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7. 夢想


《夢域》


87. 夢想

  「為什麼……」

  開口的氣力都喪失了。

  「為什麼……我以為……」

  嘴裡囁嚅著。

  何祈失神地說。

  面前的人以相同的姿態與他相對而立。相同的神情與臉孔。

  是他自己。

  「你看了那本書?」對方靜靜地說,以自己的聲音跟他說話,「那日記只寫到森林裡頭。出了森林接下來就沒有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也在……」

  他緩慢地說,深深呼吸著,極力壓住心裡驚愕的情緒才能繼續說下去。

  「但我沒想到……我以為……」

  「以為我是謝刑安?」

  對方輕輕地接著,替他把話說了出來。

  「那張照片是我的。」他說:「高二快結束的那年,他沒死,所有事都好轉了,他回來上學了。又可以像以前一樣,一起去拍照,然後度過了高三,上了大學……你是這麼希望吧。」

  何祈閉了閉眼。

  「可是,我只是你的願望啊。我經驗過的這些都沒有真的發生。」

  沉默逐漸擴散開來,變得像周圍的平原一樣廣闊,一樣荒蕪。

  「他死了之後,你把那些照片都丟光了,一張也沒有了,而我的卻還留著,包括那張照片。我一直帶在身邊。嚴格來說,那不是我拍的,但照片的確是我的。」

  他默然無語。

  「我一直在等。你看到了那張照片就一定會來,你會來找人。不過我得告訴你,他不在了,最後一刻,他還是消失了。」

  全身隱隱約約顫抖,好像站也站不穩。

  心裡有什麼突然斷裂了一樣。某種一種支撐著他走到現在的東西。

  何祈攥緊了拳捂住嘴。

  還真傻啊。

  他之前沒想過,其實應該是不敢想,想了也不敢去做。他本來可以去確認謝刑安還在不在,只要他想跟對方說話,就能在腦中聽見聲音,就像跟其他人說話一樣。

  但如果沒聽見回應,那又代表什麼意思。他不敢去嘗試。

  「所以,一直是你……」

  他鬆開口。對方的眼底平平靜靜。

  「一直是我。」

  自始至終都是他自己。淚水決堤了般,再也難以抑制地湧出來。面前的人走近一步,緊緊地抱住了他。耳邊傳來輕柔的呢喃。

  「你很勇敢,我知道,很堅強。無論發生了多少事,你還是走過來了,一個人走到了這裡。你很勇敢,比我想的更勇敢……而我也知道你有多孤單。」渾身遏止不住哆嗦著,懷抱中發出一聲聲悶響,他垂下腦袋哭嚎,「你會在這裡是因為我叫你來的,我不想消失。為了他也好,為了自己也好,別放棄你喜歡的事,那是你的夢想,一生唯一必須去做的事。」

  耳畔的聲音溫柔無比。

  「你別怕,別怕成為我,也許你曾經想要放棄過自己,但別忘了,我是你最想變成的那個樣子。都過去了,沒有任何事能再傷害你,所有的悲傷痛苦都過去,你不用再自責,你要繼續前進,長大之後,去實現你的夢想。你要成為更堅強的人。」

  手掌被攤開放入什麼。雙眼隔著淚水慢慢睜開。

  「這是我最後要給你的東西。」

  目光在一片模糊中逐漸聚焦。一張充滿了字跡的紙。

  一封信。

  「他教過我怎麼拿出來,他說放入了水晶球等於施了魔法,它就再也不會消失。,我已經看過了……對不起,我不能讓你見他最後一面,但你可以看看,這是他最後寫下的東西。」

  對方往他背上拍了拍,往後退開。

  「你先走吧,出口就在前面。」對方望著他,「我留在這裡,這條路很長,但也只有一條,路上會碰到其他人。我還有東西要還他。」

  他摸向自己兜裡又拿出了什麼,反手張開。灰撲撲的硬幣。視線再往下移動,腳邊落著一只咖啡杯。

  「他說過了,他會回來,我會在這裡等他。」

  何祈吸了幾口氣,停住哽咽,向前看去。不遠處的天空中偏斜著,一個歪曲的幅度,最後傾倒落地。空中劈出了一條裂痕,像一道猙獰的傷口,裂痕直抵地面,河水從裡頭奔流而出。他仰起頭,原本是幽暗的天空中亮起了光芒,億萬團星光,發出燦爛的光彩。

  星團遍布空中。

  他盯了一會兒。這景象好像很早以前就見過了。

  「等等……除了石頭,還有一個人。」他沙啞地說:「我來的時候不只我一個,還有別人……我們從城裡一直走過來……路上走得很辛苦,其他人都消失了……剩下我們三個,幫我找找看。」

