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陰影


 《夢域》

18. 陰影

  時間像煙霾裡飛揚的火星發散消弭,盡皆被夜幕吞沒乾淨。不曉得過了多久,火勢逐漸平息,上方響起一聲呼喊。他抬頭看去,殘餘的光光中探出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喂——要幫忙嗎?」

  何祈意識過來,是許力霄的聲音,從山坡上遠遠傳來。

  他扯開嗓子喊回去。

  「不用——」

  何祈費力地站起來,抓著許力霄的手機,慢吞吞地走回坡頂。

  他們兩個在山坡上會合,許力霄喘著氣走過來,一上來就是那副口無遮攔的作風。

  「剛剛都沒看到你,還以為你死了。」

  「我才想這麼說。」

  何祈跟他不遑多讓,沒繼續廢話,把手機還給他。

  「其他人呢?」

  「他們已經先躲在樹上了,我告訴他們,我一個人來找你就好。」

  許力霄說,他全身混亂狼狽,冷汗淋漓,氣喘吁吁,感覺已經體力透支的樣子。何祈看著他觀察了一會兒,忽然發覺到哪裡不對勁,拿手電筒一照。

  「你身上怎麼了?」

  許力霄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他身上看起來若隱若現,一種令人心驚的色調。

  他戰戰兢兢地抬起手,那條手臂已經變成明顯的透明,讓他想起那些幽靈。

  「靠!是那個東西!」

  許力霄不可置信地叫了一聲,一瞬間明白了什麼。

  何祈沉下臉,他身上也開始出現那種透明的狀態,就跟他們見過的那些人一樣。

  一段記憶閃現腦袋,許力霄想通了什麼,面有難色。

  「飯店裡的人說,人在這裡不會死,只會消失,看來在森林裡也一樣。」他頓了頓,一字一句幾乎篤定地說:「只要被那些野獸攻擊,我們還是會消失。」

  何祈看著他開始透明的身影,一語不發。周圍幽幽的銀光發散在空中,密林裡影影綽綽。

  那股神秘的力量始終都在。只要他們還沒找到出口,那些野獸就會一直攻擊,而那力量也不知道會找上他們。待在這裡,沒有一刻安寧,直到他們消失。

  許力霄惱怒地嘆了聲。

  「那個人什麼也沒說!他根本沒提啊,被咬還不是會消失!結果還不是一樣,他也沒告訴說該怎麼辦!是想放我們自生自滅嗎?他到底想不想幫我們!」

  何祈深吸一口氣,還好剛剛跑得快,才僥倖逃過一劫。若是被攻擊了,說不定他現在也要消失。

  反正不管是消失或死亡都一樣,現在不能出任何問題,起碼讓他平安見到人。

  他還得去找謝刑安,那就是他進來森林的所有目的,唯一的機會,不能在這裡出差錯。

  何祈攥緊了口袋裡的東西。

  許力霄看著他的表情,又注意到他有意無意的動作,過了良久,說:「你會想跟來,就是因為那個東西吧?」

  他噤聲不語,揣在兜裡的手抽了出來。

  許力霄依舊低著目光,疑惑地喃喃,「可是奇怪,一開始沒看到你拿出來過,應該是之後才找到的。這樣的話,你怎麼帶進來的?」

  「……什麼?」

  何祈一時沒掌握他的意思。

  許力霄抬起目光,「出發之前,那個人說城市裡的東西都帶不走,就算帶走,也是回到原本的地方。能帶走的只有身上原來的東西。」

  何祈聽著他解釋,感覺心臟慢慢絞緊,隱隱約約瞭解了什麼。

  他可以把照片帶出城市,代表謝刑安一開始身上就帶著。那真的是他的東西。

  這發現讓他心思動盪起來。但許力霄已經不再繼續糾結這件事,隨便擺了擺手。

  「算了,不管你是因為什麼想跟過來,總之你來都來了,總比留在城市裡好。」

  他說:「還好你遇到的是我們,如果是飯店的那一群人,才不管你的死活,你要厭世擺爛最好不過,最好大家一起消失,那裡已經沒希望了。你跟著我們才有一點機會。人只要還在,回去之後,沒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何祈聽著這番話,腦中停頓一下,直視著他。

