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虛實


《夢域》

20. 虛實

  早晨的陽光穿行在樹林中,亮著一層幽微的光影,林間靜謐,昨晚的恐慌彷彿遠去,像一場驚險的噩夢。

  他們穿過了周圍的樹林,左顧右盼地搜尋,模模糊糊循著許力霄跑開的方向,不過這也沒什麼用,依舊是在胡亂打轉。這片林子沒有什麼能辨認方位的標誌,走到哪裡都是樹木,每棵樹看起來又一樣,最後也不知道他跑到哪裡,想找人就更困難了,像一滴水流入大海,再也看不見蹤影了。

  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現在他們前進都是憑直覺的,邊走邊找,碰碰運氣,就看那兩個失聯的人什麼時候會自己出現,然而事與願違,此刻仍毫無下落。

  林蔭寂靜,葉影飄忽,周圍全無動靜,連一頭野獸都沒看到,大概是唯一的好事。單調的樹林看久了容易疲憊,只有沙沙的腳步聲稍微刺激著神經。

  踏過了崎嶇的地面,這時附近多了點響動,細細密密的水聲奔流,他們又看見那條河。

  誤打誤撞回到了河邊,只是白天一到,水面不再發光,那層耀眼的銀光不見了,清澈的河水緩緩流淌。

  他們在河邊稍作歇息。孫少初擔憂地說:「怎麼辦?到處都沒看到他們。」

  徐子善說:「在這麼大的地方找人還真是有點困難,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

  「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她忍不住胡思亂想,「何祈是年紀最小的,旁邊又只有許力霄跟著他,希望不要出什麼事。」

  徐子善想了想說:「應該還好吧,我想他應該沒問題。」

  她遲疑一聲,「好吧,至少勉強有點用吧。」

  徐子善聽出她話裡的無奈,笑了一下。

  「怎麼了?妳不相信他嗎?」

  「呃,這個嘛……不好說,不好說啦。」

  孫少初噎了一下,不知道怎麼開口。

  「老實說,我是不太了解他這個人啦,畢竟才認識不到幾天,還不是很清楚。感覺他是有能力,但有時候又很意氣用事,讓人不太放心。」

  他微笑道:「噢,對啊,他就是這樣。」

  孫少初轉向他,「你很久以前就認識他了,對他應該比較了解吧。他以前就是那個樣子的嗎?」

  「差不多吧,感覺他沒什麼變。」徐子善看了她一眼:「不過其實我也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

  「多久?」

  「高中畢業以後,那之後就沒再見過他。」徐子善坦白道:「其實他讀藝大的事,我也是那天在藝文中心才確定的,以前都只有聽說而已。」

  孫少初挑起眉,「他沒跟你們同學說嗎?」

  徐子善停了一下。

  「其實,我們畢業之後就沒跟他聯絡了,也是因為找不到人,有嘗試聯絡過他,可是一直不了了之。可能是手機換了新的號碼,他退了班裡的群組,還有社群網站的帳號。畢業後我們有開過同學會,他沒有來,所以也不知道他的狀況,只是有人聽說他上藝大而已。」

  孫少初意味深長地點點頭,表情微妙。

  「還真是撇得一乾二淨。」她淡淡地下了一句評語,「不過感覺沒有很意外,還挺像他會做的事,一夜之間失蹤什麼的。之前在商圈的時候也是,隨便聊一下,臉都臭得要命。」

  他默默地說:「可能他不喜歡提起高中的事吧。」

  「為什麼?是因為黑歷史嗎?」

  徐子善笑了一下。

  「為什麼這麼說?」

  她說:「就是他在班上幹了什麼蠢事啊,一些幼稚的事情,感覺他以前可能很幼稚。他有什麼丟臉的過去嗎?」

  「應該不能這樣說。」

  徐子善思索片刻。

  「不是他在那裡做了什麼,而是那裡對他做了什麼。」

***

  兩條縱橫的大道上,車潮連綿不斷,馬路前聚集了一群等紅綠燈的行人,有人戴著耳機講電話,聲音淹沒在呼嘯的路口。

  許力霄目光停在對方身上,猛地想到什麼。

  他叫了何祈一聲。

  「我們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還要想辦法聯絡孫少初他們,跟他們說我們已經找到出口了。」

  何祈轉過身看他,許力霄翻了翻褲兜,又說:「可惜有手機也沒用,在這裡又不能打電話,是要怎麼告訴他們……」說到一半,他突然打住,發覺身上怎麼都空空的,就問:「欸?我手機呢?」

