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畫的告白


“這是徹底的,安靜但安靜/在一個較小的比喻中,它更像是我的意志/不喜歡我的心髒:這個神聖的容器/正在砰擊我的胸膛......”夜讀駱一禾這節經文,像一個鋒利的箭頭擊中了鳥巢的中心,在令人窒息的枷鎖中,仿佛回到了穆雷博斯坦鄉的深山。在我面前是赭紅色的岩石描繪的古老圖像,藍色的穹頂,遙望前方,群山追逐著青茂的青草痕跡,筆直伸向遠方。吹在我耳朵附近的煙風,不是從東邊的波士他水庫吹過來的,也不是從山上燦爛的樹林裏吹出來的,而是從岩石裏吹出來的。三千年後的這個夏天的下午,我突然驚起喉嚨,讓我發出一聲驚歎,讓我用弓和箭,從那奔湧而來的羊群、北山羊和狩獵采集者那裏,猛撲過去。

我走近,無限接近那片靜止不動的岩石,感受到巨大的寧寂,它粗糙而動人,並且有無數的聲音。起初它是一個模糊的耳語,野羊走過幹燥的灌木叢,向草地傾斜。雙峰駝從炎炎烈日下來。然後是遊牧民族的呼號,獵犬是傲慢的,紅鹿突然開始回頭看。不同大小的噪音充滿了我的心,它們是最敏感的耳朵和難以捕捉的隱藏聲音,只有釋放到心靈。

在博斯坦鄉的河朔木溝,我走得不好,不是在山路上跌跌撞撞,就是在岩石間來回跳躍。我的腳興奮得聽不見我說話,徑直跑到岩畫前。我急切地想加緊努力,沖進那古老的景色。岩石的溫度,混合著我手指的熱流,我恍惚而愚蠢,期待著石刻的突然複活。但誰說岩畫不是活的呢?它們明顯地在我眼前堆積、疊加和轉動。

在我面前的岩石上,那個戴著長弓、頂帽和大羊的臉的人,渾身塗著紅色的油漆。他光著身子,高高的,就像一支箭。人與羊如此接近,羊站了起來,想逃走,微弱地伴隨著嘶嘶聲。那人平靜地平靜下來,好像嘴裏說了些什么:“綿羊,我已經從洞裏出來覓食快半天了,現在要晚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在山洞裏焦急地等著我帶著肉回來。你死不是罪,我也不餓,但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本文章發表於:心情

加入200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