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 第二季 (二十八)


她邪惡的說:「我想你也不想他受到傷害吧~如果我去告知月的父母,這件事會讓他們爭吵,也會讓他們彼此互相傷害,這是你想要的嗎?」

我聽到這些話立刻掉落到谷底,一想到哥哥會為了這些事情難過,我心裡就泛起了一陣一陣的痛。

我回著:「不是我想要的」

她又再度的說著:「你想想如果讓你爸爸媽媽知道這件事,你們彼此的心裡會有多麼的煎熬」

我瞪著她咬著牙說:「妳別去招惹他們!」

她露出得意的表情說:「我想你還是想著怎麼跟月分開,然後離他遠遠的,不然我不確定我會不會把你們的一切公諸於世」

她起身對服務生說:「結帳~」

我說:「我的不需要妳付!」

她說:「反正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就當作道別禮吧~」

她付完錢就走了

 

我留在餐廳裡像是個迷失的小孩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

我一直想著怎麼做會比較好

為什麼我的幸福好不容易回到了我的身邊,卻有人想要來破壞。

 

我帶著空洞的表情走到了河堤上

我想到某一年的聖誕節

他帶我來著看著他準備好的煙花。

 

我看著天空說著:「哥哥我要放掉你嗎?」這句話一說完

 

我的眼淚瞬間掉落

也掉了我所想好的幸福

我哭著說:「我以為…我可以永遠在你身邊…哇~可是我還是敵不過現實,嗚~」

我緊緊握著焰月,大哭特哭,我喊著:「哥哥!哥哥!」

 

 

我哭夠了,自己就失魂落魂的走回家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到家的,反正就是到了

我進家門前,我立刻把自己找了回來,不能讓媽媽擔心

我打開門走了進去,媽媽說:「回來啦」

我說:「對啊,我回來了,我去洗個澡」

我洗澡的時候開始想著,我怎麼離開哥哥

但一想到要離開,我的淚就開始永無止境

從來都不是我主動離開他的,而現在卻是我主動要離開的時候

我才懂得當時的他要離開我是多麼的難受

但那時候的離開,我們對彼此的愛還在啊!

這次我卻是要拿劍砍斷我等待那麼久的愛,我們彼此相愛卻不得不分開…

 

 

從蓮蓬頭裡灑出的冷水,不斷在我的臉上打下,我想用這些水把一切的混亂情緖都洗去,冷卻我腦袋中的想像。

我洗完後,對媽說:「我要去睡了」

媽說:「好喔~晚安」

我點了點頭說:「嗯,晚安」

 

我躺在床上,我想著我曾經看過的書和戲劇

讓我想到那些不得不離去的人都是用什麼殘忍的方式對待對方

也想著夜深人靜時候,回憶起來……

我眼淚就又開始滴滴點點的掉落

我哭累後慢慢的睡去

 

 

哥哥一直對著我奔跑問著:「弟弟你真的要離開我嗎?」

我卻一直被往後拖著走,我來不及解釋我被拖得很遠很遠

他追不到我,我也阻止不了

我只能哭喊著:「對不起~對不起~哇…啊~」

 

 

我一睜開眼來發現我已淚流滿面,我想這麼可怕的事會跟著我一陣子吧…

 

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四點,真的是個可怕的深夜時刻

我去廚房倒了一杯溫水出來,然後打開電腦

開啟電腦看著無名小站裡的文章

我看到很多罵我的文章

裡面寫著我都把他們的活動擋下來

我新的文章裡的留言完全都是活動事項的咒罵

我心裡想著,這是衰事纏身嗎?

