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河水


 《夢域》

19. 河水

  徐子善側過頭,夜晚中光線昏暗,闃靜無聲,看到什麼都是重重疊疊的影子。他稍微扶正眼鏡,鏡片後面的雙眼眨了眨,往另一根枝幹看去。

  「現在還好嗎?」他問。

  音量不大,卻足以聽聞。那邊低低的聲音傳來。

  「不要緊,摔不死的。」

  孫少初毫不在意地說。她伸直了兩腿,靠在樹幹上,樹木的主幹擋住她半個身影。

  聽聲音的狀況,似乎已經恢復了不少,剛才她摔下了山坡,全身還很虛弱,使不上力,徐子善拉著她爬上樹都費了一番功夫。

  他仰著頭看向上方,眼睛慢慢適應了黑暗。

  「石頭,你那裡還好吧?」

  「嗯。」

  石頭在頭頂上方回應,徐子善勉強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輪廓。他坐在枝幹上,兩腿掛在外頭,一擺一盪的。

  孫少初深吸一口氣,稍微調整了姿勢,動了動僵硬的四肢,痠疼感已經減弱。她的手機之前不知道丟到哪去了,周圍昏暗無光,她撫著手臂上被磕傷的痛處,點點細密的痛楚如針刺,藏在骨骼內部隱隱鑽動,短袖底下露出來的皮膚平滑如初,沒有擦傷的痕跡。

  她尋思著說:「就跟那個人講的一樣,我們在這裡真的都不會受傷,不過痛覺還是存在。」

  用力揉了一陣子,她放下手臂,無力地垂在身側,有點不甘。

  「靠,真是太衰了,又被嚇到,又摔下山坡!要不是突然來那一下,害我摔得那麼慘,不然我自己也可以跑的,真不想欠他人情。」

  剛才十萬火急中,徐子善跟石頭跑在前面,許力霄揹著她,使勁全力地緊跟在後,身後一大群野獸齜牙咧嘴,席捲而來。他們手忙腳亂地逃進樹林中,她才終於找回意識,昏昏沉沉地在他背上醒來。

  許力霄把人放下來,先讓他們躲在樹上避難,自己就衝入一片火海中去找何祈了。

  「沒關係,妳不要勉強了,我們還擔心會不會出什麼事。」徐子善放緩了語調,笑著說:「而且妳也沒欠他人情,是他還給妳——妳不也幫過他嗎?」

  聽起來有點道理,孫少初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雖然是這樣啦,但是他這樣又衝出去找人,我有點擔心,何況他現在還沒回來。」

  他們一直在樹上待著,那一大群野獸蜂擁而至,全葬身在周圍翻騰的火海中,氣勢壯烈宏偉,最後燒了不知道多久,烈火漸漸止歇。

  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但沒想到只平靜了一會兒,模模糊糊地吼叫聲又響起,遠方的夜空又冒出了鮮紅色的火焰,又迎來了第二場大火。

  附近迴盪著野獸的哀嚎,火光吞吐黑夜,炙亮的光芒搖撼天幕,相較之下,他們這裡顯得安全許多,偶有野獸嘶吼著飛奔過來,竄過樹下。他們膽戰心驚地躲在上頭,不敢貿然行動。

  風波過去後,幾個人又等了一會兒,這次倒是安安靜靜的,但許力霄依舊還沒回來。

  徐子善沉下臉色,不禁跟著擔憂起來,一番考慮的當下,突然視野微微亮起,他往周圍看了看,撥開頭頂上方的枝葉。

  旭日再次來臨,天邊濛濛轉亮。微弱的晨曦快速斜照進來,穿透交錯的樹叢,森林裡又籠著一層綠色的光。

  他們趕緊爬下樹,決定立刻去找許力霄他們。

  孫少初從另一個方向下來,走到徐子善那邊,見到他的瞬間迅速瞪大了雙眼。她低下頭,驚懼地看著自己身上。

  「不會吧?我們要開始消失了嗎?」

  兩個人身上已經開始透明,陽光一照下來,肉眼清晰可見。

  她舉起手掌對著陽光,光線照耀在他們身上,穿透了過去,開始失去了人的實感。

  孫少初放下手,臉上出現一層不安。雖然已經見過消失的樣子,但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還是難以接受。

