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遇襲


《夢域》


17. 遇襲

  他回頭,用手電筒照了照。

  何祈專注地掃視了一圈,光線所及之處平平靜靜,沒有任何異樣。他定在原地,那個聲響只出現一下又不見,四周又回歸沉寂。

  等了一會兒,還是什麼事也沒發生。會不會是野獸?但為什麼一下又沒動靜了?如果發現這裡有光,應該早就衝過來攻擊了……又或者是其他人?

  「許力霄!」

  他朝著黑暗處喊叫,聲音像被吸入無底的深淵,沒有任何回應。他又嘗試叫了幾聲,依舊什麼也沒有。

  何祈屏住呼吸。該不會是……

  「謝……」

  他還沒說完,一股力量把他往後扯了過去。他舉著手電筒踉蹌後退,靠到了一棵樹上。何祈轉過頭,傾斜的手電筒光照出許力霄,猛地出現在他身側。

  對方把他的手機搶過來,關上燈光,一片黑暗覆蓋上來。

  何祈正想問他搞什麼,周圍忽然傳來低鳴聲。他凝神細聽,聲音在他們倚靠的樹木後頭,低沉嘶啞,像從喉嚨裡發出來。野獸就在附近。

  手電燈關掉後,身邊只剩河流的銀色光芒。他們掩藏在一棵樹後面,那頭野獸似乎只是在附近徘徊,腳步緩慢地踩在地面上,還沒發現他們。

  他們在樹後面默默等待。許力霄可能是跑過來的,壓低著聲音慢慢喘息著。

  直到再也聽不到任何動靜,許力霄把手機塞還給他,何祈接過來。

  「幹嘛突然跑過來?」

  「嚇死人了!還以為要出事!」許力霄從喉間擠出氣音,「我去的那個方向根本就是個斷崖!往下一照,底下全都是那些東西!雖然牠們沒看到我,可是好像注意到光,開始移動了,可能等下就要往這裡來了!」

  他稍微緩了一下,又接著:「剛剛看到這裡有光,就往這裡來了,然後就聽到你的聲音。靠!你是怎樣?叫那麼大聲!是想把牠們都引過來啊?」

  何祈不管他,逕自問:「既然聽到了,幹嘛不回我?」

  「你一個人鬼吼鬼叫就算了,還要拖我下水,到時候牠們來了,我要丟下你先跑。」許力霄朝他低吼,「急什麼急?也不看看旁邊是什麼狀況!」

  他毫不客氣地訓了一番,隨後似乎想起什麼。

  許力霄質疑地說:「還有,剛剛是不是我的錯覺?感覺你好像在叫其他人……」

  「錯覺。」

  何祈開了手電筒光,對著他的眼睛閃了一下。

  「靠!」許力霄慘叫一聲,反射地緊閉了眼,「你怎樣啊!眼睛要瞎了!」

  何祈別過臉去,不再去理會他。剛剛好不容易冒出點希望又突然落空,到底還是沒找到人。他不禁有點鬱悶。

  許力霄眨了眨眼,「算了!這裡太危險了,別管什麼球了,趕快回去找其他人。」

  他們檢視四周,慢慢地從樹後面出來。何祈往河流的方向看去,地面上出現一道微光。

  「等等。」

  他叫住許力霄,又回來看著地上的東西。

  「找到了。」

  面前銀色的河流散發出朦朧的光暈,水晶球映著河流,照出了一道反光。它落在河邊一棵樹底下,卡在樹根的夾縫中。

  「原來在這裡。」

  許力霄在後面幫他開了手電筒,光線對準水晶球。何祈走上前去,彎下腰想撿起來,河流對岸有什麼東西走進了銀色光暈中。

  何祈抬起視線,正對上了一雙血紅的眼睛。

  伸出去的手陡然僵在半空。他們停在原地,渾身緊繃。何祈直直看著牠,保持著原來彎腰的姿勢。許力霄還站在他身後,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野獸咧著尖牙,危險的紅眼緊縮起來。他們之間的距離相隔不到幾尺,中間只隔了一條河,如果牠越過河水衝過來,他們一定沒機會跑,但水晶球就在眼前了。

  何祈目光往下轉,謹慎地伸手往目標靠近,眼神在兩者之間來回移動,但野獸只是緊盯著,遲遲沒動作,就停在那條河對面。

  他硬著頭皮,一把抄起了水晶球,轉身撒腿就跑,許力霄見機跟上,兩人飛奔離開,背後沒有聽見任何騷動。

***

  他們火速地循著原路回去,沒過多久就看到黑暗中亮著其他手電筒光,孫少初他們已經先回來了,在原來的地方等著。

  他們倉促地跑了過去,徐子善看到何祈手上的水晶球。

  「咦?太好了,你們找到了啊!」

  許力霄喘著氣看向石頭,「冒著生命危險找到的,還不給我好好收著!」

  何祈把水晶球還給石頭,他伸出兩手接了過來,臉上雕刻的眼睛張得大大的。

  「謝謝你們。」

  石頭表達著謝意,語調毫無起伏,跟他平常的說話方式一樣,聽不出有什麼激動的感覺。許力霄被道謝了也沒怎麼高興,直接切入正題。

  「東西都找回來了,這下可以走了吧?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發生什麼事了?」孫少初看他急急忙忙的樣子。

