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1. 同伴


 《夢域》

81. 同伴

  聽到何祈那麼說,謝刑安忍不住振奮起來,比別人稱讚自己的時候更開心。他自己很喜歡拍照,所以也希望別人喜歡,希望把自己體驗到的喜悅分享出去。那晚的夜風涼爽,是種和煦的氣息,天空看上去一片黑,但他覺得頭上一定晴朗無雲。

  似乎從那之後,他們兩個就經常一起去拍照。通常都是在橫西夜市附近,那裡就是拍照最好的素材,世俗煙火味濃厚,到處都是人們生活的痕跡。

  幾個月相處下來,他發現對方很多地方還是不太一樣,不像他想得難以靠近。外表看起來很冷淡,可是去拍照的時候,眼神就熱切起來,一改平常的慵懶散漫、一副快睡著的樣子。他很是驚喜,周圍沒有人可以跟他討論攝影,即使在社團裡也一樣,常常有種自己被冷落的感覺。

  日子一天天推進,即將邁入十二月,下星期就是第二次期中考。之前又是玩社團又是出去拍照的,課業早就被他拋在腦後。前次段考已經被電到體無完膚,這次一定得好好用功。

  但是越接近考試,很多科目的小考都擠在一起,他又不是特別聰明的人,根本應付不了,題目要是再稍有變化他就沒轍了。

  謝刑安拿回自己的化學考卷,看到上面滿江紅的痕跡,一陣垂頭喪氣。

  高二的東西比高一更難,課程加廣加深,尤其是理科,一題分數很貴,選擇題有倒扣機制,常常扣到只剩二三十分。

  尤其最近這種懊悔的心情特別濃烈,覺得自己真的是腦袋撞牆了才跑來唸三類。其實選填類組的時候,他左右為難了很久,因為實在是沒有哪一科在行的,文理科同樣爛,總歸一句,他就是不擅長念書,偏偏選了最需要頭腦的三類。

  謝刑安把改好的考卷交給別人,回到座位上,聽到旁邊莫家云發出一聲哀怨。

  「啊!很煩欸!」她叫道:「多錯了一題,差點就及格了啦!」

  「……」

  謝刑安不動聲色,把自己的三十分考卷壓在課本下。

  鐘聲突然響起,化學老師講了句下堂課再檢討就離開了教室。莫家云拿筆戳了戳他。「想問你一下。」她指著考卷,「我這題不太會,感覺很不確定,你是怎麼寫的?」

  「……好啊。」謝刑安自己考得更爛,但還是稍微看了一下,可惜也錯同一題。

  「抱歉,我好像也不會。」

  「沒關係,那我去問別人好了。」莫家云握著筆訂正,嘴上也閒不下來,「唉!好煩,最近一直考試,回家都在念書!」

  「喔,對呀。」他附和。

  「昨天也一樣,都來不及讀完,而且還出得這麼難,根本不會寫!你這次有看完嗎?」

  她轉過頭來問,剛好跟他對上視線。謝刑安心頭一緊。

  「沒、沒有。」他支吾幾聲。沒那麼緊張後,才擠出句子接下去,「其實我考得也不是很好……之前沒什麼時間複習,拖到現在才念。」

  「真的?我感覺你應該蠻用功的啊。」她有點意外,「那你平常在忙什麼?」

  「那個……社團吧,我有參加社團。」

  「噢!我知道,你是攝影社的?」

  「嗯。」

  她笑了一下,「很厲害欸!我看你每個星期都去,超認真的。」

  「……也還好。」

  「像我就不行了,放學後就沒電,只想早點回家睡覺。」她說:「所以我覺得你很認真啊,還會去那種社團。」

  謝刑安聽她這麼恭維,好像有什麼了不起一樣。「其實也沒什麼。」他委婉地說:「那個不像上課,沒什麼壓力,很輕鬆啊。」

  「哪有?你們明明就在上課。」她說:「而且幾乎每次都在上課。之前孫昱白找過我,我本來想去看看,可是有次路過你們社團教室,看到老師上課的東西,看起來好難,然後就……嗯,你懂的,就不怎麼想去了。」

  她講這些的時候臉上還是帶著笑,平常那種甜美的笑容。但不知怎麼的,謝刑安覺得那抹笑有點扎眼,輕輕地刺在他心上,有一種隱微的痛楚。

  「但……就是這樣才會學到東西呀。」謝刑安說:「我們也不是每堂都在上課,最近也有出去拍照。」

  「這樣喔。」她乾笑了幾下,「可能是不適合我吧,如果要上課的話,感覺太專業了,平常又用不到。」

  「那、那妳平常在做什麼?」

  「也沒做什麼。」莫家云尋思著,「就是滑手機……喔!聊天吧,哈哈,一聊就一個晚上,不知道怎麼回事。噢,像我昨晚本來想念化學的,結果你知道,學藝傳訊息給我,問我要不要考試,太搞笑了!要考試都不知道……」

