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70. 出口


《夢域》


70. 出口

  水幕外的景象停止變化後,浮空在眼前的水流全部散開,幻化成風。氣流掃過臉側,無聲無息,盤桓著最後慢慢沉落。

  何祈環顧四周,樹林裡一片靜寂。

  過了一大段時間,結果他又回來了。

  附近有輕微的水聲。何祈遙遙望去,一條河蜿蜒在幽暗的林地間,水面上反射日光。他走上前,沿著河岸開始跋涉。他雖然被送回來了,但不知道有沒有被送到孫少初他們附近,本來想用心電感應那一招的,但回來這裡後好像就失效了,沒聲音了,只好繼續跟著河流。不知道其他人走到哪裡了,會不會已經走到出口了。

  他走了一陣子後,視野中還是單調的樹林,接著就在前方瞥見兩個人,躲在一棵樹後。他往旁邊看了看,山崖邊緣出現一隻落單的野獸。

  他連忙跟著閃到一棵樹後頭。野獸拖著步子慢慢移動,何祈繞著樹幹退了一圈,迂迴前進,悄悄往那兩人走去。

  背後傳來窸窸窣窣的響動,逐漸靠近。孫少初立刻轉身,何祈比出噤聲的手勢,對方捂著嘴,鬆了一口氣。石頭夾在兩人中間,仰起臉來望著他。

  何祈踏出一步,跟她交換位置,緊貼在樹幹邊緣。目光往前探出,那東西漫無目的地遊蕩了一陣子,接著踩上一處突出的山崖,躍了下去,沒了蹤影。

  視線還停留在原來的方向。

  「走了,應該沒問題了……」

  他低低開口,轉過身的那一刻,一個溫暖的身子擁了上來。

  孫少初用力抱住了他,腦袋抵在肩窩,低垂著頭。

  「你終於回來了。」

  聲音堵在肩膀上,她含糊地說,語調悶悶的。

  一絲陽光穿行過樹梢,透著微光的林地顯得很幽靜。石頭定定地看著他。

  「你回來了。」

  目光無聲地動了動,他緩緩垂下眼皮。對方的氣息好像停在脖頸邊。

  「我去很久嗎?」

  「太久了,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她埋下頭說:「你知不知道我壓力多大?幹嘛不快點回來?」

  「不是有許力霄嗎?」

  「他就是負責製造壓力啦!都他負責製造低氣壓,在那邊擺爛,弄得我也很煩!」她抱怨,「都是你啦,竟然讓我一個人去應付他!」

  周圍短暫安靜了片刻。

  「就說我比較好。」他回答。

  孫少初笑了,「你們半斤八兩啦。」

  「……誰都好,別講我跟他一樣。」他皺起眉,又說:「還有,妳的笛子,還在我那裡。」

  「沒帶過來?」

  「帶著不方便,想說出去再給妳。」

  她喔了一聲,抬起臉頰,靠著他肩膀。

  「反正還會再見,再還我就好了。」

  「現在走到哪裡了?我剛剛一直在找你們,對了,為什麼只有你們兩個……」

  他說到中途就止住了聲,一抬眼就瞥見不遠處出現了個人,沿著河邊走了過來,猛地跟對方撞上了視線。許力霄看了看他,隔了一段距離,臉上很平靜,沒什麼表情。孫少初疑惑地抬起頭,鬆開了手臂。

  「回來了正好。」

  許力霄落下一句話,轉過身又逕自走開。

  「找到出口了。」

  他們跟在許力霄後頭,一行人在河邊前進了一會兒。他發覺這條河的流向越來越曲折,似乎不斷地拐著彎,地面越來越崎嶇,逐漸往上抬升,這裡變成一個上坡。許力霄說:「我剛剛去前面看了一下,保險起見,先讓他們留在那裡,只有我一個人去探路,上面有點危險。」

  何祈喘了點氣,看著對方的背影。

  「哪裡危險?」

  耳邊飄來一陣咆哮。抬頭望去,上方的景色開始變了樣,樹木間的縫隙明明暗暗,光影快速閃動,是暗紅色的光芒。火光。取代了陽光,瀰漫在半邊天空,像鮮血滴入水中,染紅了眼前的樹林,原本裡頭就很昏暗了,此刻又參雜一些詭譎的色調。

  他們躲在一處坡角下,上頭是一片混亂,紅色的火光鋪天蓋地,濃煙滾滾,像一面鼓脹的旗幟漫下山坡,四處都是慘叫聲,簡直是戰場了。那條河就這麼從火海中流淌出來,繞過腳邊。幾個人等了一下,等到煙霧散去一些,裡頭的騷動漸漸平息,塵埃退去之後,一片巍峨的山壁顯露出來,鋸齒狀的峰稜直刺天空。何祈瞇著眼,山壁上有個洞穴,裡頭蜿蜒流出一條河。

