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67. 雨後


《夢域》


67. 雨後

  連續幾個星期的大晴天過後,終於來了一場大雨。天空陰翳,滾過一道悶雷,接著雨水淅淅瀝瀝地落下。最後一節的體育課換了場地,班上的人集中在室內體育館裡頭。

  雨聲穿過半掩的鐵門鑽了進來,清晰地迴響著,聽起來距離極近。何祈歪著身子躺在長椅上。

  我可以帶你回去,但我再也無法幫你,我不能進入森林裡。在那個地方沒有其他路可以出去,只能透過出口,如果你迷路了或發生任何事,就再也不能回來這裡。

  大橋上光彩斑斕的照片被他舉到眼前,畫面裡充滿流動的水光,與門外的雨聲互相回應。照片後一塊陰影急速逼近。

  「小心!」

  旁邊傳來一聲尖叫。反射性抬手一擋,籃球反彈出去,砸到地上。何祈翻身站起。

  「對不起!你沒事吧?」

  孫若白匆匆跑來,一個東西低空畫了條弧線,落到腳邊。她下意識彎腰撿了起來,目光低垂,往照片裡盯了好幾秒。

  前方喊了一聲。

  她抬起頭,兩手順勢接住拋過來的球,還沒過兩秒,對方朝她伸出一隻手。

  「還我。」

  一早醒來,許力霄就發覺身子怪怪的,喉嚨焦灼,好像裡頭竄起了火苗,接著悶悶燃燒,全身發熱,使不上力,尤其是腦子,暈得特別厲害,每一根神經化為海藻,慢悠悠地在海裡飄搖,他的腦漿就是海底火山熔岩,冒著煙氣逐漸融化瓦解,腦細胞是水母,軟趴趴地上下左右泅泳。

  不到兩秒鐘的時間,他就知道自己生病了,之前太操勞,身體要報復也理所當然,只是心裡一陣不甘的怨恨,偏偏在這種時候——本以為星期六過後就沒事了,他就可以專心在書本上,補足之前落後的部分,現在這樣根本不能念書了。

  他勉強睜開眼看桌上的考卷,目光渙散,明明題目看著都很熟悉,都知道怎麼寫,腦筋就是動不起來,一大群海底生物在他腦中開派對,狂歡了一整天,害他專注力有夠差,上課的時候不斷分心,神智一直游離在外頭,對不上頻率。而且身體好像更熱了,頻頻冒汗。

  「哇靠,真的很燙耶。」

  洪瑋竹收回蓋上他額頭的手,退了一步坐到後頭的位子上。

  「你幹嘛不先回家?請假就好啦。」

  她忍不住說。許力霄扯著嗓子開口。

  「不要,只剩下兩節課了,等下還有考試。」

  出來的是一種變質的嗓音,其實從早上開始聲音就變了。脖子的地方好像腫了兩圈,火燒一般的熱度,發出來的聲音都不對勁。

  「你這樣也寫不下去吧?還不如回去睡覺!」

  「小病而已,早上還好。」

  「喔,那你現在好點沒?」

  他想了一會兒,如實開口。

  「頭暈、頭痛、熱、喉嚨快炸了,全身都在爆汗。」

  「……你這是快死掉了吧?」洪瑋竹哭笑不得,「一點也沒好轉,越來越嚴重了!快回家啦,少在這傳染給別人!」

  對方朝他用力揮了揮手,看病菌一樣的眼神看他。許力霄安靜半晌,用剩餘不多的腦力思考著,其實他抱病來學校,堅持到現在是有理由的,之前的時間都拿去畫畫,複習落後,無形中就是一種壓力,他怕壓力越來越重,寧可苟延殘喘地念著也不想完全放掉,結果身體跟心靈好像是分開的,他想繼續念下去,但心有餘而力不足,撐不住了。

  「好吧。」

  他低啞地出聲。

  「幫我跟老師說。」

  洪瑋竹突然想到,「要不要跟你媽說一聲?」

  「不用,她根本不在家,家裡沒人。」

  他收拾起書包。

  「就這樣,我自己回去了。」

  放學時間一到,體育館裡沸騰著人聲。其他人換回了制服,三三兩兩離開。外頭雨還在下著,地上一片濕漉漉的積水。

  「等等!」

  踩著樓梯的腳步慢了下來,何祈回過頭。孫若白擠過人群。

  「那張照片是你的?」她在旁邊說:「你不是說全都丟了?」

  何祈扭回頭,繼續下樓,避開水灘。

  「那是別人的。」

  「噢……」她低低地說:「誰啊?看起來很漂亮欸。」

  旁邊沒有回應。斗大的雨點密集地落下,砸在鐵欄杆上,發出空洞的回音。

  「我以為是你拍的。」孫若白逕自說:「我知道你也在拍照,我在社團課上有看到你,好像是前幾堂課……玩遊戲的那次。」她突然挑起眉,「欸,我記得啊,你只來了一次吧?唯一的一次,之前都沒再出現了!」

