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uan

一個大學傻小子,在大學中學習知識、信仰

因為祢,我願意放下、向前


文~超~長~喔

至少跟過去寫的文章相比,這次用了點小說故事的方式,描述我參加完青年宣道大會的心得。

--------分隔喔--------

「你確定要走下去嗎?」

聽聞這呼喚,我將視野從前方的道路轉向後方,一名男性佇立在我身後。

他的相貌年輕,沒怎麼修飾的頭髮、以及在下巴和嘴角兩旁的短鬚讓他顯得有點隨便,衣著也顯出他不是個太重自己形象的人,看起來就是被穿到拉長的灰色短袖上衣、藍色的高中運動短褲、以及像是在訴說維持著最低限度禮貌的涼鞋。雙手垂在身旁兩側、外加那一點的駝背,整體氣質讓他看起來只有高中生程度。

「你確定,要走下去嗎?」

然而從那身體發出極為低沉的聲音,卻把他整個人變成三四十歲的壯年人。

我淺淺一笑:「是啊。」。

聽到這個答案,他的眉角微皺,反應相當快。

「你知道這條路長甚麼樣子嗎?」雖然皺眉,但他的言談仍抱持禮貌。

「老實說,我不確定,我知道終點有甚麼,但那個過程,我只看到輪廓。」

 

「你知道路上還有許多問題沒有解決嗎?」語速微微變快。

「我知道,但我暫時不想糾結那些事情。」

「你知道這條路多危險嗎?」音量上升。

「我想你比我清楚。」

聽到這裡,他終於忍不住大聲質問:「那是甚麼理由讓你選擇要走這條路?難道只是因為參加了個一個星期的營會,你就要在激情感動中將你的一生投進去了嗎?」

「......」

「在營會中,你關閉了臉書、新聞通知,隔絕了外界的消息,你不受打擾也獲得了感動。然而當你一回到日常,你馬上就陷入罪惡的泥沼裡,重新打開的臉書,湧出無數的惡意,即便不是針對你,你也為之感到難過。」

嗯,這回應真是一針見血,腦中不禁想起最近看到許多嘲諷的文章。

「你決定念研究所、你想幫教會、你想擴展自己,但許多的未知、還有自身的惰性,都讓你再次對自己懷疑了不是嗎?為甚麼不要選擇一條安逸的路?為甚麼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責任、義務、犧牲,你真的要讓這些主宰你的生活嗎?」

他的神情有些許憤怒、不解,但看到得更多的是不安、無助。我走上前去。

「我想先謝謝你這麼擔心我,確實,營會的感動真的很棒,整個人受到了鼓舞,可以不用去思索那些繁雜大小事,專心尋求。回到日常也確實有許多令人難過苦惱的事物湧上,老實說坐在回程的遊覽車時,我就已經懷念在營會中的感動了。」

在營會遊覽車路上,那原先的感動流失的異常迅速,幾個小時就可以把許多激情抹消的不曾發生過一般。

「但是,若說我在營會中有甚麼體會,我想,我已經不想困在自己那對未知而產生的恐懼了。在營會中,我的焦點被轉換了。倘若我只注視著自己的恐懼、只渴求自己被同理的需要,那我便無法看見其他人的需要。我想這你也懂,畢竟我們最常對外界的質疑,就是『個人的需求滿足是否應當被抬升至不可違逆的境界』。」

似乎被戳到痛處,他忍不住張口:「可是人性的軟弱呢?你也是人,而且你我都深知插在你身上那幾根刺是甚麼,難到你就不應該被體諒嗎?」

「沒錯,如果沒有一個安慰,我們確實會渴望自己的軟弱被同理、被接納。但在營會中對於你我理性上認知的那一位,我也有了新的想法。」

聽到這句話,他的眼神變了,眼裡透出一絲疑惑,以及一種害怕被顛覆的恐懼。

「如果說過去對於祂的受苦,我只是希望獲得作為一個和周遭人與眾不同、眾人難以理解身分的諒解安慰。那麼這一次,我願意坦然感謝祂的受苦。」

霎時,恐懼變為詫異,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來我願意坦然感謝真的是件滿稀奇的事情。

「因為祂所糟受的苦難,開啟了一個美好的終點;因為祂受的傷,可以讓我活著時所受的一切痛苦,有了意義,卻也不再重要。」

他的臉上寫滿不解,整顆頭歪了過去。

「聽起來很矛盾是吧,但你知道透過這個信仰看世界時,會發現很多東西乍看矛盾,可確實有複數的屬性可以堆加在其上。」

「你我都知道,走這條路必然有苦難。過去我們是在理性上意識到這點,然而這一次,我承認、也接受了這個事實。我們會被世界排斥、我們會被世界拒絕,因為我們跟隨的那一位已經被世界拒絕了。然而,我們仍然要學習愛這個世界。」

 

他沉默了一陣子,隨後質疑道:「是因為祂愛著這個世界嗎?愛著這個殘破不堪、自以為正義卻無可救藥、逐漸走向毀滅的世界嗎?是甚麼義務、責任讓你非得這樣苦待自己?你知道你是如何軟弱無力;你知道你多容易自我譴責;你知道你多容易逃避面對人;你知道你多容易因文字的惡意而受傷的不是嗎?」

