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76. 盛夏


 《夢域》

76. 盛夏

  「……祈?」

  陽光照入車內。

  「會熱嗎?」

  光線是冷冰冰的,被車內的空調冷卻下來。

  「……熱死了,太陽真大。」

  戴茶色墨鏡的女人嘟噥著。

  「今天好像……38度吧……」

  車子在馬路上奔馳。他嗯了聲,偏著身子靠在車窗上。

  「什麼時候要變天啊?八月底了……每天都這麼熱。」

  豔陽高照,整座城市在燃燒。

  「什麼時候開學?」她保持著不變的語氣,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目光直視前方,「快開學了吧,這禮拜?」

  沿路的高樓房屋頂著高溫,太陽像一團白色的火焰。

  「後天。」何祈盯著窗外。

  「唸大學了?」

  「不是。」

  「還在高中?」

  「嗯。」

  女人逕自笑笑,笑聲在車內沉靜的冷空氣裡顫動,泛起不痛不癢的波紋,「太久沒見到人了,都以為上大學了……接下來呢?念幾年級了?」

  「二年級。」

  「要念什麼?」她尋思著說:「現在學校不都有……那個什麼,文的、理的……」

  「三類。」

  她喔了聲,聲音拉長了點。

  「不錯呀,你媽媽知道嗎?」

  「她就希望我去念那個。」

  「你媽媽對你是期望很高。」她微微轉動方向盤,「快開學了,自己要好好加油,知道嗎?」

  他不發一語。車子拐了個彎,駛進一座停車場裡,陽光跟著轉了個方向,被他們甩在後頭。殯儀館裡很莊嚴肅穆,瀰漫一種無所不在的沉默,像一塊厚重的地毯掩蓋著聲音。身邊經過一些稀疏的人,穿著素雅,輕聲細語,就像從那地毯漏出來的灰塵。何祈模模糊糊地聽著,心神渙散,又或者說他精神都沒在這裡頭過,一直遊蕩在外頭,在那明亮炙熱的陽光下流浪。

  桌上陳設著鮮花與供品。他站在女人身後,一抬眼就可以看到一張相片。他沉默地端詳了許久,相片裡是一張秀麗的面孔,眉目精緻,眼神閃爍著鋒芒,神色卻很安靜,好像關在那停止的畫面中,永遠地安靜下來。

  他很快地上完了香就從裡頭出來,期間心裡空空蕩蕩,無話可說。踏出門口沒多久,旁邊一小群人湊在一起,低低地嗚咽,是一種壓抑的哭聲。他聽著那聲響,外頭的熱浪像爆炸後輻射的餘波一陣陣侵襲,對街高樓房屋坐落在太陽底下,輪廓線條似乎融化了,化成一堆變形的鋼筋水泥,在白光中慢慢扭曲。

  背後被逼出一層汗。

  何祈在原地等了半晌。

  乾脆毀滅算了。

  夏季的傍晚還很亮,天邊殘留一道悶熱的光芒。返回橫西的路上,還沒抵達他家,他就在幾條路前提早下車了。砰地一聲關上車門,車子揚長而去。

  市場內的巷弄曲折複雜。他走到一半,發覺空中降下幾滴水珠,接著瞬間加劇,雨勢猛烈,周圍立刻變得一片漆黑。

  他迅速踩過水灘,穿越幾條小巷,最後氣喘吁吁停在一間小店前。裡頭亮著燈,桌椅邊空無一人。

  眼睛用力地眨了眨,他抬手抹掉一臉的雨水。

  「唉唷!怎麼都淋濕了!」

  耳邊一聲驚呼。

  「趕快趕快!我去找毛巾來!怎麼突然來了……沒帶傘?」

  王博允從最後頭的房間裡走了出來,神情焦急。

  「我進來可以吧?」他問。

  「進來啊!」對方叫道:「站在外面吹風!等一下感冒了!」

  他走到一張桌前,身後的地板拖著一道長長的水痕。王博允給了他一台吹風機。

  「你不是跟阿姨出門了?去看你媽媽?」

  「去完回來了。」

  吹風機在頭上呼呼地送出熱氣,他垂著腦袋吹頭髮。對方靜默了一會兒。

  「本來好好的,突然之間變成這樣……」他緩緩地說:「不過,往好處想,至少身邊有個阿姨,還有個人可以幫忙……」

  「那也沒什麼用。」

  吹風機的噪音轟轟。

  「我一個人就行了。」

  「一個人怎麼行!」王博允皺眉,「你不是還在上學?念書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管別的……」