  「怎麼會這樣?沒想到現在就來了,我們根本還沒……」

  徐子善看了看她,冷靜地說:「現在只是剛開始而已,我們應該還有點時間。現在先找到何祈他們再說。」

  他轉過去看石頭。對方已經揹起了粗麻布背包,他靜靜站在邊上,一隻手舉了起來,手指捕捉空氣中跳動的熹光,眼睛眨也不眨,捻著光點玩耍。

  他看上去似乎還沒什麼事,仍然維持著原來的樣子,身上還沒出現消失的跡象。

  徐子善對著石頭招手。

  「石頭,我們走吧。」

  他目光轉了轉,放下手臂,抓著斜背包的背帶,跟了過來。

  「好。」

***

  摔進水裡的瞬間,四面八方衝來強勁的水流,他緊閉雙眼,口鼻及耳廓內立刻貼上一陣巨大的壓力。快速翻滾了好幾圈,周圍像有一團團漩渦裹挾,讓他陷在亂流裡翻覆顛倒,頭腦一片暈眩。

  他像一顆氣泡被擠縮壓扁,呼吸困難,幾乎喘不過氣,忍不住用力咳了幾口,卻發現沒吸進任何水,胸肺裡還是空氣。

  還來不及多想,周圍的亂流停止。這風暴來得急遽,但歷時極短,身上壓力猛地解除,他身子一空,彷彿被拋飛出去,背上一陣劇烈的痛楚傳來,撞上什麼東西。

  何祈皺起臉,蜷縮著身體,後背大片的疼痛擴散開來,大腦麻木了幾秒。

  半晌過後,腦子才重新運轉起來,各種知覺重新作用,傳遞著訊息。他發覺自己躺在一處堅硬的地方,耳邊隱約有聲音。

  那些躁動遠遠近近的,越來越清晰,聲音就在他周圍,有各式各樣的人在說話。

  他睜開眼睛,感受到一點模糊的光。

  何祈緩緩爬起來,環顧四周,莫名奇妙的感覺又回來了。

  這裡是人來人往的街頭,馬路上車流不息,汽車的引擎聲喧囂而過,他站在街道正中央,兩旁都是生意興隆的商店。

  周圍氣溫很低,天空看起來灰暗陰鬱,估計已經傍晚了。冷空氣颼地襲來,刺激皮膚起了一陣顫慄,路上逛街的行人熙攘,穿著羽絨大衣,頭埋進圍巾裡,在寒風中快步走過。

  他發呆了一下,接著才意識到什麼,扭頭看去,一個大十字路口在眼前鋪展開來。

  這裡是潭內商圈。他茫然地想著。但是怎麼回事?他們不是本來在森林裡?為什麼會跑到這裡?

  何祈站在原地,一臉空白,附近的街道喧嘩熱鬧,嘈雜的人聲嗡嗡作響,他有點調適不過來,生出一種久違的感覺。

  這裡跟昨天他們待過的潭內商圈不一樣,不是城市裡的那一個,那裡冷冷清清,馬路上一片空蕩,什麼人也沒有。

  何祈往左右看去。雖然還是不確定這裡是哪裡,但他們肯定不在城市裡。

  有幾個路人從他身邊經過,何祈斜著目光,側過身,眼角瞥見後面有人正從反方向過來,他要往旁邊讓出點路,腳步還沒動作,那個人竟直接穿透他半邊肩膀,走了過去。

  他當場僵住,抬眼望去,那人毫無察覺,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前走,頭也沒回。他低頭看自己身上,好好的沒什麼異狀,又看了看其他人,周圍的所有人都像沒發現他似的。他在群眾裡大喊了幾聲,那些人依舊神色自若,不為所動。

  他變成鬼了嗎?

  不遠處一聲呻吟傳來,他轉過去,許力霄正艱難地支起身子,從地上爬起來。

  何祈皺起眉,差點忘記許力霄也在這裡。

  他朝對方走過去,「你可以嗎?」

  許力霄模糊地應了一聲,勉強地站穩。何祈靠近他身邊,看清楚了他的樣子,瞬間心底一沉,他身上半透明的狀態似乎變得更嚴重了,幾乎消融在空氣當中,就跟飯店裡的那些幽靈人一樣,面貌都有點辨識不清,只剩下虛弱的殘影。