 

面對祂的激動,我感到難過,因為我了解,正因為他也在意祂所看重的,卻又看見更大不知如何應對的惡意,所以才會如此難過。

「沒錯,在營會中我發現自己對語言文字的敏感度,在網路上情緒更容易因此受到波及,同時面對自己許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我感到痛苦。還記得我們的朋友對吧,因為選擇變換性別,被家裡斷了經濟來源,陷入生活困境。我無法告訴你當我發現自己無法提供她甚麼實質幫助時,我有多心痛。你也記得我們那幾位精神有需要的朋友,我是多麼容易站在『相對正常』的位置去和他們相處,卻又難以在他們找我時回應他們的需要。我內心是多麼的軟弱,你、我、還有祂都清楚。」

無數的面孔湧上,每一張臉背後,都是一個哀傷的故事、令人心痛的經歷,讓人很不想去面對。

「但,如果跟隨這條路是真理、是呼召,而受苦是必然的話,如我前面所說,我感謝祂的受苦,讓我在跟隨路上所經歷的痛苦可以微不足道。愛,過程是痛苦的,因為要面對我們不想面對的恥辱、難堪、罪惡——不管是你我還是他的,然而唯有愛,是我們可以對這個荒謬世界最強力的反擊。」

「我看見了一個國度,一個與眾不同的國度,一個乍看脆弱卻存到永遠的國度。那國的君王不會訛詐窮人去加強富人的權力;他不會將人剝奪、量化為可交易的財產;王會來到軟弱者神旁、擦去他們的眼淚。那國的民,會服侍彼此、為彼此犧牲,敬畏尊崇他們的王。當地上所有的國家,透過暴力、戰爭、掠奪彼此來顯示、炫耀自己的威榮之時,那位王,卻用犧牲自己的方式,向所有強國顯示一個令他們恐懼的堅定力量,一個無法用暴力、殺戮奪去的信仰和應許。被掠奪的,將要得著安慰和榮耀;掠奪他人的,將失去一切。」

「那個國已經降臨了,雖然尚未完全,而我,作為一個跟隨祂的人,我想像祂一樣,為了他人、為了祂所愛的那些人、為了那在黑暗中孤獨哀哭的人,捨起自己。」

聽完後,他沉默良久,片刻後,他害怕地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我了是嗎?」

 

「沒有甚麼需不需要,因為你就是我。」

 

他抬起頭來,看著跟自己一模一樣外貌的存在。

「過去是你,一直保護我免於所有的潛在威脅,你總是看著理性、實際的一面,不會輕易相信他人。你讓我在非常年輕的時候,有了一個太過理性成熟的思維,然而當經驗無法跟上思維時,你便會陷入幻想的恐懼之中,當你面對全然未知時,你會無比害怕、想尋求安全,當你藉著知識發現一些事情難以改變時,你會選擇不抵抗以減少傷害。然而你也無法對苦難袖手旁觀,可是你需要更多客觀、理性的東西來說服你,而非感性的情緒,只是根據不足導致你無法輕易下結論時,卻又在其中痛苦掙扎。讓你數次感嘆:『是不是不要知道這麼多會比較輕鬆?』,進而想壓抑自己。」

「雖然這樣的你一度讓我覺得自己冷淡、麻木、壓抑,但我並不因此要丟下你,因為你就是我。我接受這樣的自己,也不否認未來我仍然會軟弱恐懼,我只是更願意相信,那代我們受苦的已經將我們穩穩託住了,不論是我們的未來或是恐懼、甚至是苦難。」

我朝他伸出了手,他看著我,眼神仍然不是那麼確定,但卻可以看見嚮往的火花。

「會有很多痛苦喔。」

「我們還活著不是嗎?」

他苦笑了下,看來這個回答沒那麼好,但他伸出了手。

在雙手觸碰的那剎那,他消失了。

我轉回那條路口,看著眼前狹小彎曲的道路。

走吧,不管前方是甚麼。

隨著從心底而生的聲音,那個穿著隨便、維持最低限度禮貌、不太修邊幅的傢伙踏出了步伐。


--------後記--------

嗯,差不多兩個月左右沒寫文章了,學期間事情不少壓力山大,不管是課業團契還是其他有的沒的雜事,同時又陷入一種自己好像沒什麼東西好寫文章的自我貶抑中,即便作業交出去,放假了仍然不想敲鍵盤打字。

但一場青宣真的讓我看見不少東西,也讓我頗受安慰,當然在文字上也是。

我也很久沒嘗試這類創作,其實寫到後面都有點無力不想修了呵呵,不過重點是內容拉(到底在幹嘛啊這傢伙)

總之,久違的,在一次用文字跟各位分享這次青宣中所體會的一切。

 

本文章發表於:心情

加入207

kuan

追蹤 232 鼓勵作者

一個大學傻小子,在大學中學習知識、信仰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3 則回應

匿名

2019-07-18 23:56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9-07-31 13:26 #2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9-07-31 13:27 #3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