我打開了即時通,也是一堆抱怨的離線留言

我打開了王玄燁的離線留言

王玄燁留給我的言是『從明天起我請了一週的假,事由都交給我們的祕書長代為辦理』

我打轉腦子裡的祕書長,我心裡一陣無奈,是東華的死對頭…

這麼多事就像是看你衰都想找上你

 

 

我吃完早餐後,也就直接去坐車了

我一上車,小犬學長突然跟阿酷學長換了位置

阿酷學長對我說:「你最近心情不好嗎?」

我說:「沒有啊」

阿酷在我耳邊說:「那你怎麼把一堆人的活動擋了下來」

我對阿酷學長說:「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阿酷學長又胡說八道的說:「反正我就是愛你,管你做了什麼鬼事」

我說:「你是白痴嗎~?」

阿酷說:「挺你還說我是白痴啊~」

我笑說:「你就是白痴」

阿酷認真的對我說:「不管如何我相信你」

阿酷就躺在我身上睡下了

 

話說阿酷以前的朋友都是一些酒肉朋友

當我進來這間學校的第一天

他還是醉著的然後就把我撲倒在位子上說:「你好可愛陪我坐吧」

然後他就睡著了,我就坐在位置上被他抱到學校

突然有學長對我說:「阿酷倒了啊,那學弟把他背到園藝科好嗎?」

我點點頭說:「好吧~不然他都撲上我,我就負責吧」

學長說:「學弟風趣風趣,阿酷就交給你」

我背著這個小矮子問著一個學姐說:「園藝科在哪?」

學姐指著斜坡說:「走到底,看右邊就會看到了」

我點點頭,我就背著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阿酷往園藝科走去

但了之後,我搖晃他說:「學長!學長!園藝科到了」

突然有個很壯很壯的學長走了出來說:「臭阿酷又喝醉上學」

學長把阿酷扛了起來說:「學弟,你是第一個背他到這來的人,別人都丟著,我幫他謝謝你,我扛他是因為他上次請我喝飲料我還他而已」

我說:「喔!了解,那我回去了」

學長說:「學弟你哪一科」

我回著:「我是資處科」

學長說:「我再幫你跟他說」

我說:「不用了」

 

 

開學的這幾天我都沒看到這位學長上車

直到有一天,我放學了

我在回家的路上,走過一個一個大樓,突然一個大樓的門被打開

我被一個人撲上,我喊著:「誰啊」

他滿身酒氣的說:「又是你啊,好可愛,這次你背我回家好嗎?地址在口袋」

我翻了翻白眼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一張紙

上面寫著『這個白痴 住在oo市oo路oo巷oo號oo樓,不小心撿到他的人請把他送到這個地方,有人會請你吃飯的』

我心裡想著『我才不要吃飯,可以把你丟這裡嗎』

我說:「我才不要送你回家」

他邪笑說:「你好壞唷,想把我帶回家齁」

我說:「你臭死了,我要把你丟垃圾桶」

我看到路邊有個橘色的大垃圾桶,我把他背了起來走了過去,正作勢丟進去

他醉醺醺的說:「拜託不要,我會報答你,聽你的話的」

我想了想說:「好吧,明天就來學校吧」

他點了點頭,我就直接到了大街上叫了一台計程車,我坐了上去

我把紙遞給司機說:「去這個地方」

司機看了一下說:「好的」

司機很快就把我們送到了地方

我背著學長下車付了錢,把學長送到他家門口,我找了找他的鑰匙開了門

有個胖胖矮矮的阿姨,趕忙的說:「不好意思啊~讓你帶我們家阿酷回來」

我說:「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我媽媽會擔心」

胖胖阿姨覺得可惜的說:「阿姨本來煮好飯想請你一起吃的」

我搖搖頭說:「不用」

之後阿酷就很常來上課了

 