  許力霄簡單地交代剛剛的事。孫少初皺起眉頭,「你們剛剛是在哪裡看到的?」

  他指著黑暗中他們來的方向,「就在那條河對面,還好牠越過河沒衝過來,不然我們都死定了!」

  徐子善說:「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能去那裡了。雖然說要沿著河流走,但已經知道那個方向有怪物,就不能再往那裡走了。」

  他往四周看了看。

  「我們繞過那塊區域吧,從別的方向走,一樣可以重新回到河邊。」

  他們在黑暗中大致抓了個方位,又繼續匆匆上路。快步行走了一陣子,眼前銀色的光芒若隱若現。

  幾個人小心翼翼地靠近,集中目光往夜色中瞧,這次河的對岸一片寧靜。他們湊近了看著水流,逆著河水的流向前進。

  腳下的步伐紛雜謹慎,眾人不再說話,空氣中陷入一陣緊張的靜默。不知什麼時候還會碰上那些東西,得趁現在尚無風雨的時刻多趕些路,越快找到出口,他們就能越快脫離險境。

  許力霄走在最前頭開路,其餘人快速地緊跟在後,他打著光往前方左右探照,穿越周圍幢幢的黑影。直到行經某處,何祈發覺附近有點不太對勁。

  憑藉著一點光亮,他隨便往旁邊一瞥,這裡的地貌跟他們目前見過的不太一樣,樹木都不見了,只剩下光裸的岩石地,好像是某個寬廣的空地。

  而且地勢開始往下傾斜,許力霄慢下腳步,帶著他們緩緩下坡。一行人路上沉默地走著,這道坡似乎無止盡地漫長,感覺走了很久還沒結束似的。

  走到一半,何祈身後的徐子善忽然開口,叫住了其他人。

  「幹嘛?」許力霄舉著手電筒轉過頭。

  「這個地方還有多久可以走完?」徐子善問他。

  許力霄轉身,順著山坡往下一照,前方還是斜坡,燈光範圍有限,看不到更遠的地方。旁邊水流潺湲往前延伸,一直沒入黑暗中,何祈極目望去,河流的銀光雖然指示了方向,但是光芒太遠,還是看不清遠方的景物。

  徐子善沉默一聲。

  「糟糕了,這裡沒有樹可以躲,要是遇到怪物就麻煩了。」

  其他人紛紛變了臉色。剛剛他們只顧著趕路,完全沒注意到這點,現在就卡在了一處孤立無援的位置。

  下一片樹林不知道還在哪裡,要是遇上了野獸,他們根本無處可躲。

  「現在怎麼辦?」孫少初待在石頭身邊,擔憂地說。

  繼續往下走只是貿然行動,只會讓他們處境變得更糟。現在死了的話,就沒機會回去了。

  許力霄冷靜了一下,說:「往回走吧,先暫時找地方躲,起碼先回到有樹的地方。」

  徐子善同意道:「我也覺得回去比較好,等到白天視野變好了再過來。」

  「沒辦法了,先這樣吧。」

  孫少初點點頭,拍拍石頭的背,讓他走去徐子善身邊,自己則開了手電筒,一邊爬坡一邊照路,其他人跟著往上,這次換成許力霄墊後。

  他們顫巍巍穩住身子,山坡有一定的坡度,上去比下來更困難。

  何祈踩著山坡的碎石,目光在頭頂與腳下的坡地間來回移動,過了一會兒,手電筒光照出了幾棵樹木,他們又看見原本的樹林了。

  眾人心情忍不住振奮起來,加緊了速度向上前進,就快接近坡頂時,耳邊突然一聲獸嚎。

  聲音驚人,如在耳畔。他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一個巨大黑影突然樹林中竄出,孫少初首當其衝。

  「啊--」

  她嚇得尖聲大叫,其他人瞪大了雙眼。那東西來勢猛烈,她一時失去重心,整個人連同野獸摔了下去。

  「孫少初!」

  許力霄激動喊道,他們往下看去,人影和野獸翻了好幾圈,原本握在她掌中的手機拋飛出去,一陣慘白的光束搖晃,掉在地上。許力霄拿手電筒照過去,孫少初滾下山坡,落在不遠處,全身一動也不動的。

