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64. 相遇


 《夢域》

64. 相遇

  時光細細流逝,周圍充滿著喧噪的說話聲,混合在一起,聚成一團聲音的迷霧。何祈調整了一下坐姿,抬眼瞥過時鐘,才過了一個鐘頭。

  他琢磨著開口。

  「你不覺得亂入了什麼嗎?」

  「嗯?哪裡?」

  徐子善愣愣地問,思緒有些恍惚,好像還沒抽離出來。他尋思道:「噢……你說那隻鳥跟那個人?」

  何祈說:「原本的故事沒有他們吧?」

  「喔,是呀。不過沒什麼關係吧?」

  他笑了笑。

  「精彩就好了嘛!」

  何祈瞟去一眼。他之前都沒想過,為什麼石頭也在那裡,感覺與他們格格不入,沒什麼共通點,現在看來都明白了,他跟他們是一樣的。所有人都有兩個存在,其中一個去了另一個世界,所以也有兩個石頭。

  桌上他們點來的餐都涼了。他繼續啃完剩下的東西,發覺旁邊沒有動作,徐子善還在看那本書。

  「你在看什麼?不是都唸完了嗎?」

  「喔,不是啊。」

  徐子善抬起目光,朝他翻了翻後面好幾頁。

  「後面還有。」

  何祈靜止了一下。

  「為什麼還有?」

  「接下來的故事啊,我要繼續唸嗎?」

  腦中斷掉的一根線瞬間接了起來。故事還沒說完,接下來還會有什麼?……他回想裡頭的內容,寫下這一切的石頭跟他們認識的不太一樣,這本書拿給他的時候,石頭根本沒有印象的。

  那段遺失的記憶。

  他慢慢地止住呼吸。真相就近在咫尺了,他竟有點悚然,像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渾身發寒。那遺失的記憶又跟那張照片有關。

  「要繼續唸嗎?」

  徐子善看著他沉默許久,又問了一次。

  他凝著臉。都到這地步了哪能退縮?

  「好。」

  「欸,你要坐哪裡?」

  走在前面的人回頭喊了一聲。他們揹著書包,端著托盤四處張望,時不時還要讓路給別人通過,周圍嘈雜的人群快將他們的聲音給淹沒。

  許力霄掃過每張都坐滿的桌子。

  「哪裡都不能坐!有位子就該偷笑了!」

  「啊!那裡有位子——噢,被坐走了。」

  「還不都是你!只有一本書挑那麼久!」

  「我就不知道該挑哪一本嘛!你又不幫我出意見!」

  「每本都一樣!都是考古題,隨便選就好了!」

  「就是都一樣才選不出來啊!」

  他往前方瞪了一眼,想著對方腦子是不是少了一塊,少了正常人該有的邏輯,溝通起來就像有障礙一樣,特別費力。他懶得吵了,沒再繼續回嘴。陳江平又叫了聲。

  「之前都沒想到,其實我們可以來書店找靈感啊,雜誌的風格都不錯看!放在畢冊說不定很適合!」

  許力霄瞥向對方後腦,慢悠悠地開口。

  「來不及了,都做一半了。」

  「而且有一次啊,在編輯課上,我看到有些班是做手工的!看起來很漂亮耶!」

  「喔。」

  「其實我們也可以做手工的,當初應該要討論看看。」

  「不用那麼費工,現在21世紀了。」

  陳江平感嘆地說:「可是跟大家一樣都用電腦做,很沒創意欸。」

  許力霄聽著他意見一堆,口氣就變得有點差。

  「光會說而已,只出一張嘴誰不會?你有那麼多時間嗎?」

  「我們有四個人啊,怕什麼?」

  「四個人要弄全班的東西,乾脆都不用念書了。」

  「沒問題!沒問題!考試什麼的,等畢冊弄完再說啦!」

  他皺起眉。

  「你該不會是覺得……做畢冊比考試重要?」

  他還沒聽到對方回答,忽然陳江平驚呼一聲,指著前方。

  「欸,你看!是子善耶!」

  許力霄一怔,轉過目光,就在不遠處的桌子那裡看到了熟人。還真巧,沒來考試在外面蹓躂,就被他們逮到,但他也沒資格講別人就是。

  「太好了!那裡還有位子!」

  陳江平趕緊衝過去。那桌子是四人座位,另一邊還有空位。他隨便看了幾下,腳步一頓,慢慢地走近。徐子善旁邊還坐個人,一張陌生的面孔,跟對方說了什麼。

  誰?

