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參訪沒說的事】在荷蘭,被當地青少年尾隨的經驗



簡單來說,就是暑假的時候,走在傳統荷蘭建築風格的小鎮時,被金髮碧眼屁孩嗆 Ching Chong 。


Medium好讀版: https://medium.com/@k211632/racist-or-harass-in-dutch-town-haarlem-30a3ee61746a


讓我訝異的不是這種惡意行為的存在,畢竟對於從小就接觸網路的人,針對種族的侮辱性用語早已見怪不怪。但最令我衝擊的是,在少數的出國經驗中,經過美國西岸和倫敦治安最差的地區,都平安度過的沒發生奇怪的事,卻在原先認為最友善的荷蘭遇到這種挑釁。


這個不愉快的經驗,讓我往後幾天行程,都感到強烈不安與懷疑,或許參訪單位的熱情,也只是隱藏偏見、表面的偽裝? 甚至將這件事告訴幾位朋友,卻得到 「這只是惡作劇,不算種族歧視 」的回應。


種種繁雜的思緒存在腦海中,於是我決定寫一篇種族歧視的文章紀錄。畢竟亞洲人外表的我們,總有一天都會遇到類似的情況。


第一次身處語言陌生的環境


因為經濟因素,所以我在20歲以前都沒有離開過台灣本島。


很幸運的在20歲這年,分別先後受到*時代基金會與*教育部青年署的補助,前往美國、英國、荷蘭,進行參訪。


相較於最後一站的荷蘭,我早已對美、英兩國的語言文化有一定程度理解(都大學生了),再加上電視影集等媒體,讓我對舊金山、西雅圖、倫敦這幾座城市的環境熟悉,走在街道上有種身歷其境的親切感。



*延伸閱讀:

【西雅圖夜未眠】瀰漫著商業與藝術氣息的繁華之都-2018 YEF in Seattle

【倫敦小鎮。Camden Town】夏日午後・盡情漫步在英國市郊


中世紀風格的荷蘭小鎮


雖然荷蘭人的英文能力水準普遍高,大多能用英文溝通,不過荷蘭文才是當地人使用的母語,街道上的招牌也鮮少出現英文,尤其是在觀光客較稀少的小鎮。走在路上才真正讓我感受到強烈的文化陌生,是一種夾雜著期待與不確定的複雜感受。


剛到荷蘭的第一天,實在不想去觀光客聖地-羊角村,於是我和團隊分離,先行到我們租下的民宿休息。大約下午5點,決定到附近超市採買兼逛街,體驗荷蘭在地人的生活。


星期日的傍晚時段,商店街的店家大多關門,寬如兩線道的石磚路上,人潮稀疏。



突然我聽到後面一聲Fucking,透過一旁的玻璃落地窗倒影,發現兩個金髮女生走在我後頭,目測約15歲、跟我差不多高(荷蘭人真的很高)。


兩位屁孩發現我注意到他們後,就繞道一旁與我並行。因為是完全陌生的環境,加上街道的岔路很多,他們的同伴可能隨時都會冒出來,所以我沒有太大的動作,盡量保持自然。


走一段路之後,他們朝我越靠越近,一邊模仿我的動作,一邊用荷蘭文語帶戲謔的大聲說話,完全是歐美電影裡面校園霸凌的場景再現。雖然我幾乎不知道他們在講三小,但我確定有聽到 * ching-chung 這個詞,而且是對著我說。


大約三分鐘後,最後他們繞到我面前大聲講幾句話(依然他們在講三小)之後笑著跑掉。


ching-chung: 衍生自ㄣㄥ音對很多語言使用來說,很難發音。後來被當作對中文使用者和亞洲人的歧視用語。


對於被歧視的經歷,與自己當下的無作為,讓我後續四天的行程都在思考這件事,甚至好不容易在阿姆斯特丹有自由時間,仍完全沒有心情逛熱門景點 (大麻、紅燈區之類的)。


後來回台灣,我發現遇到同樣情況的人不在少數,卻被忽略、鮮少被提起,只是被當作青少年的惡作劇、霸凌。當有人指責這就是種族歧視時,反而得到「在台灣遇到這種事,你會說這是種族歧視嗎?」的回應。


「廢話,當然是。」這是我當下的第一個想法


再說,電影裡面的黑人只要被針對性的冒犯到,不都會指責是種族歧視嗎?


種族歧視的定義?


剛好這學期修的一堂課,教授是比利時人,出生在荷語區,於是我寄信詢問教授的意見,得到以下回覆:


最近幾年歐洲反外國人的情緒高漲,種族歧視的新聞越來越多。不過以我的案例來說,不太算種族歧視。
“prejudice, discrimination directed against someone of a different race based on the belief that one’s own race is superior.”
根據定義,歧視行為、言語要建立在種族優越上,才算是種族歧視。另一方面,事實上他們會笑著跑掉,代表還只是小孩。如果真的是惡意的種族歧視者,可能會有攻擊行為。
I think that you should not take this too seriously


好吧。從嚴格定義來看,的確不是種族歧視。


但我仍認為這種歧況仍不該被忽略,需要嚴重看待。相較於其他文化的人,東亞文化習慣以和為貴,遇到類似情況都不敢出聲,因此被貼上不敢作為的標籤。


如果真要說從這件事上學到什麼,就是讓我能體會女生害怕大半夜走在街上的想法。不過比起受害者的自責心理,我更多是對於當下、後續無法反擊報仇的自己感到不滿。



最後,希望這篇文章能對將來遇到同樣情況的人,有另一層思考~

-----

ZHao

曾想投入人文學研究,半途發現對商業的興趣,目前嘗試接觸法律領域|就是個奇怪的人

https://medium.com/@k211632

本文章發表於:海外-交換學生

加入250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9-12-19 22:25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9-12-29 02:49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