第三次拯救阿酷的那天

我想也只是陰錯陽差吧

他好像勾到了一個混混的女人

而那個女人還真是個騷貨,看到一點帥的人就貼了上去

而後混混看到了這一幕揪了一堆人來要揍阿酷

那天我剛好被邀約過去吃個飯

阿酷的朋友也太沒種了,看到這種場面就默默的跑掉了

我那天也剛好把翔哥給我的黑手帕帶著

我聽著阿酷依然嘲弄著對方

我走了過去摀住他了嘴巴說:「你呀~可以少給我找麻煩嗎」

混混喊著:「你誰啊?我們喬事,沒你事閃一邊」

我說:「先生,你女人不知檢點看我學長帥就貼上了,還怪我學長不是,怎麼不怪怪自己沒有魅力啊?」

混混說:「你是欠揍嗎?」

我說:「唷~有力氣,還不好好讓女友感受一下,拿來打打殺殺難怪女友都貼別人」

混混說:「給我揍他」

我拿出黑手帕說:「我想這個東西總有明眼人懂吧」

混混有點冒冷汗說:「難道你是翔哥和浩哥所罩的那個小鬼!」

突然有人大喊:「給我全部讓開啦!我的小焰是不是在這!」

我聽到那個人的聲音笑了,喊:「翔哥~我在這~」

翔哥跑了過來,看了我笑一笑

然後轉頭過去

用去他跳八家將最殺的眼神看著那些混混緩緩吐:「不要命了,是嗎?」

混混顫抖的聲音說:「翔哥我們有眼不是泰山不知道他是你罩的啊」

翔哥喊著:「你們滾!別妨礙我跟小焰聊聊!我數到三,只要還看到你們,我就讓你們永遠消失在這世上」

混混們立馬滾蛋

翔哥看了看我笑一下說:「沒事就好~這個被你摀到快死掉的是誰」

我立馬放開阿酷說:「學長抱歉抱歉」

我對翔哥說:「我學校的學長啦,每次遇到他都像宿醉不知道哪時候有智商」

翔哥笑說:「別為了保護沒智商的生物拿出我的黑手帕」

我笑著回應說:「好啦~我有分寸的,你去忙吧不用擔心」

翔哥說:「好,那我跑廟會了」

我點點頭,翔哥就走掉了

阿酷果然還是喝了酒至少沒那麼醉

他哭著抱著我說:「那群王八蛋沒義氣一個一個跑掉,還什麼兄弟」

我笑了笑說:「你年紀不小了,還相信這種吃吃喝喝的朋友啊」

他笑說:「但是至少一起是開心的啊」

我說:「那跟我一起吃飯就可惜了,因為我很悶的」

他笑說:「倒是你的臉真的常常很臭,全世界都欠你錢啊」

我說:「我可以對你笑已經很勉強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嘿」

他說:「好啦~謝謝你,我們吃飯」。

 

 

我們的車子到了

我下了車,很多人立刻遠離了我

路上的人不滿和不善的眼神蠻多的

我想這次真的來了件大事情,我想是要看清身邊的人時刻了

我今天走進教室,科會長到我身邊吼著:「你是不是太過份了?」

我不想回應,我說:「妳應該要相信我的!」

科會長在我耳邊小聲說:「我相信你,我想演個戲幫你」

科會長說:「我們科會申請的費用都被擋下來了,你該怎麼說」

我說:「沒有什麼好說的,妳根本就不相信我」

科會長吼著:「我一定讓你下台」

我咬牙說著:「妳一定會後悔的」然後眨了一下右眼

科會長轉身走掉

這女人真有頭腦,她如果不先來罵我的話,其他人就會七嘴八舌的找上我

小鐵過來我們教室對我說:「焰哥,電話有人找」

 

我走到了辦公室,我接起電話說:「先別說話」

我看了看四周沒有人偷聽的狀況下,我就說:「我問你說是和不是就好」

對方說:「是」

我說:「是那個人嗎?」

對方說:「是」

我說:「另外查的事情,有消息了是嗎?」

對方說:「是」

我又說:「那埋伏的行動,可以了是嗎?」

對方說:「是」

我說:「好,你現在不做行動,等我號令」

 

我走出了辦公室,林心找上了我說:「焰哥,你需要我的幫助嗎」

我笑了笑說:「我們的系花現在還不需要,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林心點點頭說:「但現在你被仇視著」

我不以為意的說:「他們就盲目著吧」

 

我一樣認真上著我的課

中午的時候,我拿著紙袋跑到了電腦教室

我的休息時間,我不想管其他的事

我只想在哥哥存在過的空間裡,好好感受他的存在

我不想走到頂樓去,不然我又會為了…他用心的一切再度哭泣

想到這裡,我的眼眶又濕了起來

我開始去打掃,一一的把四周打掃完後,開始坐在辦公室裡

我打開了那裡的電腦,電腦上面密碼有個提示『焰火般的起點』

我笑了笑慢慢的鍵入了我的生日,一下子就進入了

 

我看到我和他一直看煙花的合照,我看著心裡感動

但我語重心長的說著:「你這樣疼我,我卻要讓你傷心了」

我一講完緩緩的閉上我的眼,淚流了下來

突然記事本被打開『弟弟,是你嗎?』

我回應『是我,沒錯』

哥哥『你最近有怎麼了嗎?』(我想:難道你知道什麼了?)