  「嗨,子善!你也來吃飯?」

  陳江平已經走到桌邊了,那兩人聽到聲音立刻抬起頭。徐子善一看到他,立刻露出招牌笑容。

  「你們怎麼在這?」

  「買書啊!好巧,我們剛剛就在隔壁的書局欸!」

  兩個人熟識地打招呼。許力霄沒有作聲,就安靜地打量那旁邊的陌生人,剛好那人也不說話,臉上沒什麼表情,就是陰沉。對方朝自己看了一眼,那一瞬間速度極快,毫不逗留,飛快掠過。

  「這裡應該沒人吧,我們可以坐嗎?」

  陳江平笑呵呵地說,還沒得到回覆托盤就自動放了下來。徐子善點點頭。

  「好啊,坐吧!」

  「我走了。」

  那人默默開口。徐子善停了幾秒,說了聲好就跟他道別,手裡拿著什麼遞過去。許力霄不經意瞥過,黑底金紋的東西閃過眼底。

  「回家小心。」

  對方帶著自己的東西站起身。許力霄往邊上一靠,心裡還停留在那匆匆瞥過的畫面上,有點出神,眼角掃過那身影擦過肩頭,白襯衫黑長褲,跟他差不多高,步伐很快,一下子就溜沒影了。

  人剛走遠不久,陳江平立刻坐了下來,滿臉八卦。

  「子善,那個人是誰!?他穿別校的制服啊,你認識?」

  徐子善應了聲。

  「最近才認識的,是其他學校的人。」

  「是不是我看錯,總感覺他臉色很差啊!心情不好?完全不敢去搭話……難道是沒吃飽?」他尋思著。

  許力霄走到裡頭的位子坐下,思緒飄盪。

  「你以為別人是你啊?」

  徐子善溫和地笑笑,沒有發言。

  夜晚的小巷闃靜無人。何祈慢慢地踏著步子,一邊的肩膀挎著包,踩著路燈的光亮走回家,踽踽獨行。

  「許力霄。」

  他逕自低喃,過了一會兒,腦中有了聲音。

  「終於來了!你也太慢了!」

  那邊語氣激動,瞬間在頭裡炸開。他轉了個口氣,沒理會對方。

  「還活著吧?」

  「當然還活著!就剩一口氣而已!」

  「不會啊,聽起來很有精神。」

  「還不是我意志堅強才能撐到現在!等你來救我早就嗝屁了!」對方氣沖沖發洩,「要是我死不瞑目,我就去找你!」

  「你才不會來找我。」

  他坦蕩地說。

  「你早就消失了,魂飛魄散,渣都不剩。」

  「好像我是鬼一樣!現在到底怎麼樣?你有沒有在幫我?」

  「沒有。」

  「啊!?」

  「是徐子善,幾乎都是他在幫你的,我什麼都沒做。」

  「……」

  「你真應該好好感謝他,他想到一個好方法,如果成功的話,你就有救了。」

  那邊沉默一聲。

  「謝什麼謝?他人又不在這。」

  許力霄靜靜地說。

  「所以等出去再說,等我離開這裡……一定會活著出去。」

  何祈挑起嘴角。

  「你不想問是什麼方法?」

  「我不想知道!他那種怪人才會相信這種怪事,都給你們亂搞一通就好了!過程不重要,我只要知道結果。」

  「喔,那你現在怎麼樣?」

  「是沒再消失了,但也沒好到哪去!我還是那個樣子。」

  「石頭呢?」

  「不用緊張,他現在還好好的,比我還好!」他頓了頓,「他怎樣都沒消失,真是奇怪!之前還想他是不是跟你一樣,不應該來到這裡,所以都不會影響……」

  何祈不吭聲,沒有多說什麼。

  「就這樣,不說話我要趕路了,等下牠們又來了,沒空應付你。」

  何祈嗯了聲,「努力撐著吧,我很快就回去了。」

  「啊!?」對方又發出驚呼。

  「怎麼了?」

  「你幹嘛回來?」

  「我本來就要回去。」他沉著聲音,「分開的時候我不就說了嗎?」

  「你到底……有什麼毛病?」那邊停頓了幾下,「我們是巴不得要出去,你他媽想進來?」

  「你別管,跟你沒關係。」

  他隨便敷衍,兩三下堵住了對方的嘴,不想解釋什麼。

  「那個所謂的出口,我也要去。」

  一輛機車轟隆著,從他旁邊疾駛而過,拐入前方另一條路,車燈在不遠處漸行漸遠,夾雜著一聲貓叫,尖銳的貓的叫聲。短暫的吵嚷過後,巷子裡歸於沉寂。

  只是面前多出了什麼。何祈停下腳步,看著那矮小的影子隱蔽在夜色裡,毫無聲響,身影極暗,但不屬於這黑夜,不屬於這裡的任何事物。

  再次看到那東西,並沒有讓他多意外,好像心裡早有預感,遲早會再次不經意地發現。他不想問對方怎麼會在這裡,如果他能在故事裡出現,就代表行動自如,能夠去任何地方,出現在這裡也不奇怪,至於怎麼來的、目的是什麼,那更多餘了,他不想追究這種問題,就算背後多麼崇高偉大,攸關乎全宇宙全世界的,也跟自己沒有關係。他只想問一件事。

