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密林


《夢域》

16. 密林


  「……原來樹會保護我們是這個意思。」

  急遽的心跳又漸漸跳回正常的頻率,孫少初餘悸猶存地說。剛才的景象太過震撼,她深吸了口氣,緩過情緒。

  大火平息之後,森林裡又恢復了寧靜,危機暫時解除。他們踩著樹枝,慢慢地從樹上爬下來。

  離地面只剩一小段距離,何祈跳了下來。徐子善先回到了地面上,他推了一下眼鏡,稍微整理了肩上的背包,朝樹上張開雙臂。石頭往下一跳,徐子善穩穩地接住了他,緩緩放下來。

  何祈看著腳下周圍,沒有落在野獸身上的樹葉就只是普通的落葉,靜靜地躺在地上。

  「大家都還好嗎?」

  徐子善問道,看著從許力霄他們另一邊走過來。

  許力霄揮了揮手,「還好--什麼事都沒有。」

  「剛剛快被嚇死了!還以為再也下不來了。」

  孫少初在他後面感嘆,她邊走邊說,走到一半,忽然發現許力霄腦袋後卡著一片樹葉,她驚叫道:

  「許力霄你頭髮要著火了!」

  「靠--在哪裡!?」

  聲音陡然拔高,他轉過身,手忙腳亂撥著頭髮,樹葉被他弄了下來,靜靜地飄落到地上。

  徐子善蹲了下去,伸手撿了起來。他說:「好像只有在那些東西身上才會起火。」

  孫少初瞬間冷靜下來,「喔,那就沒事了。」

  「妳不要嚇我啊!」許力霄轉身對她大叫。

  徐子善重新站了起來,「他之前說樹會保護我們,應該是這個意思,可是又說了不能掉進河裡,不知道為什麼?」

  許力霄不假思索地說:「還問得著問?掉進河裡不就淹死了嗎?」

  「……會是這麼膚淺的理由嗎?」孫少初一臉無語。

  許力霄說:「總之,不要掉進去就好了嘛,我們只要沿著河流一直往前走,照這樣下去,很快就可以找到出口了。」

  孫少初起了點希望,「太好了,終於可以回去了!」

  許力霄看了看自己身上,「目前也還沒發生變化,感覺蠻順利的,搞不好出口很快就到了。」

  幾個人整頓了一番後,準備回到河流附近,再次出發。這時落在腳邊的斑駁樹影明滅剎那,石頭仰起了臉,看著樹梢間的光影。

  「太陽要消失了。」

  他們注意到周圍的光線開始出現變化,森林裡的光正在逐漸消逝。跟城市裡的情況一樣,夜晚來臨的速度非常快。何祈看到樹叢間的光亮飛快地隱去,掙扎著閃爍了一會兒後,接著就跟火花一樣熄滅。

  黑夜迅速覆蓋殘餘的光亮,最後一抹光線消失在樹林中,像關掉了所有的燈,黑暗佔據了一切。

  有一點點的光就差很多,現在入夜了,太陽光完全消失,根本什麼也看不到。周圍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所有人都隱沒在黑暗中。

