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23. 真實


《夢域》

23. 真實

  狂亂颶風過去,何祈憋著氣,迅速衝出水面,他仰頭用力吸了一口氣,擺動手臂往河邊靠近。

  掙扎著游到岸邊,他急遽喘息,胸膛上下起伏,挪動了一下身軀,他半個身子靠在壘壘的亂石堆上,幾乎失了氣力。耷拉著眼皮,模糊的視野逐漸清晰透徹。

  一片天高地闊。面前的景色像無限縮放的遠景,廣大空曠,一覽無遺倒映眼底,高起的河堤背後矗立著建築,灰色的樓房參差錯落,裁切出一個城市的剪影。

  他們回來了,又回到城市裡頭。

  旁邊傳來更多巨大聲響,水聲嘩啦,其他人紛紛上岸。他們身上沒有浸溼,只是衣著混亂,穿過一場風暴,形容狼狽。

  他半垂著眼,茫然地在河堤周圍掃視了一圈。碧綠的草坡佔據了目光,只有一個微渺的影子佇立在角落,站在石灘與草地的交界,彷彿一個極易被忽略的黑點,但還是被他捕捉了。

  老人與他們相隔遙遠,無聲靜立,像旁觀他們的落難樣。

  雙肘輾過亂石,他往前匍匐幾步,爬上岸。顫巍巍支起身,空中傳來一道突來的叫喊。

  「欸——你去哪裡?」

  何祈轉過目光,黑魆魆的身子越過眼前,直接甩給他們一個背影,許力霄不管不顧地直接離開。

  整個人是平平靜靜的,再也沒有多說一句怨恨與憤怒的話,就這麼默默走開。

  何祈掃他一眼,轉過頭。

  「你們去看他,我這裡有點事。」

  其餘人沉默,沒有多問什麼。徐子善應了聲,帶著石頭,急急忙忙地追上許力霄。

  孫少初走到旁邊,伸手拂上他肩膀。

  「等我們回來,你一定要說怎麼回事。」

  她收回手,接著毫無滯留,快步從他身邊離去。

  幾個人先後離開,何祈朝著那矮小的影子走了過去,腳步平緩卻堅定,一刻不停。

  他垂下視線,眼神死死地看著。

  「無音鳥帶你們回來了。」

  年老的聲音響起,破爛布袍下的黃眼睛動了動,回應他的注視。

  「在前往森林的路上,我們很少插手。」

  「你什麼都沒說。」

  他冷硬地說,直接切入重點。

  「水底下的到底是什麼?」

  老人一語不發,他周身被寂靜包裹,連帶著所有的事物都靜止了下來。

  萬籟俱寂。整個世界安靜了下來,緘默不語,口舌凝結,人聲、風聲、水聲。那些紛紛擾擾流盪過耳邊的騷動瞬間落空,像終止了所有能喧囂的管道,回歸原來的本質,寂靜是原來的面目。

  「當河水化為風……」聲音悠悠吐出,「它稍走這世界的氣息。」

  有那麼許久的時間裡,他以為再也聽不到聲響,感覺不到動靜,直到一陣細微的氣流掠過臉面,恍如幻覺。眼角瞥過周圍,他看到草尖搖曳。

  空氣在輕微蕩漾,震顫流動,像接受了呼喚感召而來,應和他的聲音。

  那陣風感覺是從河面上吹來的,吹過身邊,帶著清冽的冷意。

  「那裡是一切的源頭,是真實的世界,所有願望誕生的源頭。」那聲音說:「一開始就是那裡的人,另一個世界的人們,那裡的人有記憶與幻想,構築出這個地方,房屋、街道、城市。河流經過了不同的世界,把他們的想像載運過來,還有以自身為原型,投射出來的影子。」

  聲音震動耳膜產生共鳴,何祈目光眨也不眨。

  「這裡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倒影,都是他們的願望,你們也是。」

  語言在腦中彷彿失去了意義,變成一堆沒意義的訊息。他懵懵懂懂地聽著,極力去追捕,卻感覺那些話語不斷在流失。

  「這個世界只是一座橋樑,橋的兩端發散出去,連接著真實與願望的世界。願望的世界都是單一獨立的,一個願望就是一個世界,各自運轉,不互相交涉。人們創造出願望的世界,塑造成他們希望的樣子,可是兩者之間不會相通,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河水就是連結兩個地方的通道。它把願望帶來,經過了漫長的時間,慢慢累積起來,全部堆積在這個地方,變成現在的城市。」

