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ita

成為你想看見的改變。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is world.

你被手機綁架了嗎?科技讓我們越來越孤獨?社會學好書《在一起孤獨》反思心得與「社會學導論」台大好課推薦(林鶴玲老師)


日前選修「社會學導論」課程,後半集中在討論「新媒體科技所帶來的多面向社會變遷」。寫作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讓我得以綜合後半課程指定閱讀文章的心得,以及個人經驗觀察,進而反思媒體科技中介下的個人與他人、個人與社會的關係。

從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在一起孤獨》(Alone Together)中的觀察與分析出發,我設法結合閱讀其他「科技與社會變遷」相關主題的文章心得,提出對以下問題的看法:

1、特克所描繪的「越連結、越孤獨」的當代科技文化,對於我和周遭同儕朋友的社群媒體使用與實踐,是否具有解釋力?我所觀察到的周遭科技使用文化,與她的所見所思有什麼呼應或不同之處嗎?

2、運用 「社會學導論」 學到的社會學思維和概念,試著分析造成這些差異或共同性的原因?

3、用「越連結、越孤獨」來定義當代資訊科技所帶來的社會變遷,是不是典型而具有代表性的?自己試著定義,是否有另一個同等重要(或者更重要)的資訊科技所帶來的社會變化面向?試著從 「社會學導論」 課程中所討論的各個社會學主題領域或其他社會面向裡(例如環境保育、宗教、醫療、都市發展、高齡化/少子化社會……),挑選一個最熟悉而有感觸的面向,指出資訊科技所帶來的一項社會變化,並提供觀察與證據來支持觀點。

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TED演說;「科技拉近了彼此距離,卻讓我們害怕親密交流?」

我認為特克所描述的「越連結、越孤獨」對於同儕間資訊科技的使用行為樣貌,具有一定解釋力。首先,行動網路讓我們「永不斷線」,只要滑開手機,就能與任何好友連結傳訊,彷彿永遠連結,不存在距離;然而另一方面,手機也提供了人們一個隨時可以逃離現場的管道,有片刻空閒、當前活動無趣時、甚至親友聚會不知如何談天互動時,人們可以隨時透過「Phubbing」抽離身處的社交現場,踏入「數位生活的入口」,找尋情感支持,或者處理工作事務。我觀察到的人們與手機的關係,十足呼應著「拴著而人不在」及「一心多用」的論點。

接著,大學生間常常須小組合作,甚至共同執行專案;資訊科技的工具,打破了時間空間的限制:成立各專案報告之Facebook群組成為常態,可以Google線上共編分工完成作業、Skype線上語音會議取代當面討論,任何問題一則Line訊息即可隨時詢問。這樣的便利性是個兩面刃──讓人隨時都「可以」工作,但也讓人隨時「必須」工作。以我在專案團隊中的經驗為例,無論我在上課、讀書、聚餐、出遊,都必須隨時注意手機,時時待命,一旦有來自組長的訊息,就必須盡速回應處理。去年仍未申請行動數據而須倚賴特定場所Wi-fi,且平時並非隨時接聽手機的我,就被不時抱怨我「難以隨時隨地即時聯繫」。

如同作者一針見血地點出,下班、下課、甚至外地度假,都僅是「離開一個地方,而非脫離一連串的責任」。當連結成為常態,我們不得不成為「時間的煉金術」之實踐者;好比資本主義之下身為勞動者的人們,追求效率與生產力,隨時承擔著壓力,在每個生活的縫隙空檔處理事務;然而深度思考、反身內省的時間,卻因此喪失。記得去年暑假,我至印度喀什米爾拉達克地區擔任國際志工服務時,因當地條件限制,完全無法連上網路,彷彿失去與熟悉家鄉世界的一切連結;乍聽之下對長年依賴網路的我們而言十分可怕,然而事實上,我們卻意外因此機緣,從閱讀、省思書寫、與團員的心得分享與交流,更深入地思考,讓心靈回歸單純初衷。歸國之後,我仍想在生活中,保留這樣不受干擾的自省時間;不想時時被工作所纏身,我羨慕著歐洲國家勞工所爭取之「離線權」;因此,我向工作夥伴聲明(由於家人因素)每日晚上十點半家中網路即會斷線,為的,是在視「隨時上線待命」為理所當然的文化之中,為自己保留斷線的正當理由。

