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喝了咖啡的貓

用文字乘載生活的重量

【時事】《扮得再美也救不了妳》談體制對跨性別者的不友善與漠視


(圖片擷取自北大翻牆社

 

在十月二十七號那天,我參加了我們學校翻牆社所舉辦的一個講座,主要談論的是台灣體制對跨性別者的不友善和他們所遭遇的困難。這個講座的舉辦時間剛好跟同志遊行是同一週,同志遊行的訴求主要是希望同志婚姻合法化,讓社會大眾、政府更能看見這個社會還存在著許多不一樣、流動的愛,而在這當中,除了同志以外,跨性別者也在性少數中,且更少被談論到。所以我想透過這篇文章,稍微整理這次講座的內容以及分享我對這個議題的想法。

 

「什麼是跨性別?」

在談論體制和跨性別者的關係之前,想先讓大家看看講者葉若瑛女士的紀錄片。

她說她最羨慕的,就是女孩的青春,可是時間卻一去不復返。

過去的她無法擁有,現在的她無法擁有,未來更不可能擁有。

當時間慢慢推移,女性的姿態可以培養,女性的魅力可以醞釀,但成長背景,回憶卻不可能竄改。

 

所謂的跨性別,就是生理性別和自我的性別認同不一致而導致靈魂裝錯容器的結果。

一般而言,大部分的人出生後,在生理性別判斷上不是女性就是男性(有絕少部分的雙性人),而性別認同也會自然而然的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而去形塑比較偏向那個性別光譜的性別氣質,男性可能較為陽剛;女性則較為陰柔,但這些都不是絕對,正如沒有人是百分之百的陽剛、沒有人是百分之百的陰柔一樣,性別認同、性別氣質、性傾向都是有各種不同的層次和可能,無法一言蔽之。而當我們看見那些較為特別的個體時,必須尊重他們,並且給他們一個舒服適合生存的空間。

 

然而,在這個社會,這些「不同」卻往往被漠視、往往被惡意對待。

這些不友善從日常生活都可以被看見。

講者以廁所為例,說明台灣有很多地方的性別友善廁所還做得不夠妥當。

她提到前些陣子,她與台北捷運公司協調,希望在原本的殘障廁所告示上面,再添上性別友善廁所的告示。但交涉的結果則是被口頭回絕,原因只是可能會有人反彈,但卻也沒指名誰會反彈。而在書面的程序上面,公司則以依法行政作為理由,認為建築法規沒有相關規定,所以沒辦法作此決策。但當葉若瑛女士以夜間安心候車區的例子詢問北捷公司時,公司卻無法提出一個合理的答覆。

她感嘆道「北捷明明是一個以進步為象徵的地方,沒想到在很多層面上還是很僵化。」

 

為什麼性別友善廁所對於跨性別者那麼重要呢?

原因在於,廁所除了提供便溺的使用以外,它在人們日常生活中,也扮演著「性別檢查」的意味。當我們在選擇要進入男廁抑或是女廁時,其實就是在詢問自己的性別認同,當自己的生理性別逼迫自己要去與自己性別認同不符合的地方如廁時,其實已經在心底產生深刻的社會烙印以及強化了性別二元論的概念。而性別友善廁所則可以提供那些不想被性別檢查的人或是「無法通過性別檢查」的人一個安心如廁的地方。

 

性別友善廁所除了與跨性別者,也與其他族群密切相關。

除了上述介紹到的跨性別者以及無法通過性別檢查的族群外,根據調查,女同志也屬於性別友善廁所的使用族群。原因在於,在女同志中,有一些人的打扮較為中性,但她們在性別認同上還是女性,所以也可能會造成內在與外表的衝突而產生使用上的問題。另外,除了性少數以外,當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性別有差異時,使用性別友善廁所也會比較適合。例如爸爸帶著女兒上廁所,在走進廁所的時候,要進男廁還是女廁就會產生問題。這時候如果有性別友善廁所這樣也會讓親子都受惠。

