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3. 離別


《夢域》


83. 離別

  其實何祈壓根就把這件事忘了,一開始就是隨便的心態,被推著去報名參加,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事情一過,就被他拋諸腦後。他不是刻意要隱瞞謝刑安的,只是覺得也不是重要的事,不提也好。

  很多時候他回想過往的種種片段,發覺很多事情其實都有徵兆了,在不經意的時候,那條路已經慢慢走偏,從某個時刻就開始不對勁了。何祈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可能早就感覺到了。他的感覺一向都很敏銳。

  段考過後,他們迎來了高中生最期盼的畢業旅行。行程的重點就是去墾丁海灘。儘管每年都是去同樣的地方,但大家還是不減熱情,好像畢業之前一定要去海邊玩過。

  前幾天都是去玩南下途中的周邊景點,到了墾丁之後,就是去海灘玩水、逛當地的大街。謝刑安感覺好像回到橫西逛夜市,有種親切的熟悉感,人在異地時這種感覺很是濃烈。

  四天的行程很快地就結束了。旅途中的最後一夜悄悄到來,再過一晚就要踏上歸途,返回學校,班上隱隱地瀰漫一片不言而喻的憂愁,憂愁化為滿腔的動力宣洩,玩樂的時候變得更瘋狂。謝刑安也不禁有點哀傷,感覺悵然若失,屬於高中的歡樂濃縮在短短幾天爆發,只剩下零落的火星。

  他坐在馬路邊的空地上,不知道是誰賣了仙女棒,劈哩啪啦的火花在黑夜中一團團炸開,照亮眾人縱情恣肆的笑顏,當作黎明前的最後狂歡。

  「怎麼不來玩?要不要拿一支給你?」

  一片燦爛的火光中,他看到孫若白朝這裡走來,她穿了件飄逸的無袖上衣和牛仔短褲,腳上是交叉編織的涼鞋,很有夏日的清新氣息。

  「我的已經燒完了。」謝刑安摸了摸鼻子,「剛才跟社團的人一邊玩一邊拍照。」

  「拍光軌嗎?哈哈,真老梗。」她曲起兩腿笑道:「每屆都這樣。」

  謝刑安擠出一絲微笑,說了句還好吧,然後沒了聲音。

  「……真不想回去學校。」

  他低低地說。孫若白抱著膝蓋,安靜了一會兒。兩個人一起看著眼前嬉鬧的人群。

  「嗯,我也不想回學校。」

  「妳也是嗎?」謝刑安看著她。

  「當然啊。」她說:「回去的話就高三了耶!就要開始拚命念書了。」

  「那個,我以為……妳應該覺得沒有差。」

  她不禁笑了出來,「我也是學生,沒有人想要考試的好嗎?你不會以為我的興趣就是念書吧?」

  「沒、沒有啊,但至少應該不排斥。」他有點舌頭打結,「不過,我也沒想到原來妳也很愛玩。」畢旅這幾天,他也發現孫若白跟平常不一樣,在沙灘上也是跟同學又叫又鬧的,令人意外。

  她輕輕笑了起來,微微撞了他的肩膀。

  「那是因為我有不同的狀態啊!出來玩就是要好好玩啊。該念書的時候念書,該玩的時候就玩,我的座右銘。」遠處的笑聲隨著火光閃閃滅滅,「你知道高三就沒有社團了吧,攝影社的人也要散伙了,各奔東西……我們剛剛就在討論,什麼時候辦幹部交接——欸,不要懷疑喔!雖然人很少,我們還是有學弟妹的,去年我們也是這樣升上來的。」

  謝刑安想了想,忍不住跟著動容。

  「時間過得好快,好像才加入社團的樣子。」

  「我懂你說的,想當初……哈哈!你那時就在社團教室外頭探頭探腦的……還以為是誰,好像可疑人物!」

  「呃,我就是……」瞬間臉上一陣熱,「好、好像看到了班上的人。」

  孫若白擺了擺手,「沒有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很好玩。」她的笑聲漸漸止住,「唉!回去之後就沒得玩了,接下來就是瘋狂念書的地獄——」