  短暫地體驗了失明,何祈開口。

  「還走得了嗎?」

  「媽的!太黑了吧?什麼都看不到!」許力霄發出一聲咒罵。

  「你們等一下,我這裡有帶手機,可以開手電筒。」

  徐子善的聲音響起來,接著一陣窸窣,眼前突然亮了,他們好像重新找回視覺,眨了眨眼,適應突來的白光。

  徐子善重新把背包揹上,手裡拿著手電筒,「這樣就看得到了,找找看那條河在哪裡吧。」

  何祈轉了個身,眼睛直視著前方。

  「不用找了,就在那裡。」

  他往不遠處看去,黑暗之中,有一條發亮的光帶橫亙在地面上。他們張大了眼睛看著。

  那條河正在發光,銀白色的光芒閃耀,像從水中散發出來的光暈。河水緩緩地流動,光芒跟著飄忽閃爍。黑暗的樹林中,眼前只有一道璀璨的銀色光河,讓人一時看花了眼。

  河水一直向前蜿蜒,朝著遠方奔去,即使在極黑的夜裡,也為他們提供了方向。

  他們重新回到了河邊,沿著河流繼續前行。連夜趕路雖然危險,不過既然進來了森林,心裡都已經做好了覺悟,為了爭取時間,他們還是選擇繼續往前走,趕在消失之前離開這裡。

  周圍雖然暗,但仰賴著手電筒的光,還不至於看不到路,旁邊河流的光芒也提供些微照明。何祈看著會發光的河流,心裡又想到老人的囑咐。

  他之前就有這種猜測,孫少初他們都是遭遇了一場洪水,才來到這個地方,而這裡唯一跟水有所關聯的就是那條河。或許就是那條河把他們帶了過來,昏迷之後就來到這裡。

  不過,他倒是不清楚那條河有什麼危險的,第一天晚上見面的時候,他們醒來之後還是好好的,既沒有溺死也沒有身體不適,既然如此,那條河有什麼危險的?除非河裡還有什麼危險的生物。

  他隨便想了幾下就決定作罷。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也沒心思一件一件去追究,他也不怎麼在乎這些莫名其妙的事,反正只要能找到謝刑安就好。

  何祈抓著口袋裡的照片。謝刑安一定也在森林裡,不知道遭到了攻擊?還是躲了起來?他是不是也變成那種透明的樣子?

  ……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他。

  他們左右張望,留意著周圍的動靜,幾個人聚集起來走了一段路。

  徐子善在最前頭拿手電筒探路,石頭走在他旁邊。他瞥見石頭斜背在身上的背包,布面鼓起。

  他提議道:「東西會不會很重?我包裡還有點空間,要不要放進來?」

  石頭搖搖頭拒絕。

  「不用了,這個是我的行李,我要帶在身上。」

  許力霄在後面皺起了眉,「你哪來的行李?」

  石頭說:「是水晶球,魔法師給我的。」

  「啊?」

  「真的嗎?可以看一下嗎?」徐子善似乎很興奮。

  石頭應了聲,把布包打開。他們看著石頭從裡頭拿出了一顆大玻璃球,晶瑩的玻璃表面上反著光,他用兩隻手掌小心地捧住。

  許力霄嫌棄地看著那東西。

  「你連這種東西都有?」

  「我跟魔法師約定好了,只要我找到能讓他快樂的東西,他就會實現我的願望,給我一顆人類的心,這樣我就可以變成人。」

  背包裡的東西拿了出來,只剩空袋子,鬆垮垮地搭在他身上。

  「這些水晶球都是裝令人快樂的東西,但因為太多了,袋子會裝不下,所以我就把它們都放在一起,一顆球裡面還有裝另一顆球。」

  「噢,就有點像俄羅斯娃娃的概念吧。」孫少初領悟地說:「所以這裡面有全部的球嗎?」

  「嗯,總共有……」

  他邊走邊說,手上還拿著東西,直直地繼續往前走,突然腳下一空,整個人往下摔去。

  「小心!」

  孫少初一個大步上前,跟徐子善一左一右拉住他的胳膊,石頭手一滑,水晶球從他手裡滑落。

  他們前面是一個小斷層,地勢陡然下降,水晶球滾落到地面上,順著傾斜的地面,向前滾去。

  「我的球。」

  石頭掙脫他們,追著那抹快速閃動的光亮,跑上前去。

  「欸!小心點!」孫少初在背後叫著他。

  石頭在後面跌跌撞撞地跑著,水晶球越滾越快,不斷地撞上周圍的樹木,歪歪斜斜地改變方向,逐漸超出了視野範圍,滾進了一片黑暗當中,再也看不到了。

  他們跟了上去,許力霄邁開一個大步,揪住他的衣領,讓他停下來。

  「你再追也沒用,不見就是不見了。」

  徐子善跟他道歉,「抱歉,剛剛應該先讓你好好收起來。」他把手電筒照往前方。

  「我去找找看好了,你們在這裡等一下。」石頭說。

  孫少初止住他,「欸欸,等一下!一個人去太危險了,要找大家一起找!」

  「算了吧,滾那麼遠,我看早就不見了,不然就是掉進河裡了。」許力霄無所謂地說。

  孫少初狠瞪了他幾眼,他勉強地改口,「現在這種鬼地方,你一個人是想跑去哪裡?到時人也不見了,反而更麻煩。」

  她建議道:「乾脆我們一起邊走邊找吧,搞不好中途就會看到了。」

  「你們要幫我找嗎?」石頭看著他們。

  徐子善應了聲,摸著他的頭安撫著說:「放心吧,一定會幫你找回來的。」

  幾個人沿著水晶球滾落的方向搜尋,許力霄跟孫少初也開了手電筒,往四周查看。他們已經慢慢偏離了原本的行進路線,離河流越來越遠,周圍的銀色光芒逐漸轉弱,變成朦朧的幽暝,只剩下手電筒是唯一的光源。

