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n slin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慾火-5


慾火-5

吊上繩子,結好結,放頭上去。

手機訊息來電響個不停。

猶豫了一下,下來接這人世最後一通電話。

「喂,陸先生嗎?人都找齊了,方便約出來見面嗎?」

「..什麼時後見面?」

「看您什麼時候方便見面。」

「越快越好。」

「好,那我們約在麋鹿咖啡廳見面。」

「好。」

掛上電話,陸胜奇穿好外套拿起手機鑰匙出門去。

上天把門關上時留了一道窗給他。

「陸先生,這邊。」

「找的怎麼樣?」

「陸先生,請你看,」他拿出資料袋掏出紙張來。「這位宋劭力是大二新生也是青龍堂的堂主,這個兩個是他的手下,一個大三一個大四。」

「鄭宇廷,王惠磁。」

「沒錯,還有這個大一新生柳宗袁,他們四個是狐群狗黨經常在一起打架鬧事。」

「找的到他們幹過什麼壞事嗎?有被害者嗎?」

「呃…你是說什麼樣壞事?」

「……沒事,這是給你的謝酬,如果還有需要會在找你。」

「謝謝,如果還有需要在找我。」說完,拿著牛皮紙袋離開。

像洩了氣的氣球,只有微薄的消息,根本沒辦法舉證他們,他們還是逍遙法外。

回到家,來到冰櫃前,看著整理好的服裝,眼淚流了下來。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嗚嗚嗚,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大家,是我害死妳的,是我....嗚......。」

 

打理好妻子的喪禮,陸胜奇恢復上班。

臉蛋消瘦許多,鬍子也沒去理會整個滄桑不少。

孩子一直寄放在岳父母家,自己實在無法面對小孩,告訴他母親是被他害死的。

同事們體恤他剛喪妻子也不敢太麻煩他。

實在沒有辦法了,他實在快活不下去了。

忙完,也是十點半了,經過實驗教室,裡頭傳來奇怪聲音,他去到廁所拿把掃把,點開燈,然後打下去。

「啊,住手、住手。」對方用手擋著。

陸胜奇停下動作,仔細一瞧,被打的不正是鄭宇廷,往另一邊看去,那女生衣衫不整,躺在桌子上扭動著,意識似乎不清楚,研判是被下藥了。

「我打死你,打死你。」

「住手,叫你住手你聽見沒!」對方惱怒抓住掃把,「叫你不要在打是沒聽見是不是。」

「打死你也是剛好。」

放下掃把,陸胜奇轉身到女生身邊,「小姐妳沒事吧!小姐,妳醒醒。」

「嗯,好熱...」

「小姐...」看來已經意識不清了。

稍微整理好女生衣物,陸胜奇抱起女生要往外走。

「欸欸欸,你想幹嘛。」

「你在擋住我,我就真的打死你。」

鄭宇廷愣住,「給我放下來。」

兩人拉拉扯扯,情急之下,陸胜奇隨手拿了桌上的玻璃瓶砸向鄭宇廷。

「啊~我的頭!」

陸胜奇趁機往外跑。

抱起女生快走到停車場,打開副駕駛將女生放進去。

開到了急診室,並請護理師通知家屬,一直到家屬到場才離開。

回到家已經晚上12點多,隔天上班帶著濃濃睡意,喝了幾杯康貝特跟咖啡才稍稍紓解睡意。

喝完最後一口咖啡,上完最後一堂課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捱到了下課,收拾好課本準備走出去,一群人走了進來。

「就是他打我的。」

原來是鄭宇廷找人尋仇的。

「各位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我這個弟弟說有人欺負他想替他討回公道而已,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動粗的人,是不是我這個弟弟犯了什麼錯先的?」帶頭的人看可以來理性,可以溝通。

學生一個一個離開了教室。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事情已經過了就算了,不計較了。」