  「那個,妳不是……」他想到孫若白想念醫學系的事。

  「嗯。」對方點點頭,「我想可能從暑輔開始就要認真念書了。」

  謝刑安默然無語。他覺得到了高三,很多事情都要改變,他們再也不能悠閒盡情地玩耍,上課時不敢再偷懶怠惰,沉重的念書壓力都要壓在他們身上,那又不只是考試而已,代表著是他們模糊的學校,代表的是搖擺不定的未來。連孫若白那麼聰明優秀,都要為之戰戰兢兢,更何況是他這種平庸的人。

  仙女棒還在燃燒。他們在原地坐了許久,把握最後一點難得的愜意。孫若白往周圍看了看。

  「咦?晚上怎麼沒看到他?」

  「……何祈?」謝刑安說:「應該還在海邊吧。」

  孫若白隱隱笑了幾聲。

  「很神祕啊,他這個人。不是自己一個人就是跟你一起行動。」

  「就、就是……」他想著該怎麼回答,「比較慢熱。我也是啊!」

  「不是。」她笑了笑,「你們兩個還是不一樣。」

  「現在老師真辛苦!還得陪學生畢業旅行。」

  黑色的海潮均勻地起伏,像緩慢的呼吸,沖上岸後又卷縮回去。

  杜熊伸了個懶腰,「帶完你們這屆後,我要考慮不要再帶班,累死我了!」

  「哪裡不好?反正又不用上課。」

  手裡抓了一把柔細的沙子,何祈坐在沙灘上,海風帶著冰涼的氣息吹拂。

  杜熊站在他身後,「好的只有你們!不用上課當然覺得好!只有你們覺得好玩!」他叫道:「而且回去之後要上課了,又閒不下來!你們不一樣,睡覺發呆都沒關係,但老師不上課行嗎?」

  「那你去放假啊。對大家都好。」

  「哪裡好了?不上課要怎麼考試?轉眼就高三了……噢,說到這個,你啦!暑輔的單子還沒交,回去交給我!」

  「現在還沒回去,講這個幹嘛?」何祈皺起眉。

  「喂,這件事很重要。」他說:「你不要覺得時間還很長,現在過著過著,還不是快要高三了!」

  「嗯。」

  「……我不是跟你說過,未來是你自己的,你也多少思考一下。」杜熊放緩了口氣,「因為你不知道自己想去哪裡,所以老是漫不經心!有問題就要提出來,我也可以給你一點方向。」

  何祈回頭望了一眼,「你也只知道當老師而已。」

  「我以前根本不會當老師。」對方嘁了聲,「一開始也沒想過會去當老師,都是因緣際會的。」

  「那你以前是做什麼的?」他問:「黑社會?」

  「……你就是這樣看我的吧?」對方咧出一個猙獰的笑容,「總之我就是要告訴你,人生有無限種可能!需要靠自己去闖蕩,也許要走好幾年的彎路,但就是要有個目標。」

  「有啊。」

  他應了聲。

  「我有目標。」

  「欸?」杜熊欣喜地叫了聲,湊了過來,「真的?什麼?是什麼?」

  何祈轉過頭,看了他好幾眼,眼神冷淡。

  「……回學校再說。」他慢吞吞爬起身,「身上都是沙子,我先回去了。」

***

  跟孫若白道別後,謝刑安往旅館的不同樓層移動。他看了看錶,不知道這個時間何祈回來了沒。那個房間只有他們兩個,原本應該是四人一房的,但是其他湊滿四人後只剩下他們兩個,因此這幾天都是兩個人霸占大房間。

  他用房卡解了鎖,打開門發現裡頭電燈亮著,門邊的浴室有聲響。人已經先早一步回來了。

  這段時間無事可做,他趴到床上滑手機,不一會兒,手機突然響起了提示音,叮咚一聲,寂靜的房內顯得很清晰。螢幕上方出現發文通知的小視窗,他瞥過那一行小字。比賽結果已經公布在官方網頁。

  呼吸停滯了幾秒。謝刑安緩了緩心神,一種緊繃到極致的情緒慢慢鬆開。他盯著螢幕,點開網頁,頭獎的作品首先跳入眼中,上頭寫著得獎的人。

  而那名字他再熟悉不過。

  謝刑安茫然地看著。

  一種空前的迷茫鋪天蓋地。他注視著那照片,毫無疑問地拍得很好,他講不出來,但可以看得出來。他辨識著裡頭的景物,斑駁老舊的牆沿,某個髒亂的角落。

  什麼時候拍的?

