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0. 夜市


《夢域》

80. 夜市

  方形的鏡頭裡鎖定著一隻虎斑貓。

  何祈隔著相機看著,稍微調整焦距,放大牠的身影。貓咪像察覺到什麼,猛地抬起頭,一雙幽深的貓眼在觀景窗裡與他目光相對。那雙眼注視著鏡頭,微微擴大了瞳孔,像看著一個閃閃發亮的寶物,下一秒卻咧開了尖牙。何祈後退了一點,以為要衝過來攻擊鏡頭。

  然而牠只是瞇起眼睛,打了個呵欠,貓臉全皺在一起。

  「怎麼在拍照?以前沒看過你拿相機啊。」王博允在旁邊煮東西,白煙從爐子裡冒起。

  貓咪前腳一躍,往前撲過來,何祈移開相機,騰出一隻手去撓牠。

  「最近啊,跟別人學的。」

  他忍不住笑:「拍照不就拍一拍嗎?有什麼好學的?」

  「有啊,光這台你就不會了。」

  他蹲在地上,把相機遞給對方。

  「怎麼按鈕這麼多!」王博允皺眉拿過來,「那你都會嗎?」

  他應了聲。

  「拍多了就會了,很簡單。」

  「這麼臭屁!真沒想到!」他粗啞地笑了幾聲,想起什麼,「欸?上次跟你去吃飯的那間店……那老闆娘的兒子也喜歡拍照啊!」

  「嗯,我叫他教我。」何祈說:「我們在同一班,有時候放學我就去他店裡找他。」

  「住同個地方就是有好處啊!還可以玩在一起。」他笑嘻嘻地說:「你看你,去找別人玩了,一段時間沒來,都把牠晾在一邊!」

  貓咪蹭著他的手叫了幾聲。何祈撓著牠下巴的毛。

  「這隻貓真的不是你養的?」

  「不是啦!講過好幾遍,只是流浪貓。」他說:「一開始拿點東西給牠吃,後來就常常跑到我這裡,大概是這裡有食物可以吃吧,就當成自己家了。」

  何祈挑挑嘴角。

  「誰叫你一開始給牠食物。」

  「不忍心嘛!你也知道,我心腸軟!你看牠那麼可憐!」

  「你就是這樣,所以一直在收容流浪動物。」

  「哪有一直!」王博允哈哈大笑。「從頭到尾才兩隻,你算第二隻啦!」

  對方不可抑制地笑著,把相機還給他,走回去爐子邊。何祈輕笑了一聲,沒說話。貓咪翻了個身,躺在地上,肚皮朝天,一種極為慵懶的姿態。他點開相機,看到剛才拍下的畫面。

  「你有沒有……」

  喉嚨中發出幾個音節。

  「以前,或者現在。反正不管什麼時候……你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

  何祈吞了一口氣。

  「我是指,你的夢想。」

  相機被他緊緊捏在手中,虎斑貓的身影凝結在一個瞬間。王博允笑了一聲,「哪有什麼夢想!」笑聲是一貫的輕鬆,「做人就是腳踏實地,日子安安穩穩的,不愁吃穿,每天有得睡的地方,這樣就很好了啊!」

  「我不是說這個。」何祈壓低了聲音,「跟生活沒有關係……不管多少錢好了,,不在乎實際層面的話……你最想做什麼?」

  對方啊了聲,還回頭看了他一眼。一種困惑的舉動。

  「怎麼可能有那種事!」王博允大笑,好像他說的話就是單純地引人發噱,「人活著就是要生活啊!吃的用的……那些不都要錢嘛!怎麼跟生活沒有關係?你看你也是,也是媽媽拚命賺錢,你現在才能上學唸書!才不用在那邊煩惱每天該怎麼過!……已經很幸福了啦!」

  何祈暗了暗眼色,沒回應。對方端著剛煮好的東西走到桌子邊,拐著腳步,姿勢笨拙。

  「人活著喔,沒有事情就是好事啦!要珍惜眼前的幸福,知足才會快樂,這樣就夠了啊!」

  他笑了笑。

  「當個平凡人,這也是一種夢想,是不是?」

  上星期社課結束,謝刑安還是心神波蕩,偶爾回想當時的景象,在店裡工作時也在胡思亂想。

  仔細想想,那是除了他媽之外,第一次被別人那樣誇獎,難免受寵若驚——原本他的個性就比較敏感,什麼感覺都能輕易捕捉,任何激動都要持續許久,儘管他早已脫離了當下的時空,時隔幾日後,他還是要忍不住去回憶……誇獎他的人不是別人,是老師啊。