我回『沒事』

哥哥『有事的話,要來跟我說』(我想:你這樣要我怎麼離開你)

我的淚開始一直不停的從眼中流出

我卻回『沒事,別擔心』

哥哥『天大的事我會頂著』(我:這父母的事,怎麼跟天比啊)

我回『嗯』

我拿出外套抱著,然後一直看著筆記本

心裡有種複雜的感覺,我有種想說『我們私奔好了』

但又想著世界真的最疼我的是媽媽呀,把她丟下了我多不孝啊~

我想寧可我們兩個受傷,也不要其他人捲入

我還是繼續想著我怎麼跟他說分手的事

我的老天爺啊~這怎麼那麼難想,可我就不想跟他說這事啊!

鐘聲響了,我回到教室

沒人想靠近跟我說話,我也沒有想要跟任何人說話的意思

我一直看著接下來要上課的書,但心裡一直模擬怎麼跟哥哥分手

每到模擬要說出那些話時,我就停止

因為我的心好痛,痛到我連想也不敢想

 

老師們在趕課,也沒時間來找我喳,隨我幹嘛,反正我安靜就好

放學後,我發現雲陽、阿邦和小鐵在外面

雲陽對他們兩個說:「你們先走好嗎?我跟小焰有事要談」

他們點了點頭先走了

雲陽把我拉進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對我說:「你在做什麼大動作嗎?」

我對他說:「是~」

雲陽說:「是傷害還是幫助」

我對他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事只會讓學校的人長長慧眼」

雲陽對我說:「你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我說:「處理這種事情,是需要理智不是心情吧~」

雲陽說:「跟你當初進來這間學校的表情很像,那時候你也是不開心」

我笑說:「我進來這學校你又還不認識我」

雲陽說:「我記得新生訓練的那天我有來,我問你臉怎麼那麼臭,你說了『抱歉,我是為了一個人』」

我愣了愣回想說:「你是那個戴墨鏡的學長唷」

雲陽笑了起來說:「所以想起來啦!」

我回應:「嗯嗯,奇怪了,那對我有更深映像不就是被倒水」

他瞪了我一眼說:「對!別再提嘍~」

我說:「走吧,我要去車下等」

我們走在路上,突然覺得我像個高手,身邊充斥著殺意

雲陽學長說:「別感受那些不好的感覺,無視會是最好的選擇」

我點點頭說:「嗯」

「雲陽學長跟他走一起就不能上前理論」一個學姐說著

「如果不是雲陽學長在他旁邊,我真想上去給他兩拳」控制科的人說著

 

雲陽學長說:「我想明天你還是小心一點吧」

我說:「不用擔心,明天就會結束了」

雲陽學長說:「確定不要我護送你回家嗎?」

我說:「不用,謝謝」

雲陽說:「我希望那件事不會再出現」

我看了看他說:「哪件事啊?我不太記得你們說的那件事」

雲陽說:「雖然是我縱容你不管,但你真的沒有記得當時你做了什麼事嗎?」

我說:「很恐怖嗎?」

雲陽說:「對!而且你是丟一張紙出去,學校立馬執行,學生會一並跟上」

我愣了愣,我尷尬的說:「那應該是我隨便寫的學期企劃表吧」

雲陽愣了愣,說:「真假的啦!?那上面組長蓋的章是怎麼回事」

我說:「當時是他把學校年度活動企劃表搞丟了,我跟他學怎麼做這個業務,所以我有寫一個,而且多了五、六個檢討會,而且有兩個監察會審查所有預算,這些我有想過會讓學校情勢像戒嚴,但一次過後學校運作會大為提升一個層次,當時只是擬個草,誰知道被拿去用了!!」