又,呼應文中「被束縛著長大」,對出生於網路時代的我們而言,社群媒體滲透每個人的成長歷程,將「獨立自主」重新定義。特別在青少年時期,我們將無數的生活片段感受,透過不藏私的發文,取得讚及留言,獲得同儕的認同;並藉由受到肯定的多寡,形塑自我想法,並修飾、篩選,展現符合他人與自己期許的樣貌──似乎也呼應著發展心理學中的鏡中自我理論。此外,當代科技中的人際關係,變得更加廣泛,卻更加薄弱。透過Facebook,我們一方面被賦予史無前例的豐富機會,與從小到大,在各種場合認識的朋友互動;然而所謂互動,不再盡然是面對面、心與心的交流。發佈的貼文,往往僅是幾張圖片、簡短直白的文字或地標打卡;朋友的回應,可能僅是一個愛心、一句留言。我們了解Facebook使用習慣上閱讀零碎片段、簡短淺白的常態,因而若要討論複雜的議題,則得自主寫上「長文/深度文慎入」,或者順應地製作簡化的「懶人包」。通常,我們不期待透過Facebook或Line談論彼此根本價值觀的不同,達到彼此深入的交流;透過訊息分享心情,但真的想好好聊,還是得另外約出來見面。友誼在網路上,或許確實是比較膚淺的,是如作者所言的「較少的關係」;人際網絡的連結變廣了,然而卻變淡了,似乎轉為泛泛之交,而失去實質而深層的內心牽繫感──越是連結,反而越是孤獨。

除了以上與文章相呼應者外,我所觀察到周遭親友的科技使用文化,也有些許部分與文中有所差異:

第一,不同於文中所述,「第二人生」在當今臺灣及我與同儕中並不那麼普及,並未如文中受訪者從「生活到生活混合」,在虛擬世界打造另一個涵蓋生活各面向的人生,也較無「平行人生」與現實人生的互動衝突。或許在PTT、DCard、部落格上,我們可以透過化名,創造另一個片面的自己(例如:版主、格主之角色);然而相較之下,我們似乎更重視以自己為名義,強調與現實生活互通的朋友之聯繫平台(如Facebook等)。我認為,除了軟體風行程度的市場因素外,成長歷程中同儕文化塑造的東/西方、個人/集體性差異,或許也有影響:歐美孩童成長歷程較獨立個人(較早習慣獨立跑班),在台灣則較習慣與相同團體同儕相處(國小到高中皆是固定班級制),到大學時雖變為依據個人課表行動,但我們難免有些不適應;更希望找到集體中自己的定位,因而在網路上的人際聯繫,較注重加強、補充與現實朋友的關係──特別是在系上活動、小組合作機會眾多的管理學院,更為顯著。

第二,隨著軟體工具的推陳出新,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資訊科技的方法亦與時俱進,特別是勇於嘗試接納新事物的年輕族群。Line, Facebook的即時通訊工具,不僅取代了簡訊,更加上了貼圖、相片分享等功能,成為人們即時溝通的管道;也衍生新的溝通簡化、情緒傳達落差、已讀不回的焦慮等問題。辦理公事的科技媒介上,Email仍有一定地位,但也漸漸被Line即時通訊或Google共編, Slack協作平台等取代,其定位漸漸偏向正式但較冗長緩慢之溝通。

第三,隨著新社群軟體的出現、用戶的擴散與普及,我與同儕也有意無意間調整自己在不同平台的使用習慣,如同社會互動的「戲劇理論」一般,創造並維持在各個不同群體中的「社會自我」。例如,當Facebook漸漸普及至每一個人,爸媽、師長、演講講者都成為我們的「臉友」或「讚友」,甚至亦預期未來應徵工作時雇主會先瀏覽個人Facebook動態時報,我們的貼文,也因而變得較不頻繁、更為謹慎,甚至宛如經營LinkedIn線上履歷一般地雕琢修飾。以往與同儕之間生活喜怒哀樂的片段輕鬆分享行為,則轉至「還沒有太多長輩加入」的Instagram或者Line群組中。此外,隨著幾年來社群媒體資料累積,至今已不時出現Facebook上孩提舊照「被浮」的困擾;幸而,針對「走過而不留下痕跡」的無俚頭生活片刻分享需求,現在也可透過Snapchat或Instagram限時動態等新應用達成。