  她逕自說著,又繼續去訂正考卷。

  謝刑安轉回去,眼睛盯著自己的課本,腦中麻木呆滯。那根扎在心上的細針像被血肉包裹,再也不能拔除。

  老實說,他一開始是有點羨慕莫家云的,羨慕她談吐自如,瀟灑自在,剛開學那幾天裡,毫不費力地就認識了班上許多人,身邊有很多朋友,她擁有很多他沒有的東西——可是他現在卻不這麼覺得了。

  上課、念書、滑手機、聊天,不也是很平常的生活嗎。他理所當然地認為別人都比他開朗,會過得比他更熱鬧豐富,原來也是這麼瑣碎平淡,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像塞滿各種資訊的課本,卻畫不出重點,他甚至覺得有點貧乏,無所謂的重心。如果是他,他可以說出今天拍了什麼,為什麼想這麼拍,用他僅有的文字努力去描述出來。

  他想著,有興趣比起沒興趣好多了。

  接近年底的十二月中,就是他們學校的校慶,很多社團在這時出來擺攤宣傳,提升知名度。他們攝影社也是籌備了許久,擺出來的東西挺豐富的,就是他們社課上拍的照片,加工自製成明信片、書籤或貼紙,賣相提高一個檔次。

  上午,謝刑安替班上大隊接力加油完後,跟著孫若白他們一起到社團幫忙。走到攤位時,裡頭只有兩個人,其他人不是去參賽了就是回去自己班上,他們都有事先講好要輪班顧攤,那兩個看到來交接的人也各自離去了。

  很幸運地,他們的商品到了下午就全部都賣光了,提早收攤。結束時間還沒到,他們就把攤位上的東西收拾乾淨。幾個人各自搬著大紙箱,回到社團教室,看到空桌就把東西擺著。

  辛苦了一整天,所有人精疲力盡,直接坐在講台地板上閒聊。

  「太好了!這次生意興隆耶!」孫若白拉過一張折疊椅坐在他旁邊,「多虧了你,這次拍的照片都超美的,一下就賣光了。」

  謝刑安笑笑,「大家拍的都賣完了啦。」

  「對唷!可能是今天人很多吧,連我們的都賣完了。」她說:「還好,不然我們要自己內部解決了,互相買個二十張。」

  謝刑安跟著笑了出來。孫若白說:「學期已經過一半了,寒假有什麼安排嗎?」

  他唔了聲。

  「還沒有。」

  「既然如此,要不要來我們寒訓?會很好玩唷!」

  「寒訓?」

  「對呀,你不知道我們攝影社有寒訓嗎?我開學第一堂課有講欸。」孫若白眨眨眼。

  他撓了撓頭。

  「好像有這件事……」

  「沒事啦,不記得也沒關係,本來想說,如果今天賣到虧本的話,就當沒這回事。」她笑道:「不過這次賺到了很多錢,總務數錢數得手軟,經費充足,寒訓可以瘋狂玩了!」

  「各位!社長跑八百回來了!」講台上一位同學拿著手機叫道,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問想不想吃點心社的手工餅乾!還有很多沒賣完,要不要買回來犒賞大家——」

  教室裡激起一陣波瀾。其他同學聽了忍不住嚷嚷。

  「只是他想吃吧!!!」

  「都收攤了!他還沒回來幫忙!」

  「給其他社送錢,到底是不是我們社長!」

  「我對他太失望了!……給我兩包!」

  謝刑安愣愣地觀望,想到孫昱白的作風還是如此隨性,有點不像社長的樣子,上次外拍還溜到合作社去,他不禁有點好奇。

  「那個,可以問一件事嗎?」他問,「為什麼……他想當社長呢?呃,其實,感覺他會加入攝影社也很奇怪。」

  孫若白盯著他。謝刑安委婉地說:「好像也不是因為想拍照,因為平常就是……」

  「不務正業?」孫若白幫他接下去,一副習以為常了,「哎呀,他就是這種人啦,只是想要玩而已,要走另類的路線,想也沒想就參加了,覺得很酷啊!就跟他染那顆頭一樣。」她笑了笑,「我高一就跟他在社團裡了,當初選幹部的時候,學長姐都說他個性很嗨,推薦他去當社長,他毫不猶豫就去當了。」