雲陽說:「你知道上面的出表人是你月炎焰,大家對你的表只能敬畏啊!」

我說:「但上面的改變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

雲陽說:「當校長蓋下章時,你就已經在做你的時代了~所以在你的時代裡,你被尊重」

我嘲弄的笑說:「這附近的敵意,是對我的尊重?我想是他們對權力的追逐吧」

雲陽說:「所以你的那次是意外唷,害我們以為你這小鬼有什麼後台勢力呢~」

我說:「我才沒有~」

我們走到車下,小鐵和阿邦走了過來

我對他們說:「這陣子你們先別來找我吧」

雲陽說:「我是你的神學長,我一定要保護你」

小鐵說:「你要直系不找你,是要叫直系去死就是了」

阿邦說:「如果要離開我早就遠離你了,所以別作夢了」

我說:「隨便你們,我現在累了要上車嘍」

他們點了點頭,阿邦跟我一起上車,阿酷立刻讓我坐在裡面又抱著我叫我睡覺

我說:「怎麼了嗎?」

阿酷霸道的說:「要你睡就睡!」

我想著阿酷不會害我,我蓋上哥哥的外套立刻睡下

到站後我醒過來,然後立刻走掉,什麼人我也沒有理過

 

我在路上開始想著,『哥哥,你喜歡什麼方式的分手』

另一個我:『你是白痴嗎!分手還有喜歡的方式嗎?』

我:『那我們遞個信給他,然後不見他好嗎?』

另一個我:『你是白痴呀!他會相信嗎,他只會覺得你是被逼到然後查到小仙身上小仙一氣之下又告訴他的父母,不就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我低下頭說:『只能用最殘忍了方式了』

另一個我說:『勇敢的愛,不在維持,而在於怎麼去祝福!』

我聽完後,忍不住的流下淚來

本來屬於我的幸福卻要推得遠遠的,還要祝他在外面得到幸福…

 

 

一台摩拖車很帥氣的停在我身邊,騎士為我帶上了安全帽

他對我說:「是他讓你哭的嗎?」

我搖搖頭說:「不是」

他笑說:「那就好,我想你應該是壓力太大,跟翔哥我跑山去,什麼都別管了」

我說:「你能讓我在六點前到家嗎?」

他笑了笑說:「沒問題」

他讓我好好抱住他,然後立刻飆起車來

我在安全帽裡流了更多的淚,心裡的痛楚大過於風擦過我的身體

 

這上百公里的時速沒有讓我看不清楚周圍的事物,反而像是一種高速的跑馬燈

這是去阿浩哥哥農場的路,

哥哥曾經帶我來過

然後是去看螢火蟲的山路

哥哥曾經帶我搭車上去過

天色漸漸暗下

翔哥騎著下山的別條道路上

這裡是哥哥曾經帶我看的流星雨

現在流星雨依然下著,我的淚也一起流著

我一生最難忘的畢業旅行就是有你在,有你帶著我玩,陪著我玩

『或許以後不會再有了』我一想完這句話

我開始對著山裡哭喊大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啊~~~~~~」

這山裡都充滿我哀傷的低吼,像是我的心裡的世界分崩離析

 

翔哥在時間內把我帶到家

翔哥關心的問:「好多了嗎?」

我拿下安全帽掛上假面笑容點點頭,抱了一下翔哥說:「謝謝你,真的好很多」

翔哥笑說:「那就好~那我去找你浩哥嘍」接過安全帽後他走掉了

我回到了家裡,我的手機響起簡訊的震動

我跟媽說:「我到家了」

媽說:「今天有晚一點,把東西放一放先來吃飯吧」

我的假面笑容依然掛著開心的吃飯,吃完後說:「我要去洗澡了」

我在洗澡間裡,腦子裡的想像又再度讓我自虐

我回到房間裡,我打開了簡訊『你今天不來找我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3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