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動搖


《夢域》

43. 動搖

  兩個人沿著小徑,步出森林公園。孫少初的公車先來了。她盯著前方,加緊腳步,又回過頭,朝他抬抬下巴,道別一聲。何祈走到公車站邊,看著她搭上了車,接著車門關閉,揚長而去,周圍一片寂寥。

  他往身旁走去,坐在空蕩蕩的位子上。明明昨天他們的關係還很惡劣,現在倒能心平氣和地說話了,還互相告別,僅僅一夕之間而已,這轉變就如此劇烈。但直到剛剛為止她都沒有再生氣,也算是冰釋前嫌了。

  他想著也許是她自己領悟了什麼,所以態度才變了,所以她才得救了。去公園的路上,他換了個方向,轉而去問徐子善,去確認她是不是還在,幸好最後是成功了,阻止她消失。對方很興高采烈,問他怎麼做的,他卻是一陣默然,說不上來。其實他也沒做什麼,回想起來也是稀里糊塗的,頂多是跟她大吵了一架;對方想通了什麼,他也不了解,但這些都還好,重要的是她恢復原狀了。

  只是那些話有點令他在意,彷彿起了點共鳴。她是因為不喜歡了,才想要放棄……要是換作從前,他一定覺得很可笑——什麼喜不喜歡,那麼抽象,更何況有一天突然不喜歡了,他一定無法理解。對他來說,想要什麼,就去追求,好像就能持續一輩子……直到後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狠狠擊碎了他,嘲笑他的無知、自以為是。

  他開始懷疑自己做的對不對。

  孫少初是得救了沒錯,但那也是一時的,要讓他們繼續活下來,不是那麼簡單,不存在恆久的一成不變,只要她又猶豫、懷疑了,那力量又會開始吞噬他們,就像老人說的,他無法徹底阻止消失……而且他是在干涉別人的人生,就算那是對方很嚮往的。而當她發覺自己其實根本不適合,是不是又會後悔?過去他可能很堅定,義無反顧,現在他全搞不懂了。雖然他是想要幫助對方,但誰知道後來會不會全都走樣,他一開始也是想幫謝刑安。

  他心頭沉了下去,下墜不止,像面前深邃的夜色。

***

  「誰啦——吃完了東西不拿走!?」

  莫家云錯愕叫道,沒忍住音量就衝口喊了出來。她一回到座位後,就發現桌面多了只紙餐盒,碗底已經空了,剩了個垃圾留在位子上。

  「欸,那個不是……」

  後座的孫昱白看了看,她隔壁的同學轉過頭來,喔了一聲。

  「好像是我的欸,哈哈!」

  「妳幹嘛不丟掉!」莫家云把餐盒推給她。

  「剛剛我跟他講話啊,就坐妳位子了。」

  對方接了過來,就從椅子上起身。莫家云看到餐盒下的東西,火氣更大了,伸手捏著一角。

  「而且還拿我考卷來墊!」

  「啊?我沒看到啊。」

  「明明擺在桌上!」

  「還好吧?也沒髒啊。」對方視線瞥過去,「不然我那張送妳好了,考得比妳好。」

  「妳幫我考試好了!」

  她涼涼道:「行啊,我幫妳隨便亂考。」

  「那我要妳幹嘛?我自己考就好了。」她嘀咕,「亂考也沒差,反正我也不知道考什麼。」

  孫昱白轉起手裡的筆,發出一聲疑問。

  「咦?妳沒有想考的嗎?」

  「噢,對呀。」莫家云看了看他,「三類的我都不喜歡。」

  「那髒了也沒關係啊,反正妳又不念了。」隔壁同學瞇起眼。

  「屁啦!還不是妳弄髒的——」

  「就跟妳說沒髒啊——」

  前方一片嘰嘰喳喳,噪音窸窣地響著,像鋒利的碎片,戳刺空氣,叫人不能忽略。幾個同學互相對望,面面相覷。他就在這片突兀的嘈雜中動了動眼皮,意識逐漸清醒,而腦子還很遲鈍。何祈轉過腦袋,抬起被壓酸的胳膊,換了個睡姿。孫若白停下筆尖,摘掉耳機。