最後,並非所有人皆被資訊科技所「拴住」;我與同儕中,也有幾位鮮少使用Facebook、無社群媒體帳號、甚至沒有手機的朋友。或許是不希望捲入現實互動之外的虛擬人際網絡,又或許是重度使用者有意識地暫時/永久脫離束縛──當文化創造「隨時上線可聯繫」的目標,社會結構提供「資訊科技、社群媒體」等方法,他們這般有意識拒絕採納科技,特立獨行的存在,似乎隱約呼應著墨頓結構緊張論中「退縮」的社會適應模式。儘管這樣的生活型態存在許多不便,卻也提醒被科技制約的我們,省思科技滲透生活之意義與必要性。

我認為,「越連結、越孤獨」的確反映了當代資訊科技潮流下,社會變遷的一部分真實;然而若用此一語定義一切,不免有些狹隘。「永不斷線」的網際網路連結,確實壓縮了深度思考的時間空間;但這樣的管道及平台,仍為人們帶來許多前所未見的契機,及串聯正向改變的可能。例如,因為網路溝通成本的降低,使許多有著特殊「水平身分」的個人(例如同性戀者、身心障礙者及其家庭)得以在新興社群平台中相識凝聚,進而認同自己的身分,釐清疑惑,建立社會互助支持,並透過行動串聯爭取權益。此外,當來自亞、非、歐、美、澳的人們,得以不分國界地分享觀點看法,甚至借助翻譯軟體跨越語言障礙,不同族群間將有機會從個人與個人的交流開始,破除迷思與刻板印象,用漸進的理解,一點一滴消除歧視。

最後,我想指出資訊科技在「創作、創新、創業」領域帶來的革命性變化。第一,透過雲端檔案共享等機制,合作創作不再受時空國界限制,也因而激盪跨文化的藝術火花:例如美國創作歌手Taylor Swift與巴西歌手Paula Fernandes,透過線上溝通協作,不須真正碰面,即可完成混音合唱曲“Long Live”之製作。第二,有創新點子、欲付諸實踐者,有更多易取得的資源與參考:例如社會企業創新者,可以透過「社企流」「創新拿鐵」等新媒體接觸到國內外豐富案例,思考模式可行性,並透過線上投遞iLab企劃書等,有機會獲得孵化器及業師輔導;有技能、有點子、想參與創業者,亦可透過「簡單創」線上平台,媒合組成創業團隊。第三,創新行動中,眾人的共同參與變得可能:例如最經典的例子Wikipedia,是全人類共同協作的知識庫;文學創作上出現了新形態的「Wovel」網路連載互動小說──每一期最終轉折點,皆由讀者意見投票,決定下一集情節走向;企業透過網際網路將生產流程「眾包Crowdsourcing」,小米手機讓「米粉」成為參與創新產品研發的「Procumer」;Kickstarter, FlyingV等「群眾募資」平台,讓創新的好點子,可以經過市場驗證,並集結眾人之力成為真實。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幸運地,經由《在一起孤獨》之閱讀及反思,我得以重新檢視科技在我與周遭親友生活中扮演的要角、生活型態因而發生的變遷與影響--原來,藉著社會學之眼的洞察,先前感到被網路制約的責任難以逃脫感、廣泛連結反而衍生的疏離感,並不只發生在自己,而是整體人類社會的共同現象。我認為,一日千里的科技創新潮流之下,如何掌握運用資訊科技之便利,而不受其束縛,是人們必須從此刻起有所覺知的重要挑戰。感謝藉此契機,我得以有系統、有脈絡地認識此議題,檢視科技帶來的社會互動變遷歷程,以全新角度反思自身科技使用習慣;從建立問題意識的第一步開始,進而探討根源,釐清立場價值,訂定改變目標,並從自身開始採取社會行動!

 

延伸閱讀:

輕鬆走進「巷仔口社會學」-社會設計,社會創新,到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好書推薦:《創業教我的50件事》王文華若水創業故事
環遊世界的大眾運輸發現!《不開車,在路上:一個無車主義者的環球城市觀察行》
《TED Talk 十八分鐘的秘密》簡報技巧重點精簡筆記!
【台大好課推薦】人與環境關係導論-與花蓮五味屋孩子們的生命交會-課程活動心得反思(畢恆達老師)
英國交換心得:9個歐洲社會創新專案,我的230hr海外志工旅程
海外志工的意義:深度交流,彼此的改變成長,歡笑淚水交織的故事-印度國際志工服務經驗分享(IV)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317

Rita

追蹤 227 鼓勵作者

成為你想看見的改變。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is world.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08-24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