  他頓了頓。

  「她是我的朋友。」

  嘴角微微勾起,對方露出了一個笑容。

  他看見自己笑了。

  「好啊,我幫你找。」

  他笑著說。

  「你先回去吧,穿過出口就能回去了,回到你的世界裡。等我們出去了,就是夢想成真的那天。」

  信緊緊地捏在手中,他抬起另一隻手擦乾眼淚。對方的身影不再蒼白,清晰地立在眼前。

  他朝著那裂痕走去。

  「這次,我不會讓你再消失了。」

***

  三年後。

  夏季。

  他匆匆地推開咖啡廳門口,左顧右盼一陣子,在一張桌子邊找到了人。
 
  「噢,什麼時候來的?我沒看到你。」

  孫少初坐在位子上看他,目光由下往上,她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帽簷落下了一層陰影,遮住了半張臉。

  「在看什麼?」

  何祈拉開椅子坐下,注意到她手裡的東西。

  「照片啊,你拍的。」她把手上那本旅遊雜誌轉了個方向,「看我多捧場,每期都買。」

  孫少初翻開幾頁,自言自語。

  「台北101、日月潭、潭內商圈……真好啊!邊玩邊工作,有些地方我都還沒去過,只能看照片乾過癮。我看你國內都玩遍了吧?」

  他聳聳肩,「差不多吧。」

  孫少初艷羨地看著他,拿手撐著下巴,「唉!等我哪天可以辦巡迴演唱的時候我就去環島!一邊唱一邊玩!」

  何祈挑起嘴角。

  「我寄給妳的明信片怎麼樣?」

  「收到了收到了,謝了!」她笑了笑,「太漂亮都不捨得用了。」

  他將那些風景明信片全部寄了出去,分成了好幾份,寄給他認識的人。徐子善不在這個城市了,到別的地方去工作,但偶爾會回來看他的家人,上次還跟他一起聚餐過。

  至於許力霄,他再也沒看過許力霄,任何消息也沒聽過了。他還記得對方住在哪裡,憑著記憶中的地址寄過去,最後被退了回來。對方已經搬走了。

  「感覺你變了不少……」

  孫少初還撐著下巴,盯著他臉上的表情。

  「才過了幾年,轉變真大。」

  「……有嗎?」

  他下意識反問。

  「嗯,剛開始認識你不是這樣的啊。」

  她淡淡地說。何祈垂下眼,看向她擺在桌上的那本雜誌。曾經在某個地方,他也看過這裡頭的照片,然而當時的他只是匆匆瞥過一眼。有關那個地方的一切人事物都非常遙遠了。

  他轉開目光。

  「說來話長。」

  給何祈:

  我想已經來不及了,我的身體正在拚命地消失,或許不可能了,但能撐到現在我也滿足了,托你的福,只有我自己的話是絕對走不到這裡的。想起來我還有很多話沒跟你說,但我還是想讓你知道,希望可以把這些話寫完。

  過去的我很軟弱。所以老實說,有時候我是真的羨慕你,遭遇了太多痛苦卻不被痛苦打倒,即使一個人了也堅強地生活,所以才能拍出那樣的照片吧。想到這點時,我就不再想我們之間的差距,突然釋懷了,現在想想覺得自己很好笑,以前很在意的那些糾結與煩惱,此刻一點都不重要了。人與人的差距是不能彌補的,而每個人所經歷過的,都是獨一無二的。

  而我也只是許多平凡人之中的其中一個。你大概不會知道,當老師說我很會照相的那個時候,那種抬頭挺胸的感覺。當大家都說我拍得很好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攝影對我來說很不一樣,只有在拿起相機時,我才會有一點成就感,然後我就得意忘形了,變得越來越現實,才會越來不快樂,是我辜負了自己,因為我抓得太緊,太害怕失去那種成就感,最後連真正重要的東西都丟失了。直到快消失這一刻我才明白,我要成就感做什麼呢,我不想當一個偉大的人,攝影也不可能讓我變成偉大的人,它只是幫我找到自己而已。

  關於橫西嘛,我有一種又愛又恨的感覺。一方面很懷念,一方面又想脫離這個地方,去看看外面廣大的世界,但我是無法出去了。另一個我死了,我也會跟著消失。而你還有時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走到出口,離開這裡。

  然後活下去。

  手中的筆寫到最後一個字,他闔上書本。露天座椅上的遮陽棚擋住了午後的陽光,周圍的女人發出歡聲笑語,馬車從旁邊駛過,空氣中飄散著咖啡的香氣。

  他回頭望去,看著自己原本佇立在廣場上的位置。

  石臺上頭空空蕩蕩。一隻蝴蝶翩然飛過。

 

 

 

 

作者的murmur

下集完結啦!改天出個後記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1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