  謝刑安深呼吸一口,緩和情緒。其實那天放學說出來之後就輕鬆多了,言語好像給他某種解憂的力量,一說出來,心裡的躁動與不安就減輕了。他真的很感激何祈,還好有個人聽他傾訴,不然他也不知道該對誰說。如果說給其他人聽,可能就覺得矯情了,令人厭煩,也許還會質疑。可是換成對方似乎就不會。

  謝刑安思考了一下。雖然他也不可能知道何祈在想什麼,但隱約有種感覺。他應該會懂自己在說什麼。

  最後一堂課,他聽得心不在焉,等一下又要去上社團課了,不知道要上什麼。他們每次都有不同的主題跟活動,又沒有壓力。但一週只有一次而已,好像每天上學只期待那一天。

  他一邊心神遊蕩一邊想到,還沒問何祈的感想。上次帶他去社團拍照,不知道他覺得怎麼樣。

  鐘聲乍響。謝刑安趕緊揹起書包去找人,還沒靠近何祈的位子上,忽然掃到教室後門。

  他們班導走了進來。班上還在收拾的同學看到他還熱情地打招呼,杜熊揮揮手裡的課本回應,沒有多說什麼,腳步直直走向趴在桌上的一個人。

  對方這時還在睡覺。杜熊在旁邊停下來,指關節敲了敲桌面。

  何祈半張開眼。

  「別睡了,過來!」

  謝刑安緊張地看著他們往外走去。教室外頭還站著其他人,一個女人,頭上戴了一副茶色墨鏡,底下露出一雙眼睛。冰冷的眼神。

  「……光線就是構成影像最重要的基礎,不同角度,不同遠近,都會造成觀看者不同的感受。」

  謝刑安坐在位子上,盯著前方的投影幕,社團教室裡的燈關得昏暗,老師講課的聲音模模糊糊,大概只有一半進入了他腦中,剩下一半在空中飄盪。

  剛才他緊握著手心,看著何祈揹起書包,跟在班導後頭走了,那樣子肯定就是要掀起風浪,老師看起來很嚴肅,臉色比平常還差,他慌亂地想。上次他也去勸了對方,最近稍微收斂了一點啊,雖然還是在睡覺,但起碼沒有再翹課了。

  還有教室外那女人。應該是他媽媽……連家長都來了。

  「老師,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也不用說了。」

  辦公室內一片肅靜。女人坐在沙發上。

  「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我不是他的媽媽,只是他阿姨而已,沒什麼權利管教他。」她說:「他現在也快成年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說真的!他平常就能照顧好自己!我只是幫他簽一些重要文件而已,那也不代表我有資格管他。」

  「我可以理解,但是……」杜熊吸了一口氣,不知道第幾次擦去額上的冷汗,「放任學生也不太好。如果他對好好上課有困難,乾脆就趁現在討論……」

  「沒什麼好討論的,我沒意見!」女人使勁地揮揮手,「看他想做什麼就怎麼做好了,他有自己的決定,不想去學校就不去,要休學也可以!……就這樣,我要先走了。」

  沙發上的身影不顧勸說,逕自站起。

  「還有,老師。」女人及時說:「別再打電話給我了!你這樣每次打來,讓我很困擾!總不可能他一犯什麼錯,就把我叫過來,真是……當我沒事做時間很多?」

  高跟鞋在地上蹬蹬作響,迴盪在樓道間,直到腳步聲逐漸微弱,辦公室變得一片安靜。

  何祈挺起背脊,在沙發上換了個坐姿。維持了同一個姿勢許久,現在才有所動靜。

  他拿起書包,起身也要跟著走人。

  「站住。」

  背後傳來聲音。杜熊叫住他,用僅存的氣力。

  「說你可以走了嗎?給我回來。」

  何祈停在原地。

  「你也沒說她可以走了。」

  杜熊沒理他,長長嘆出一口氣,倒在沙發裡。

  「學生也是,家長也是,現在當老師真不容易……」他說:「前一陣子就希望她過來,結果一再推拖,拖到了現在人才出現,還一下子就走了。」

  「為什麼找她來?」

  他問道。杜熊懶懶地瞟過來一眼。

  「還問為什麼……想想你在學校是什麼樣子!家長有權利知道,更何況不只一次了,我當然要告訴你家長!」

  「那你看到了。」他聳肩,「找家長沒用。」

  對方嘁了聲,「還不是因為你!只是坐在旁邊而已……也不說點什麼!」

  「說什麼?」

  「你就想一直沉默下去是吧?沒人管你正好。」

  「你到底想幹嘛?」突然一股想笑的衝動。他冷笑道:「我媽都不管了,你憑什麼管我?」

  「憑你還在我的班上!」杜熊看著他,「欸,你有沒有搞清楚現在的狀況?你媽不在了,阿姨不想管了,沒有人能管你了,不代表是件好事!」

  何祈沉下臉,隔著一點距離與他對視。

  「我是為你的前途著想!你還有自己的人生要過,未來是你自己的,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比學校更殘酷,將來出社會怎麼辦?你還想要逃避嗎?能逃去哪裡?」他說:「你有沒有想過未來要怎麼辦?」