  他語調平穩如常。

  「真實世界沉在河水裡,不過只是它的樣子,可以感受卻無法觸及。那裡不是真正的出口,沒有離開的路。沒有牠帶你們回來,你們會被永遠困住。」

***

  步伐俐落踩過草皮,許力霄風馳電掣地越過長坡,走到柏油公路上,一點也沒猶豫。

  石頭歪斜著身子,抬著腳步,往上爬過草坡,光亮的皮鞋沾了泥土。孫少初在他背後追得吃力,嘴上忍不住叫嚷。

  「你幹嘛啊!到底怎麼了?走那麼快是怎樣,其他人都還在那裡,幹嘛突然跑掉……」

  對方充耳不聞,全然不理會她在後頭大呼小叫,只是一股腦地往前走。耐心已經到達臨界值,孫少初看不下他的態度,一股火從心底竄起來。

  「喂!你聽到了沒!」她大喊,「有什麼不滿就說啊!就只會在那邊生悶氣,還讓別人替你擔心!」

  「許力霄。」

  一道叫喝截斷了所有聲音,那暴躁的身影停止下來。徐子善喚住他。

  「水底下到底有什麼?」

  他們站在寬敞的公路上,許力霄落在幾步遠的距離外,徒留著背影。陽光底下,他們看到對方也變成蒼白的影子,跟自己一樣,只是更加嚴重,黯淡孱弱,還多了淒涼。

  「你知道,我根本沒想過再見到你……以前也是,現在也是,我以為畢業了就會不一樣。」

  他幽幽地說,語調平穩,像極度瘋狂後逐漸緩和下來的冷靜,字字句句帶著清醒的知覺,積壓在心裡已久,不得不表達出來。

  「我以為上了大學,離開澤中之後我就解脫了,我就能重新開始……我根本不想再想起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去藝大的,換了電話號碼也是。」呼吸一頓,「可是、可是他媽的一切都不是真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過了這幾年,我還是在那個地方?為什麼偏偏是那個時候……努力這麼久,才發現根本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是屁,我根本什麼都不是。」

  「離開了澤中之後,我就再也沒前進過。」他說。

***

  「這個地方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所有一切都是河流創造,它流淌過無數個世界,在空無的大地上帶來萬物。」

  老人的聲調緩慢悠遠,娓娓地敘述,聲音飄散在輕揚的風中。

  河堤上的寧靜讓他沉默下來,像聽一個古老的故事。

  「很久以前,只有一塊陸地,地上荒蕪,四周荒涼,河流從破開的天空中流下來,來到了地面上,浩浩蕩蕩流貫整片土地,直到盡頭,一整條河流分岔出去,分成無數支流,都指向不同的世界。它進入無數願望的世界,將那些記憶與情感的殘骸帶來這裡,在恆久的時間裡,不斷累積蔓延,再也難以看見終點。」

  微風吹拂,大片掃過草坡,吹動老人的衣襬,盪開一條空隙。自那幽黑的縫隙裡,老人伸出手。一截枯槁的枝椏。

  他定定地看去,衣物覆蓋著的那手臂焦黑斑駁,像火焰燒燎,末端的手掌分支出彎曲的指節,指骨的稜角突出,皮膚上爬滿皸裂的紋路。

  他張開了手掌,掌心中有什麼東西在隱隱閃動。何祈仔細盯著,他手中淌出了清澈的水。

  水源汩汩地向外冒出,游過他的手指,流到地面上,在腳邊迅速地蜿蜒。接著升騰起來,在空中變換遊走。空氣是一片無形的布簾,流水攀附蔓延,湧動的水灘張開,懸空著漂在他四周。

  他轉頭四望,一片片流水互相圍攏起來,變成環形的簾幕,將他們包圍在裡頭。水面上波光瀲灩,閃著明滅的光輝。

  他像是從水裡往外看去,河堤的景色被水流模糊了面目,所有事物漫漶開來,只留下朦朧的殘影。他還來不及看清,景象扭曲轉換,各種紛繁的色彩被擠壓了變形,又像融入了水裡,隨著洶湧的水流沉浮著,飛逝而過。

