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外語,中文與英文外的世界觀 #英文


  我出生於加州,我在五歲的時候就回到台灣。起初中文是我的第二語言,但是後來因為在台灣父母都用中文溝通,所以我的中文漸漸變成我的第一語言。我把我的英文視作我與生俱來的禮物,但這個禮物一直被我遺忘直到我大學畢業。在國中跟高中的時候,我一度抗拒上英文課,因為老師講的我完全聽不懂。我覺得文法、單字、句子結構並不是用背的,而是去用的。我並沒有逃避上學,只是我上課很痛苦,因為我一聽不懂就想問老師,但是總問不出我想要的答案。於是在國中跟高中的英文,對我來說就是:憑感覺。

大學畢業後我一直期待能有出國讀書的一天。於是我開始收集資料要如何準備。在意識到要考托福跟GRE時,我當時想說應該是沒有問題。沒想到挫折一大堆。我當時沒有很強的耐力,於是閱讀覺得讀很慢,口說寫作也沒有什麼練習機會。我當時也很排斥補習,想到老師要用中文教英文就很頭痛。想到天生的禮物要被我糟蹋心裡就很沮喪。這個情況持續到某一天,我突然感覺可以用英文做什麼事,於是隨手拿起考試題本寫了一回,我發現我還有體力再寫一回,於是就一直寫,我也不管什麼分數時間什麼的,我就是想持續這個感覺。我發現托福考試正在改造我的思維。起初我在念英文的時候,我的腦袋有如在大海中找一顆我想要的石頭,怎麼找都找不到。但到後來我發現是我看待英文的角度太狹隘。我常把英文歸類為科目或是考試項目,我覺得是因為我從小就被分數以及考試綁定,我的目標太窄,眼界也就只有好分數就是好程度。我必須把目標定更高,定更廣,才不會受到因挫責而停止學習。

 

過了一年,因緣際會我訂了一張機票自己飛去紐約。學生時代沒什麼錢,我只帶了七百美元以及鬥志在那邊待了三個禮拜。我心裡想:要馬就餓死,要馬就活著,我就是勇敢。在這期間,我來到了一間民宿。這位民宿老板叫Adi,我每天幫他送飯到街上給街友或是路人吃。我們把剩餘沒發完的食物拿去給教會的廚房給他們發放。我當時看到的場面以為是好萊塢幫派電影,看到黑人在角落等到我帶著食物過去就往房間比一個手式開門讓我進去。一進去反而更多黑人看著我這個黃毛小鬼,我當時又想:反正如果要死早就死了,老天爺不會給我機會來到這邊做善事。於是我就這樣過了3個禮拜,我的七百塊也沒有花完,話倒是說不完。我認識一位夫妻是非洲人,夫是醫生,我每天做完事就更他們去逛街。他的妻子很愛逛,我們每天都坐在丈夫等後處休息。尤其是到維多利亞的店,佔了一多鐘頭。不過我沒關係,只是覺得畫面很好笑而已。我還認識了一個白人工程師,他跟我說他的工作就是跟著老闆周遊列國。一個廟宇的師父,大學時為校籃隊長。

回來後我再次挑戰留學的路,我跟我自己說:七百塊都可以在紐約存活了,要是失敗就再站起來一次,反正爛命一條橫豎都是死,要死至少不要後悔。我覺得擁有兩種語言很好,母語讓我認識世界,第二外語讓我重新的方式詮釋世界。學語言迫使我走出自己的路,卻讓我每天都有很多是學不完,我很快樂。我覺得學語言是條不歸路,但卻是終身的一門課,共勉之。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285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聽見

2016-11-20 #1

推學語言是一條終身的路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