  那人舉著餐盒,艱難地挪動身子,上次換座位時間隔沒調整好,桌子與講台間的走道很窄。莫家云嘲諷道:「太胖了過不去啦。」

  「妳吵死了!」

  她偏著身子,橫著移動出去,一個動作太大,腰際牽扯桌邊的書包背帶,上頭的水瓶跟著翻覆,一陣乒乒乓乓的碰撞聲。那片噪音更刺耳了。

  「啊——」

  「我的書!」

  「妳幹嘛不關緊!」

  「欸!有被潑到嗎?」孫昱白趕緊起身幫忙。

  「這裡啦,衛生紙!衛生紙!」隔了條走道的其他人丟來一包面紙。

  「我這裡還有!」另一個方向也提供協助。

  莫家云趕緊拉起自己的水瓶,桌面上積了一灘水,蜿蜒著流下桌緣,滴滴答答。剛才還在胡鬧的人忙著擦拭,亂成一團。孫若白握緊筆桿,忍無可忍。

  「喂!你們小聲一點!」她朝著前面喊道:「現在自習耶!還有人要念書,你們不要吵鬧行不行!」

  「抱歉抱歉!」

  孫昱白扭過頭,連忙說著,又看著桌上一片混亂,「那我去拿抹布好了,這裡我來處理。」

  莫家云急著叫道:「那我書怎麼辦——」

  旁邊有人看不下去,長嘆出一口氣,緩緩出聲。

  「拿去窗台上曬啊,外面陽光很大,一下就乾了。」

  莫家云抱著濕了一半的書本,猶豫了幾下。孫昱白從洗手台上拿來了抹布,擦乾淨殘餘的水痕。有幾位好心的同學幫著他,把浸水的衛生紙丟了。

  似乎沒什麼事情可插手。她在原地站了幾秒,遲疑地轉過腳步,「那、那我去弄書好了……」

  「啊,對了!我本來去倒垃圾的。」另一個人手裡拿著餐盒,跟著她走出了教室。

  兩個人一併離開後,鼓譟的聲源逐漸遠離,室內恢復安靜。座位上的同學回過頭,對著孫若白跟另一個出聲的人投以感激的眼神。連一點聲響都聽不見之後,他覺得耳邊清靜許多,突然什麼騷動都沒了,又適合睡一頓酣暢的覺。

  他意識晃漾著,接著不再起伏,沉澱下去,穩定而緩慢,直到身邊有什麼東西又將他喚回來。

  「喂。」

  孫若白拿筆戳他肩膀。她看著走到他們桌邊的同學,抬手指了指她隔壁的人,嘴型誇張,無聲說了什麼。

  「老師好像要找你。」

  日落散射的霞光越過旁邊的欄杆,斜照過來,很快就要放學了,路過的幾個教室裡還在上課,聲音迴盪在空蕩的走廊上。何祈慢條斯理地走出教室,睡意朦朧,除了他之外,前方還有兩個同學的身影。

  「……太敏感了吧?又沒說什麼,何況我書都濕了耶!」

  「她不是都換到最後一排了嗎?這樣還要抱怨。」

  「我才想抱怨!水打翻了,書還濕了!我才是最衰的好不好!」

  「欸,妳到底要晾在哪裡?晾完之後趕快去吃晚餐啦!」

  「妳只會吃而已!吃完了還不把垃圾拿走!」

  兩個人又開始打鬧起來,語聲飄入耳中。他不疾不徐地走著,維持著懶散的速度。

  「我問你,交白卷是什麼意思?」

  杜熊抓著一張空白考試卷,直直舉在他面前。何祈勉強抬著眼皮,目光渙散,臉色是一種睏倦的空白。被質問的當下,他倒不覺得緊張或難堪,第一反應只是想問——

  「明明是白卷,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當你們班導多久了!這點事還不知道!?」杜熊放下考卷,差一點就用兩手使勁揉爛。他扔到一旁,「你以為我不認識你嗎!班上的其他人都有寫,程度再爛的也有寫點什麼,就算只是猜一猜,就只有你敢交白卷!」

  何祈悶著聲。

  「還有連名字也不寫,你好歹寫一下名字!」他看了考卷一眼。

  「噢。」他乾巴巴道:「我醒來時考卷就不見了。」他一看到題目就昏睡了過去,再醒來時紙就不見了,估計是又被收走了。

  「拿到考卷先寫名字!這不是基本常識?」杜熊揚起音量,「我要倒扣你分數都沒得扣!都變負的了!知不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你不要告訴我你都不會寫!」

  何祈耷拉著眼,沒睡飽的關係讓他原本就很低靡了,現在又站在這裡聽別人說教,像機關槍突突轟炸,震得他腦子發疼。

  「交白卷就是都不會寫啊。」他說。

  「你還有臉講!都不會寫,那就是沒念書啊!沒念書還不是因為沒在上課,基礎不好,東西當然學不起來,現在已經三月了,很快又要期中考了,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考過!你不擔心,我還替你擔心——」

