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出發


 《夢域》

15. 出發

  結果中途加入的不只何祈一人。他們走到書店外才發現,除了老人之外還有別人,石頭仰起了臉,朝他們問候一聲,肩上揹著收拾好的行囊,儼然一副要上路的裝扮。剛才在閒聊的幾個人有點茫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在這裡的,上了樓之後就沒看到他下來過。

  全員到齊之後,老人帶他們穿過城裡的街道與馬路,走到了河流附近,何祈看到他們今早途經的那條長河,河水泛著燦亮的光芒,浩蕩地蔓延到遠方。他們一路沿著河堤的公路往前走,城市的高聳大樓坐落在地平線上,周圍一片遼闊。

  何祈往公路盡頭看去,一座高大的山脈巍然聳立,上頭佈滿了茂密的樹林。

  他把謝刑安的照片收進了口袋,不停地思索著這件事。

  不知為何,石頭順著河流回來城裡,身上帶著東西,詭異的是,這段記憶像是空缺了一般,他想不起來有關森林的事。

  雖然難以置信,但他還是覺得謝刑安來到了這裡。

  跟他一樣,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可能是在他之前來的,然後進去了森林裡。至於怎麼牽扯上石頭的,他現在還不知道,也不確定他們兩個是否認識,目前僅有的線索只有這麼多。

  先不論後來發生的這些事,在這之前一定發生了什麼,否則石頭也不會回來,身上還帶著照片。

  就像是一種訊息。

  何祈兀自想著,既然是跟謝刑安有關的訊息,說不定他在森林裡遇到了什麼,又或者是想說什麼,才會讓人把東西帶回城裡。

  他目光飄向遠方,直視著地平線上那一大片陰影。

  他得進去森林裡,才能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想到一半,許力霄用力喊了一聲。何祈被拉回注意力,這才注意到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旁邊。

  「發什麼呆啊?都叫了你好幾次還沒聽見。」

  何祈轉過去,「幹嘛?」

  許力霄看了他兩眼。

  「幹嘛突然反悔了?之前不是還想留下來?」

  他不作聲,沉默了一會兒也沒開口。

  老實說,他其實是不想多說什麼的,不想告訴別人這件事,一來是因為事情太複雜了,解釋麻煩,還有另一個原因比較個人。自從謝刑安離開之後,他變得比以前更封閉了,遇到事情幾乎都藏在心裡,不對外張揚,已經習慣一個人面對了。

  「沒什麼。」他敷衍道:「就是反悔了而已。」

  「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許力霄撇了撇嘴,沒追著他問下去。

  「不過很好啊,總之他還是來了,你不就高興了嗎?」孫少初在前面轉過頭,挑起了唇角笑著說。

  「關我什麼事啊?帶著小孩已經夠麻煩了,結果還來兩個。」

  孫少初問他:「欸,對了,剛剛在飯店的時候,你跑到哪去了?我們一直找你耶,結果過了好久都沒看到人。」

  思緒快速盤旋著,何祈考慮了一下。

  「廁所。」

  某種程度上,他的確是實話實說。

  「去廁所去了這麼久,你怎麼回事?」許力霄睨他一眼。

  何祈沒理他,問道:「大廳裡的那些人是怎樣?」

  徐子善走在他附近,解釋道:「他們好像待在那裡很久了,會變成那樣也是因為消失的關係,之前似乎還有更多人,不過一樣都不見了。」他說:「據留下來的人說,一開始還有另一批人,只是他們意見不合,後來就分散行動,他們是決定留下來,另一批人就進了森林。」

