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日劇 四重奏


#日劇 四重奏

你聽說過……《螞蟻與蟋蟀》的故事嗎? 同樣都喜歡唱歌的螞蟻和蟋蟀…

總體來說,這幾乎是一部沒有主線劇情的劇集。再怎麼看,裡面的懸念、衝突、起伏,都像是既吸引觀眾,同時又與觀眾保持距離而刻意營造的戲劇性。

以前半段的最大懸疑為例:真紀是否殺害了自己的老公?沒有。既然沒有,那麼以此為核心而展開的,小雀接近真紀是為了調查,家森接近真紀是為了敲詐,這些種種看起來本該扣人心弦的設定,都無從展開。而別府作為暗戀者,看起來最為純潔的目的,也因為真紀老公的出現而宣告破產。

可是,當劇情發展到這個階段的時候(第五集結尾),觀眾們的注意力,已經從初播時宣傳的『全員撒謊』的懸念刺激,轉移到四個人頹喪無聊,卻又頗具實感的日常生活上了。

隨著劇情的演進,劇集成功地讓這四個Loser立體了起來。他們的特點與怪癖,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里,變得越發清晰。編劇冷靜而克制地描繪了每一個人不堪的往事,展現了每一個人心碎的瞬間,卻沒有做出任何道德上、或者品質上的評判與總結。而這種看似淡漠實則親切的態度,正是他們打動人心、引起共鳴的終極魔法。

是的,迴避價值判斷,不做『成功還是失敗』的二元分割,的是這部劇最溫柔的地方。


真紀婚姻失敗,那又怎麼樣;小雀的童年灰暗,那又怎麼樣;別府被家人鄙夷、嫌棄,那又怎麼樣;家森碌碌無為、妻離子散,那又怎麼樣?

當他們刻意隱藏的、創劇痛深的往昔被彼此發覺的時候,當他們意識到自己是4個誰也別看不起誰的Fucking losers的時候,反而形成了一種莫名的凝聚力,互相扶持,互相陪伴,雖然天賦不足但仍然盡己所能的為同伴付出著。

是為了成功嗎? ——不是。

不想成功嗎? ——也不是。

四重奏的成立對於他們,不是走向成功的坎坷道途,反而是避世求安的烏託之邦。吃飯、練琴、家務、演出。但他們並不是暮氣沉沉的無望老人,他們也會說出『好想去大劇場裡演出啊』這樣的話。 ——儘管已經漸漸接受了自己身為Loser的事實,卻仍然對未來葆有期待與幻想。

直到最後一集,他們的表演仍然上不得檯面。雖然利用種種音樂之外的因素吸引到許多看客,但當他們首曲演畢,那紛紛離場的聽眾就是明證。但此時的他們仍然能夠開心又盡興地將演奏進行下去,是因為到了這個時候,那遙不可及的成功固然誘人,但自我實現,彼此扶持,也已經足夠支撐他們繼續向前行進。

最後一集裡出場代替真紀的小提琴手是再淺顯明白不過的證據。她是一個快樂、主動,大聲說話的年輕女性,當她發現自己必須身著異服進行演奏的時候,憤而離席,指責其他三個人,『明明已經在搶椅子的遊戲中敗下陣來,卻還要假裝自己仍然坐在椅子上』。丟下一句『你們難道不知道羞恥嗎? 』,就擺脫了這個可笑的團體。

她和其他幾人不可能和解的原因,就在於她無法理解,對於另外幾個人而言,『和夥伴一起演奏』這件事的意義,已經超過那一直求而不得的音樂夢想了。所以,在她看來,那三個人失去了作為演奏者的尊嚴和體面。

——但我們應該去批判這個與主角集體背道而馳的、有乾勁有堅持的女性演奏者嗎?

當然不是。小雀在這位小提琴手離去之後評價道:『她人挺好的,還送了我們蕨餅。 』大家道不同不相為謀,但也不必互相攻訐。

當然,我不會——我相信編劇也不會——向各位兜售那種『寬以待人』的老好人式的人生觀。

之所以他們能夠平和地對待這位小提琴手,是因為他們已經跳出了常見的成功學邏輯下的鄙視鏈。他們不再追求成功所必然具備、也必然帶來的儀式感,他們可以穿上可笑的服裝表演,儘管斯文掃地,但那已經不是他們最為珍視的東西。

這就是這四位Loser最溫柔的地方。他們或多或少,都有著充滿血淚的過去,卻也因此深知生活的不易,並在生活的泥潭里彼此相擁,踽踽前行

本文章發表於:戲劇。電視。娛樂

加入89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