  許力霄看到他臉色凝重,跟著低頭看去。

  「真的有那麼慘?」

  「嗯,退得比之前更多了。」何祈回答,「你自己都沒感覺?」

  許力霄沒好氣道:「差點被生吞活剝了,當然有感覺。但也只有那個時候而已,現在好像就沒事了。」

  他緩了幾口氣,精神似乎恢復許多,又看了看周圍。

  「所以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何祈簡單地跟他交代完事情的經過。他們頑強抵抗著,好不容易從獸群裡脫身,本來想逃去河流對面安全的地方,結果一踩進河裡就被流水捲了進去,最後陰錯陽差來到這裡。

  他想了想,很有可能是因為一大批野獸攻擊的緣故,許力霄才變成這副德行,可是……他發覺哪裡不太對勁。低下頭,看向自己身上。

  他身上什麼事也沒發生,依然毫髮無傷,一點消失的跡象也沒有,跟許力霄截然不同。

  各種疑惑在心裡擴散開來。那時他明明也被攻擊了,當時疼痛與絕望的感覺還留著,那時他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所以才拚命地拖著許力霄逃開,沒想到竟然完好如初。

  許力霄也發現到這點,愣愣地問:「你身上沒有消失,為什麼?」

  「不知道。」

  何祈直接回答,太多離奇的事了,一夕之間全數發生,他已經懶得追究為什麼了。

  他往周遭瞥了幾眼,總之他們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得想辦法回去森林才行。

  許力霄跟他一邊四處打量,一邊穿梭在人群中,儘管外頭低溫,寒風刺骨,街上人潮還是絡繹不絕。

  何祈跟他說明了目前的狀況,他們無法跟周圍的人交流或碰觸,人們也無法感知到他們,簡單來說,就是像鬼一樣的存在。許力霄一開始聽了還不信,直到驚覺他身上這種異狀還能大搖大擺地走過街頭,路上沒有半個人回頭,街衢擁擠,剛才也沒擦撞任何人,簡直來去自如。

  他臉色驟變。

  「不會吧,真有這麼詭異?」

  何祈聳聳肩,「反正就是這樣。」

  他看向身上,「……難道是因為這個的關係?」

  何祈明白他的意思,「不過我身上並沒有消失,別人也還是看不到我,所以應該不是那個。」他說:「是這裡的關係。」

  許力霄沉默一聲。他們站在十字路口邊,他看著周圍的街景,也認出了這裡是什麼地方,沉思了一會兒,他說:「所以,這裡是潭內商圈囉?」

  何祈略微停頓。

  「大概吧。」

  說實話,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搞不好這裡也跟城市裡頭一樣,製造出看起來像潭內商圈的假象,但實際上又是另一種莫名未知的鬼地方。

  唯一能肯定的是,那條河流一定不尋常,河水裡像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當他們掉入河中就會轉換進入這裡,還處於一種奇異的狀態。河裡也不是真正的河水,他們待在裡頭還可以正常呼吸。

  許力霄似乎很不滿他模稜兩可的回答,皺起眉說:「什麼大概?這樣就是潭內商圈,你懷疑什麼?」他雙手環抱,「如果這裡是潭內商圈,那我們就是回來了吧?回到上潭市了。」

  何祈看著他,「為什麼是這個結論?」

  「不然還會是怎樣?」他一臉理所當然,「這裡就是我們原來的地方,不然世界上會有第二個潭內商圈嗎?」

  「城市裡不就有一個嗎?」

  「這裡跟那裡又不一樣!」他認真地解釋,「你看我們剛剛走來,那些街道有發生什麼改變嗎?也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現象,所有事情跟我們記得的一模一樣,就代表我們回來了!那條河就是出口。」

  何祈不予置評,許力霄已經幾乎認定他們找到了出口,回到了原來的世界,連情緒都有點激動起來。

  他走到一旁,不快地說:「沒想到出口就在河裡,那個人竟然騙我們,叫我們沿著河流走,這樣不就一輩子走不出去了嗎?」

  何祈盯著他,目光又移往身邊的景色,刺骨的冷空氣微微拂來,吹得他頭腦異常清醒。商店外的擴音器正撥放著宣傳廣告,街上的人們腳步雜沓,錯綜前往不同的方向,繁忙的引擎聲隆隆作響,劃過他的耳邊,到處瀰漫著蓬勃的氣氛。

  聽許力霄這麼一說,他也不禁動搖起來,這裡充滿著聲音,以及各種人們活動的痕跡,一點也不像那座死寂的城市。

  說不定這裡真的是潭內商圈,他們真的回來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3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