  何祈聽著一頓,心裡又忍不住推測起來。

  那批離開的人當中,會不會謝刑安就是其中一個?……但也不能這麼確定,也不清楚他到底什麼時候來的,更早之前都可能。

  想到這裡,他看向石頭,或許石頭也一樣,他說他在這裡只待了兩天,時間從老人在河裡發現他開始,可是現在問題更難纏了,加上那段空白的記憶,估計待的時間可能更久。

  何祈暗自嘖了聲,如果那時候有問莫家云就好了,問她有沒有看到謝刑安。

  他沒想多久,目的地似乎已經到了。

  周圍已經看不見任何建築,到處都是荒蕪的空地,面前有一片寬廣的土坡,河水從坡頂蓊鬱的樹林裡流了出來。

  他看著這幅景象,感覺有點眼熟。這裡就是他們一開始來的地方,城市與森林的交界,但不是一樣的位置,那時並沒有看到河流。

  他在心裡盤桓了片刻,輾轉了一天多之後,沒想到他們又回來了。

  坡頂上方長著一片濃密的樹林,樹木之間的間隙形成幽暗的通道,河水從裡頭潺潺流出,林間幽暗深遠,看不清楚裡頭的樣子,彷彿通往另一個世界。

  老人轉了過來,晦暗的目光注視著他們。

  「逆著河流一直走,中間不會有任何支流,朝著那方向一直前進,最後就會看到一個隧道,那裡會通往出口。」他說:「但是只能沿著河流走,絕對不能進入河裡。」

  他們靜靜站定,駐足在山林的邊緣。老人叮囑著,聲音沉了沉。

  「有危險時,只要往高處爬,森林裡的樹會保護你們。」

***

  他們謹慎地踏著腳步,一點一滴往森林裡深入。

  越往裡走,周圍光線逐漸暗淡起來。城市裡的白天,雖然陽光同樣淡薄,但至少視野開闊,景象明晰。但在樹林里能看到的範圍相當有限,舉目望去,無以計數的樹木聳立在他們眼前,茂密的枝葉擋住了陽光,只有幾縷微弱的光線篩漏而下。

  何祈抬起視線,陽光反射綠意,閃耀著青綠色的光澤,朦朧幽微像一片簾幕,把森林籠罩起來,有種魔幻的氛圍。

  他轉頭望回去,剛剛他們進來的地方,已經被重重樹林掩蓋,變成一道細微的縫隙,再也難以察覺了。

  他轉回來,繼續留意周遭的狀況。這裡生長的樹木都很高大粗壯,估計是好幾個人合抱的大小,樹幹黝黑粗糙,刻劃著深深淺淺的痕跡。

  進入了森林裡頭,所有人都屏著呼吸,不敢鬆懈,越往裡頭深入,危險的氣息越發濃厚,簡直風聲鶴唳。他們一邊前進,一邊左顧右盼,頓時氣氛壓抑。四周一片靜寂,只有涓涓流動的水聲與腳步聲。

  他們排成了一長列行進,孫少初打頭陣,何祈跟石頭走在中間,再來是許力霄,徐子善押後。

  幾個人走在河流邊,緩緩地往前移動。石頭踏著輕快的腳步,看了看周圍。

  「這裡好多樹,城市裡都沒有這麼多樹。」

  許力霄不以為意地說:「這裡是森林,當然有很多樹了。」

  他往前看去,石頭仍舊一派悠閒,渾然不覺的樣子,活像是來看風景的。他忍不住說:「你也有點危機意識!我告訴你,這裡有很多怪物,等下牠們出現就把你抓走!」

  「怪物?在哪裡?」石頭往左右兩邊看去。

  孫少初嘖了一聲,「你幹嘛跟他講這些?只會嚇唬小孩,沒品!」

  「我哪有嚇唬他!這是事實好嗎?」許力霄揚起音量喊回去。

  何祈朝他叫道:「你安靜一點行不行?吵死了。」

  「靠,又不是只有我在說話,只針對我幹嘛?」許力霄瞪著他腦後,「你之前不是都不講話嗎?現在又有意見了?」

  他平平地說:「我本來就這樣。」

  「哪有?先前才不是這樣。」

  孫少初趕緊打圓場,「好了好了!你少說兩句行不行?一進來就吵架,我們自己還先內鬨了!」她哀嘆一聲,「都怪某個人太欠嗆了。」

  「石頭你沒去過森林嗎?」徐子善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來。

  「沒有。」石頭回答他,「我一直待在城市裡,從來沒離開過。當石雕像的時候,我只能一動也不動,只能站在廣場上。」

  「喔,那你怎麼能像現在這樣走來走去?」孫少初聽著疑惑了一下。

  「這個是魔法師的魔法,讓我可以像人類一樣行動,去找快樂的東西。」石頭說:「他在城市裡等我,我現在就要回去找他了。」

  「欸,等等。」許力霄中斷他,問道:「你跟著我們真的可以回去嗎?」他頓了頓,「我以為出口是固定的……怎麼說,就是只有一條路,只能通往一個地方。他說我們可以出去,我還以為只通往上潭市。」