  「出口。」

  許力霄回過頭。

  「那個人說的,通過隧道之後就是出口。終於可以出去了。」

  走了那麼久,總算抵達了,企盼已久的出口就在眼前。孫少初蹲在他附近,看著上方慘烈的景象,神情擔憂。

  「那我們要怎麼過去?」她問:「等沒事了再走?」

  「不會有沒事的時候。」許力霄直接說:「看那裡。」他指著一段距離外頭。

  山坡的地面上隱約浮現什麼,一塊一塊的陰影,樹上的落葉飄墜在地的瞬間噴湧出火柱,烈火與泥土交融,火舌在地面上遊走不止,恣肆掃蕩,潛伏在地下的野獸爆發出嘶吼聲。

  「牠們是從地上長出來的?」何祈問。

  「對,之前就見過了。」孫少初說。

  「那些東西會不停出現,然後火就會燒個不停。」許力霄說:「我剛才在這邊待了一下,火勢很大,幾乎全燒光了,可是沒過多久,牠們又冒出來。」

  「那、那我們就趁著空檔趕快過去……」

  「中間的時間根本不夠,我們跑到半路,牠們很快又會出現了。」

  「……所以?」

  「跑。」他說:「硬著頭皮,用力衝出去,跑到出口為止。」

  其餘人沉默了一瞬。

  「先說好了,衝出去之後就是各跑各的,可能很危險,但沒辦法,沒有時間救別人,只好自求多福了。」

  許力霄鎮靜地說,面無表情。

  「反正只要衝到出口,一切就結束了。」

  震耳的叫聲穿透空氣,順著濃煙滾下山坡。身旁沒有人接話,何祈掃了他一眼。

  「許力霄。」

  「幹嘛?」

  「你真的想出去?」

  他突然問。對方打量過來,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他。

  「事到如今你在說什麼?那不是當然的?」

  「出去之後,你還是會去畫壁畫嗎?」

  「……應該吧,不然呢?」許力霄皺著眉,頓了幾下又問:「對了,你會回來,就代表……我沒事了吧?」

  何祈沒有立刻回應。他看了看對方的身影,似乎恢復了不少,比起上次分別時好轉許多。

  「沒事了,這次應該能出去。」

  他回答。孫少初在一旁驚嘆不已。

  「……竟然連許力霄收服,到底怎麼做的?」

  蹲在她對面的人臭著一張臉,別過頭去。

  「那不重要了好不好!反正我們等一下就要出去了,很快就解脫了!」他轉向石頭,「欸,你也是,想要活命就自己跑,知道沒?」

  石頭應了一聲,「我知道。」

  何祈不發一語。他盯著許力霄模糊的身影,他們之中還保持著幽靈一般的樣子,最後一個了。何祈默默想著,那天看了房間的東西之後,他還是抱持著一點希望,他不相信許力霄沒感覺,而在心底深處,他還是希望對方能出去,所有人都能出去,他們的願望都能成真。

  何祈兀自勾起嘴角。想不到經過了這麼多事之後,他還會說出要去追求自己這種話,能夠不畏懼什麼,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勇勇敢敢去追隨所熱愛的東西。

  旁邊的人還在注視那山坡。許力霄觀察了一下,「很好,這一波快結束了,我們就等火勢變小了之後再衝出去!……」

  「你們先出發吧,我押後。路上還可以幫你們。」

  他說。其餘人不解的眼神遞過來。

  何祈懶懶地回答。

  「我又不會消失。」

  許力霄瞬間變了臉色。

  孫少初目瞪口呆。

  「對唷!」

  「差點忘了!」許力霄下一秒就想衝過來掐住他脖子,「你這個有免死金牌的,給我去死!——」

  「這樣的話,那你也不用跟我們跑了啊,對你一點也沒影響。」孫少初咕噥道:「直接走過去算了。」

  「搞不懂!你為什麼非得回來?明明沒你的事了!」

  何祈撇撇嘴,沒多說什麼。

  「不用管我,你們跑自己的就好。」

  周圍的人看著他。許力霄緩緩道:「你自己說的噢,要是怎麼樣我們也不管你了。」

  「嗯。」

  還能怎麼樣呢。從一開始他就注定會來這裡,不是什麼意外,那張照片就是留給他的。

 

 

 

 

又是無聊的幕後花絮:

大型修羅場,一人一句奇葩的台詞,看了眼瞎

孫:你知不知道我壓力多大?我差點要帶孩子走了!

何:連孩子都有了?

許:我什麼都沒看到

石:媽媽跟別人抱在一起(嗶——)

徐:大家出來玩,不找我喔?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