 

跨性別者在學校可能遇到的問題:

跨性別者在學校除了可能會面臨同儕之間的霸凌、歧視以外,還可能在學校住宿方面遇到困難。講者提到,之前有一個案例,有一名跨性別者在新生入學時要住宿,但因為他的性別認同是女性,所以跟校方申請時希望可以住女宿,這樣的問題在當時是非常難處理的,如果給予該學生獨立一間房間又會產生差別待遇,但若不讓該生住宿又會造成歧視問題。最後,校方和學生達成協議,倘若學生自行找到室友便可以入住。這個案例在當時是有成功的,但卻是少數成功的案例。

 

跨性別者在職場可能面臨的問題:

在就業服務法及性別工作平等法裡面都有說明,雇主不得因為性別及性傾向對員工做差別待遇。在這案例中,雖然馬偕醫院敗訴,也讓這位員工得到賠償,但訴訟的結果不論好壞,失去的總比得到的多。在跨性別者的心中,他們唯一想做的就是低調、安穩的過好自己的生活,慢慢地往內心認同的性別去生活。他們最害怕的就是被曝光,被惡意討論。況且,當他提出訴訟後,生活都遭到干涉,儘管勝訴也回不去原本的生活了。

 

跨性別者在政府眼裡的角色:

在現行的規定下,跨性別者要經過手術後才能名正言順的轉換性別,獲得新的身分,用新的身分活著。講者認為,用生理性別直接定義性別實在很不合理,在轉換性別之前,還要先經過精神科醫師的鑑定以及所謂的「真實生活體驗」,在真實生活體驗的過程中,必須要以不同的性別的樣貌生活,但身分證卻還是原本的性別,如此一來就常常造成身分證與外貌不符而衍生更多的行政問題,這點對於跨性別者而言是複雜而刁難的。

另外,健保法第51條規定變性手術不納保。換言之,在政府眼裡,變性手術就如同割雙眼皮、抽脂、墊鼻子一樣是愛美的表現,不變美也不會死。但跨性別者往往最期待,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變性手術,尤其誠如上段文字所言,現行法規規定要經過變性手術之後,才能領有新身分證,而如此的政策等於是變相控制他們性別的流動。而且,跨性別者在國內也算是少數,即使動一次刀可能花費不少,但卻不是所有人都會用到這筆錢,比起人民動不動就要看病,對健保的濫用,我反而私心認為這個比較值得納保。

 

最後,想要給各位讀者看一些性少數族群的伴侶關係。

01

 

02

03

 

從第一個短片到最後一個,不知道大家看完的想法是什麼?

當我看到最後一個短片的後半部,台灣第一個跨性別者最後以悲劇收場時,內心突然想到講者在分享時,無心插柳的一句話。她說:「葉永鋕換來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彭婉如換來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不知道畢安生能不能換來婚姻平權,民法的修改。」聽到講者淡淡的帶過這句話,我的內心反而沉得很深。我很疑惑,一定要有犧牲,人類才能學會教訓嗎?一定要送走了一些生命之後,才會開始保障所謂的人權、那些簡單卻又重要的核心價值嗎?其實講者想要的也很簡單,她並不想要拆除整個社會賦予的框架,她只是想要鬆動框架,讓那些被框架壓得喘不過氣的人,可以喘口氣,可以活得更自在。或許我們早已在這個框架裡呼吸、生活的不以為然,但有些人還在努力、還在思考這個框架是不是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是不是有流動的可能?但似乎他們的聲音都沒被聽到,都湮沒在多數人自以為是的無知底下。

 


本文章發表於:時事

加入107

喝了咖啡的貓

國立臺北大學 應用外語學系

追蹤 290 鼓勵作者

用文字乘載生活的重量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小兵

2016-10-30 #1

好文!

0

匿名

2017-10-30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