  他看了看對方。

  「這麼關注我?」

  「什麼嘛!你以為是你的關係?」孫若白笑出聲來,「因為是他帶你來啊!你就坐在他旁邊。」

  周圍人群簇擁。他默默地說:「後來還是覺得,那不適合我吧。」

  「那你適合什麼?」

  「睡覺吧。」

  她止不住笑,「果然他說得沒錯,你沒有看上去那麼冷,其實滿好相處的,搞不好……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一面?」

  「例如?」他問。

  「自言自語之類的呀……」

  腳步瞬間僵硬,何祈無語。他仔細回想著,沒有,應該沒有,他沒有在孫若白面前跟他們那些人說話過。

  「……或者說夢話?」對方邊想邊說:「迷糊、健忘?私底下很聒噪這種的,有種反差的感覺。」

  他暗自緩了口氣,表面上保持著冷靜。

  「應該早點認識我的。」

  「對啦對啦!」孫若白笑了笑,順著他的話,「拖到現在快畢業了。」

  雨勢漸漸止歇,欄杆上掛著水珠,順著弧形的曲線滾落下來。

  身旁的人說了句抱歉。

  「剛剛那一球,沒受傷吧?」

  他回應一聲。

  「妳還沒考完?」

  「對呀,一直投不中。」

  「不會啊,挺準的。」

  「……那個是不小心的啦!」她嘟噥著說,嘆了口氣,「打球跟拍照一樣難,我看我還是去念書好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我不在的時候,我的桌子就是那麼亂嗎?」

  孫若白遲疑幾聲。

  「嗯……其實櫃子也是。」

  「喔。」

  「介意嗎?」

  「一點也不。」他說:「全部都給妳,這樣就不用來上學了。」

  「我就知道!」

  對方笑了出來。

  「不行!你還是得來!從高二開始就這樣,我不用點名就知道是你!……來了也是在睡,一直睡都不累嗎?」

  他聳聳肩,「不知道,跟一直念書比起來至少不累。」

  孫若白聽出什麼,就說:「不累啊,雖然辛苦但很值得,再過兩個月就考試了。」

  「所以才這麼拚?」

  她應了一聲。周圍的人潮分散開來,已經回到了一樓,旁邊的操場跑道人來人往。

  「還有,因為他說過沒問題。」

  嘴角不自覺彎起,她揚起一抹笑。

  「他說我可以考上。我真的想考上給他看。」

  雨洗後的天邊泛出一點陽光,光線在濕滑的地面上移動著。孫若白往另一個方向去補習班,沒跟他一起走了。

  何祈緩緩地走向公車站牌,看到遠方放晴的天空呈現一種明淨的顏色,有種想要永遠保存下來的衝動。他有時會覺得謝刑安死得太早、死得太快,一切都太迅速了,卻無法彌補重演,留下所有身邊的人不停地追念他。

  公車停了下來,最後一排有個空位。他側身閃過人群,坐了下來,一抬眼就看到對面的人。

  熟到不行的臉孔。那不是許力霄是誰?

  何祈端詳了幾秒,眼神釘在他身上,對方閉著眼垂下了頭,感覺像是睡著了,沒半點動靜。他知道這班車會經過澤中,不過是好幾十站以前。他從來沒在車上看過許力霄。

  猶豫了一陣子後,他拿出手機,打給徐子善。

  「喂?」

  「……」

  「你說他早就回家了?為什麼?」

  「……」

  「但他人還在車上。」

  「……」

  「生病就生病。為什麼是我?」

  車窗外依舊快速變換。何祈緩緩吐出一口氣。

  「……他家在哪?」

  熱。全身像掉入燃燒的熔爐裡,無數道熱流在體內肆虐,難以排遣,火勢融化了四肢,動彈不得。許力霄翻了個身,幾乎是被熱醒的,所有疲軟的思緒慢慢甦醒,剛醒來時就發現臉頰貼著一處柔軟的東西,於是腦子更混亂了,神智空白,他本來不是要搭公車回家嗎……他張著眼呆滯了一會兒,接著完全忍不住了,立刻掀開身上的東西。

  兩層棉被。

  靠,難怪剛剛呼吸困難,差點沒窒息。

  外頭的樓梯上有腳步聲。他瞬間坐起身來,看著走進來的人。

  「你醒了?」

 

 

 

 

 

幕後花絮

何:不是說還沒輪到我主場,沒有我的戲份了?

作者:是啊,但你沒有辦法坐視不管吧!???

何:……那我怎麼扛他回去?

作者:我不管!!!隨便你對他怎麼樣!公主抱也可以!

何:……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