  時間在平靜的教室裡慢慢走過。

  謝刑安挺直身子,看著投影片上一張張照片,聽得專注認真。他們上社課的時候,老師會分享一些自己拍過的照片。每到這部分時他就會異常振奮,老師的作品總令人眼睛一亮。他依稀有點印象,老師也是個攝影師,似乎開過個人的展覽……不過他知道的只有這些,對方很少提過自己的背景,很少講課外的事。

  「那麼光圈大小會影響景深,大光圈代表數值越小,光線越暗,會凸顯主體,適合用來拍特寫……」

  上課跟外拍比起來還是比較乏味。周圍一片委靡,許多同學早就走神。老師環顧了一圈。

  「對了,上次有位同學……技巧應用得還不錯,請他來說說看好了。」他尋思著說:「照杜鵑花的那位……」

  謝刑安一陣激靈。

  「看大家快睡著了,找個人來發表一下。上次那張杜鵑花的照片是誰拍的?要不要分享一下?」

  四周的人感覺到異樣,陸陸續續從昏睡中抬起頭,教室裡仍舊悄無動靜。謝刑安坐在位子上,悶聲不吭。上一堂課擺脫的恐懼好像又回來了,壓迫感頓時升起。

  其實他可以選擇不承認,沒有人會知道,因為一開始就是匿名的,沒人知道那照片是他拍的。他可以選擇什麼都不表示,讓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用沉默掩蓋一切,不會有人知道,什麼都不會改變,繼續原來的樣子……但真的想一成不變的話,當初也不會選擇把照片貼在店裡。

  不然就繼續龜縮在自己的小圈子裡好了。

  「咦?都沒人嗎?怎麼可能?」

  所有雜音全消除乾淨。他鬼使神差地舉起手。

  「還是有人的啊。」

  老師提高了聲調說。

  「要不要站起來?大家才能看到你。」

  他緩緩地站起來。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一雙雙眼睛紛紛投射過來。

  「我看你拍的照片用了點技巧,用得還不錯。」講台後的人微微露出了笑,好像是讓他放鬆。

  「……嗯。」

  謝刑安攥緊了手,努力不顫抖。

  「是之前有學過嗎?」

  「呃,嗯……」

  四周傳來似有若無的視線。很多人都在看他。

  「我……因為……」

  越緊張他就表現越差。謝刑安胡亂張望,一會兒看空氣,一會兒去看老師,接著又轉到同學一張張臉上。那些臉上的表情很模糊,他迅速掠過沒看清楚,好像是面無表情又像是冷漠,這些念頭出現的時候,他瞬間就想逃走。

  內心不斷衝突的當下,外界已經度過了幾分鐘的空白,其他同學看著他,不明所以。謝刑安侷促地站著,眼神又四處亂瞥,碰巧看到了孫若白。

  兩個人目光交會。對方坐在他斜前方,暗中比了個打氣的手勢,對他做了個口型。

  加油。

  「我從小就會拍照……因為很喜歡,所以就會自己學,常常自己拿相機拍,慢慢學起來的……」

  「哦,那還不錯啊。」老師順口接道:「自己拍就有這種程度,感覺很有天分,看得出來,你也很有熱情……」

  對方沒嫌棄他吞吞吐吐,依舊是和氣的態度,又說了幾句,最後讓他坐下。

  謝刑安根本沒怎麼在聽,只聽到最後一句,於是慌張地坐回椅子上。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他收好東西,又趕緊想逃離這個空間。有人卻喚了他一聲。