  「很多人還不是都要念不念的,有什麼差別?」

  他突然說,就這麼憑空冒了出來。只是因為這番嘮叨讓他想起教室裡那一陣吵雜,嘰嘰喳喳,擾人清夢,煩躁得很。

  杜熊張大了眼看著他。

  「所以呢?你就擺爛是不是!?」不知道是被他的話給激怒了,他的反應更加劇烈,「你這是什麼心態!只要有在努力就是好的!就算是一點點,起碼人家也願意,有心要努力!那你咧?不會的就直接放棄,更任性的是,不喜歡的就通通不要!這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們現在這年紀就是廣泛接觸各個領域的知識……」

  何祈閉了閉雙眼,感覺眼皮沉重無比,心裡特別疲憊。早知道就不多嘴了,現在還要多站好一陣子。他漫不經心地聽著,眼神一直往外頭瞟,心神不知道飄到哪去了。辦公室的窗外照出了校門口一隅,那裡多出一輛摩托車,車上的人摘了安全帽,一下子就看到對方的面孔。

  「你等一下。」

  何祈截斷他,定定地看著那人。

  「我先出去一下。」語音剛落,人就立刻出了辦公室。

  「……啊?喂!你去哪!」杜熊反應不及,猛地看著人溜走了。

  他匆匆忙忙地飛奔到校門口。孫少初坐在機車上,長髮隨便紮了一束,鬆垮垮地垂下來。對方張望四周,看見他的瞬間滿臉疑惑。

  「你來幹嘛?我沒叫你啊?」

  何祈深吸了幾下,穩住氣息。

  「妳怎麼來了?」

  孫少初提起手上的紙袋,「送東西啊!孫若白的書,她晚上還要去補習,忘記把書帶走。但她人還沒下來。」她困惑地打量著對方,回歸正題,「那你咧?到底來幹嘛?」

  他斟酌了一下,猶豫著要從哪開始說起。

  「一開始,我不是打電話給妳嗎?約在妳學校的那次。」

  孫少初點了點頭,「對呀。」

  「我跟妳說那些事,關於另一個人的事情,結果妳怎樣都不相信。」

  「……嗯哼。」

  「然後三番兩次跑去妳家,甚至還差點吵起來……」

  「欸欸——」孫少初出聲打斷,看他的眼神變得很怪異,搞不懂為何突然說這些。

  「幹嘛?你良心發現自己一直在煩我,想道歉了喔?」她斜過嘴角。

  他垂落目光,沉默一聲。

  「可能吧。」他說。

  孫少初愣住,突然之間這麼坦白,完全沒想到他會這麼說。

  「萬一到頭來妳發現,妳唱歌就是很難聽,根本不可能去當歌手,那不就浪費我的時間……」

  「呃,後面那些可以不用了唷,謝謝。」

  孫少初低低碎念幾句,暗中腹誹,很快又恢復了平常的臉色。

  「你想說的就這些?」

  她揚起一抹笑,參雜著些許狡黠。

  「放心啦,那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自己想做的,不會牽連到你。」她說:「而且跟你也沒關係,不是因為被你影響。你說的我早就忘了,所以嚴格來講,也不是因為你。」她看著對方,「所以,就算失敗了,那也是我自己選的,不會要你負責,再說……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我從以前就想過了。」

  何祈一聲未吭。孫少初移開視線,瞥向校園裡頭。

  「噢,她來了。等等送完東西後,我就要走了……我看你也趕快回去吧。」她瞄向對方背後。

  他轉過身。杜熊老早從辦公室裡出來了,雙臂環抱停在不遠處。

  何祈走了幾步,回到他面前。

  「你繼續說吧。」

  「不說了!不說了!」對方鬱悶地看他一眼,「被你那樣一搞,我都忘了自己要說什麼了!暫時先這樣!要下課了,你快回教室吧。」

  兩個人一起走進樓裡。杜熊在他旁邊呢喃著,嗓音沒了平時的洪亮,又足夠讓他聽到,「兩年都快過去了,你還是這個樣子……還以為你收斂了點,凡事都會多考慮一下,沒那麼任性了。」

  頓了幾秒,他默默地說:「只有對念書考試這點不變吧。」

  最後何祈一個人繼續走到拐角處。踩上階梯的時候,他心思開始盤桓著,做好了決定。等下剛好收拾完書包,放學後直接去澤中。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6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