  他們直直衝下坡,朝孫少初奔去。旁邊的野獸緩緩支起身子,面露猙獰。

  許力霄停在附近,拿手電筒正對著牠一陣亂晃,野獸被刺眼的白光惹怒,前腳一躍,往他身上撲過去。他抬手阻擋,往後跌坐在地,發出一聲慘叫。

  野獸緊緊地咬住了他的手臂,龐大身軀壓在他身上,許力霄痛得冷汗直流,一陣劇痛從手上蔓延開來。心臟瘋狂地跳動,腦中的念頭飛轉盤旋,想著辦法要抽身,這時壓在他身上的黑影遽然消失。

  一陣危急驚惶之中,許力霄呆愣片刻,一顆玻璃球從自己身上滾落。他還沒平復過來,徐子善猛地把他拉起來。何祈轉身,看向上方漆黑的樹林,更多野獸的喧囂聲傳來。

  「還有更多過來了!」

  許力霄站穩了身子,迅速鎮靜下來。他把手機丟給何祈。

  「你先走,我去找孫少初。徐子善,石頭給你照顧。」

  徐子善應了聲,立刻回去找石頭。何祈皺著眉看他,許力霄朝他大叫。

  「快走啊!」

  彷彿心意堅決,何祈沒再逗留,毫不猶豫地邁開步伐,狂奔起來。他使出所有力氣,往山坡下衝刺,緊抓著手機往前方照路,白色的燈光上下劇烈搖晃。

  他使勁全力奔跑著,喘息急促,心思雜亂。岩石地上顛簸,讓他差點摔倒,幾乎無暇關注後頭的情況,等到地勢稍微緩和了點,他勉強回過頭看去,藉著稀疏的光線,看到一團團狂亂湧動的黑影,耳邊都是一片瘋狂的咆哮。

  他沿著河流不停跑,銀白色的光亮在前方指引著他。何祈瞇起眼,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點樹影,越來越近了。

  他努力加快速度,手電筒光終於照出了一片樹林。

  腳下依舊迅速移動,他急忙地跑進森林中,穿越周圍成群的樹木。後頭還是一片昏天黑地的混亂,他趁著空檔勉強轉過頭,想看許力霄他們跟上了沒。冷不防腳下一空,眼前景象翻轉過來。

  何祈失去了平衡,重重摔下了一個土坡,一連翻了好幾圈。他撞到了許多高起的土丘與石塊,身體各處傳來疼痛,他吃痛地閉起眼,腦袋一片天旋地轉,最後他的腹部狠狠撞上了一棵樹,他痛得全身蜷縮起來,靠在一棵樹幹上,停止了繼續墜落。

  一片暈眩中當中,何祈緩緩睜開眼,他扶著那棵樹起身,喘口氣休息了一下。

  黑暗裡,他的視覺慢慢找回焦距,點點銀光首先吸引了他,往四周看去,那條河流穿梭在樹林之間,在夜色中暈開一層晶瑩的光。

  他耳邊轟轟隆隆的,躁動聲傳入昏沉的大腦。他抵在樹上呆坐著,沒過多久,天空亮了起來。他抬起眼,從這個角度只能看見半邊天空,其餘的部分都被土坡掩蓋著。

  天上染了一片紅光,坡頂的邊緣依稀冒出了橘紅色的火焰,火星子竄跳飛濺,黑煙升到空中。樹木已經開始落葉了,野獸狂亂的吼聲從坡頂上傳來,模模糊糊地,讓他感覺很遙遠。

  何祈注視著鮮豔的火光,濃煙翻湧,大火延燒不止,他想上頭一定燒得很厲害,紅色的火焰幾乎照亮了頭頂的天空,不知道許力霄他們有沒有事?

  他空白地坐了一會兒,等待體力漸漸復原,這裡幽靜平和,遠離著喧囂跟騷動,像是個被遺忘的角落。

  彷彿彌留邊際回魂過來,有那麼好幾個瞬間,他差點以為自己要完了,與死亡擦肩而過,還是得交代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他大口呼吸著,像窒息的人重新找回氧氣,氣息填充著他的胸肺,像新鮮的活水湧入。他不是第一次有瀕死的體驗,可是當他那麼靠近的時候,腦中竟然乍現一個念頭。還不能死。還沒找到人,他就不能死。

  這念頭出現的時候,讓他恍惚了一下,隨後忍不住覺得可笑。主動求死的想法不止一次,走過了那麼多個消極灰暗的日子,他竟然還會有所畏懼。

  他沒想到還有機會能再見到對方。

  何祈曲起腿調整坐姿,一手探進兜裡。口袋中的照片靜靜躺著,握在手心中,完好無恙。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5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