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5. 烈日


 《夢域》

85. 烈日

  謝刑安是墜樓身亡的,一躍而下,當場斃命。

  結果他還是沒有回來,儘管每天期盼等待,數著日子懷抱希望地等著他回來,他最後沒能出現。那悲傷痛苦拖著他一路下沉,像片顫悠悠盤旋而下的落葉,頭也不回地急速墜落了。

  消息傳出來後,立刻震驚了班上的人,彷彿一聲猝不及防的砲響,驚擾了平靜的生活。雖然杜熊在班會課上跟他們勸導過,呼籲他們盡量不要四處張揚,希望大家理性看待,但死亡本來就是個驚天動地的消息,更何況還是身邊的同學,一時間也沒多少人能接受。總會有人壓抑不住好奇心,有意無意地討論起當事人,議論他平常的作為,揣測他死亡的原因。細細密密的耳語潛行在班上,掩藏在表面肅穆的氣氛底下,時不時冒出動靜。

  「……問我幹嘛!」

  「妳不是坐他旁邊的嗎?」

  「是又怎樣!我也不知道啊!」

  期末考前夕,幾個人圍在一起複習,有人忍不住提了幾句,接著越來越多人附和。

  「那到底為什麼啊?奇怪……」

  「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平常都好好的。」

  「不對,那麼久都沒來了,說不定早就有問題了。」

  「我覺得也不用這樣……樂觀一點嘛,事情總會好轉的……」

  一聲轟然巨響。

  班裡安靜了下來。

  「誰再說他試試看。」

  他啞著聲說,雙眼陰鷙,血絲密布。地上是翻倒的桌椅。

  「何祈!」

  窗外響起怒喝。

  「給我出來!」

  緊接著是椅子被踹開的聲音。

  莫家云驚魂未定,「只是說一下也不行,又不是什麼壞話……」

  「欸。」

  孫昱白隔了幾排座位望著她。

  「別說了。」

  周圍又傳來響動。孫若白彎著腰,把翻倒的桌椅扶起來。

  何祈快步穿過走廊,直接繞過杜熊身邊,對方喝斥幾次上前追人。兩人經過穿堂走到操場,日光澆淋落下。杜熊一把拉住人,他揚手一甩。

  「老師叫你,你那是什麼態度!?」

  「那你說其他人是什麼態度?」他轉身一吼。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你管得著嗎!」他勃然大怒,「難道你要把每個說他的人都打一頓?你冷靜一點行不行!」

  「人都死了,冷靜個屁!」他用力地呼吸著,似乎只剩下呼吸才能勉強撐著他不倒下去,「他們懂什麼?!什麼都不懂還敢提他!」

  「……其他人也是無心的。」對方放軟了口氣,怒氣一點一滴消退,「別人沒有惡意,沒有任何一個人有錯!再怎麼難過,也不能對別人生氣!」

  「……他們沒錯,我也沒說錯!我只是不想聽。」他稍微喘了口氣,喉嚨越發沙啞,接著一陣抽噎,「為什麼、他為什麼非死不可?為什麼……他不應該死的,我以為只要一點時間,他就會好起來,他就會回來上學,結果他什麼都沒說,什麼東西都沒留下,還是死了……他不應該死的,要不是那個狗屁比賽!要不是我對他那麼說……」

  眼眶的一片濕意失去了控制,滾落臉龐,堵住他的嗓子。

  「你知道這件事跟比賽沒有關係。」杜熊說:「也不是你的錯!我知道你盡力了,但是沒辦法,這是不得已的結果!他過不了心裡的那一關。」

  烈日當空,陽光瘋狂地照耀,雙眼久未安眠像凌遲,陽光似乎在旋轉,一種令人暈眩的光芒。杜熊趕緊扶住他。

  「他說,他就那麼想被人看見……」他抵著對方胳膊,「他說他多喜歡拍照,想要去拍一輩子,還想去看看其他地方,要拍下很多東西。」

  杜熊緊捂著他的肩頭,目光往上抬了抬,忍住眼眶中的淚意。

  「我告訴他,不能依賴別人,可是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自己一個人做不到,他很努力想要找到出路,卻還是失敗了……」

  「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

  「是我太強迫他,我也幫不了他!我什麼也做不到……我不知道他有多痛苦……」

  「你盡力了,你盡力了,我了解……」

  從那之後,他再無眼淚,徒留一身軀殼。

  他不斷地回憶跟謝刑安相處的那些情景,像影像倒帶播映般,一幀幀回想,一字一字反覆思量,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接近對方。

  他都不曉得自己怎麼度過接下來的日子,高三開始之後,那股空洞的感覺又回來了,好像又回到他媽媽剛去世的時候,生命在他周圍來來去去,劃出了空無的軌跡,剛來了一個人,又走了一個人,直到只剩下自己。

  每天的夜晚更是難捱,無數漆黑詭異的夢境時常侵擾著他,五彩的光變成一陣陣的光暈,互相重疊閃動,一下子聚焦又發散,令人不安的顏色與形狀。他還會夢到一些場景。那些他知道的地方,學校、夜市、大橋、謝刑安家的店。

  有時候他會不知不覺走回那家小店,不過都沒有開。鐵捲門拉下,大門深鎖。接下來第二次、第三次……那家店沒有再營業了,像是徹底斷了他的念想。

  他變得比以前更加封閉了,更多時候他只想一個人待著。

  學校越來越無聊了。不對,是一如既往地無聊。是遇到謝刑安、開始學會拍照之後一切才好轉起來,減輕這股沉悶感,現在只不過回復原狀了,那些事物都離他而去。他再也沒有拿起相機的慾望,沒有想拍下什麼的衝動,他再也不拍照了,不管看到什麼,他只想到平靜跟死亡。

  季節緩慢穩定地轉變,從極度炎熱變成極度寒冷,但他好像一直困在一場漫長的嚴冬裡,大雪紛飛,不見天日,舉目蒼茫。

  班裡沒有人再議論謝刑安了。再怎麼驚人,都是別人的故事,也總有被遺忘的一天。大部分的人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規劃著自己的未來,相較之下,杜熊看他整日渾渾噩噩的樣子就要唸個不停,唸得早已厭倦,但他沒辦法,他就是無能為力。

  他一直記得對方當時的眼神,好像什麼崩塌了一樣,如此絕望。當時他一直不明白,是什麼東西摧毀了對方。學校沒找到什麼理由,最後也只能歸結於抑鬱難過,一時想不開,可是還是沒找到根本,歸根究柢,為什麼難過?他覺得這件事很荒唐,如果一切都很平常,謝刑安不可能死,沒有人會平白無故地想死,這樣才是最不正常的。

  他想著謝刑安到死的前一刻,一定是很孤單,活在無人可懂的困境裡,連自己都不能拉他一把。何祈搖搖晃晃地走著,風從廣闊的荒地吹來,劇烈地呼嘯。若不是發生了這麼多事,若不是許力霄,他不可能再有新的體悟。

  對他來說,拍照就是全部,像流在他體內的血液,不是因為它來帶來什麼,而是本身就有意義。他相信謝刑安也是如此,最初的最初,他也不過是個喜歡拍照的人罷了。

  那個另一個人就是證明,那本日記上已經寫了,謝刑安的願望就是去拍照。他想到遇見對方之後該說什麼,他想說對不起,那天跟他吵架了,然後他不會再孤單,一切都會好起來。

  風聲停止了呼嘯。

  他直直地望去。

  太空般的寂靜中,地平線上坐著一個影子。

  那影子背對著他,隱隱約約之間,站起身來。

  「你來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