  謝刑安喔了聲。

  「那妳呢?」

  「我嗎?我也沒怎麼排斥,當幹部雖然有很多事要做,不過可以抵服務學習,就有多一點時間念書了。」她回到先前的話題,「怎麼樣?寒訓要不要來?」

  「不知道……我可能要幫我媽顧店,可能沒辦法去太久。」

  「不會啦,頂多三天。我寒假也有安排,也沒辦法去那麼久。」

  「嗯?妳有要做什麼嗎?」

  「我報名了一個營隊,醫學營。」她說:「感覺對未來很有幫助,去參加看看就比較了解。」

  謝刑安聽著這口吻,依稀猜到了什麼。

  「……妳想念醫學系?」

  孫若白轉過目光,帶了點狡黠。她嗯了聲,「我一直想念醫學系。」

  謝刑安很吃驚,卻不怎麼意外,她的成績一向很好,他們念的又是三類。

  「妳很適合啊,一定可以考上。」

  「是嗎?可以考上就好了。」

  他是由衷地佩服孫若白,這麼早就決定要讀什麼了,努力付諸實行,鋪設道路,朝著目標一步步邁進。

  孫若白轉向他,問道:「你呢?你想做什麼?」

  「嗯,我……」

  似曾相識的問題。他沉默一聲。

  「其實,我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怎麼會?你真的不知道?」

  孫若白勾了勾嘴角。

  「你想拍照對吧?」

  謝刑安答不上來,舌頭忽然鈍住,像一部生鏽靜止的機器。過了片刻,他沒有回答是或不是,反而問:「妳會不會覺得有點不切實際?」

  「才不會,我覺得很好啊!」她立刻回應,「雖然我從沒想過那樣的事,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我沒有像你一樣喜歡拍照,也拍不出來,所以從來沒想過,但是你可以啊!」她說:「要有自己有信心。」

  謝刑安沒說話,旁邊響起了一陣歡呼聲。孫昱白回來了,穿著運動服走進教室,手裡提了幾包餅乾。眾人喧鬧著湧上前,不知道是看到人還是看到吃的。

  孫若白起身,拍了拍他肩膀,像一種無聲的鼓勵,然後走去其他人那裡。他還呆坐在位子上。

  幾個人把包裝拆了開來,分成好幾堆迅速掃蕩了乾淨。一會兒過後,好像孫若白叫了他幾聲,他才遲鈍地回神過來,加入那場陣仗中。

  謝刑安撿起剩餘的點心吃著,心裡就跟旁邊的人群一樣紛亂。

  全部解決完之後,他們把東西丟進垃圾袋裡,這才驚覺教室還沒打掃,等等衛生糾察要來檢查了。其他人忙著掃地拖地排桌椅,謝刑安就拎著大塑膠袋去倒垃圾。

  走在校園裡,他緩緩地想到,當時何祈問起的時候,他就是一張白紙,全然的迷茫空白,根本回答不出來,過了之後就把這件事忘了,現在孫若白又提起,又是拉著他,去正視這個問題。

  對他來說,未來就是龐大沉重的課題,重逾千金,必須費盡心力才能勉強提起,他一直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就是個平凡人而已,必須困在這現實當中努力生活,任何不切實際的東西都與他無關,他提不起也無力去承擔,拍照只是他一個小小的興趣,又何必談到什麼志向?為什麼要拔升到那麼宏偉的高度?

  他以為這種問題不是在於自己想不想,而是能不能做,可是、可是……現在大家都說他可以呢?別人都說他有這能力呢?

  那時所有人都稱讚他,連老師都認同他。他的照片吸引了別人目光,平凡的生活裡,只有他拍出了獨特的風景……是不是就證明他是不一樣的?

  謝刑安慢慢走去露天垃圾場,心不在焉,好像一種超然的感受。他倒完了垃圾正要回去,卻在旁邊學校圍牆外看到一個意外的人。他們社團老師。

  外頭的人行道,對方站在一棵樹下,稍微側著身,正在抽菸,白煙被遮擋住,散逸在空中。謝刑安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有點陌生,沒辦法與課堂上的形象連結,帶著一點灰暗的氣質。

  謝刑安猶豫了一下,本來不想去打擾人家,就這麼默默走開,不料想移開視線的時候,對方卻轉過了腦袋。

  被看到了。

  原地掙扎了幾秒,他還是去打個招呼。

  「……老師?怎麼會在這裡?」

  他從側門走出去,接近的時候,對方手裡已經沒有菸了,煙塵也散去,彷彿剛剛看到的只是錯覺。

  「學生辦活動,老師當然要來。」他身上穿了件米白色毛衣,彎起嘴角,又是平常斯文的微笑,「這次生意怎麼樣?」

  「還好。」謝刑安有點放鬆不少,「嗯……應該說很好!我們東西都賣光了。」

  「太好了。」他笑道:「校慶之前我看你們用心在準備,大家的努力都有回報。我等會兒再過去教室看看。」

  眼神一轉,對方看著他。

  「今天玩得還好嗎?」

  「我……我覺得很好。」謝刑安想了想,感覺老師似乎知道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著全班發表的那一次,「我很喜歡這個社團,每個人都很好,大家可以聚在一起,一起拍照……」講著講著,他漸漸低下了聲音,觸碰到心底有塊柔軟的地方,「大家都很溫暖,有人圍繞在身邊的感覺很好。」

