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25. 遠音


《夢域》

25. 遠音

  何祈躺在草地上,手臂枕著頭,思慮清除,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

  河堤上寧靜空曠,他盯著天空發呆,上頭除了雲霧籠罩外什麼也沒有,好像所有煩惱憂慮跟著一掃而空。鼻尖有青草味繚繞,被白日冷光拂照,有一種清冽的芳香。

  方才氣氛一片低靡,眾人各自散去,其他人走後,只剩他一個人留在河堤上。徐子善跟石頭去找人,看看許力霄怎麼樣了;孫少初自己也鬱悶,不想跟著去湊熱鬧,陪著一個心情更差的人,於是單獨去附近散心。

  他倒是覺得無所謂,一個人清閒著也好,反正也厭倦到處跑來跑去了,乾脆繼續留在這裡。

  歷經了許多波折,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他已經記不得上一次這麼悠閒是什麼時候了,好像是他摔下山坡的那晚。坡頂火舌連天,他躲在底下,遠離了危險,像一方和平的空間,得到了短暫的庇護。

  稍微回想了一下,從那時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天的時間,但感覺已經發生了許多事情。

  頭上的天空還亮得很,白天不知道持續多久,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入夜。待在這裡,他的時間觀都有點模糊。

  他知道這個地方本來就不正常,經過那個人一說,又更加撲朔迷離。雖然他不是很明白,但光從那些訊息裡,他也知道這世界比他想得更神秘廣大,遠遠超乎了他的認知。

  聽起來很玄,讓他沒什麼切身的實感。到現在他還是不大相信老人的話,那怕這就是所謂的真相,他還是難以置信,也沒有什麼人生都白活了的感覺。什麼真實的虛幻的,對他來說聽起來都一樣,一樣虛無縹緲,淡如輕煙,毫無意義。

  只有那當下有一刻似乎特別不同,像空中吹來一道奇異的風,讓他恍惚了一剎那,像靈魂抽離了身體,但那感覺立刻一閃而過,隨風遠揚,再也無影無蹤,事後再去回想,卻已經不見了。

  忘了就忘了,他也無所謂,沒興趣過度深究。他的腦子比較簡單,還是相信自己親身經歷到的東西,這個世界,還有孫少初他們,都是活生生地佇立在他面前,懷疑真假太無聊,也沒必要。

  只是目前麻煩的是,他們現在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先前所有人還有志一同,堅定地朝著出口前進,以為只要找到出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又可以回到平常的日子,結果只是空歡喜一場,這裡根本沒有回去的路,原來的世界早就不在了,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希望落空,所有的信念一夕間化為烏有,努力了那麼久,都是白忙一場。

  一下子失去了目標,其他人都陷入了空前的失落中,下一步也不知道該怎麼走,硬生生地停止在原地。

  最慘的應該還是許力霄,直接看到另一個自己,精神崩潰,不知道腦袋會不會出什麼毛病。

  他呆呆地想著,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別人知道這個祕密嗎?飯店裡的那一批留下來的人、莫家云、還有……

  他思緒一頓,躺在草地上,匆匆地往口袋裡翻找,那張照片還靜靜地躺在裡頭。

  他把照片舉到眼前,逆著光的關係,整幅畫面都是黑的,加上影像本身就是夜景,看得不是很清楚。他瞇著眼,捕捉陰影裡星星點點的閃光,那天晚上大雨滂沱,照片裡都是淋漓的水光,光線反射著大橋的彩燈,流光溢彩的景色。

  舊事浮現眼前,畫面牽引著他回到照片裡的時刻,恍如昨日。

  他停住念想,舉著照片的手臂垂下來。

  謝刑安知道這件事嗎?河水底下才是真實的,那他……何祈猛地不安起來。

  如果這裡的一切都是虛假的,那他一直在森林裡尋找的謝刑安,還是他認識的那個人嗎?

  他恍神一下,圍繞著這個想法盤旋,徬徨了許久,最後還是沒個結論。沒辦法,他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謝刑安現在人在哪裡,是不是快消失了,他通通一無所知。

  按照老人說的,其實也有另外一個謝刑安,就跟他們一樣。他來到了這裡,然後認識了石頭,他的照片落到了石頭身上,中間發生了一些事,石頭帶著照片回來了,輾轉到了他手上。

  何祈試著去用許力霄那次的經驗去推測,就算謝刑安有什麼不一樣,可能跟他認識不完全一樣,但他還是他,他一定還認得他,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他把東西收回兜裡。不管怎樣,他得再回到森林裡,只有找到謝刑安的那個時候才會知道答案。

