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戰出來】誰規定要女主内男主外?


這就像是男才女貌相類,都是對「性別角色」的設定、限製或者期望

只要涉及性別敘事,基本上就繞不開它

 

「男兒有淚不輕彈」「女孩子要溫柔點」

「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男方年紀大點不要緊」

「男的還不如女的賺得多,吃軟飯」「窮養男富養女」

「男生多讓著點女生」「女人感性男人理性」「男生適合理科女生適合文科」

它們通常毫無惡意,甚至溫情脈脈、愛憐橫溢,自以為的為你好

 

但這套二元對立的性別敘事是否天經地義、不言自明?

它們最初是將女性囿於家門的製度的衍生物、配套物

也是女性話語缺失,只能作為被男性主體凝視的客體存在於敘事的體現

它們將男女兩性的差異本質化、固定化、普適化,並參與到性別角色塑造之中

不論期望性的敘事「男性/女性應該怎樣」

還是描述性的敘事「男性/女性是怎樣的」,都在進行性別角色塑造



人的性情,常與人對自己的要求和期望有關

而人對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又往往與社會的要求和期望相一致

在產生同等的哭泣衝動時,女性會順應乃至誇大

而男性會抑制——想到「我是個漢子我不能哭」

 

被性別角色觀規訓的男性和女性,又反過來成為其持續下去的土壤

我們不能斷言今天的性別角色分化完全是由此形塑而成的

但這種形塑起碼是原因之一

 

如不首先剝除這一參數的影響

我們就無法從當前所見的結果中推導出生理/基因/天性決定男性/女性是什麼樣的

適合/擅長什麼,如何分工;更勿論以之加諸於差異紛繁的個體之上了



松江府自元代以降,就是棉織業的中心

得益於黃道婆這個上海女人,松江布衣被天下

松江府的女性因此很能掙錢,從當姑娘開始就機杼不停,嫁妝也格外豐厚

甚至成為許多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於是此地女性的地位格外高,男人們只好做家務了



其實,男人要是投入這個行當,也未必干的就不如女人

然而傳統上男耕女織,織布是女人的事

松江府特殊的經濟環境如果在時空上擴大的話

說不定織布就成為男人的事了

 

性別角色與歧視關聯,常常招致爭議

因為從直覺出發,我們很難認定它是一種「惡」

我更傾向於將它視作一種「假」

 

它使我們在成為一個人之前,首先成為自己的性別

這就是女權主義提示我們的:由觀念構築的生活看似自然而然,實則不可思議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248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3 days ago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