  電光石花間,他瞇著眼,勉強捕捉到一些細節。他看到一些高樓大廈的影子,街上的其他建築。他們在穿越這座城市。

  各種風景紛至沓來地閃過眼前,他不知道老人要帶他去哪裡,只是沒過多久,他似乎聽到了聲音,一種單調規律的頻率,嗡嗡地響在他耳邊。

  那聲音持續響著,鳴叫不斷,變成一種背景音,被他忽略在腦後。

  外頭的畫面停止了轉變,水幕立刻飛散,化作一陣輕風迅速消逝。

  周圍一片壯闊的景色。他們站在一處高聳的懸崖上,那條河漫過腳邊,筆直地流下了不遠處的峭壁,河水傾瀉而下,變成了一座瀑布。

  他們面前有一片汪洋大海,淺藍色的海水浩瀚無邊,翻著白色的泡沫,在遙遠的一端逆流而上,浪濤滾滾向上奔流,形成一堵壯觀的海牆,河水流到最上頭,融入水霧浩渺的天空,直到海天再也看不清分界。

  何祈仰頭望去,頭頂上一片霧茫茫的,就像他在城市裡看過的天空,海水彷彿變成了天空的一部分。

  「這裡是人們的意念共同構築出來的地方,每個人貢獻願望的一部分,最後聚集起來,這座城市不停擴大,將邊界推至極限,腳下的道路永不停止往前延伸,城市變成了一座迷宮。」

  「你們不可能走到盡頭,不可能走到這裡,每個願望的時間不同,在走到出口之前,都會被吞噬,真實的人們會讓你們消失,沒有人能撐得比城市更久。待在裡頭只是一無所獲,消磨僅剩的光陰,即使徘徊也找不到出路,仍有人堅持留下來,耗費了僅有的時間與氣力也不能尋得一點改變。」

  他說:「這裡只有一條路,沿著那條路才能出去,只有河流行經的道路才是方向,它會指引你們,走到它的起點,河流的源頭會通往出口。」

  何祈看著他,周圍水聲轟鳴,鋪天蓋地,淹蓋了他的聲音。他想著老人那些撲朔迷離的話,腦子裡糾結成一團,破碎成隻字片語,難以理解。他試圖捉起那些斷裂的線索,想辦法連接在一起。

  水底下的世界才是真的,那裡有著長得他們一模一樣的人,而那些人才是真的,然後他們呢?他們是什麼?……是虛假,是影子,是別人的影子。他們走過的那些路,擁有的那些經歷,度過的那些人生,都不是真的。

  他直直地站在原地,彷彿出神許久,像綿長的空白,佔據了他的腦子,什麼也無法回想,什麼也無法思考。良久過後,他眨了眨眼,從那片茫然中意識過來,像終於領悟了什麼。

  之前他們在水底下見到的人,那個才是真正的許力霄嗎?真正的他沒有去藝大,也沒有畫什麼壁畫,所有他知道的一點一滴被顛覆。還有其他人,孫少初、徐子善……都不是本來的樣子,其實都是另有其人?全在那水底下裡?三個人的形象在腦海逐漸模糊,這幾天他都在跟他們一起行動,但真相卻不是他所認識的那樣,還有他自己……

  何祈動了動手指,發覺指節僵硬。當這想法產生的時候,跟著竄升一種陌生的感覺。他無法想像。

  「當初來的時候……」話語衝出嘴邊,思緒千迴百轉之後只讓他擠出這句話,「我們來到這裡之前,那個地方,還能回去嗎?」

  暗色的黃眼微微泛動,一種令人膽寒的眼神。

  「我從沒有說過你們能回去。」

  心裡的認知再一次翻覆。

  「你說什麼?」

  「你們沒有辦法回去。」老人說。

  「但你說出口可以讓我們離開這裡!」他大聲質疑。

  「出口的確能出去,能讓你們離開這裡,但不是回去原來的地方。」他點明,「兩件事沒有關聯。」

  許久過後周圍都沒有聲音,只有瀑布的沖刷聲填塞空氣,無止盡的喧囂震成靜寂。

  「河水逆行而上,它把你們送來這裡,不是為了再讓你們回去。來時的道路已崩塌,只剩下前方,這裡不存在過去,只有未來。」

  老人緩緩開口。

  「未來就是森林裡的出口,唯一離開這裡的方法,自始至終,皆是如此。」

 

 

—————

作者的murmur

世界觀設定,很謎,看不懂也不會影響劇情……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