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特家】烏合之眾:不甘於平凡就想辦法跳脫框架


作者講述殘忍與破壞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群眾因為缺少責任感和道德束縛,往往會做出很多不道德,殘忍,犯罪事情。群眾的情感極端而強烈,受到暗示後,常常會發揮出每個人的想像力。要充分發揮群眾的想像力和幻想力,使其綜合各種無意識的渴望和實現它們的希望,那麼這個暗示必須是概念性的,不具體的,意思越不明確的越能引起行動。

 

恰似攝影家慣用的黑白照,當一副黑白照展現在不同人面前,不同人會根據自己的經歷和心情自動帶上個人想像力和色彩傾向填充,使其成為心中的“藍圖”。所以說黑白照最容易捕獲群體的心理,概念性的暗示最容易被群眾接受。

 

書中也講到了教育,正如作者所說“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判斷力、經驗、創造力和性格是先決條件,而這些都不是書本能夠給予的”,“教育既不能讓人變得有道德,也不能讓人變得幸福,它無法改變人的本性和天生的激情”。

 

當越來越多的人對我說,“還是當學生好啊”,我就越來越認識到,其實當學生是不利於一個人的成長。教育是群體頭腦改善或者惡化的土壤,它是誕生群眾觀念和信仰的源頭。

 

一個群體的意志幾乎總在由意志強大的人引導,而這些意志強大的人總知道如何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這個無觀點只有情緒的群體中的其他人,聚集成群的人也最終走向某個有主見的人。群體最害怕的其實不是無理性無自由,而是無領導,他們想要的恰是被“奴役”。

 

群眾的犯罪在歷史上並不少見,那些後來令人髮指令人難以想像的罪行,卻往往在當時的群體被認為是一種光榮的行為。他們扮演者雙重的角色,絲毫也不認為是在犯罪。書中舉了巴士底獄和九月大屠殺例子,這也不禁讓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殺、火燒圓明園的罪行。或許站在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大概能解釋當時人們的心理。

 

同時作者也提到了一些很重要的團體,重罪法庭陪審團和選民團體。那些陪審團體根本不會受限於群體成員智力的高低,就能對非智力完全技術性問題給出多麼高低不同的意見。陪審團體正如所有的群體一樣,有著少理性、受情感支配的硬傷。

 

“做為一個好律師,首先要做的救生衣影響陪審員的感情”,“陪審團還我清白的機會要比法官大得多”。而選民團體選舉時常常只受個人聲望影響,甚至不關心被選出來的人在多大程度上遵守自己許下的諾言,哪怕當初選他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承諾。這種普選的缺點,也正如所有群體做選擇一樣的無知和不理性。書中也論述了議會群體,在此不再做贅述。

 

烏合之眾,恰如社會心理學所述精髓——眾之烏合。

本文章發表於:書籍

加入166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07-22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