  何祈掃他一眼,神色如常。

  「爆了。」他說:「拿去打怪,被我敲爛了,就丟在森林裡。」

  而且就算帶著大概也不能用了,他記得那支手機完全報廢,機殼被他敲到開花。

  許力霄瞬間變臉。

  「幹!你小心點用行不行?還給我用到爆!」

  他說:「有什麼辦法?當時那麼多隻,我又應付不來,你身上也只有那個東西。」

  許力霄心疼不已,「最近剛繳完電話費,幾百塊也是錢啊,你知不知道我畫一幅畫要畫多久!結果就這麼沒了!」

  「你都要死了還管那麼多。」

  「我現在沒死啊!以後還是要繼續用啊!」

  何祈瞇起眼,「你剛剛不是說有手機在這裡也沒用?」

  「……算了,爆了都爆了,講再多也沒用!也算是利用到最後一刻。」

  他咬著牙說,為他辛苦畫畫賺來的血汗錢惋惜不已,最後竟然只淪為做物理性攻擊。

  「有什麼關係?手機再買不就有了?」何祈說:「換一支堅固的。」

  「靠!還有下次!」他叫道:「買十支都不夠你敲啦!」

  何祈站在路口邊,馬路上車輛擦過面前,疾馳如電。不遠處有一棟大樓,兀立在其餘建築之上。高樓外牆鑲嵌了一座電子鐘,綠色的螢光數字明亮搶眼,顯示著時間,沒過多久,又切換成日期。

  108年,2月20日。

  何祈稍微回想了一下,那晚從橋上跳下去,他還記得是1月底的事情,接著他跑到了那個奇怪的地方。那麼按照現在的時間點來看,這裡很有可能真的是原來的世界。

  他吸了一口氣,定定地注視著電子鐘上的時間。

  許力霄發現到何祈的視線,抬起目光也跟著望過去,那串數字卻如針一般,扎進了他眼底。

  喉間像卡著艱澀的硬塊。

  「……為什麼是108年?那不是六年前嗎?」許力霄低低地說。

  何祈回過神,模模糊糊地沒聽懂,他轉過去,許力霄的表情突然難看得可怕,方才的氣憤暴躁全冷卻下來,眼裡全是迷惑。

  他說:「你在說什麼?現在的確是108年。」

  「……不對,那是六年前了,這個時間不太對。」

  許力霄沉著臉。

  「我差點在店裡淹死的時候,那年是114年。」

  何祈怔愣聽著,恍恍惚惚間,彷彿明白了什麼。

  喧囂聲悄然止歇,眼前行駛中的汽機車全部停下,綠燈亮了起來,他們附近等紅綠燈的人開始往對面移動,另一端的人也往反方向走來,浩浩蕩蕩的人潮穿過寬闊的大路。

  對面的人湧了過來。他們周圍突然擁擠起來,許力霄跟他站得有點散,淹沒在人群堆當中,何祈目光瞥過一張張陌生人的臉,提公事包的上班族、三三兩兩的年輕人、穿紅色長大衣的女人、戴口罩的中年男子、拉著行李的外國人。

  這當中有許多人穿過他們身體。何祈往四處瞟著,想要找出許力霄,他現在變得蒼白透明,彷彿空氣,難以辨認,想要迅速看到人都有點費力。

  他在人潮中一個個搜索,接著目光放遠,卻在馬路對面發現了他。

  一瞬間渾身血液全凍結起來,何祈鎖定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快步走過。

  他身上完好,不是透明的樣子。

  那個人長得跟許力霄一模一樣。

  燈號轉換,紅燈亮起,停止的車潮又開始流動,過馬路的人們各自散往不同方向。何祈靜立片刻,轉過頭去,看見原來的許力霄仍站在原地,像一道虛幻的影子。

  他的臉色晦暗難辨,大概是驚嚇過了頭,已經不知道作出什麼反應了,整個人僵硬遲鈍,石化一般。

  何祈飛快地想了想,看著那個人走掉的方向,還在視線範圍內。

  「我們跟上去。」

  許力霄這時才有了反應,喉嚨發乾。

  「你真的要去?」

  「你怕的話,不來也可以,我自己去。」何祈只看了他一眼,接著毫不猶豫地跟上去。

  許力霄內心煎熬著,幾秒後把心一橫。

  「我跟你去。」

  他邁著大步走了過來,跟在何祈旁邊,兩個人與目標隔了一點距離,謹慎地跟蹤在後頭。

  許力霄不敢直視前面的人,像避諱著什麼,那類似自己的背影實在讓人發毛。他閃躲著眼神,強自冷靜下來,繼續剛剛的話題。

  「好吧,如果……如果這裡是108年,對你來說是現在,但是從我的角度來看,卻是過去的時候了。」

  何祈嗯了一聲。

  「之前都沒發現到,搞不好從一開始見面,時間就不對了吧。」

  他現在還是覺得很荒誕離奇,他們之間竟存在著時差,兩個人是來自不一樣的時空。

  許力霄真服了他們自己,「這也太扯了!還虧我們能相處這麼久!」

  他立刻聯想出去,那孫少初他們呢?如果他跟許力霄來自不同時空,那其他人會不會也一樣?……會不會他們所有人的時間都不一樣?