  其他人可能不想再進森林了,反正他們也回不去,再去找出口也沒什麼意義,可是他還沒結束。

  就算沒人跟著,他也會自己一個人去。

***

  白色的身影融入天空中,像其中一片平靜的浮雲。

  徐子善仰著腦袋,一塊陰影落在他們前方的地面上,無音鳥雙翼延展,順著氣流平穩地飛在上空。他們穿越大橋,亦步亦趨追著,掠過河面的涼風吹上身來。

  徐子善定睛觀察。

  「牠好安靜。」

  空氣托著鳥身,悄無聲息,羽翼尾端微微震動。

  「平常牠不會出聲,可是一叫,就會唱歌。」石頭跟在他旁邊。

  「牠會叫嗎?」

  「是的。」

  「你怎麼知道?」

  「我聽過。」石頭說:「牠的歌聲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兩個人的步伐毫不停歇,時時刻刻踩踏在路面上,重疊雜沓,像起起落落互相呼應的旋律。

  「牠跟老爺爺一起來,來到城市廣場,牠在廣場上也很安靜。可是那一天晚上,牠唱歌的時候,城市裡的人都睡著了,沒有任何聲音。」

  徐子善聽了沉默下去,心思隨著腳步不斷起伏。

  「你好像……早就認識他們了?」他琢磨著說:「我以為你是在這裡認識他們的。」

  石頭說:「不是,我見過他們,在城市廣場上。我問他們從哪裡來,他們是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他轉過頭,「我來到這裡才知道,原來就是這裡,這裡是他們住的地方,我來的時候又遇到他們了。」

  「嗯……」徐子善想了想,「你說,那隻鳥會帶人去找他?」

  「是的,牠尋找迷路的人。」

  「把他們帶去書店?」

  「不是,帶去老爺爺在的地方。」

  「他不是住在書店裡?」

  「不是。」他搖頭。

  「但是那天你帶我們去書店找他……」

  「他在那裡,是因為他來書店找我,是我住在書店裡。」石頭說:「我來這裡之後,就一直待在那裡。」

***

  何祈在草坡躺了一會兒,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支起身子。

  稍微偏過頭,遠遠望去,就看到那座橫跨河流兩岸的大橋,把左右兩邊的城市連接起來。

  他一開始想著會不會是橫西大橋,感覺極有可能,這裡的事物都跟他們有關。不過沒多久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橋晚上不會發光--雖然他也沒看過那橋晚上到底會不會發光,他沒有在晚上的時候來過河堤,但他還是這麼一廂情願否認。

  他越過草皮,走上公路,回到城市裡,穿越大街小巷。雙手揣進兜裡,慢悠悠地閒逛,兩旁建築低矮,是那種老舊的民宅,水泥外牆曝露在陽光下,灰跡斑斑,家家戶戶停放機車,道路更窄了。可能尋常人家住的地方,讓他感覺有點特別。

  他知道這種特別的感覺是哪裡來的,之前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跟他們一開始去過的地方很不一樣,不是明淨的都會大樓或繁華的商業區--仔細想起來,他們去過的地方都滿漂亮的,不一定是奢華壯麗,但起碼是嶄新明亮。讓他想起那種介紹居家裝潢的電視節目,所見之處煥然一新,纖塵不染,雖然不是不可能,但他總是感覺一絲不以為然,很做作,怎麼說,美好得不切實際。像這種樸實的老宅,帶了點瑕疵,才更貼近生活。

  那個人說的真假,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小徑裡有一種悶澀的氣味,像塵埃。巷子裡多半有這種味道,陽光照不進來,不通風,空氣淤塞靜止。在這股空氣中又有一種突兀的存在,一陣飯香飄入鼻尖,濃烈燻人,麻油的醇厚香氣混雜薑味。

  他走到旁邊屋子前,大門沒關,於是自然地走進去,登堂入室。

  室內空間不大,灰色花紋的地板。進門就看到一張大木頭圓桌,上頭擺滿魚肉湯菜,熱氣騰騰。

  在裡頭晃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特別的,他走了出來,繼續遊蕩。逛到一條馬路上,街上又是琳瑯滿目的商店,附近隱隱約約傳來音樂聲,一種悠揚的旋律,他循著那曲音往前走,無視那個跟在身後的影子,從剛剛在小區中就一直尾隨著他,他也沒去管,就這麼繼續前進。

 

 

 

———

作者的murmur

目前無所事事的時候,打一下預防針,這劇情嘛……越到後面越虐(嗯),想要看下去的人心臟要撐住,能撐到最後的都是勇者!!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06-07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