  「沒想到是你拍的!我就知道你很厲害!」

  孫若白大大地笑著,似乎很開心。她拍了拍他肩膀。

  「幹得好啊!」

  「沒、沒有。」他說:「還好,沒什麼特別的……」

  他自行打住。不能這麼妄自菲薄,上次何祈就說過了。

  「那個,剛剛謝謝妳。」他改口說:「謝謝妳幫我。」

  「小事情,不用謝了!」

  「還好有妳幫忙……」

  「哈哈,看到你講不出話來,我也跟著很緊張!」

  「你們在說什麼?我也要聽!」

  又來了一個人,孫昱白活蹦亂跳地湊了過來。

  「幹嘛啦?在跟別人講話,不要插嘴!」孫若白推了他一把。

  「孫昱白,要不要回家?」

  越來越多人聚集過來,全都是社團幹部。孫若白轉向其中一人。

  「欸,我跟你們講!這次來了一個很厲害的人,校內展有希望了!」

  「對呀!」那同學對他笑道:「拜託啦!一定要留下來,我們社團只能靠你了!」

  有人喟嘆一聲,「終於可以交出像樣的東西了!到時一定會賣得很好!」

  「我還在想該怎麼辦呢!只能隨便亂拍了!」

  「哈哈!還可以賣社長簽名照啊!」

  「什麼?不要啦!」

  「對嘛!賠錢!」

  孫昱白大聲反駁,「欸欸!我社團招牌耶!一定賣到缺貨!」

  突然之間他被包圍起來,其他人在旁邊互相嬉鬧,一波波聲浪拍打過來。他在鬧哄哄的氣氛中彎起嘴角,露出一個微小的笑容。

  「那個,謝謝。」

  放學後的操場傳來各種吶喊。他從教室裡出來後,心情還是輕盈的,像不斷膨脹的熱空氣,裝在一顆氣球裡,飄在空中越飛越高。遠處球場上有同學的叫喊,活力充沛,入秋的晚風輕輕吹來,風裡帶來了聲音,托著他心底的氣球飄向高空。

  一種奇妙的感受。謝刑安恍惚地走著,放眼望去,都是跟平常一樣的校園,景致如常,可是好像有什麼不同了,什麼東西悄悄改變,換上一種全新的氣象,不是他熟悉的一切了,顯得有點不真實,可是又不會令人恐懼,反而讓他開心起來。

  他匆匆地穿過校門口,走去公車站的路上,心臟還是激動地狂跳。公車很快就來了。許多同學爭相湧進去,謝刑安被後頭推擠著,腳步不穩,撞上旁邊的人。

  「……抱歉。」

  謝刑安捂了捂鼻子。

  那人扭過頭來。

  「呃,你怎麼在這裡?」

  激動的情緒瞬間冷靜下來。他看著何祈,對方的臉色很晦暗,彷彿烏雲罩頂。原本就是冰冷的氣場,現在變得更生人勿近了。

  「回家。」對方說。

  ……他當然知道,但那不是他想問的。

  「我以為你回家了。」

  「現在才要回家。」

  腦中拐了一個彎。對喔,最後一節課時老師去找他了,原來他們談了那麼久,拖到現在才回家……不知道他們談得怎麼樣,對方一張臭臉的,肯定很不順利。

  兩個人站在一起,誰也沒說話,相顧無言了一會兒,車子在全然的寂靜中穩定地前進。謝刑安抓著扶桿,面朝著窗外的景色,公車放慢速度,逐漸往下一站停靠。

  內心了斟酌一下,他還是主動開口。

  「拜拜。」

  何祈睨他一眼,「拜什麼?」

  「……你不是要下車了嗎?」

  「還沒。」他說:「下一站才下車。」

  「下一站?」那都到他家了啊。

  謝刑安一臉茫然。這時對方又說:「這個時候,夜市應該很熱鬧吧。」

  「嗯,對啊。」他愣愣地回應。

  「那好啊。」

  車門關閉。車子繼續行駛。

  「陪我去逛夜市。」

  雖然說是去逛夜市,但其實更像是去人擠人,到處都是流動的人潮。謝刑安到處東張西望。他們家附近的這座夜市儘管人多,但也沒這麼可怕,平常也只有閒暇的民眾出來走走。但幾條街外又坐落一間廟,正巧搭上廟會活動,人群順勢湧了過來,陣仗才變得這麼浩大。

  左右的攤販高聲吆喝,一片沸反盈天。他一直以為,何祈對這種地方不會有興趣,他性格就是沉默的那種,應該不會喜歡吵鬧的地方。謝刑安往前看去。兩個人不是並排走的,周圍人群太多,只能一前一後走著。