  謝刑安克制住內心的衝擊,再繼續往下滑,速度加快,目光匆匆,以最快的速度滑到最底部。

  他的名字跟作品都沒有在上面。

  深夜時,房間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他躺在床上,側著身子躺在一邊,沒過多久又翻到另一面,枕頭被擦出聲響。

  「睡不著?」

  低低的聲音傳過來。謝刑安停下動作。

  「對。」

  他睜開眼睛,仰面躺著。

  「明天要回去了,有點捨不得……你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

  房間安靜了一瞬。「……剛剛我去海邊的時候,遇到了班導。」何祈低低呢喃,背對著他。「隨便聊了一點,結果他又要唸我……想也知道他要說什麼,反正又是考大學那一套。」

  謝刑安默默聽著,眼睛看著天花板,腦中卻浮現比賽頭獎的那張照片。嘴角勉強揚起。

  「因為你前科太多了啊。」

  「他簡直比我媽還囉嗦,她都沒這麼唸過我。」

  「你……」他本來想說什麼,卻忽然想起對方提起他媽媽的那天。那是他唯一一次說到家裡的事。

  「我媽車禍死了,只剩我一個人。」

  謝刑安直視著天花板。

  「要是聽到我不想考大學,她一定把我打死。」何祈閉著眼,夢囈一樣地說:「她這輩子最希望的就是我出人頭地,最好是乖乖聽話,照她說的去做,她帶我出國也是,培養什麼國際的視野……」睡意一點一點籠罩,意識朦朦朧朧,「不過我懶得理她,想怎樣就怎樣,她都可以為了工作把我丟下,我為什麼要聽她的……最後那幾年,我們都在吵架,我一直惹她生氣……或許她早就對我失望了吧。」

  眼眶熱了起來。謝刑安抬手蓋住雙眼。

  「但其實,就算她不在了,我一個人也可以……因為我覺得,有沒有她都沒有差別。可能她也是,有沒有我都沒有差別。」

  他穩住聲音,極力不哽咽。

  「你想她嗎?」

  「以前常想,無聊沒事的時候就在那邊想,但一點意義也沒有。」他說:「以前我一直覺得這世界很無趣,平凡又無聊,什麼東西都一樣,走到哪裡都一樣,哪怕我媽帶我去過再多地方,我還是覺得沒什麼好玩……可是那天,在店裡看到你的照片,一切好像都不一樣了。」

  淚水浸透到枕頭上。

  「我覺得拍照很神奇,好像被拍下來之後,那個東西就不一樣了……變得比原來更漂亮,然後……我就想拍下更多的東西,我也不會說……但就是很喜歡那個感覺,很快樂,每天變得不無聊了,再怎麼無聊的東西也可以忍受,反正我也不排斥了……如果別人想要我去上大學,那我就去好了。」

  聲音漸漸消沉下去,最後再也聽不見,房裡靜寂四合,像張開了一張隱形的網子。

  謝刑安縮進被窩,掩嘴啜泣。

  剛才很多時刻,他想說點什麼,想把心底的憂傷發洩出來,就像平常那樣,但開口的瞬間又打消了念頭,他查覺到一絲陌生感,有什麼東西變質了,橫亙在他們中間,再也無法自然地說話。

  為什麼是何祈?

  所有事物都變了,是自己沒注意到,還是說本來就是如此?他開始懷疑起很多事情,他想到一起拍照過那麼多次,卻沒想過別人跟自己之間的差距,也許別人比自己更有天賦。

  原本是心頭的位置坍塌成一處窟窿。他不應該難過,應該要替對方高興……他想像上次運動會時替對方歡喜祝賀那樣,可是他做不到。腦子裡嗡嗡鳴響。他想起很久以前別人對他說過的那些話,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那些聲音聽起來那麼真實,讓他信以為真。他一直不理解別人是怎麼想的,這世界對他像一片渾沌的黑暗,他跟何祈不一樣,不能自由自在地穿行其中,隨心所欲去往任何地方,他會迷路,沒有別人來告訴他,他就看不到自己。

  飄揚在空中的氣球破滅,無聲無息,朝著一片幽暗的深淵迅速下墜。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1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