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沃德 Myworld

大家好!我們是沃德,來自鳳梨大學的國際新聞團隊。用大學生的觀點,帶給您最深度的觀點。

沃德訪談室:2019香港反送中運動回顧(上)


文:毛毛、犖兒、哈比、GINN / 圖:毛毛

2019年3月15日,香港眾志發起第一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抗議行動,拉起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序幕。

沒有人知道,這場運動成為香港市民與港府超過200天的拉鋸戰;

沒有人知道,起初和平遊行,竟演變為警民流血衝突;

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場無止盡的惡夢,自由的代價,如此沉重。

在2019年的尾聲,沃德聯繫了3位香港學生—香港城市大學的Eric香港中文大學的L同學香港城市大學的Z同學,藉由訪談,呈現他們在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以及他們想對台灣人說的話。

Q1:此運動至今已經超過半年,您覺得這段時間中,抗爭行動有什麼改變?

Eric:其實一開始我們都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但是就算到7月有100萬人出來,政府還是要通過法案,後來警方開始拒絕核可合法集會,開始施放催淚彈,人民不想攻擊警方也不想退後,就開始買防毒面具、帶雨傘防禦。

但在元朗事件之後,我們發現警察是不會保護我們的,之後又有太子站事件新屋嶺事件,也傳出警方對人民施暴、性侵的事件,人民開始怨恨警察,當警方以催淚彈、布袋彈攻擊我們時,我們開始想怎麼反擊,因為我們發現用和平遊行、罷工的方式,政府是不會面對我們的訴求的。

此外,藍絲(支持政府派)和黃絲(反送中派)也發生許多衝突,但我們報案也沒有用,開始選擇私下解決,所以藍絲和黃絲也出現相互攻擊的狀況。

後來,警察抓了很多示威者,人民也知道示威是有生命危險的,所以越來越少人出去,我們前線也少了很多人,現在我們變成分成18個區同一時間抗議(分散警力)、去領事館抗議,之後又有中文大學理工大學事件,也有一些人組成秘密小隊偷襲警察。

圖片來源:陳朗熹

L同學:現在開始會有很多生活上的顧忌。以前覺得香港就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交通很方便,去哪裡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現在每次外出也要看一下,那裡今天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要發生,然後要想一想,如果要逃走,我要怎麼回去?要走哪些路?哪些路比較安全?有沒有污染的問題?因為每一區也發射過催淚彈,要想很多這些小事情。吃飯、買東西也會考慮店家的政見是什麼,考慮所謂的「黃藍經濟圈」,會想一想看老闆有沒有良知,有沒有對學生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才決定要不要去光顧,就是很多事情都要這樣子去想一想,然後再去做。

我第一次去遊行是6月9號,那個時候我覺得場面很和平,雖然很多人、很熱,但市民都只是叫一下好,然後和平的、慢慢地走。那個時候有一些爸媽會帶著小孩,拿著一個玩具,邊吃邊走邊玩。但是就是慢慢的,警察就開始有一些過分的行為。

因為我6月12號在英國實習,8月才回來,中間的我沒有親眼見到警察暴力的場面,但是從新聞裡面,我看到發生了很多很過份的場面。8月我回來了,我又去參加一些活動,明顯感覺到狀況比以前緊張很多,家長也不能再帶著小孩子走,因為只是和平的遊行也可能會有危險的事情發生。警察不會理會你是在做什麼,他不爽你,就可以把你捉回去。現在的活動比較多元化,除了遊行,還有罷工或是堵路等不同的活動。以前只有下午或晚上才有集會,但是現在LUNCH TIME和黎明的時候都有活動,活動愈來愈多元化,但是警察的行為也愈來愈嚴重。

我回來以後第一次遊行是8月底的時候,那時警方已不再發不反對通知書,所有的遊行都說是違法。那時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去港島,那天我們在天橋底下,看到很多沒有裝備,只帶一般醫生用的口罩的人。他們看起來就是普通市民,在旁邊走一走,八卦一下而已,但是警察就開始發催淚彈,落在那些沒有裝備的人附近,可能距離只有兩米左右的地方。警察沒有很明顯的去警告,但在平民的地方就這樣,所以很多市民就覺得很不舒服。我覺得落差很大,以前可以帶小朋友友出去,可是現在只是路過,也可能要聞催淚彈。

 

Z同學:其實從不同的時段可以看出這個運動進行到怎樣的程度,從六月份後不斷的升溫,從一開始在網路上說火魔法,一開始主流的意見不太能接受用這種方式出現在運動裡面,比較傾向用和平理性的方法去表達意見。

但一個月後,大家發現這個條例似乎只是一昧想討好中央政府,和平的手段不再能滿足訴求,像是父母在面對小孩時,當小孩不聽勸便會用更強硬的方法去增加他的注意力,並讓他知道問題在哪;元朗事件、八三一事件裡無差別的攻擊市民,警察視而不見,當這種事一再的堆疊起來,人民漸漸的發現要是不使用暴力,似乎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去讓政府正視這個問題。

另外,很明顯的是,往往當大家行動升級的時候,政府才好像願意有一點點的讓步的意思,然後大家就在想,要是當初六月的時候大家沒有上街,會不會這個送中條例就這樣輕易的被通過了。大家都有一種感覺是,這樣撤回的結果是我用血汗換來的,因此大家決定要繼續堅持下去。前不久市議會的選舉,大家也有一起出去投票,最後民主派的議員很多人都有選上、親政府那派很多人就落選,大家就有那種階段性勝利的感覺,所以我覺得最近行動的級別降低了,不那麼激進了。十一月初那時候罷工一個星期的狀況也稍微緩解了。很明顯地在社交媒體上少了反送中的文宣。

(本篇專題字數較多,考量閱讀體驗,全文請詳見沃德My World 網站


本文章發表於:時事

加入149

沃德 Myworld

國立中正大學

追蹤 184 鼓勵作者

大家好!我們是沃德,來自鳳梨大學的國際新聞團隊。用大學生的觀點,帶給您最深度的觀點。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20-02-04 22:10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