  石頭低垂著腦袋,不停地轉頭看著腳下的地面。他們走在石頭後面,孫少初餘光瞥著石頭,壓低聲音說:「沒想到真的找不到了,該不會掉到河裡了吧?」

  許力霄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不是講過不見了嗎?就跟他說找不到就好了,反正又沒辦法。」

  「一定要找到才行。」徐子善臉色沉了一下,堅持道:「那個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就算這樣跟他講,他也一定會自己去找的,那樣的話就太危險了。」

  許力霄看了他一眼。孫少初想了下說:「看來只能分開來找了,這樣才比較有可能找到。」

  她看著其他人,手裡比劃著區域。

  「許力霄你去那邊,子善你負責那裡,然後我陪著石頭好了,至於何祈……」

  孫少初說到他時頓了頓,他身上沒有帶手機,年紀又比較小,單獨一人可能很危險。她問道:「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這樣可能比較安全。」

  何祈看了看周圍,反正他也要找謝刑安,順便能看看有沒有他的線索。

  他對孫少初說:「我一個人也可以,妳把手機給我。」

  「真的沒問題嗎?」她遲疑了一下,再三確認。

  何祈嗯了一聲。

  「好吧。」孫少初把手機遞給他,又想到,「啊,可是這樣我們就沒手電筒用了。」

  徐子善主動說:「我跟你們一起走好了,我也可以幫忙照顧石頭,何祈可以去我那個方向找。」

  孫少初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囉,我們先分開找找看,若還是沒發現,再回來這個地方等其他人。盡量不要走得太遠,遇到危險先躲到樹上--有人有任何問題嗎?」

  孫少初環顧其他人,最後對著許力霄挑起眉。

  「看我幹嘛?我又沒說什麼。」他瞟過一眼,「煩死了,找到就好了吧!趕快把事情解決了就趕快走。」他舉著手電筒轉過身,抬起腳步就要走人。

  決定了之後,幾個人兵分三路在黑暗中移動。何祈舉著手電筒往周圍探照,目光左右來回地觀察。光線可及的範圍內,什麼也沒有,只有一棵棵高聳的樹木,視野外是無邊無盡的黑暗。

  夜晚的森林寂靜沉默,四周一片虛無的黑包圍著他,比白天更加壓抑。

  何祈一邊搜索,一邊心中忍不住揣想。從他目前知道的事情來看,森林裡能躲藏的地方就只有這些樹,如果謝刑安遇到野獸攻擊的話,應該也會躲在那裡。他把光線往樹上移動,無奈上面樹影太黑,照出來的都是層層疊疊的陰影。

  他把手電筒照回前方,忽然在黑暗中發現了什麼。何祈眨了眨眼,把燈光挪開,眼前出現了一點微弱的瑩光,光點匯聚密集,像條若斷若續的絲帶,在遠處微微亮著。

  又是那條發光的河流,他內心回想著,可能是從剛剛的地方蜿蜒著流到了這裡,不知不覺又重新遇到了。

  何祈繼續往前走,在附近打轉了一陣子,竭盡所能地往各個角落搜尋。過了不知道多久,他才有點無力地停下來,佇在原地。

  到處都是一片漆黑安靜,一成不變,毫無所獲。

  他陰鬱地想著,現在身上只有那張照片是唯一的線索,其他什麼事都不知道,果然要找到謝刑安還是很困難。

  事情都隔了這麼久,早就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而且這座森林似乎很大,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說不定他早就在森林的最裡面了,而他們才進來不到一天而已,當然什麼都找不到。

  何祈皺起眉,還得再繼續深入才行。正想回去找其他人時,身後卻傳來聲響。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2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