「我這弟弟個性比較欠教訓你一定要說出來好讓教訓教訓他。」

「哥,你不是要替我討回公道的嗎!」

「幹,閉嘴啦!」

「這位大哥,這裡是校園,希望有什麼事情你們自己解決就好,如果沒事的不好意思請借過,我要下班了。」

在沒有證據以前都不能說出口。

「大哥...」

陸胜奇聽見鄭宇廷似乎在跟帶頭的說些什麼悄悄話,接著就聽到他說:「把人給我帶走。」

「是。」

「你們要幹什麼!」

「沒什麼,想請你去一個地方坐坐而已,你願意跟我們去嗎?」

「好,我跟你們走,不要動手動腳的。」

他得先忍耐,蹲的越低才能跳的越高。

坐上車上,他跟著他們進到一間酒店。

五光十色,在夜裡特別耀眼。

穿著樸實的他顯得特別突出。

叩叩,走進一間包廂,裡頭早已經有人在裡面。

「老大、大姐頭。」

「吉仔,什麼事?」被喚名大姐頭的女人道。

她身上佈滿刺青,艷麗口紅與濃豔眼妝搭配一頭金髮,穿著十分清涼,一抬腳好像就會曝光似。

「大姐頭,想向你推薦個人,這是我小弟學校的化學教授,他可以幫忙調配純的毒品,幫裡不是剛好缺師嗎,這位一定可以的。」

「哦?是嗎?」大姐頭眼珠子轉向陸胜奇,「看起來不像混幫派的,是欠多少錢?」

「妳誤會,是妳的小弟邀請我來的,我根本不知道要來幹嘛,至於造毒,恕我拒絕。」

「呵,」大姐頭笑了一聲,「來,這邊坐。」她拍拍身旁位置,旁邊的人也讓出位置來。

「不好意思,如果沒什麼事我想先回去。」

「來來來,既然來了大家交個朋友嘛。」

吉仔與鄭宇廷互看一眼。

「你就去那坐吧,來先喝一杯。」吉仔把酒倒滿拿給陸胜奇。

「我不喝酒。」

「大姐頭的酒不會醉的。」鄭宇廷說。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會喝酒。」

「這樣是不給我面子哦。」大姐頭語帶威脅道。

「...我是真的...咕嚕...。」大姐頭直接把酒灌進他的嘴巴。

「姐妹們,誰先灌醉他,有賞。」大姐頭從包包拿出一包白色粉末。

三四杯後,陸胜奇已經頭暈腦脹。

「不行了..我...我不要再喝了..」

「到我店裡哪有清醒在講事情的,來,說你願意到我公司幫忙,而且是自願的。」大姐頭道。

「我不行了...我不能做...違法的事....。」

「看來還不夠醉,來酒給我。」大姐頭整罐塞到他嘴巴裡。

「唔!」

又被灌了不少酒,意識更不清楚了。

「來,說我願意。」

「我..我願意。」

「說是我自願幫忙的。」

「我..願意...幫忙的......」

「看他長得挺標緻的,你們是怎麼認識他的。」

「呃…我們跟他有些小過節,現在他是我們的搖錢樹。」

「哦,什麼過節非得要把白紙漂成黑?」

「...這您就不要問了,總之我們把他獻給大姐頭您了,他就任您處置了,來,都出去。」吉仔,吆喝所有人離開包廂留下陸胜奇與她兩人。

「嗤,都酒醉是還能做什麼...不過長得真的很好看。」

「...暐綾..不要走..」

「暐綾?已經結婚了?」

陸胜奇拉住大姐頭的手,眼睛微微看著她:「不要走......不要走...」

「啊,身體好熱...」她直接跨坐在陸胜奇身上,搖著。

勾著他的脖子,陸胜奇伸手摟住他的腰,讓她靠近自己。

她率先親吻陸胜奇,褪去上衣。她也將他的上衣脫掉。

「嗯,」她繼續搖動著,感覺到硬物,她褪去自己底褲,將他的自己掏出插入。

「啊...」身體持續擺動著。

 

醒來,他倒在包廂椅子上,燈已經暗去只留一盞黃燈。

手上還拿著幾張鈔票。

拿出事先藏在內袋的攝錄機,他向學校請假然後衝去醫院驗傷並把昨天的影像複製到隨身碟,帶著驗傷單到偵查隊報案。

未完待續。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8

Wan slin

台中科技大學 美容科

追蹤 19 鼓勵作者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09-13 02:07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