  他盯著對方身後。前面的人穿著學校的運動外套,顏色似黑,於是整個人就像頭頂上的夜幕,漫衍開來無邊無際,在周圍一片白亮的燈海中特別突兀。

  那黑色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謝刑安連忙止步,以免又撞上他。

  「怎麼了?」

  何祈往一邊望過去。

  「我想吃那個。」

  兩個人坐在一處石砌花壇上,就著剛買來的東西分著吃。謝刑安咬著食物慢慢咀嚼。這裡已經遠離了夜市的各種攤販,白光暗了,行人少了,心情就複雜了。他艱澀地嚥下去。

  從剛剛開始他們就一言不發,各自安靜地吃著。謝刑安邊吃邊想,想不通對方怎麼突然跟自己來逛夜市,心血來潮嗎?而且對方又不說話了。他忍不住聊個幾句。

  「沒想到這麼多人……」

  太安靜就覺得尷尬,他努力找話題。

  「好像很久沒來了,難得今天來逛,因為我家附近就是夜市,平時不太會來,平常放學都是直接回家的……嗯,然後……放學之前,我又去我們社團,今天又有社團課,老師就放自己拍的照片,看起來超專業!然後……可能是大家都快睡著了,老師就說找個人來發表,我就被點名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心底漸漸起了共鳴。若說剛開始是沒話找話,現在就是有感而發了。

  「我以為大家都不會記得。」謝刑安低聲說,勉強笑了笑,「沒想到老師竟然又提起……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承認,想到別人都在看我,就覺得很可怕,想要逃跑,因為……」

  他扯出了一個苦笑。

  「因為你知道,我很怕面對人,尤其在很多人面前。在店裡也是,都是我媽在招待客人,我就在裡面幫忙。」

  「只有你們兩個?」

  旁邊的人終於說話了。謝刑安嗯了聲。

  「我是單親啊。那間店是我爸留下來的。」他說:「因為習慣了,沒什麼難過的,反而是我媽比較辛苦。」他頓了頓,「所以有時候,我覺得應該勇敢一點,不能一直逃避。」

  何祈不作聲。

  「被叫起來之後,結果當然是很爛,在全班面前講不出話……但我發現,大家似乎沒有很在意。」現在回想起來他還是很感動,「我想到你之前說的,就算很怪也沒關係,我才有點信心。我從以前就不是很了解,別人心裡在想什麼,覺得跟大家格格不入,所以總是很懷疑自己。」

  何祈把手裡的竹籤放回袋子裡。靜靜聽了一陣子,他說:「剛才晚回家,因為我還在班導那裡。」

  「嗯?」

  「明明其他老師都走了,他是不下班嗎?硬要把我留下來。」

  謝刑安微微地點頭,儘管他多半猜到了。

  「……那你媽媽有說什麼嗎?我在教室外有看到她。」

  「她不是我媽。」何祈瞟了一眼,「我媽早就死了。」

  謝刑安目瞪口呆。

  「你以後想做什麼?」對方無視他,自顧自說:「長大了之後,你想做什麼?」

  「啊?」

  話題跳得太快,他有點跟不上,「呃……這個……」謝刑安思考了兩秒,不知道該說什麼。以前沒想過的事,現在當然答不出來。

  何祈瞥了他好幾眼,忍不住就說:「你不是很會拍照?就沒半點想法?」

  「不、不可能啊!」謝刑安立刻叫道:「我懂你的意思!但是不可能啊……拿來當作志向太難了。」

  謝刑安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對方不停瞇著眼神打量自己,像是輕視。他口氣有點差,「那你呢?你又想做什麼?」

  何祈收回目光,乾淨俐落。

  「當富二代。」

  「……」

  「我很有錢啊。」

  「……」

  「你不相信?」

  「相信相信!」

  他無奈地點點頭。感覺他們兩個都有點蠢,不知道在爭執什麼。都是對方忽然提出這麼莫名的問題。

  「就算是這樣,也不是……」他嘆了口氣,「你問我這麼多,自己就只想當富二代嗎?其實……我覺得,這種事又不是只要有錢就好……對了!有件事還沒問你!」

  「什麼?」何祈挑眉。

  謝刑安屏著呼吸,「上次去社團拍照,你覺得怎麼樣?」

  「……還不錯吧。」

  他聽到對方回答。

  「但下次應該不會再去了,太想睡了,感覺還是在上課。」

  「沒、沒關係啊!平常也可以來拍照!」

  謝刑安激動地說,抓著食物的紙袋。似乎對方也是喜歡拍照。「橫西有很多地方可以拍,可以帶你去啊!要不要一起拍照?」他趁著一股衝動繼續問。

  何祈往旁邊看了看,靜了半晌。在對方閃爍著光芒的眼底,他想起那面牆上的照片,艷紅的夕陽,鏡頭裡各式各樣的美景……夜晚的涼風吹拂上來,他嗯了一聲。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9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