  一種存在於思維上的落差此刻鮮明地顯現出來。許力霄可能把自己想錯了,以為進來森林就是要跟他們去找出口。

  但事實上,他從來沒想過要回去,就算發現了謝刑安的照片也是如此。

  何祈心裡明白,自己跟他們是不一樣的,這些人都是執著於回去,回到原本的日子,他們原本就有自己想做的事情,生活美好而值得期待,想回去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他不同,他進來森林,只是為了找謝刑安而已。

  許力霄沒察覺他的心思,又逕自說:「那兩個人一定也有跟你說些什麼,看到你自生自滅,一定不會坐視不管,一定會想辦法說服你,跟我們一起走。」

  他頓了頓,目光瞥到暗處,「特別是徐子善,老愛管別人閒事。」

  何祈隨口回應:「你不也一樣?」

  他不認同地撇撇嘴,「我跟他才不一樣,他對誰都可以無差別地熱心,我可做不到那樣。換作一個不起眼的普通人,我才懶得理他。」語氣一轉,他如實道:「只是覺得挺可惜的,如果你消失的話。」

  何祈隻字不吭。

  「一般人聽到有怪物之類的,早就嚇得動不了了,只會像飯店的人一樣躲在城市裡面,慢慢等死。雖然你一開始也是要死不活的樣子,但是決定好之後,就是說去就去,一點猶豫也沒有。如果你就這這樣消失了,不就跟那些人一樣了?」

  許力霄說完,又低下目光,看他口袋裡的東西,「那一定也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你才會改變心意,那就好了啊!你也不是完全不在乎。」

  何祈盯著他,心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

  他平靜地說:「你想太多了,我想進來森林沒錯,但不代表我要跟你們回去。」

  「啊?」

  許力霄一時愣住,半晌才搞懂他說了什麼,「你又在想什麼?不回去那你來這裡幹嘛?」

  何祈伸手把照片拿出來。

  「這個是我同學的東西,我在城市裡發現的。」他緩緩地說:「他也跟我們一樣,來到了這個地方。」

  許力霄看著照片,皺起眉,神情難以置信。

  「真的?」

  「嗯。」何祈說:「我跟你們來只是為了找他而已,我只要找到他就好,但我根本沒想過要回去。」

  「可是、你……」

  許力霄咬著音節,支吾了一下,突然覺得哪裡怪怪的,搞不懂他的邏輯。

  他說:「你要在森林裡找他沒問題,但既然都來了,幹嘛不跟我們回去?而且你找到他之後,不就能一起回去了嗎!?」

  「沒辦法。」

  何祈看也沒看他,口氣斬釘截鐵。

  「為什麼?」許力霄反問。

  何祈臉上一片淡漠,像全然的空無。

  「他死了。」

  聲音平靜地逸出。

  「半年前就死了。」

  森林的黑影蠢蠢欲動,無聲佔據了周圍的空間。許力霄震驚地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不知道怎麼問起。

  他沉默了片刻。

  「……你確定是他嗎?」

  「這就是他的東西!他就在這片森林裡!」

  何祈沉重地說,難得情緒激動起來。許力霄第一次見到他這樣,不禁臉色嚴肅。

  「……好,就算真的是他的東西,但你這樣還找得到人嗎?」他厲聲質問,「你都知道他死了,那就是事實!就算真的找到了,那還是人嗎?」

  「是人是鬼,我都要去見他。」何祈冷靜地說:「我們有話還沒說完,我要當面問他。」

  那時候他一聲不響地就走了,什麼都沒說,自己了結生命,只留下他痛苦愧疚,日夜煎熬。

  他要找到謝刑安,當面問他為什麼。

  許力霄沉默著,幽森的樹影無聲聚攏,抽長蔓延,將他們圍困其中。

  他在黑暗裡望著。

  「說完之後呢?見到人之後,那你呢?還是要繼續等死嗎?」

  毫無回應,許久過後,何祈依然無語。

  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自從發現還可能見到謝刑安時,彷彿找到一絲生機,所有行動都是以此為動力,其他的事再也沒進過心中。

