有時候,也會走在不夜城的街道上,走著走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就哭了,然後我才明白,原來,最難的不是看穿這個城市的絢爛、撞見這個城市的脆弱與腐敗,而是你能否在看穿腐敗以後,仍然不失本心

 

  1. 我是誰?

       在台北人眼裡,我是台中人;

       在台中人眼裡,我是海線人;

       在海線人眼裡,我是台北人。

       有那麼一度,我在這個絢爛的城市裡搞不清楚我自己是誰、迷失了自我。

 

「你變了,變得我越來越不認識妳了」

「你真的跟台北人越來越像了」大學以前的朋友曾經這麼跟我說。

 

我想了好久好久,我才發現我還是我。

 

在高中朋友面前,我還是那個會為了夢想傻愣傻愣笑的傻蛋,我還是那個會為了簡單路邊美食燦笑的吃貨,變了的,是我學會了在這個城市生存的技能,我也擁有一張世故的面具,可以讓大家以為我跟這個城市並無扞格,也懂了與這個城市應對進退應該要有的禮數。

 

你知道嗎,其實看盡這個城市的繁華,才會知道真心有多可貴,才會知道有個在他面前你不需要任何偽裝的朋友有多可貴。

 

  1. 家,要常回,因為緣分短暫:當老年癡呆的外公會忘了自己吃藥沒有,卻不會忘記天天問著媽媽我什麼時候要回家時。

 

大學已過一半,兩年來,我始終保持著兩個星期回家一次的習慣,雖然每次回家都需要耗費三四個小時在等車、坐車,但第一次我感受到緣分的短暫,是醫生發外公的病危通知給媽媽時,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生命正一點一點的在流逝,我每一次回家,都倒數著我們說再見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我們沒有道別,他在我還在台北的圖書館裡鑽研知識時,去當天使了。

 

我難過地哭了,但哭著哭著就笑了。

 

難過的,是緣分短暫。

笑著的,是他終於擺脫病魔的糾纏,解脫了。

 

緣分,是如此的短暫,他笑著迎接我的出生,我卻哭著目送他的離開。緣分,只有短短20載。

 

燒一柱清香,向他低語:「阿公,我回來了,我從台北趕回來了,跟你說噢,我已經轉到法律系了,而且我把我們的故事寫成散文入圍了文學獎,希望你在天國幸福,我會常回家看看外婆,你不要擔心。」

 

雖然有很多人說,大學不應該太常回家,要學會自己獨立在一個城市裡生活,但我卻不以為然。

 

因為呀,每次回家總是會發現,以前恨鐵不成鋼老在你耳邊叨念著的媽媽髮際多了幾根白髮,小時候你以為爸爸是強壯的英雄,但當你傳line給爸爸他都僅是已讀,因為手機的字太小了,他老花眼看不到時,你才意識到曾經守護著你的英雄,可能也需要你守護了。

 

北漂路上的第五年,我從海線的小鎮,跑去台中市區念書,後來北漂到台北,我不知道我下一個落腳處會在世界的哪個角落,但我想,不論我到哪裡流浪,永遠別忘了回家,因為那裏有一群愛你的人盼著你回家

 

結語。

 

我曾經因為受傷而質疑我當初為什麼要來台北,我也曾經在台北跌跌撞撞到厭世,但回首,我不會後悔,關於我的台北夢。

 

寫完結語,我要繼續我的北漂路,繼續我未完的台北夢。


本文章發表於:心情

加入214

晴天

台北大學 法律系

追蹤 20 鼓勵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4 則回應

阿傻

2018-11-17 20:34 #1

寫得真好!!

1

匿名

2018-11-18 12:12 #2

寫的很有感!

1

匿名

2018-11-18 12:12 #3

鼓勵了作者

1

魚魚

2018-11-18 12:32 #4

文筆好好!

1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