  許力霄飛快掠過前面那人的背影,面色陰沉。他一身藍制服,淺色襯衫,靛色長褲,肩上與後背揹著書包。

  「……108年是六年前,六年前我還在念高中,那個是澤中的制服……」

  何祈還有點印象,他記得許力霄說過高中的事情。

  他們尾隨在另一個許力霄後頭,輾轉穿越幾條路後,來到一條街上。那個人走進了一棟建築裡。

  何祈仰頭望著樓上的招牌,是一家K書中心。

  許力霄看著眼前的大樓,舊日記憶如潮水般全部湧了上來。

  他們跟著走了進去,入口大廳裡聚集了其他學生,各色學校制服映入眼簾,排成長列在等電梯。一道電梯門即將關閉,何祈迅速地往裡頭瞄了一眼,對方已經先搭上去了。

  兩人轉過方向,藉由兩邊的逃生梯上去。何祈不知道要去哪一層樓,走到二樓的時候,腳步有點慢了下來。

  「三樓。」

  許力霄在底下指示他。

  何祈走上三樓,一上去就看到K書中心的公共大廳,順著走廊進去,裡面有很多間自習室。

  室內早已坐滿了人,座位都是隔間分割開來,房間裡一片靜悄悄,到處都是伏案讀書的學生。

  他們疾步穿梭,繞過好幾間自習室,最後總算在一張桌子上發現了許力霄的書包。除了澤中的帆布綠書包外,還有一個自己的後背包,人卻不在座位上。

  兩人互看了一眼,走出了自習室。何祈稍微喘了口氣,正想著要去哪裡找人,四處瀏覽,居然在走道邊的茶水間裡發現了半個人影。許力霄站在飲水機前,旁邊有個女同學,身形嬌小。

  她穿的是另一種顏色的校服,應該是其他學校,不知道在跟他聊什麼,語氣很興奮。她的嗓音帶一種特殊的稚嫩,激動時聲調上揚,聽起來鮮明銳利。

  「好久不見了!好巧喔,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許力霄是背對著他們,看不見臉上的表情,不過似乎沒什麼反應,態度冷冷淡淡,拿了只水瓶在飲水機前裝水,模糊地應了幾聲。

  那女同學也不太在意,還是掛著熱情的笑容,聽起來似乎是個熟人,有一搭沒一搭敘舊。

  她笑著問:「那你還好嗎?在澤中怎麼樣?你也來這裡念書嗎?」

  「嗯,還可以。」他迅速帶過。

  「噢,對了!」她目光一亮,「我之前有去考試,你有去嗎?我還有遇到美術班其他人,還滿多人的欸!大家都有去考試。」

  許力霄終於轉過頭。

  「……什麼東西?」

  「術科考試啊,在寒假的時候。」她眨了眨眼,「美術班大部分同學都有去考唷,還是有很多人想報美術科系的,特別是藝大,大家都想繼續念這個,感覺滿好的!說不定考上以後又是同學了,哈哈,我也有去考,今天只是來陪我同學念書的。」

  何祈心裡一滯。另一個許力霄默不作聲,背影安靜挺拔。他說:「沒有,最近一直在忙模擬考,沒時間管那個。」稍微頓了頓,「對藝大沒什麼興趣。」

  他的回答一副事不關己的,坦白而直接。女同學理解地點了點頭。

  「這樣喔,也是啦,畢竟是澤中嘛。欸?那你們模擬考是什麼時候啊?是北區聯合的那個嗎?我聽我同學說,好像是明天……」

  他們又斷斷續續地聊了一陣子,何祈收回目光,心裡潛伏著怪異的感覺,沒什麼心思繼續聽下去。

  那個不是過去的許力霄嗎?但為什麼對方的態度跟他理解的不太一樣?他知道許力霄是藝大畢業的,就算現在沒這個打算,以後應該也會去那所學校,勢必得照這樣發展。

  他以為他們是回到了過去的時空,由未來回首從前,所有事情都會照著既定的軌道前進,哪怕對方不情願,以後也一定會這樣發生。

  過去不這樣發生的話,也不會有未來的他了。

  何祈轉過去,想找許力霄問個明白,卻發覺人已經先走掉了。

  他默默走出K書中心,透明的身影飄盪在樓道間,像一只孤寂的遊魂。

  何祈追了上去,離開K書中心。外頭的寒風拂上臉面,呼吸到的空氣都是冰冷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街道昏黑,路燈亮起,發出微黃的暖光。

  許力霄坐在大門前的階梯上。他蜷曲著背,頭埋進雙臂裡,聲音沉悶。

  「沒有考術科的話,是上不了美術系的。」

  何祈噤聲不語,看著他空無的身子與黑夜融合,形單影薄。

  「媽的!到底是怎樣?我快被搞瘋了!誰告訴我怎麼回事!?」他一聲一聲吼著:「我不就在這裡嗎?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又多出來跟我一樣的人?這裡到底是哪裡,到底有完沒完……我受夠了行不行!我只想回去啊!」

  他憤恨咆哮,聲嘶力竭,宣洩所有的委屈與不滿。冷風橫掃而來,將他的吶喊捲到空中,街上無人聽聞。

  何祈僵立不動,夜晚的冷空氣呼嘯,像把尖利的刀子,狠狠削過他的臉,幾乎失去知覺。

  困惑迷茫隨風瀰漫,吹得紛紛揚揚,飄散零落,找不到任何著落。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5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