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冷眼旁觀者

注定被宰割的羔羊,還在找尋屬於自己的砧板

於是,我便溶解於人群之中


從區間車的車廂之中走出來,步出台南火車站——這裡距離二中還有將近一公里的路程——成群的二中生已經走來,匯集從其他方向出現的同校學生,在一旁的人形道上形成一條長長的隊伍。

看來今天台南今天早晨的天氣並不會太冷,學生們多半都沒有披著那深藍色的冬季外套,而是直接露出了白色的制服和卡其色的長褲,朝著學校的方向緩緩前進。

我跟在人群之中移動,配合著隊伍的腳步,速度不慢也不快,直到前方斑馬線上的小綠人被紅人取代,大夥兒停下了腳步,我也才一同停了下來,跟著來不及過馬路的二中生一同靜靜地等待接下來的四十秒。

現在時間已經逐漸接近早上七點,沒有雲朵的遮蔽,太陽那無可避免的光芒早已肆無忌憚的將熱量散落在所有人的身上。由於要趕在上課鐘聲響起前進入校門,這些趕路的學生皮膚上開始散出陣陣的水氣,將他們背上的布料變得又濕又潤。斗大的汗珠開始出沒在我們的額頭,並且同時在臉頰和脖子上現露出他們的行蹤。

我站在兩三名男子的背後,從他們如同浸水一般的背影裡看著眼前的倒數。我的內心感到有些悶悶不樂,因為我每天幾乎都是被人群給推進學校,根本不能在這條自然形成的人龍中自由的控制腳步。突然,心中有了一個想法:我想在人群再次移動時停下腳步!雖然這聽起來很蠢又很莫名奇妙,但是很快的我便找到一個勉強讓自己接受的理由——一旁水果專賣店裡面所吹的冷氣好涼快!我想多多享受這幾秒的涼風!

「3...2...1...」、「小綠人開始走路了!」這些聚集到馬路旁的學生們也開始提起他們的步伐向前邁進,然而,我卻不為所動!我依然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左手提著裝著參考書的提袋,看著眼前的背影慢慢離去。

後頭的人也開始要繼續前進,他們默默地繞過了我的位置。在這條再次流動的白色的人流之中,我猶如一顆立在河中的石頭,儘管有人因為空間有限而用肩膀推了幾下,但是依舊沒有半點聲息地繼續向前行走。我被幾個胖子身材的同校學生擠到了馬路口,正想說:「好吧!是也該往前走了!」的同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左臂消失了!往前一看,那隻失蹤的手臂竟然獨自「漂泊」到了前方幾十公尺處,接著搭在剛剛那位撞到我的胖子身上,我的那整隻手臂現在都可以感受的到那位流汗的胖子溼答答的背部。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我感到相當的驚慌,顧不得事先竟然完全沒有感覺這檔事,一心只想著要去「接回」那支離我而去的手臂。不過,正當我在斑馬線上準備要加快步伐時,突然背後又遭遇了一次撞擊,這使得整個上半身不由得向左一側,讓揹著側背包的右肩和右臂離我而去,逕自的緩慢飄向前方。

「幹!我的手又......」看著我的左右手都離開了主要軀幹在人群之中浮沉,我只想要加把勁去把他們通通接回來。不過正當我剛走過斑馬線的一半時,上半身卻完全毫無徵兆的向上仰起,讓我的臉直接望向空中。「呼!幸好有一旁的大樹可以遮蔽住那該死的太陽.....等一下!我的雙腳去哪裡了?」沒錯!這種感覺錯不了!我的下半身就在剛剛那短暫的一瞬間突然失去了跟腦子的聯繫,我掙扎著扭著頭四處尋找,發現那它正好就處在我的正後方!看來,是我的上半身脫離了下肢,然後就先沿著斑馬線慢慢的「流」到了對面的大樹旁。此刻,我那一雙脫離控制的雙腳還趕不上上半身向前的速度,正在苦苦的追趕著哩!

「等一下!現在是怎樣?」那一雙腿現在終於流到了我的身旁,但是依舊沒有跟我的上半身連成一塊,只是慢慢地飄到了我的上半身底下。我回頭望一望天上的太陽,感覺今日的陽光熱到我好像要融化了。

「啊!融化!」

想到這個詞之後我勉強的朝周遭看了一下,發現身邊早已經沒有半個學生,準確一點來說——應該是身邊早已經沒有還保持著完整肢體的學生,所有在人行道上的學生們都已經被分解成了一塊又一塊殘缺的肢體,在蔓延在人行道之中的液體中載浮載沉,但是似乎沒有人對此有任何的反應,空氣中除了瀰漫著學生汗水的氣味之外,更充次著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聲。

當方糖被投放進一杯開水之後,隨著時間的推進,原先明顯的固體狀方塊最終會慢慢地被消解,最中融入於開水之中。

我感覺自己現在就是這顆被投進開水的方糖...不!應該是說,所有在人行道上的二中生都是被投進開水的方糖!他們在往學校移動的過程之中漸漸的被融化,最終形成了一攤與他人相融的液體,自此消失了自己的蹤跡。

我看著身旁由無數二中人所組成的這攤液體,表層看上去是白色的,底下則是便成了卡其色——其實就是我們身上那套制服的顏色。在這混雜著輕微汗水周圍的液體上,漂浮不少著還沒化乾淨的手臂和雙腳,還有不少的書包和各式各樣的手提袋,儘管我懷疑像是書包等這類東西其實根本無法化開。

順著這攤液體既不快也不慢——如同我們之前走路速度一樣——的速度,我沿著台南公園的邊境繼續像校門前進。聽著一旁公園羽球場上那些阿伯阿嬸如同過往般盡情於球場上的歡呼,再看看剛剛從我身旁漂過去的一位看著單字本,似乎正在努力背單字的同學,我明白今日仍舊只是平凡的一天,而那位儘管被化到只剩下一顆頭顱,卻依舊躺在那本單字本上,努力的背著單字的高中生,是我接下來必定會面臨到的下場。

於是乎,毫無任何抵抗的,我便溶解於人群之中。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冷眼旁觀者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經濟學系

追蹤 254 鼓勵作者

注定被宰割的羔羊,還在找尋屬於自己的砧板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06-18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