  石頭轉過來。

  「可是,老爺爺說,只要跟著你們進去出口的話,我也可以回去。」

  「為什麼?搞不好你進了出口什麼都沒有。」

  他依舊一臉堅持,「老爺爺不會騙我,他說我可以回去。」

  徐子善沉思了一下。

  「如果他這樣說的話,或許這個出口對每個人來說,定義都不太一樣,不是只能通往一個固定的地方,應該是讓來到這裡的人,都能回到各自原來的地方。」

  孫少初在前面附和道:「這樣說好像也是,如果只通往上潭市,那從其他地方來的人,不就回不去了嗎?」

  許力霄靜靜地聽著,沉著臉色。

  他低聲說了句:「沒想到那故事都是真的……」

  語音剛落,一聲細響擦過空氣,微乎其微,但確實存在。何祈瞬間繃緊了神經。

  頃刻間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騷動。

  所有人立刻停止了腳步,他們往四面八方看去,樹林內還是一片平靜,什麼也沒看到,但那騷動的聲響變得越發明顯。

  眾人躑躅在原地,突然之間亂了手腳,正猶豫著下一步的動作,老人的話語在腦中適時乍現。

  「快爬到樹上!」

  孫少初大喊。

  他們紛紛動身起來,飛奔到附近的樹底下。幾個人分散行動,孫少初跟許力霄跑在了一起,何祈跟在徐子善和石頭身後,跑到另一棵樹下。

  徐子善先把石頭抱上去,石頭把布包挪到懷中,兩手並用,攀著一根樹幹,把自己撐到枝幹上。何祈從另一個方向上去,他腳下抵著粗糙的樹幹,緊抓著一根粗壯的樹枝,咬著牙使勁用力,緩緩地往上挪動。他上半身剛攀到樹枝上,還來不及歇息,耳邊清晰地傳來一連串嘶吼聲。

  他往樹叢間看去,視線穿越濃密的枝葉,森林遠方的地平線上,有一片黑影隱隱竄動,林間的光線幽暗,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團影子正朝這裡洶湧襲來。

  心臟蹦蹦狂跳,他加大了力道,腳上一勾,將身體帶上枝幹。

  他喘氣著,往身後樹幹一靠,朝下方側過頭。徐子善一開始還爬得有點困難,好幾次支撐不夠,險些要跌落下去,但很快就抓到要領,俐落地往上移動。

  旁邊的孫少初已經爬到一根粗壯的枝幹上,她小心地壓低身體,蹲在上頭。

  底下許力霄還在樹枝間掙扎,他右手抱著一根樹枝,伸長了另一條手臂想抓上方的枝幹。孫少初對他伸出手。

  「快點!」

  許力霄置若罔聞,自顧自地手上用力著。孫少初看著受不了,焦急地尖叫。

  「都什麼時候了,還逞強!」

  上方的樹枝還離得很遠,許力霄支撐的右手臂漸漸沒力,他及時抓住孫少初的手。她趕緊把許力霄拉住,撐住了一點重量。

  粗啞的嚎叫聲已經響在耳畔,他們往下方看去,野獸已經來到附近。他們看到一大批凶猛的類狼生物往這裡狂奔而來,來勢猛烈,夾帶著可怖的咆哮。

  他們朝後頭的樹幹縮著身體,沒過多久,野獸聚集在樹下,仰頭對他們激烈咆哮,底下一片混亂。幾個人驚恐地看著野獸的行動,牠們瘋狂地扒抓樹幹,銳利的爪子劃著樹皮,留下猙獰的抓痕。

  孫少初在喧囂聲中叫了出來,「現在怎麼辦?我們也動不了了啊!」

  何祈看著底下的狀況,勉強鎮靜下來。

  他們爬是爬上來了,雖然待在上頭不會被攻擊,但是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被動地躲起來。

  局勢彷彿陷入了膠著,下方的野獸依舊在瘋狂嘶吼。叫聲震著他的耳膜,刺穿他的腦袋。

  只要野獸不走,他們就不可能下去。

  束手無策的絕望當中,一片樹葉悠悠落下,飄過他眼前。

  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到這微不起眼的事物上。他看到那片樹葉緩緩墜落,在空中打著旋,一頭野獸立在下方,最後落葉降在牠身上。

  何祈目光眨也不眨地看著,綠葉接觸到野獸的毛皮,迸發了零星閃光,接著冒出火苗,那東西忽然著火。牠迅速竄燒成巨大的火球,野獸爆出一聲哀嚎。

  他們驚懼地看著底下的景象。一片葉子著火之後,更多的落葉從天而降,鋪天蓋地地從樹上飄落,落在野獸身上立刻燃燒起來。成群的的野獸驚惶逃竄,凶猛的吼叫聲扭曲成痛苦的悲鳴。

  他們看見火舌吞噬著野獸,龐大的身軀在烈火中掙扎慘叫,空氣中瀰漫著焦味與黑煙。他們僵直著身體待在樹上,目睹著火勢猛烈,將野獸灼燒殆盡。

  一直到最後一頭野獸,也沒能倖免於難,牠慘叫著,身影消失在一團炙亮的火焰中,最後什麼也看不到了。

  烈火映在眼中,無聲地燃燒了一會兒,接著慢慢熄滅,在泥土地又減弱為一簇火苗。

  他彷彿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火焰飛散成點點星屑,消逝在空氣當中。

 

---
作者的murmur:

從此開啟了人獸追逐動作戲的篇章(喂)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2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