  「我以前就是一個人的。」他逕自道:「我媽還在的時候,一樣常常不在家,還不是只有我自己。」

  「……我知道你從小就很獨立。」他說:「但這意義完全不一樣,人已經不在了,你就是再也看不到她了!」

  「不知道。」

  腦袋邊的熱風呼嘯。

  「我已經習慣了。」何祈說:「反正我們也不會再吵架了。」

  「別跟她生氣。」對方嘆出一口氣,一種微弱沉悶的氣息,「你們家不像別人!就只有你媽媽在支撐,而你媽媽只有你!你看她那麼辛苦賺錢,給你不愁吃穿,還給你上學唸書……她工作上該操心的事就夠多了!你就要多多體諒,要認真一點!」

  他嗯了聲,沒有多說什麼。

  「生活上如果有什麼問題……你阿姨應該願意幫你……再不然,來找我也可以!」

  「有啊。」他回應道,「每次出事了我都來找你。」

  王博允看到那眼神,嘴角無奈地扯了扯,跟著想起什麼。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隨隨便便離家出走,還好我這裡可以收留你!」

  「又不是我,是我媽。」他回嘴。

  「因為什麼?你又做錯什麼?」

  「沒去上學,被她發現了。」

  「你就是這樣,你媽媽才會生氣!」對方忍不住嚴厲道:「要不是我在夜市裡見過你好幾次,我還在想是哪家的小孩……」

  「我還沒去逛夜市啊。」何祈說:「就剛搬來橫西的時候,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這附近有個夜市……」

  王博允瞟他一眼。

  「你呀,不要成天只想著玩,該上學就去上學啊,跑到外面去幹嘛?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明明沒有多大的毛病,個性也沒學壞,只有這點這麼叛逆……為什麼就不聽話?」

  何祈聳聳肩。脫下來的外衣已經吹乾了,他關掉吹風機,衣服在手裡傳來一種熨貼的熱度。

  「待不住啊。」

  他穿回身上。

  「很無聊。」

  王博允聽了立刻嗤地一聲,笑著調侃道:「什麼無聊!這麼好命!來這裡工作就知道了,每天都閒不下來!」

  「你這裡又沒有很多人。」他環顧周圍,「一個人也沒有。」

  「下雨天誰要出來?突然間下大雨。」

  他往外看去,按著膝蓋站起身。

  「日子很苦,但還是要過下去。現在只剩你一個人了,就更應該努力!不要辜負你媽媽的苦心……」

  王博允挪著步子晃去鍋爐邊,速度跟說話聲一樣緩慢,腳步一瘸一拐。何祈靜靜地坐著,目光注視外頭烏黑的夜景,一陣冷風捲著雨絲闖入,吹來不屬於夏季的清涼。雨水轟轟烈烈,不遺餘力從空中傾倒下來,激起巨大的迴響,其他聲音都消除了,好像世界上只剩雨聲。

  終於嗎。

  只剩他一個人了。

  跟看不見方向的前途。渺茫的未來。

  「你還沒吃晚餐吧,餓了沒?想吃什麼?」

  一會兒過後,對方喊了聲,把他從自己混沌的思緒與連綿的雨聲中呼喚回來。何祈回答。

  「跟平常一樣。」

  「又吃那個喔……欸!怎麼樣,要不要換個口味?」

  他轉過視線。

  「明天一起去吃東西,一樣在夜市裡。」

***

  對方帶他去的那間店一樣在夜市裡頭,不過位置偏僻,在一條小巷子深處,路上走來都是民宅,他在夜市附近闖蕩了這麼久,也從沒來過這裡。何祈問他是怎麼知道的,王博允回想著,就是有天跟一個店裡的客人聊天,碰巧發現對方也是做生意的,一來一往,於是這麼認識了。

  他們是在下午時去的,下過一場雨後的隔天,空氣又恢復悶熱焦灼。不同的是,天空多了一道晚霞。紅色的夕陽從雲層後頭穿透出來,紅裡透粉,像把地面的熱氣都送上了天空,點燃一把火,燒成一整片壯麗的雲彩。

  何祈抬眼,看著懸在兩邊老舊屋頂上空的景色,忽然王博允開口。

  「到了,就在那。」

  一間不起眼的小店出現在前方。

  有個人站在店門前。

  對方背對著他們,仰起腦袋,手裡拿著什麼,似乎很專注,連他們靠近了都毫無察覺。

  何祈隨便瞟了一眼,繼續往門邊靠近,接著耳邊擦過一點聲響,很輕微。

  原來是相機。

  這時對方似乎才感應到什麼。那人迅速回過頭,看到他們時,臉色一陣驚惶。

  心臟急遽跳動。

  謝刑安深吸了口氣。

  「歡迎光臨。」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