  「有人喜歡是件好事,大家都想要有歸屬,這很正常。」他笑了笑,又說:「只是不要太過依賴就好,拍得久了心境就會改變,到頭來就會發現,攝影就是一個人的,只有自己能完成的事情,攝影本身就是歸屬……應該說所有的藝術都是這樣吧。」

  校園裡有學生的喧嘩,卻逐漸零星散去,再也聽不見聲音,只有樹蔭下這角落安靜得清晰。

  「……為什麼這麼說?」

  謝刑安問。對方的笑意淡了下去,但只是幾不可察的變化,一閃即逝。

  「被拍攝者才是主角。」老師說:「拿相機的人不是,觀眾看到的是照片裡的人,至於不在那裡頭的,就很少有人會去關心,普遍人都是這樣,哪怕一絲一毫的察覺,更別說去瞭解了……你始終是局外人,不在那畫面裡頭,你藏身在鏡頭後面,看見這個美麗的世界,目睹人世間種種風貌,紀錄的都是別人。你只能藉由光線啊、陰影啊、角度啊,有的沒的小記號,留下一點自己的痕跡。」

  他輕鬆一笑。

  「無論周圍有多少人,最終的本質還是孤獨。可以認同你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人行道上悄無聲息,好像一次綿長的呼吸,街上的事物不約而同地全靜止了,寂靜的空鳴淹沒他。

  謝刑安沉默著。

  「沒什麼,我胡言亂語罷了,你們現在還年輕。」對方聳聳肩,臉上又是和氣的微笑,「不懂的事還很多,長大後就會有體悟了,趁現在去享受拍照的樂趣吧。」

  不是。

  心底的聲音化作言語,衝出口的瞬間卻硬生生止住。他想說他了解,他明白老師是什麼意思,以前一個人拍照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的。他也嘗過孤獨的滋味,他也曾經很寂寞,那一刻,他想把心裡的感受傾訴出來,去說出他有多孤單,可是終究都沒說出口。

  稍微交代幾句後,他就這麼走了回去,回去社團教室的路上,沒來由地一陣悵惘,情緒像海潮一樣洶湧起伏,全被壓在心底。他走著走著,腦海中自動浮現一個人。

  臉色淡漠,平常總是漫不經心。謝刑安噎住一口氣。他不是一個人的啊,有個人也喜歡拍照,他就不是孤單一人的。

  謝刑安陷入了深遠的思緒中。不知道對方正在做什麼,他下午也去參加比賽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他走上樓,朝社團教室望去,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只有一個身影兀立不動。

  有人站在他們教室外。

  「好慢。現在才回來?」

  何祈倚在牆邊,雙手環抱,身上是短褲配著那件運動外套。已經冬天了好像也不覺得冷。

  「……去倒垃圾了。」

  謝刑安說。他看到對方,心底莫名激動,比起曾見到他任何一刻都還激動。

  「你比賽還好嗎?」

  「可以吧,還不就那樣。」

  「所以呢?結果是什麼?」

  何祈瞥了一眼。

  「第三名。」

  謝刑安喜出望外。

  「那很好啊!拿了第三名耶!你不滿意?」

  「輸了也無所謂。」他本人倒沒什麼反應,「本來就沒在意那個。」

  謝刑安覺得他迴路有點奇異,忍不住問:「你有盡全力跑嗎?」如果不在乎輸贏,就不會盡全力跑了吧,隨便敷衍就好了。

  「有啊,跑到一半的時候,發現離終點還很遠。」他說:「早點跑完早點結束。」

  「……」

  原來是這套思路。

  「怎麼了?」對方問道:「剛剛回來愁眉苦臉的。」

  他趕緊搖頭,掩飾過去。

  「沒事。」

  「沒事臉色那麼臭?」

  謝刑安想到他平常的表情,失笑一聲。

  「被你一講真的很沒說服力。」

  「幹嘛?我哪裡又臭臉了?」

  他看過去,看到對方從牆邊直起身來,咧開嘴角,朝他露出一個笑容。

  謝刑安恍惚了一下。

  何祈拉過肩上的書包,帶著那股燦爛的笑容,揚起聲叫喊。

  「走了!趕快回家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