  「真的有出口嗎?」

  聲音穿過靜寂的夜,周圍空無一人。老人回答。

  「出口就在森林裡,逆著河流一直走的盡頭。」

  已經聽膩了的答案。

  他回想著石頭的日記,那最後的故事已經深深印在他腦海裡,再也無法割捨。

  「你說,那裡是願望的世界。」

  「是。」

  「只要走到出口,就不會消失了。」

  「是。」

  那在現實中死掉的人呢?

  掙扎了許久,他還是沒問出聲。

  「……如果消失了,還會再回來嗎?」他改口道。

  黑暗中的影子不說話了,一瞬間寂靜顯得無比漫長。

  「這個問題毫無意義。」他說:「對我而言,那裡的人沒有名字或面孔,都是不同的人。若你無法記住他們,又怎麼判斷有沒有回來?」

  他直視著對方。

  「不過願望一直在變,因為人們的幻想會改變,在一個階段出現一個願望,長大之後,到了另一個階段又有了不同的願望,它就會改變面貌。每一個階段都是一種新的循環,從城市開始,做選擇,再走一次同樣的道路,不是消失就是走到出口。也許消失的人會回來,但一切又得重新開始。」

  老人說。

  「因為原來的人已經不在了。」

  後半段的故事在心底狂亂地騷動。寫日記的石頭,城市,森林,夜晚發光的大橋,照片。

  「帶我進去。」他說:「我還有事情沒解決,我得回去,讓我再進去一次!」

  何祈鼓足一股氣。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回去。真的是謝刑安,他就在那裡,肯定就在出口那裡,書上都寫了,他們一起離開城市,最後走到了出口……但石頭卻回來了,遺失了記憶。

  「我以為你最了解那個地方,結果你也不是什麼都知道,這樣的話,我就自己去找答案!」

  「你不應該再回去。」

  老人默默地說,許久以前,他也曾經這麼說過。

  「你是誤闖的,本來你應該也進不了。河水是通道,守河的神會攔住你,祂攔住所有不屬於那裡的人,按照規則,你是進不來的。」

  對方停了一會兒。

  「你是特別的那一個。」

  嘴角不自覺揚起,何祈笑出了聲,一種輕蔑的笑。

  他受夠這個詞了。

  「我不要特別。」他說:「我只想當我自己。」

  速食店到了七八點還是人滿為患,噪音不減反增。他們在裡頭待了一陣子,吃過了晚餐又開始閒聊,音量都給此起彼落的聲浪稀釋了,變成含糊的咕噥。陳江平沒別的話題好講,又把白天模擬考的情況原封不動說了一次,說著說著自己又萌生退意,心意已決,決定明天不去了,但脫口而出的剎那又頓生幾份疑慮。萬一監考老師發現了呢,他一落跑之後人豈不是更少了……許力霄淡定地咬著漢堡,就說不會。才不會,老師根本沒注意到你。陳江平斜過兩眼,忿忿地哼了哼,抓了一大把對方桌上的薯條塞入嘴裡,大口吞下洩恨,不管旁邊大叫了好幾聲。

  填飽肚子之後,許力霄從商圈搭公車回家,走回房間,整理書包。拿出自習的書本時,他莫名地想起早上對方傳給他的照片。其實陳江平說得也對,明明上次全員到齊,鬥志高昂的,無一不忐忑緊張,這次真的冷清不少,講好聽點是要念書,不想被戳破的是心累,其實是連應付都懶了。他隱約想著,原來想要放棄跟努力的心情都是一樣的,都是一瞬間的衝動。

  手裡繼續抽出幾本書,接著翻出一本藍皮封面的東西。他盯了片刻,才意識到這是什麼,就是之前拿了一堆筆記本混進去的。

  他隨手翻開。這東西就是他的塗鴉本,高一時留下的,記錄著以前畫過的東西。筆記本有點破舊,年代久遠,紙頁都泛黃磨損了。

  一次瀏覽過好幾頁,圖畫看起來挺夢幻的,像童話故事裡會出現的事物,穿洋裝的小女孩、一枚戒指,變魔法的男人、一束花、銀髮女人、石雕像、一本黑底金紋的書。

  他忽然呆住,突然腦中所有思緒好像都變成流沙,無法思考,只能不斷流失,流進一個幽深的、無限擴張的黑洞裡。

  許力霄無聲望著。

  黑色書皮,金色紋飾。那個人不就拿著這東西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