  他一心只想去尋找謝刑安,只想跟對方問清楚,把來不及開口的事情都說出口,把那些日日夜夜糾纏著他的迷茫困惑都斬斷乾淨,如此一來,他就不再煩惱了,只要找到答案,他就放心了。

  可是在那之後呢?他根本沒想過。

  何祈還沉浸在思緒中,許力霄忽然低低喚了聲,一瞥過去,對方緊皺著眉,朝他使了個眼色,視線不斷往別處瞄。

  他跟著看去,剛才上來的山坡那裡多出了移動的影子,潛伏在黑夜之中,好幾隻野獸正在下頭徘徊,還沒發現到他們。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明明剛才都放火燒了個乾淨。

  許力霄關掉了手電筒光,把手機收起來。他們無聲對看了一眼,悄悄地挪動腳步往後走,各自退到附近一棵樹後頭。許力霄指了指樹上,何祈點點頭。

  他們開始往樹上移動。何祈咬著牙,爬沒兩下就感到一陣手腳發軟,今晚已經精疲力盡了,又跑又摔下了一個山坡,體力還沒恢復。他停住深呼吸一下,突然旁邊砰地一聲,許力霄從樹上跌落。

  何祈想也沒想,趕緊躍下樹幹。許力霄的狀況比他更慘,還多扛了個人逃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他四肢癱軟倒在地上,想辦法支撐著身體爬起來。

  周圍傳來了吼叫聲,野獸聽到動靜衝了過來。

  何祈蹲在他身側,從他身上翻出了手機,舉著機殼邊緣的稜角,對著撲來的野獸腦袋猛力一擊,牠慘痛地咆哮一聲,搖晃著身子退開了點,其他野獸跟著襲來。

  他使勁揮舞著手臂,猛砸野獸的腦袋,但無法完全擊退,黑影鍥而不捨衝上來撕咬。一片混亂中,手臂上傳來一種劇烈鮮明的疼痛,刺入骨中大片擴散,他掙扎著甩開。

  何祈一個人勢單力薄,發狂的野獸在他身邊吼叫攻擊,一團團攢動的黑影侵襲上來,他抱著頭,想盡辦法在野獸群裡突圍而出,地上的許力霄跟著他死命掙扎。

  他心臟瘋狂跳動,趁亂瞥了一眼頭底上的樹叢,樹影安靜幽暗。

  快點!

  他絕望地仰頭看去,他們不能死在這種地方。他還沒見到謝刑安,不能就這樣消失。

  好像是回應了他的呼喚,一片昏暗中,他看見樹葉終於開始飄落,落葉飛舞,降在野獸身上,點燃熊熊火團,獸群炸出一聲嘶啞的吼叫,四處倉皇逃散。

  何祈沒多猶豫,抓準機會,拉起近乎奄奄一息的許力霄,扛著他半個身子趕緊離開。暫時無法爬樹了,總之先想辦法逃離這裡。

  何祈一邊拉著對方,一邊倉皇地左右張望。走不到幾步,一頭全身著火的野獸四處橫衝直撞,逃竄到附近時,紅色眼珠立刻發現了他們,何祈視線瞥過野獸,看到牠來勢猛烈,往這裡衝過來。

  他喘著粗氣,咬緊牙關,望向周遭昏黑的樹林,到處都是騷亂的黑影跟刺眼的火光,他們根本無處可逃。走投無路之下,他轉過頭,旁邊銀色的光亮吸引了他。

  那條發光的河流。

  電光石火間,他想起什麼。

  河邊。那時候就是這樣,只要到了河流對面,牠們就不敢過河攻擊。

  他吸過一口氣,拽著許力霄,強忍四肢百骸的疼痛與疲倦,使出殘留力氣,往河邊移動。四周的混亂與嘶吼讓他緊繃太久,大腦不堪負荷,意識緩緩崩落,各種知覺失焦渙散,只能感覺到眼前一片耀眼的光輝。

  他艱難地挪步前進,周身的其他動盪一齊遠離了他,他朝著那銀白靠近,像是投身在眩目的光芒中。

  腳下失去了支撐,他跟許力霄一同摔落水中。

 

作者的murmur

又名: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不是)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3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